第九卷 第二十七章 宮中景色如畫

  高鼻梁、藍眼睛,以及這白皙的皮膚,明顯就是外國人的架勢,然而我雖然不能流利地說外語,但是當年在巫山后備學院也曾經學過一點兒日常的英語、法語,這嘰里咕嚕的東西,明顯就不是那些話,反而有點兒像是咒訣一般的語言,頗為古怪。

  我瞧見北疆王跟這兩人交涉一番,彼此之間的談論似乎頗為激烈,而那兩個家伙還頻頻朝著我這邊望來,顯然是對跟著闖入其中的我和小白狐兒心懷戒意。

  北疆王讓我不要輕舉妄動,而我語言又不同,當下我也只有硬著頭皮,拉著小白狐兒在旁邊等著。

  雙方還在交涉,而我的目光則穿過了這兩個高大的外國人,朝著裂開的山縫里面望去,卻見這山峰足有二十多米,里面傳來一陣明晃晃的亮光,有種西下夕陽的暖意,讓這滴水成冰的山崖之上平添了幾分溫暖,不過那里面的景物過于恍惚,仔細看也瞧不出什么來,想來這里離那外宮,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我也只有低下了頭,不敢給那兩人太過好奇的壞印象。

  大概過了五分鐘,那兩個人終于妥協了,氣呼呼地走到我跟前來,拿一種類似乎手電筒一般的法器掃描了一下我和小白狐兒,接著嘰里呱啦地說了一句話。

  我聽不懂,北疆王在旁邊翻譯了一下:“兩傻缺問你,身上有沒有帶蠱毒或者降頭之物?”

  我平攤著雙手,聳肩說沒有,兩人便發給了我和小白狐兒各一牌子,接著轉身離去。

  我拿起這牌子瞧了一眼,發現是塊玉牌,嬰兒巴掌大,那玉質雖然頗雜,但是雕工卻十分精美,我的這一塊正面雕了一個“1024”的繁體編號,背面一片碧波粼粼的池水,而小白狐兒這一塊則是“1025”。我翻來覆去,發現這玉牌之上有一絲氣息在,仿佛就是一個印記一般,北疆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對我說道:“這個東西好生收起來,別丟了,它可是你的身份標識——任何沒有這標識的人,神池宮的走馬隊都可以隨意擊殺的……”

  聽到他這話,我一愣,問道:“什么是走馬隊?”

  小白狐兒在旁邊插嘴道:“估計就是守衛。”

  北疆王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差不多,這走馬隊是由內宮子弟為骨干,外宮修行者為羽翼的機構,對神池宮中的諸般事情進行執法作業和守護宮門職責的團隊,跟外面的警察差不多一樣。”

  我又問北疆王道:“田爺,剛才你們說的是什么話啊,都講了些什么?”

  北疆王解釋道:“剛才那兩個家伙說你們沒有玉牌,是不能進入神池宮的,我告訴他們,既然祖靈都承認了你們的資格,還給我們開了門,他們有什么權利阻攔我們?據理力爭之后,他們終于同意了給你們確定身份,不過這臨時玉牌還有頗多限制,一會兒我告訴你們在里面的一些忌諱,先走吧,這門戶洞開,維持不了多久的。”

  我還待多問一句關于那兩個高鼻梁、藍眼睛老外的事情,不過一經催促,也不敢再多停留,跟著北疆王朝著山縫里面走。

  這山縫之中一片迷霧,霧茫茫的,行走其間,有一種宛若仙境的感覺,不過走了五十來米,身后的空間似乎閉合上了,那霧氣也就淡薄了許多,我們前面出現了一條蜿蜒而走的銀帶,是寬約五六米的河流,河流之上有石拱橋,每一塊青磚之上都有繁復精美的花紋,而在拱橋之前,則立著一塊碧玉石碑,上面寫著三行字:“止殺、公正、規則。”

  這三個字寫得方方正正,十分規整,北疆王站在跟前,看了好久,這才對我說道:“小陳,這三個字,就是神池宮中的信條,切記,切記。”

  我點頭稱是,接著跟他一起上了拱橋,剛一過去,突然頭頂上面傳來一陣風聲,下意識地縮了一下脖子,卻見到一只翼展四米的丹頂仙鶴從頭頂上面飛了過去,丹頂赤目,赤頰青腳,體態優美,鳴聲高亢,著實讓人驚奇不已,而隨著它的身影,我的目光一直朝前移動,便瞧見一大片姹紫嫣紅的草地,我們竟然從那白雪皚皚的雪峰之頂,陡然間來到了一處依山臨水、阡陌交通、生機勃勃之地來。

  這是一大片的湖邊草地,萬物如春,上面有梅花鹿、袍子、野馬以及諸般的生靈在上面繁衍生息,而那宛如海子一般的湖泊之上,則有一大片瑰麗絢爛、冰雕玉琢的建筑。這些建筑宛如冰雕一般,不過仔細看,卻能夠發現它并不是通剔透亮、一覽無余的冰城,每一間房屋都有些模模糊糊,遮掩住了外來的目光,而城中光芒泛起,微微薄霧籠罩其間,卻顯得這一片的冰城,宛若是滄海明珠,人間奇跡。

  瞧見這般瑰麗之景,我忍不住擺手稱贊,好一個天上人間、神池仙境。

  北疆王瞧見我看得都直了眼,嘿嘿一笑,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傻小子,別看呆了,這玩意看著好像多高級似的,只不過是這洞天福地里面,所產的半透明水晶要比普通巖石多許多,用來做建筑材料正好而已。”

  我們從橋上走下,踩在柔軟的青草地上面,旁邊有一只梅花鹿一點也不怕生人地從我們身邊跑過,小白狐兒歡喜得想要追過去,被我一把拉住了,因為我瞧見遠處有一隊騎著矮腳馬的白衣人策馬而來,他們一隊六人,領頭的是一個長相粗獷的中年漢子,他在我們面前十米處停下了馬,接著翻身而下,朝著北疆王伸出了雙手,大聲喊道:“老田,好久不見了……”

  北疆王與那漢子緊緊相擁,然后笑著說道:“迦葉,又長胖了!”

  他這獨特的問候讓人忍俊不禁,中年漢子狠狠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沒好氣地笑道:“你這個胖子,還好意思說我?”

  兩人應該是老相識了,一陣寒暄過后,那叫做迦葉的中年漢子才看向了我和小白狐兒來,北疆王在旁邊介紹道:“陳志程、尹悅,他們是赴神姬公主的約定,前來參加神池宮十年一度的交易大會的,剛才也獲得了祖靈的認可,我正好與他們認識,就幫忙帶路過來了。”

  我們跟天山神姬明明有著很深的恩怨,然而北疆王這般一介紹,那迦葉頓時就斂容說道:“哦,原來是神姬公主的客人,失敬失敬,需要我們給安排住處么?”

  我看了北疆王一眼,他若無其事地搖了搖頭,然后說道:“不用了,他們跟我一起吧。放心,我不會把他們給賣了的,對了,神姬公主回來了么?”

  迦葉搖頭,說沒有,不過也就在這幾天了。

  幾人正聊著天,這時從右面的林原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宛如虎獸的嚎叫,那迦葉臉色一變,翻身上馬,沖著我們說了一聲告辭,接著便策馬揚鞭,帶著一隊人馬飛快離開了這里。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問北疆王,他也搖頭說不知道,接著又帶了我們朝著湖邊的冰城走去。

  這段距離看得并不算遠,然而從橋下一直走到這湖邊,卻足足花了我們二十幾分鐘。

  走到這處冰城之前,沒有人守衛,但是進口卻供奉著一顆齊人高的碩大紅色寶石,頂端還有一根銳角,北疆王讓我們在進城之前,男左女右,用自己的手掌中指在銳角上面劃破,滴血到那紅色寶石之上,接下來按照寶石上面所刻的文字念上一遍。這文字有十幾種語言,當然也有繁體中文,我照著做,結果念到后來的時候,卻有一股明悟浮上心頭,曉得這是一種以鮮血為咒言的保密契約,任何人倘若在對外人透露出了天山神池宮的事情,必將受盡折磨而死。

  這是一段惡毒的詛咒,而且以鮮血為承載,必然是既具有威懾性的,難怪為何那些出入天生神池宮的人,對這個地方只字不提,問題竟然出現在這里。

  只不過北疆王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能夠對我們講出來而不受到懲罰呢?

  我看向了北疆王,然而他卻并沒有理會我,而是瞧向了冰城里面。

  這段儀式完畢,我便瞧見了冰城里面除了建筑有些異樣之外,里面的人如同一個正常小鎮的模樣,有的沿街叫賣,有的在店子里面招攬客人,吃食店、裁縫鋪、藥店、典當鋪等等店鋪應有盡有,十分繁華,而就在這樣的熱鬧之中,卻有一個冰冷如鐵的男子快步走到了我們跟前來,眉毛一挑,惡聲喝道:“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居然還有膽再回到這兒來?”

  那人是沖著北疆王去的,不過作為天下十大,北疆王體現出了高手所具有的云淡風輕,淡然笑道:“怎么,龍公子,我又沒做什么虧心事,為何不敢來?”

  龍公子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北疆王,不過他似乎并不能拿北疆王有什么辦法,當下也是將注意力往旁邊移了一下,結果瞧見了我旁邊的小白狐兒,臉上立刻就露出了淫蕩的笑容來:“哎呀,唐突佳人了,小美人兒,剛來吧,要不要哥哥給你做個導游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