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八章 神池宮有兩寶

  剛才還跟北疆王氣呼呼地針鋒相對,此刻瞧見了小白狐兒,卻又流露出了一副紈绔子弟的公子哥兒形象,著實讓人不知道這人的腦袋到底是什么想的,而眼看著那白衣雪衫的龍公子伸手來摸小白狐兒精致漂亮的臉蛋,我當下也是一步踏前,擋在了跟前來,不讓龍公子得逞。

  直到此時,那龍公子方才發現了我一般,眉頭一挑,瞪著我說道:“你是誰,以前怎么沒有見過你?”

  跟先前瞧見的守門人和那一支走馬隊不一樣,這個龍公子倒是與我們的面貌并無卻別,他長得頗為英俊,只不過那一對三角眼將整個人給弄得有些戾氣橫生,面對著他的責問,我平淡地拱手說道:“在下陳志程,剛來貴寶地,還請多關照。”

  龍公子琢磨了一番,突然朝著身后大聲喊道:“走馬隊,走馬隊,快過來,這里有兩個私闖神池宮的外人,還不趕緊過來幫我拿下?”

  他說這話兒的時候,眼角余光卻一直還在瞥著小白狐兒,顯然是有著許多齷齪的想法,北疆王示意我將那領到的玉牌拿出來,然后說道:“龍公子,你可別鬧,他們兩個是神姬公主請來的客人,都是得到過祖靈認可的,你可以質疑我,但是你敢質疑你們永世敬仰的天山祖靈么?”

  當我和小白狐兒各自拿出那玉牌來到時候,龍公子仔細確定了真偽之后,悻悻地指著北疆王說道:“哼,一個賊也敢如此囂張,你等著……”

  說完這話,他倒也沒有再為難我們,頭也不回地走開了去。

  我望著這個麻煩的男人離開,心中不由得有些詫異,疑惑地問道:“田爺,這個傻缺,到底是干嘛得啊?”

  北疆王搖頭苦笑道:“他啊,宮中駙馬的侄子,算得上是神池宮中的一權貴人物吧,在這神池宮中橫行霸道慣了,也沒有人管教,弄成這副模樣——我跟神池宮駙馬有些仇怨,他是專門過來找我麻煩的,所以倒是連累你們了……”

  “駙馬?”我豁然開朗:“原來他叔叔是那天山神姬的男人啊,難怪……”

  北疆王被我腦洞大開的聯想搞得啼笑皆非,搖頭笑道:“你想什么呢,神池宮駙馬是當代神池宮主人的丈夫——別的時候我不知道,不過這幾代的神池宮宮主,都是女性當家,神姬不是像你想的那樣,她才不到二十歲,哪里可能有丈夫呢?怎么樣,你也見過她的模樣了,美吧,我看你也是當今世上少有的青年才俊,若是有意,我倒是可以幫你牽線搭橋呢……”

  北疆王的玩笑話弄得我頗為不好意思,旁邊的小白狐兒也極力表示了反對,恨恨說道:“那個冷冰冰的女人性格乖張又暴戾,一言不合就殺人,有什么好的?”

  北疆王嘆息地說道:“她原本不是這樣子的,只不過……唉,不說了,我們進去。”

  我們漫步走在這座巨大的“冰城”之中,兩邊是熙熙攘攘的街道,和那些穿著白色或者灰色長袍的居民,我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那就是這個天山神池宮除了一部分長著國人臉孔的人外,更多的還有鷹鉤鼻、凹深眼、眉骨高高的阿拉伯人、一身咖喱味、包著頭套的印度阿三以及高鼻梁、藍眼睛的西方人,白色的、棕色的、黑色的、黃色的皮膚使得這處神秘的冰城充滿了異國的風情,就好像是某處國際小鎮一般。

  不過我發現一個情況,那就是衣服上面紋著雪山標志的內宮子弟,則基本上都是黑眼睛、黑頭發和黃皮膚的國人模樣,顯然神池宮的主流,終究還是華夏傳承。

  除了這些發現,我曉得這兒的語言有兩種,一種是帶著西域語調的漢語,還有一種,則是先前那兩個守門人跟北疆王說起的語言。

  北疆王稱之為神語,神池宮祭祀、念咒以及供奉之時說的一種語言,也是這兒所特有的的一種話語。

  這片坐落在湖畔和湖中的冰城頗大,一眼望不到邊,不過從入口走進,我發現這兒其實也是規劃得頗為整齊的,左邊的區域為生活區,有著許多普通人或者修為普遍一般的修行者居住,而右邊則是繁華的商業區和豪宅地,五米寬闊的大街上面不時有鮮衣怒馬的內宮子弟馳馬而過,頗為招搖。

  繁華、神奇、大氣,以及頗有情調的異國風味,這是我對這個神秘洞天福地的第一印象,它與我出身的茅山宗有著同樣一種構造,但是卻平添了許多繁華的城市之氣,一路走來,倒也沒有感覺到有多少除塵之氣。

  北疆王帶著我們一路來到了一處十分開闊的廣場,指著那高高的牌樓說道:“看到這兒了沒有,在以前天山神池宮還赫赫有名之時,無數簽署了血誓密約的代理人從中原、西域、南疆、北國以及中東地區,不遠萬里而來,參加五年一度的神池宮交易大會,他們帶來了礦物、結晶、寶石、珊瑚、玄鐵、隕石以及無數奇奇怪怪的動植物、藥物,又帶走了兵器、法器以及各種修行的法寶、符箓,那樣的場面,熙熙攘攘,開萬世之功績,然而隨著朝代更替,起起落落,交易大會從五年改成十年,人也越來越少了……”

  他追憶著往日的榮光,而我則仔細觀察著這足有兩個足球場還要寬闊的廣場,上面無數攤位林立,想著天下間居然有這么一個去處,而世人卻罕有得聞,這該是怎樣實現的呢?

  眺目遠望,交易場的盡頭是一處長橋,那橋橫跨在湖面之中,一直蔓延到迷朧的霧氣之中去,北疆王告訴我,說這是月橋,是連接內宮唯一的途徑,因為這天池十分神奇,湖中心的水很沉重,鵝毛都不能渡過,什么船都會直接沉落下去。

  那就是傳聞之中的弱水,天山神池宮的內宮之中據說有兩個得天獨厚的東西,一個是弱水,一個是三昧真火。

  何謂三昧真火?呂祖撰寫的《指玄篇》中曾有所言,心者君火亦稱神火也,其名曰上昧音妹,低去聲;腎者臣火亦稱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臍下氣海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此三昧真火乃道教神物,若是能夠用來鍛造法器,而用那弱水淬火,天山神池宮的名聲,怎么能夠不越發張揚呢?

  我想要走上橋去見識一下那傳說之中的弱水,然而北疆王卻一把攔住了我,苦笑著說道:“都跟你說了,這個地方高低貴賤之分特別明顯,外宮或者客人倘若是擅闖內宮,人家走馬隊是可以直接格殺勿論的!”

  我點了點頭,沒說話,而小白狐兒卻有些不服氣地說道:“什么狗屁規矩,田伯伯,你也沒有去過?”

  北疆王斂容一笑,卻也不再說話,帶著我們往左邊走,來到一處專門供外來客商暫住的客棧。

  說是客棧,其實卻是一處又一處的大院子,主樓有三層高,十分熱鬧。這客棧門口有一個小亭子,北疆王從里面領了三副描繪著鬼怪圖樣的木殼面具來,讓我們戴上,然后往里走,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北疆王倒也不厭其煩地跟我解釋道:“這兒住著的,基本上都是從世界各地來參加交易大會的客商,大家都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面貌和身份,故而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咱也入鄉隨俗,不要特殊。”

  不過即便是戴著面具,但是北疆王似乎在這處地界也十分出名,剛剛一進大廳,紛紛有人朝他施禮招呼,就連柜臺后面的掌柜,一個白胡子的猶太人也走了出來,用漢語說道:“904您來了,可有日子沒見到您了,還是老地方?”

  北疆王點頭稱是,自有活計過來接過我們身上的行李,那掌柜的打量我和小白狐兒一番,疑惑地問道:“這兩位是?”

  北疆王揮手說道:“他們是我的小朋友,跟著我一起過來的,哦,對了,你們把玉牌給老尤登記一下。”

  我和小白狐兒照做,掌柜的檢驗過了我們的玉牌之后,遞還回來,熱情地說道:“歡迎來到神池宮,希望你們能夠有一個愉快的時間。”

  登記過了,伙計幫我們拿著行李來到離主樓略遠的一處院落,依舊是冰雕玉琢,不過仔細摸那墻壁,卻也不過是一種粗糙的巖石質地,房間里面跟百年前的布置差不多,格調很不錯。院子里三間廂房,我們三人各挑了一間,北疆王檢查了一番行李之后,出來告訴我,說有事外出,要去找一些老朋友,讓我待在這里適應一下,倘若餓了,可以搖鈴,讓伙計送些吃食過來便是。

  望著北疆王遠走,我一肚子的疑惑,一邊打量著這院落里各種新奇的玩意,一邊想著這兒到底是用什么東西結算的,總不能是用人民幣吧?

  要是,我兜里的八百塊,不知道夠不夠房費?

  然而就在北疆王還沒有走多久的時候,那院門突然被人猛地一腳踢開,一伙如狼似虎的家伙就直接沖了進來。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二十八章 神池宮有兩寶”

  1. 回復 2015/04/29

    匿名

    1024,這個可以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