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章 威武總也不屈

  北疆王說要帶我們去吃喝玩樂,然而我的心思并沒有放在這里,而是數著一月之期越來越近,心中焦急惶恐得很,哪里有這樣的興致,焦急地問他說道:“田爺,不知道你打聽到了么,那天山神姬到底有沒有回來?若是回來了,能不能幫我牽一下線,早日將尹悅身上的毒給解了才好?”
  
  感覺到了我心中的焦急,那北疆王搖搖頭說道:“神姬沒有回來,不過能夠解這寒毒的,并非只有她一個,這神池宮中也有高手,你別著急,我多年沒有回到這神池宮,許多關系還需要聯絡一番——譬如近日你們見到的那位阿史那將軍,他便是走馬隊的統領,也是神池宮高層的人物之一。小陳,記住我一句話,越是泰山崩于前,你越是要面不改色,如此方才能夠成為讓人敬畏的人物……”
  
  聽到他的話語,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北疆王與我曾經有過并肩作戰的鐵桿情誼,他的話,我自然是不敢不聽的,當下也是隨著他除了客棧,一路曲折,最后來到了一處溫泉客棧之中。
  
  這溫泉客棧坐落于“冰城”的西北角,靠近湖水的一片區域,與奪天地造化的冰城不同,這兒更多的是用上了木頭建筑的工藝,精美的手工以及那華麗唯美的古中國園林風格,使得它在一片冰雕玉琢的建筑之中,顯得格外突出。
  
  溫泉客棧臨水而建,大部分的建筑都落入水中,而被圈入其中的水池與周圍絕對不一樣,熱氣騰騰,有著高出湖水數倍的溫度。
  
  瞧見這熱氣騰騰的池水,我終于曉得北疆王為何會帶我們來這兒,不是因為這里獨特的精致,不是因為那些拎著裙角、花枝招展的妙齡女郎,也不是因為這人來人往的熱鬧繁華,而是想用這溫泉水給寒毒侵體的小白狐兒多一些溫暖,浸泡在這里面,每到子時就凍得直哆嗦的小白狐兒,應該能夠睡上一個好覺吧?
  
  來的路上,北疆王一直在跟我們講解,這天山神池宮分為兩派,一派是以駙馬為首的保守派,他們覺得神池宮內宮天生貴胄,就應該謹守祖宗家法,閉關參悟,早日飛升輕靈之界,一切外來誘惑都不過是先祖考驗;而另外一派,則是如阿史那將軍一般的開明之士,他們覺得在這末法時代,飛升的時機已然不再,還不如融入世界,走出去,利用神池宮的資源和手段,打造出自己的江湖地位,海納百川,吸收他人之長,再來參透秘境之事。
  
  這兩派都不過是理念爭論,但是關乎于神池宮的未來,所以雙方鬧得不可開交,又各有一眾支持者在后面搖旗吶喊,倘若不是地位超然的宮主和首席教諭大長老在上麥呢壓著,恐怕早就已經動起了手來。
  
  北疆王談到自己跟阿史那將軍這一派關系不錯,不過至于是如何結交的,倒也沒有細致深入地說起。
  
  天山神池宮占地頗廣,內中的常住人口只有一千多人,使得偌大冰城除了正街的商業區之外,倒也寬敞,我們來到這溫泉勝景,開了兩個相鄰的房間,脫去厚重的衣服,直接下池泡澡,感覺那池水灼熱,與尋常的熱水又有許多不同,瞧見我舒適地伸了一個懶腰,北疆王得意地說道:“我給你介紹的地方,沒錯吧?這溫泉的水可是直接引用那三昧真火熱脈燒制的,刺激穴道,活血化瘀,可是別處都沒有的地方。”
  
  說是兩個房間,但不過就是兩個相鄰的池子,上面架著漂浮的木屋而已,小白狐兒在旁邊也能夠聽得到我們的交談,在池子里面暢游的她驚喜地叫道:“哥哥,這個地方真的很好呢,好想一輩子都待在這里,無憂無慮!”
  
  小白狐兒如此開心,倒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過我們是過來治病的,這天山神池宮雖好,但終究不是自己家,自然不可久留。
  
  我有些好奇這神池宮的交易是如何結算的,北疆王擺手說道:“關于錢財問題,你們不用擔心,這些天來你們所有的開銷費用,都算在我頭上就行了。不過若是想要買東西,這個可能就要自己想辦法了,一般來說,神池宮都是使用最古老的貝幣,但更多的時候則是采用以物換物的辦法,具體的講起來很難解釋,你們有空了,自己去問尤掌柜吧。”
  
  泡著溫泉,還點了餐,一大份各種紅肉和魚肉做成的拼盤,少許米飯和許多認不出名字的蔬菜,以及蘸料,接著食用方法居然就是直接在池子里面燙著吃,有點兒像是涮火鍋的模樣,只是自己就在這池子中,吃起來頗有些不習慣,不過北疆王倒是不介意,他還點了酒,一邊涮著肉,一邊喝著小酒,倒也逍遙自在。
  
  我吃著吃著便習慣了,拼盤里面有七八種肉,我每樣都吃一點,感覺頗為爽口,風味也獨特,不知不覺就過了許久,吃完過后,也自然有衣著頗少的妙齡女郎過來收拾,這些女孩子歐亞非拉各族都有,讓人覺得當真到了天上人間。
  
  這些女郎穿著暴露,邁著大長腿在眼前走來走去,弄得人心癢癢的,我雖然不敢在北疆王面前怯場,顯露初哥本色,但是也恐怕自己定力不夠,當下也只是隨意地瞇上了眼睛,不敢仔細瞧。
  
  然而就在我閉上眼睛沒多久,突然感覺到溫泉里突然一陣寂靜,四下無聲,而一股極為強大的壓力從上面傳遞過來,讓人心頭憋悶。
  
  我有些詫異地睜開了眼睛,瞧見那些妙齡女郎已然不見了,此刻岸上站著的,卻是一個與龍公子長得頗為想象的威嚴中年人,兩撇胡子,穿著漢衣華服,拄著一根紳士杖,正冷冷地盯著池子里的北疆王和我。我有點摸不清楚這是什么情況,最注重私密性的溫泉客棧里面突然蹦出了這么一個大男人來,不過瞧見這個人表現出來的氣勢,卻不亞于任何一個魔星甚至天下十大給我所帶來的壓力。
  
  如此修為的男人,他到底是誰?是北疆王所說的那三個,能夠勝過他的家伙么?
  
  我滿心疑問,而這時那個威嚴中年男人開口說話了:“田師,你不應該再回神池宮的……”
  
  他說得很平靜,然而言語之間卻充斥著淡淡的恨意,反而是光著身子躺在溫泉里的北疆王顯得自在許多,他淡定地笑道:“駙馬,我是受過祖靈認可的交易者,出入神池宮,是祖靈賦給我的權力,是任何人都無法剝奪的!”
  
  那威嚴中年人搖頭說道:“祖靈并不是時常都醒著的,但我卻會一直在盯著你,聽我一句話,在交易會沒有舉辦之前,你識趣的話,自己離開吧?”
  
  躺在我旁邊的北疆王隨意地伸展四肢,溫泉水面上浮現出了他茂盛的胸毛和一身肥膘,這個男人的眼睛驟然凝聚,然后說道:“龍在田,你這么想要我離開,是在害怕小銀見到我么?”
  
  “住嘴,小銀也是你叫的?”神池宮駙馬龍在田憤怒地罵道,然而北疆王卻當做沒聽到,將雙手枕在自己的腦袋上,根本不理睬他。
  
  他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讓神池宮駙馬氣得直咬牙,然而對他卻并沒有什么辦法,結果那人目光一轉,居然朝著我看了過來,在沉默了兩秒鐘之后,他用自己充滿男人磁性魅力的嗓音說道:“陳志程,對吧?你妹妹身上中了神姬布下的寒冰精元,想要找她解毒,我說得沒錯吧?”
  
  神池宮駙馬的話讓我心中巨震,要曉得在這天山神池宮之中,知道我來意的人有且只有北疆王、尹悅和我這三個人,其余的人,北疆王一律的說法,講的是我乃神姬公主的客人,而龍在田是怎么知道我這事兒的呢?
  
  我腦子里面轉了一圈,沒有想明白,不過卻也沒有再拖,而是微笑著說道:“您說的沒錯,如果能夠給我解毒,我立刻離開,毫無二話。”
  
  神池宮駙馬拄著手杖,然后說道:“神姬這寒毒,十分兇險,能接的人不多,不過如果你能離開旁邊的這個黑胖子,我答應你一定能夠找人將毒給解了;而要是不肯的話……”
  
  我的眼睛一瞬間就瞇了起來,平緩地說道:“我要是不肯,又當如何?”
  
  天山神池宮內,第一點就是“止殺”,我還真的不怕這位威風凜凜的爺,更何況我怎么可能因為這么一個滿懷敵意的人,將與北疆王分道揚鑣,于是口氣直接轉得生硬,算是拒絕了他的拉攏分化,而聽到我這么說出了口,那神池宮駙馬的眼睛在一瞬間就變得無比冰冷,說出來的每一顆字都透著一股冷意:“神池宮中,不可殺人;不過這茫茫大雪山,卻也是個埋尸的去處……”
  
  堂堂一神池宮駙馬說出這般威脅的話來,可想而知北疆王對他的刺激有多大,而這時那北疆王又適逢其會地故意說道:“小陳,你怕了么?”
  
  我身子往水下一沉,閉上了眼睛,慵懶地說了三個字:“怕個鳥!”

2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十章 威武總也不屈”

  1. 回復 2014/12/29

    我第一

    怕個鳥老子干死你

  2. 回復 2015/01/09

    個鳥

    我就知道你怕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