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一章 藏經閣中買賣

  我果斷而且堅決的態度讓這位貌相威嚴的神池宮駙馬陡然變色,他的雙眼宛若一對利刃,赫然生光,似乎想要將我給扎死一般,不過他最終還是忍耐了下來,溫和地笑道:“年輕人,勇氣可嘉,我聽說老田在外面的綽號叫做北疆王,而且還是那勞什子天下十大高手之一,難怪你這般抱大腿,不過他是否跟你說過,當年的他,不過就是我龍家的門下走狗而已?”

  門下走狗?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北疆王,他面色淡然,似乎并不為所動。

  雖說都不過是虛名,但是能夠成為天下十大,從來沒有一個是輕易為之的,莫不是走過一段艱辛到極致的路途,但是這并不能抹殺他們的聰慧與悟性,天下間的修行之士多矣,能夠脫穎而出者有幾個?

  北疆王到底什么出身,我不明白,不過卻曉得自己跟面前這個比我讀書時那個教導主任還要嚴肅的男子,終究不是一路人,斂容笑道:“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聽到了我的這話兒,那神池宮駙馬臉上露出了平淡的笑容來,嘆了一口氣道:“當我還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天真啊……那么,你的這個小妹妹,就等著受死吧!”

  我毫不客氣地回嘴道:“她若是有任何閃失,一定會有人為此陪葬的!”

  我和神池宮駙馬兩人針鋒相對,原本的主角北疆王反而成了局外人,而這時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嬌笑著走了進來,一雙雪藕般的玉臂纏住了神池宮駙馬的胳膊,甜膩膩地喊道:“哎喲,龍爺,您來了也不招呼我一聲,害媚娘到處好找呢,您別生氣,我哪里來了幾個俄羅斯的姑娘,帶你瞧瞧去……”

  龍駙馬哼然一聲,接著甩手離去,留下一臉詫異的我和北疆王面面相覷,過了好久,北疆王憤然罵道:“這個狗日的,現在居然這么肆無忌憚了,真的不知道小銀為何這般縱容他……”

  而我則被剛才那老鴇所說的“俄羅斯姑娘”給震撼到了,這個美如仙境的地方,居然也有那種產業啊,真的是……

  刺激!

  北疆王憤憤不平,一墻之隔的小白狐兒倒是說了話:“田伯伯,他之所以敢這么明目張膽,恐怕跟那神池宮的宮主夫妻生活并不協調吧?而那宮主,也就是您老人家口中的小銀,跟你又是什么關系,我好想聽啊,你能給我們講一講么?”

  北疆王那黝黑的臉孔給小白狐兒弄得有些紅,氣呼呼地說道:“小孩子家家的,瞎打聽什么,泡你的溫泉就是。”

  這邊說著話,突然門又被推開了,進來一個滿面笑容的掌柜,對著我們說整個溫泉客棧被人包場了,讓我們現在立刻離開這里。聽到這話,我便曉得是那龍駙馬在使壞,想著他跟自己那侄子龍小海倒是一個德性,做的事情著實讓人惡心。

  我正要發怒,北疆王卻從池子里站了起來,伸著懶腰說道:“我也泡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到這里吧。”

  北疆王并不據理力爭,這讓我有些詫異,旁邊的小白狐兒也是不滿地說起,那掌柜十分禮貌,還說給我們免單,但態度卻十分堅決,北疆王回過頭來,低聲對我說道:“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小陳,不要在這種小細節上面與人爭斗,這口氣,我們以后再出。”

  北疆王帶著我們離開了溫泉客棧,回到了住處,特地給小白狐兒帶來了一小壺酒,供她夜里驅寒,十分體貼,我也不再多言,閉目睡去。

  次日清晨,我早起修煉,在院子里面練了幾個回合的套路,熱氣騰騰,北疆王也出了來,對我說他需要出去一趟,辦些事情,而我若是無事,便去到處逛逛,不過需要小心一些,不要讓人鉆了空子,給騙到些什么。

  至于客棧之中,他已經跟掌柜老尤和走馬隊的統領阿史那將軍交代過了,應該是不會有人過來找麻煩的。

  北疆王離去之后,我搖鈴要了兩份早餐,青稞炒面和一種奶制品,風味獨特,吃過早餐之后,我想要出去看看,打聽一些消息,以及參觀一下神奇的修行秘境,然而小白狐兒卻顯得十分慵懶,就是不肯出門。我足有為難,她卻笑著對我說道:“你去唄,這客棧里安全得很,你總不能把我當做一件飾品,綁在褲腰帶上面對不?”

  我想想也是,讓她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這里的掌柜老尤,那是一個十分厲害的高手,跟北疆王又是朋友,都能夠幫著解決的。

  與小白狐兒告別了之后,我出了客棧往中心大街走去,一個人漫步在這神秘的修行秘境之中,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琳瑯滿目的商品,頗有些“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效果。

  大街上面有許多店面,除了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的項目之外,最多的就是那與修行相關的店鋪,有符箓、煉器、丹藥、功訣、兵器……種種而立,讓人驚嘆這里的修行文化如此繁榮昌盛,我有意去找那醫館,一共去了四家,不過在我詢問過小白狐兒的病情之后,他們紛紛搖頭,表明這是唯有內宮嫡傳方才可以傳承的冰魄精元,若是想解,只能求助于宮主,或者大長老。

  然而這兩位都在百米冰窟之中閉關修行,尋常是不會見外人的,除非能夠有什么能夠讓他們動心的東西。

  這說法讓我一陣郁悶,想著也只能等到神姬回宮,與她相換了。

  這條路走不通,我便也不再糾結,到處逛了一下感興趣的店面,發現了許多很有意思的東西,譬如有儲物功能的法寶囊、能夠日行八百里的紙甲馬、驅邪防妖的水銀鏡、捉鬼聚靈的宮燈……諸如此類的,不過這些不但有著諸多限制,而且功效并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有吸引力,并不是完全的法器。

  真正的好東西,估計要等到明日的交易會上,方才能夠出現,然而我根本拿不出什么可以置換的東西,著實有些遺憾。

  等等,這兒是不是有收購功法、秘訣的地方?

  天山神池宮素來都已盛產精品而聞名于世,我此番前來,若是不買點東西回去,著實有些入寶山卻空手而歸的感覺,我當然不能那茅山的諸般秘法來置換,但是劉老三給我的《圓靈掌心雷秘解》和師父下山時傳授給我的《神池大六壬》,兩者我都已然熟記于心,而且也不擔心太多的問題,倘若是能夠拿出來換點小錢花花,豈不是十分劃算?

  這般想著,我便開始有意尋找這樣的去處,很快我在交易場附近找到了一處頗為寬敞的店面,叫做“藏經閣”,琢磨著相去不遠,便走進了去。

  一入其中,果然瞧見店子里有密密麻麻的木牌掛在貨架上面,明碼標價,而且價格不菲,我掃量了一圈,那原本出產自天山神池宮的《神池大六壬》居然沒有,著實有些驚訝,而逛了一圈之后,我心中也有了些底,找到掌柜,說要跟他談一筆生意,對方倒也客氣,恭敬地問我有什么,我便將那兩樣功法的名字報給了他,《圓靈掌心雷秘解》他倒也是面不改色,但是《神池大六壬》一說出口,他頓時就瞪圓了雙眼,左右一看,將我拉到角落,低聲說道:“客官說的可是真的?”

  我將這兩本冊子拿出來,沉聲說道:“是不是真,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那掌柜瞄了一眼,趕緊將我請到了內間去,接著又去叫人,沒過一會兒,走出一個臉色焦黃的老頭子來,與我見禮,說是這藏經閣的老板,再次將兩本書檢查了一番,確定之后,詢問我準備出多少價錢,才可以轉讓給他們。

  我本來只不過是想換點小錢,然而瞧見他們這般鄭重其事的樣子,當下也是不著邊際地說道:“這東西呢,你們也見著了,什么價錢,你們估一下,若是可以,咱們就成交,若是不成,我另找別家就是了。”

  聽得我這般說,黃臉老頭和掌柜對視一眼,接著那掌柜試探地問我道:“十萬貝幣?”

  我這幾日根本不花錢,哪里曉得這十萬貝幣值多少啊,當下也是不確定地皺眉說道:“哦,似乎不多啊……”

  聽到我這略有懷疑的語氣,那掌柜苦著臉說道:“客官,這《圓靈掌心雷秘解》雖說獨辟蹊徑,頗有參考價值,但是神池宮同類功法多不勝數,并不值錢,我給您出個一千貝幣,算是公道了;至于這《神池大六壬》,我曉得它是內宮的不傳之秘,歷來只有宮主和大長老才能閱覽的東西,但是風險太大了,我們出九萬九,也算是足夠誠意了。這筆錢,可是小店半年的收入,再多的我們也不敢出了,不過你放心,閣下身上有這《神池大六壬》的事情,我們會為你保密的……”

  聽到他講完,我沒有在說話,滿腦子只有兩個字:“唉呀媽呀,發了,發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