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 現在滿意了么

  黑鴉?
  
  我的眼睛瞇了起來,思索著自己到底實在哪兒聽過這個名字,很快我就想明白了,當初我偷聽慈元閣方鴻謹和他們二掌柜的交談中,那方鴻謹就曾經提到過這個名字,說與他們接觸的人,就叫做黑鴉。想通此節,所有的一切我都豁然開朗了起來,我終于曉得那神池宮駙馬為何知曉我前來此處的目的,為何能夠曉得我并非神姬公主的客人,以及后面的一切,原來都是因為這個家伙。
  
  黑鴉此人定是知道我的底細,不管他是從慈元閣那兒聽到的,還是別的途徑,總之我們的底細對方都清楚了然,所以才會這般步步為營,算無遺策。
  
  他們唯一沒有想到的,恐怕就是我會來得這般的快速。
  
  人在途中,黑鴉擺開架勢,想要跟我論道一番,然而我卻在陡然之間直接將氣息挪移陡轉,使得那炁場突然變化,紊亂無序起來。
  
  【深淵三法,風眼】。
  
  攔在我跟前的那黑鴉威風凜凜,卻不曾想我一點兒停留都沒有,直接從他的身邊晃了過去。因為視線的關系,所以那白衣女子并沒有瞧見我陡然間突破了防線,而我則在那一刻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巔峰狀態,所以當我沖到她跟前的時候,她這才抬起頭來,發現了我,慌忙地伸手來擋。
  
  茅山掌心雷。
  
  轟!
  
  我用碾壓一切的兇惡氣勢,直接闖入了陣中,剛剛費勁擒住小白狐兒的那白衣女子被我一掌擊出,猝不及防之下,雙手格擋,結果一聲悶雷鳴響,她連翻帶滾地朝著坡下面摔落而去,而旁邊還有兩個臉色慘白的雅利安人硬沖上來,結果被我一人一個鞭腿,直接給踢開了去。
  
  將場面暫時穩定住,我俯身將將還沒有來得及被捆住的小白狐兒給抱起來,瞧見她陷入了昏迷,趕忙掐了一把她的人中。
  
  指甲印在了唇上人中穴,小白狐兒微微一眨眼,終于醒了過來。
  
  清醒過來的小白狐兒見到了我,眼淚頓時就流了出來,哇的一聲哭道:“哥哥,對不起。”
  
  說實話,驚魂未消的我在那一刻對這個不省心的小妮子著實有些埋怨,不過卻也曉得現在并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當下也是沉聲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白狐兒指著滾落坡下,此刻緩緩站起來的白衣女子說道:“她長得很像那冷冰冰的臭娘們,我看到之后,就忍不住了……”
  
  我點了點頭,簡單地檢查了一下小白狐兒,發現她之所以被擒住,只是因為她用勁的時候寒毒入體,昏迷了過去,此刻身體的情況也好多了,于是放下了心來,環目四望,發現場中除了被我一掌轟飛的白衣女子和如狼男人黑鴉之外,還有兩個身高體壯的雅利安人、一個穿著西方修士服的外國老頭和兩個騎著雪豹的印度阿三,后兩者是聽到這邊的動靜之后,從林中飛奔而出的,一出現,便遙遙地將我給圍住,不讓我離開。
  
  是高手,便有著一定的炁場,我簡單地掃量一番,發現場中除了那兩個雅利安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十分棘手的家伙,特別是黑鴉和修士老頭,更是有一種讓人悸動的恐懼。
  
  我簡單地估算了一下,黑鴉估計能夠有閔教三雄紅蝎、藍蛇和黑蟻這樣的實力,至于那個修士老頭,則根本讓我看不透。
  
  兇險,十二萬分的兇險。
  
  我抱著小白狐兒這個幾乎沒有多少反抗能力的病人,被這么一大幫子的人虎視眈眈地圍著,心中凜然,而那黑鴉則一臉陰郁地走上前來,冷冷地說道:“堂堂茅山大弟子,竟然是這么一個不懂得禮貌的玩意,真的讓我小看你呢。”
  
  他說得氣憤,顯然是在介意剛才與我報上名號之時,我根本沒有理會他的事情,而我則哼聲冷笑道:“在天山神池宮的地盤里,居然有人敢玩這樣的貓膩,你們當真以為沒人管么?”
  
  聽到我抬出了天生神池宮來,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露出了嘲諷的笑意,黑鴉四處一望,哈哈大笑道:“看來你真的是搞不清楚狀況啊,不知道是誰要對付你么?”
  
  我毫不猶豫地說道:“難道這神池宮就真的是那龍在田的天下了么,那么,你們當宮主、大長老和天山祖靈都是什么?”
  
  黑鴉冷然一笑道:“這修煉密林跟神池宮可不是一個地方,它本來就是時空裂縫的灰色地帶,混亂而無序,就算是天山祖靈的意志,都蔓延不過來,殺了你,沒有人會說三道四的,所以你就不要掙扎了,乖乖地受死吧。”
  
  這個家伙倒也還是個十分干脆果決的家伙,根本不給我過多喘息的時間,直接一揮手,便叫著眾人一齊沖將上了來。
  
  眾人一擁而上,最早沖上前來的卻是遠處那兩個騎豹阿三,這兩人后發先至,雙腿微微一夾,胯下的雪豹就從后方騰空躍起,朝著這邊飛撲而來,氣勢兇猛,我左手扶著小白狐兒,右手拔出了飲血寒光劍,瞧見一頭雪豹已經撲倒了我的跟前來,仔細一看,那畜生額頭之上居然還有一只眼睛,三眼并立,不怒自威,赫然不是世間之物。
  
  這畜生體長一米七八,縱身撲來,前爪鋒利,我抬劍去刺,結果沒想到那雪豹無比敏捷,揮爪格擋了去,我揮劍躲閃,避開了那畜生的撲殺,結果剛緩過來一口氣,旁邊卻又是腥風一陣,另一頭雪豹也撲了過來,而它身上騎著的那個印度阿三也揮起了月牙一般的彎刀,朝著我的后背斬了過來。
  
  扶著小白狐兒的我在那一刻,突然有一種可能要死在這兒的預感。
  
  就在這個時候,小白狐兒突然將身子猛地一蜷縮,對我說道:“哥哥,我們突圍出去,到了林子里,我藏起來,你再放手跟她們打!”
  
  小白狐兒雖然性子沖動,但是受過最專業的戰斗訓練,曉得如何才能夠逃脫陷阱,所以在一瞬間反而比我更有決斷,身子陡然一縮,竟然是顯現出了自己的原形,也就是那小小的白狐兒真身。此時的小白狐兒比剛才的人形那可是小了許多,對我也再無任何妨礙,當下我也是將她放入背包之中,接著長劍一震,朝著后面的林子里邊打邊撤。
  
  小白狐兒的陡然變化讓場中的所有人都大為吃驚,而我也趁機與眾人拉開了距離,箭步疾沖,突圍的方向,正好是剛才被我一記掌心雷給突襲到的白衣女子。
  
  這個女人倘若是小白狐兒正常的狀態之下,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對于我來說更不是問題,瞧見我持著長劍,氣勢洶洶地沖將過來,本來就有些心理陰影的她硬著頭皮過來抵擋,結果被我一劍給逼開了去,然后任我逃入了林中。
  
  我孤身入林,沖出了重圍,逃脫生天,而身后的那一堆人眼看著煮熟了的鴨子就要飛了,立刻大聲呼喝著,想要將我給再次攔住。
  
  小白狐兒回復了真身,一入林中,待我剛剛甩脫了跟得最緊的那兩個騎豹人,立刻從我身上一躍而下,鉆入了草叢中去。沒有了這甜蜜的負擔,我頓時就膽氣十足,也再無牽掛,閃身躲入了一顆參天巨樹的樹干之后,緊緊地等待著,聽到林間那矯健的腳步聲起伏著,仔細計算著距離,待到其中一頭雪豹從我身邊越過的時候,我猛然一躍,直接跳到了那豹子的背上,將上面的那印度阿三給直接拽了下來。
  
  這高速的戰斗使得我和那人在地上一連串的翻滾,阿三卻是個瑜伽柔術高手,反應迅速,一落地之后,竟然想著將我纏住,讓我來承擔傷害,結果我將身子猛然一挺,左手往懷里一掏,小寶劍在手,回手一抹,那空有一身手段的阿三哥喉結開口,氣管處鮮血噴涌而出,雙眼一翻白,顯然是活不成了。
  
  別人是華麗絢爛的招數,而我則是從尸山血海里面練就出來的殺人技,簡簡單單,但絕對奏效。
  
  當我從地上翻起來,一腳踩中那人腦袋的時候,我便知道自己殺人了。
  
  我殺人了,在這天山神池宮中,不過瞧見這阿三暗淡的眼神,我心中并沒有后悔,反而是生出了幾許莫名的興奮,右手的飲血寒光劍刺入了這人還在跳動的心臟,而當我拔出來的時候,則是一劍斬落了那頭雪豹的頭顱。
  
  偌大的雪豹身首分離,撲騰在了滿是落葉泥漿的叢林之中,大片大片的藍色血液開始蔓延開來,而我整個個人卻處于了一種高度的興奮之中。
  
  我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
  
  因為我已經開始從獵物,變成了黑暗森林之中的獵手。
  
  很快又一頭雪豹和它身上的阿三哥給我弄死了,這一次依舊是大大方方的一劍,連人帶豹,一劍雙雕。第二次開張之后,我開始在叢林中反向追蹤起來,很快那兩個空有一身搏擊術的雅利安人都死在了我的劍下,最后我宛如幽靈一般地出現在了黑鴉的身后,飲血寒光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平淡地說道:“嗯,現在呢,你對我的表現有什么看法呀?”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 現在滿意了么”

  1. 回復 2016/08/09

    某人

    這章像是別人代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