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四章 神秘組織出現

  我的劍,穩穩當當地架在了黑鴉的脖子上,他稍微一動彈,那腦袋便會與自己的身體分家了,毫無疑問。

  為了說出這一句話,我拼著黑鴉有可能逃脫的危險,在樹干之后藏匿良久,方才尋得這么一個良機,而這種突如其來的一下,效果也是顯著的,剛才還勝券在握的黑鴉渾身一震顫抖,兩腳一軟,嘴唇發苦地喊道:“怎么可能?”

  他在一瞬間就陷入了絕望之中,明明是形勢一片大好,怎么轉眼之間,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我卓立于黑鴉的身后,持著劍,緩緩地轉到了他的跟前來,凝視著這充滿侵略性的男人脖子處,淡然說道:“我說過,天下間并不只是這咫尺之間,它有波瀾壯闊的高山和一望無垠的大海,在山與海之間,則孕育著無數生靈。你要相信,這世界比你、比你身后主子厲害的人數不勝數,你不能惹的人物也多如繁星,恰好,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黑鴉如狼一般兇惡的眼神在這一刻充滿了慌亂,然而卻仍然裝作淡定地說道:“你不殺我,到底想要干嘛?”

  我不殺黑鴉,自然不是留下來跟他講道理,然后感化他的,而是想要將其當做人資,威脅他身后的神池宮駙馬來給小白狐兒解去寒毒,不過這主意我自然不會跟他直直截了當地說起,而是吸了吸鼻子,嘿然笑道:“我能找你背后的那人談一談么?”

  黑鴉明顯地松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可以,你想怎么談?”

  他話音剛落,前面的樹林中人影一閃,雖說僅僅只有一剎那,但是我卻能夠感覺得出來,揚聲說道:“那位外國和尚,出來吧,咱們可以開誠布公地談一談!”

  我如此篤定地說著,然而幾秒鐘之后,站出來的卻是先前擒住小白狐兒的白衣女子,她雙手倒拿著各一把繡花刀,腳步輕快,顯示出了不俗的輕身功法來。

  那繡花刀長不過一尺,狹長如月牙,在她的手上十分袖珍,不過我卻曉得這女人定然是一個刺客型的修行者,講究的是那一擊必殺之術,當下也是用長劍拍了拍黑鴉的脖子,威脅道:“站住,不要再上前了,不然這只小烏鴉,可就沒命了。”

  那白衣女子站定,秀眉微蹙,冷冷地盯著我,不仔細看,發現她跟那冷落冰霜的天山神姬,倒有七分相似,隨后她開口說話了:“一個奴才,你殺便殺了,何必廢話?”

  這話兒的口氣頗大,此刻我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剛才明顯已經靠近、但是卻將自己給隱藏起來了的外國修士之上。

  那個家伙之所以不肯露面,必然就是潛伏在暗處,想著陰我一套。

  我一邊防范著隨時都有可能的突襲,一邊踢了黑鴉一腳,然后對他說道:“那外國和尚不肯出來,你來跟自己的同伙說!”

  黑鴉并不是“威武不能屈”的角色,能活下來,他當然不愿意死,當下也是對著白衣女子揚聲說道:“龍小姐,他想跟老爺談一談,不如你回去稟報一下老爺,看看能不能抽空過來聊一聊,俗話說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結,您說對不對?”

  他滿面笑容,那龍小姐則橫眉罵道:“好你個貪生怕死的狗奴才,我叔叔豈是任何人相見就能見的,你若是對我龍家還心存感激,現在就轉過身去,將那狗賊給纏住!”

  她剛才吃了我的虧,恨得牙癢癢,哪里咽得下這口氣,然而黑鴉也是臉色一變,揚聲喊道:“龍小姐,若是你在我這個位置,你會有剛才所說的勇氣么?別站著說話不腰疼了,我黑鴉為了龍家當牛做馬,奔走天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難道我的命在你的眼中這么不值錢么,我艸,老子倒是想要跟你好好理論一番……”

  黑鴉說得慷慨激昂,一副想要上去跟那白衣女子理論的架勢,我將劍一沉,寒聲說道:“別動!”

  然而就在我出身提醒的那一霎那,我身后突然一陣陰寒襲來,而神情激動的黑鴉也將身子一矮,想要躲開我的攻擊范圍而去。

  這就是配合,通過轉移注意力的方法,偷襲加閃避,可以完美地化解這一場驚天巨變。

  不過黑鴉終究還是太天真。

  能夠悄無聲息地將長劍架在他的脖子上,我怎么可能就這般讓他從我手上逃脫?

  【深淵三法,風眼】!

  一招扭轉乾坤之術,黑鴉捂著噴血的脖子跪倒在地,而我則滑到了一旁,與從我身后偷襲而來的那個外國和尚對拼起來。

  這個穿著基督修道士長袍的外國老頭手上是一把刺劍,這刺劍又細又長,然而堅韌程度卻并不比我的飲血寒光劍輕上多少,兩人你來我往,劍尖交擊,拼斗得十分激烈,對方的劍法宛若出洞之毒蛇,不斷地從不可思議的位置出現,并且直指要害,凌厲得讓人透不過氣來,而他強大的炁場也讓我臉色凝重,曉得他的修為,真的不遜于我梅浪、茅同真等幾個師叔。

  這老外,倒是真的有一手,不愧是出身于修行圣地天山神池宮的高手,我當下也是以穩為主,用那真武八卦劍小心應付。

  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卦交替,護住我的周身。

  雙方劍勢綿密,都在伯仲之間,一鼓作氣勢如虎,而后衰,這外國老頭退開,躍到了黑鴉的跟前,用左手堵住了黑鴉脖子上面的傷口,然后沖著白衣女子喊道:“龍小姐,給我還魂丹!”

  那龍小姐明顯地猶豫了一下,不過那外國老頭的地位仿佛頗高,她最終還是聽從了吩咐,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瓷瓶來。

  還魂丹?

  這么高級的東西,黑鴉脖子上面被我劃出了嬰兒嘴唇一般大的傷口,血流如注,已然咽了氣,它都能夠救活么?

  我心中驚訝,而就在這時,從旁邊的草叢之中躥出一道白光,卻是將龍小姐手中的瓷瓶給奪了走。

  這道白光卻是恢復真身的小白狐兒,她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大為詫異,白衣女子氣得大叫一聲,跟著追了過去,結果小白狐兒尾巴一甩,又鉆入了草叢之中,不見蹤影。兩人一前一后離去,只剩下那外國老頭抱著黑鴉的尸身,冷冷地朝著我瞧了過來。

  我并沒有急著與他糾纏,通過剛才的交手,我曉得面前的這個家伙修為極高,我即便是拼盡全力,也未必能夠討得什么便宜,而走馬隊的迦葉去叫人了,北疆王也隨時可能趕過來,時間拖得越久,終究對我還是最有利的,所以我也不著急,指著黑鴉微笑著說道:“他還能救么?”

  外國老頭將黑鴉的尸身丟在地上,遺憾地搖頭說道:“不能了!”

  我拱手說道:“在下陳志程,閣下貴姓?”

  外國老頭揮了揮劍,用劍尖在黑鴉的額頭上面畫了一個天平的符號,一臉虔誠地念了聲我聽不懂的話,然后回答我道:“魯道夫,魯道夫哈布斯堡。”

  好奇怪的名字!

  我搖了搖頭,然后說道:“你似乎很珍惜黑鴉的生死,剛才為何不采用稍微溫和一點兒的方法呢,非要偷襲于我,現在看看,這個世界,誰也不比誰愚蠢,你說對不對?不過事已至此,我們放下過去,開誠布公地談一談,我能跟你身后的主子談一談么?”

  外國老頭魯道夫搖頭說道:“龍不是我的主子,我們不過是合作對象而已。東方人,你很強,當我還是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銀行職員,而你卻能夠與我勢均力敵,如果可以的話,我以及我身后的團隊很樂意跟你這樣的年輕人打叫道,不過你得罪了龍,得罪了這個秘境之中權勢最大的人,我也幫不了你,好自為之吧!”

  他說完這話,身子微微一動,竟然成了幻影,我一步沖上前去,想要留住這人,卻不想到一劍居然斬了一個空,接著那人竟然就憑空消失了。

  幻術?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當下也是感應炁場,發現一股氣息朝著林中飛速撤去,我緊追兩步,發現已然來不及,趕緊朝著小白狐兒剛才消失的方向沖去。

  五分鐘之后,我找到了藏在草叢之中的她,一問方才曉得那龍小姐也消失到了密林之中去。

  一場處心積慮的圍殺,變成了主導者身死,高手逃離的鬧劇。

  我驚魂未定,而這時聽到林子外面有人在呼喊著我和小白狐兒的名字,當下也是高聲應下,沒多久,瞧見北疆王、阿史那將軍和迦葉隊長匆匆趕了過來,兩邊匯合之后,我將此事說給眾人知曉,他們都有些難以置信,我便將他們領到了尸體的地方,結果走到跟前的時候,卻發現原本躺倒在地的死人此刻居然只剩下了一個燃灰燒盡的黑色印子。

  這個,難道就是剛才魯道夫在黑鴉額頭上面畫的那個符號,所引發出來的力量嗎?

  魯道夫,到底是什么人?

3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十四章 神秘組織出現”

  1. 回復 2014/12/30

    讀書人

    風魔登場

  2. 回復 2014/12/31

    我第一

    真他媽的神奇O

  3. 回復 2015/03/01

    天魔

    難道不是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