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五章 大清倉大甩賣

  就在我滿心疑惑的時候,那阿史那將軍與迦葉隊長對視一眼,然后搖了搖頭,對我說道:“1024,對于你反應的事情,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我便不多做評價了。這修煉密林一到了夜里就會十分危險,如果沒有什么事情,那就趕緊跟著我們回去吧!”

  我聽到這話,一臉詫異地說道:“你們不找那個魯道夫,還有將尹悅誆騙到這里來的龍小姐么?別的不說,這個龍小姐,絕對是龍駙馬的家人……”

  白胡子將軍瞪了我一眼,聲音突然陡然提高了起來,對我說道:“沒有證據,那便是捕風捉影的話兒,你就不要亂講了,知道么?”

  眼瞧著面前這幾道已然成為灰燼的黑印子,阿史那將軍卻置若罔聞,吹胡子瞪眼地揮袖而去,而跟來的一眾走馬隊則在迦葉隊長的帶領下,呼嘯而走,留下來了北疆王、我以及恢復人形的小白狐兒。

  我哭笑不得,看著北疆王說道:“田爺,你不是說阿史那將軍跟神池宮駙馬龍在田不是一伙的么,怎么這會兒卻是指鹿為馬,根本當做看不見?”

  別人可以當做看不見,但是北疆王卻不能熟視無睹,他望著老友的背影離去,搖頭苦笑道:“小陳,雖說阿史那跟龍在田分屬兩派,但是對于天生神池宮來說,你我終究才是外人,而有的東西,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去將蓋子揭開來,為什么?因為如果將這些齷齪給擺在臺面上來,大家就沒有緩沖的余地,就會斗得你死我活——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是誰,都沒有勇氣拋開一切……”

  北疆王的解釋讓我疑惑稍解,原來這阿史那將軍并非蠢人,只不過是采用了那靖綏之策。

  上面的人為了保持平衡,根本不曾理會我們這種局外人的訴求,這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天山神池宮說到底,最終還是一個抱團的秘境,連生活在其間的人都有內宮、外宮之別,想要做到石碑之上的“公正”,那也許只能是夢中,方才能夠實現罷了。

  北疆王見我并不意外,曉得身居朝中多年的我對于這種事情已然見怪不怪了,也不再解釋,仔細盤問起了我剛才的遭遇來。

  我先前跟走馬隊的人所講,都是有保留的,此刻一一講來,倒也不再隱瞞,當北疆王聽到我談及一個又一個的人物,眉頭便皺得越發的緊了,我曉得他在這一片地界還是頗為熟悉的,便問道:“田爺,別人我便不問了,就是那個自稱叫做‘魯道夫哈布斯堡’的外國和尚,手段實在怪異得很,我聞所未聞,不知道你可曉得是哪位?”

  天下間有名有姓的高手就是這么幾個,一個蘿卜一個坑,但是像這樣的家伙,當真是像憑空伸出來的一般,讓人摸不著一點兒蹤跡,這才是我所擔心的。

  北疆王用手摸著自己下巴粗糙的胡子,沉默了許久,這才說道:“小陳,你說他在黑鴉的額頭之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號,具體是什么樣的?”

  我回憶了一下,伸手在空中比劃道:“一個三十度的斜角,一個九十度的直角,中間好像是一個字母,是……G!”

  聽到這話兒,北疆王的手突然一陣顫抖,詫異地說道:“啊,他們的手居然伸到了這里來?也對,也對,天山神池宮這百年來雖然不與中原道門來往,但是跟西亞以及印度支那、北疆高地上的民族都有瓜葛,他們混進來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這些家伙狼子野心,遠遠沒有表面那般無害……若是如此,這一次的交易大會,可就有頗多變數了……”

  北疆王如此呢喃,我則一頭霧水,對他說道:“田爺,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說清楚啊?”

  這黑胖子臉上露出了一種極為詭異的愁容,猶豫地對我說道:“小陳,你在國家宗教局中,想必也是學過一些國際政治形勢的,也應該了解當今世界格局下的諸多事情,那么想必你也了解光明會,以及它身后所代表的東西——這個魯道夫,應該是來自于會中十三豪門之中的哈布斯堡家族,也就是那幫該隱的子孫……”

  北疆王說起這兒,我心中立刻明了是怎么回事了——所謂十三豪門,指的是十三大世襲的國際性豪族集團,也就是德裔猶太系統的羅斯切爾德家族,猶太系統的布魯斯家族,美系愛爾蘭系統的卡文迪許家族,拉丁—猶太系統的美迪奇家族,日耳曼系統的漢諾威家族,歐洲王室系統的哈布斯堡家族,法蘭克—法蘭西系統的金雀花家族,盎格魯撒克遜系統的洛克菲勒家族,俄羅斯的羅曼諾夫家族,美籍猶太系統的辛克萊家族和華伯家族,英國王室系統的溫莎家族。

  這十三豪門,代表著當今全世界最有錢和最有權勢的家族,控制著這個星球上的全球金融系統、軍事科技、軍工系統、醫療系統、意識控制系統、宗教系統、大眾傳媒及體育系統。

  與我們這些秘而不宣的修行者一般,他們同樣也是潛藏在冰山之下,從來不對外人表露出自己的身份,而即便是會中,也維持著最高的神秘。

  他們自稱是該隱的后裔,是操縱這個世界的幕后黑手。

  北疆王的判定讓我憂心忡忡,事實上,在我們國家是禁止這個古代石匠組織活動的,但是卻制止不了它的經濟滲透,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這個神秘的修行秘境,桃花源里,居然也出現了他們的身影,而且只是一個人,便已經讓我心神不寧。

  與我一樣,在回去的路途中,北疆王的臉色也一直顯得很難看,他似乎猜測到了什么,接我們返回客棧之后,便又匆忙出去了,一刻都不曾停留。

  北疆王離開,我開始跟小白狐兒清算起了剛才她獨自赴險的事情,質詢她為何跟著一個身份不明的女子,就直接奔著安全區外面去了。

  面對著我的疑惑,小白狐兒沒說話,就流出了眼淚來,緊接著她說出了讓我詫異的話。

  小白狐兒告訴我,她有一套種族天賦,天生靈覺敏感,能夠把握命運脈絡,而她的直覺告訴自己,那天山神姬將會是我生命中的一種變數,她的存在將讓我的人生道路偏離方向,甚至有可能身敗名裂,所以小白狐兒才有了一種欲殺之而后快的沖動,當下也是鬼迷了心竅,一路就追蹤過去。

  聽到小白狐兒的這一套說辭,我哭笑不得,雖說我們輾轉萬里,從南陽臥龍崗來到這天山深處,而小白狐兒又受那寒毒之痛,吃盡了苦頭,但是這天山神姬畢竟是此間的公主,我們若是指望著她來解毒,就得將心態給弄端正了,不然事情還得弄砸。

  還有一點,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隱約感覺到北疆王對那天山神姬,總有許多維護之意,這些天來人北疆王對我們著實不錯,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此事也得有善了。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在認知了錯誤之后,我便也不再多加糾纏,將其放過之后,我將采買的那些首飾和諸多小玩意拿了出來。

  瞧見這些,剛才還垂頭喪氣的小白狐兒情緒立刻好轉,看著這一堆金銀珠寶和新奇的小玩意,眼睛都瞇成了月牙兒,興奮地對我說道:“哥哥,哥哥,這些都是給我得么?”

  我搖頭說道:“你一個人哪里用得著?有幾樣是我給小顏挑的,其他的你若喜歡,自己隨便選,至于別的,到時候咱們拿去賣掉,換點人民幣花花。”

  雖說在總局工作的日子里,工資和補助都挺豐厚的,我們倒也不愁錢花,不過錢這東西,誰都不嫌少,有了這些,我可以拿來補貼那些犧牲了的戰友家屬,也可以幫助努爾實現西熊苗寨致富的夢想,可以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想到這里,我被那魯道夫擾亂的心情終于好了許多。

  這魯道夫固然是個麻煩,不過他最終也是神池宮的麻煩,至于我,等到天山神姬給小白狐兒解完寒毒了之后,我拍著屁股離開,他能奈我何?

  如此一天而過,北疆王一夜未歸,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了來,戴上木殼面具,拉著小白狐兒出門,發現平日里顯得有些冷清的冰城陡然之間變得無比的熱鬧起來,無數的人流朝著交易場那邊涌起,大街上的店鋪家家張燈結彩,好似過年一般,平日里捂著藏著的好東西,也一齊都擺了出來。

  我帶著小白狐兒一路來到了交易場,偌大的會場熙熙攘攘,熱鬧極了,小白狐兒拿著我給的兩千貝幣,有一種暴發戶的闊氣,看到什么都想買,而我則顯得冷靜許多,漫步在會場之中,準備挑選一些適合自己的東西。

  正走著,我突然聽到有人叫賣道:“瞧一瞧,看一看,道家正宗遁世環,絕對珍品,獨一無二……”

2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十五章 大清倉大甩賣”

  1. 回復 2015/01/07

    遁世環

    哥這種跑路跟隱蔽的大利器也露臉了

  2. 回復 2015/05/17

    陸左

    該引的子孫,就是威爾那一類的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