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六章 花錢宛如流水

  這人喊得熱鬧,然而圍上前來的人卻并沒有多少,我抱著胳膊在旁邊瞧著,瞧見他叫賣的那物件卻是一個青銅手環,模樣看著并不好看,但是卻透著一股古樸之意,顯然并不是現代產物,而是有一些年頭了,不覺有些意思,待聽到那人介紹這遁世環的用處時,我不由得眼前一亮,拍手稱贊道:“好寶貝!”
  
  我們知道,在炁場中,人和世界其實都是關聯為一體的,高手只要通過炁場的涌動和變化,就能夠覺察出附近藏匿的人來,而這遁世環則能夠將自己以及一定距離的活物氣息掩藏,除此之外,佩戴者遁世環的人還能夠減少自己的氣息外露,讓人無法通過命運之線的梳理來弄清底細,從而達到那“遁世”的效果。
  
  這樣的東西,最適合東奔西逃的弱者或者一擊不中、遠遁千里的刺客殺手所用,而它對于我來說,卻有著另外一種極為重要的意義。
  
  那就是將我身上的魔氣給斂藏起來,不讓人感受得到。
  
  魯東一戰,盡管并不是被我的意識所支配,但是我心中的那魔頭已然將我身體里給調理順暢,使得我那道心種魔已有小成,這才使得我昨日能夠在重重包圍之中脫身而出,而這些年來我雖然在行善事,但雙手卻沾滿了鮮血,這種戾氣形成了一種濃烈不散的氣息,籠罩在我身上,使得尋常人看到我,便有一種沉重的心情,而高手瞧見我,卻也能夠一眼認出我來。
  
  這遁世環,能夠在我修煉至返璞歸真的境地之前,給我短暫的庇護,不至于被人瞧穿了底細。
  
  如此思索之后,我決定將這東西給買下來,于是上前盤問道:“老板,詢個價。”
  
  正扯著破鑼嗓子叫賣的那老板是個落魄中年,看模樣并不是什么正規的店家,攤子上零零碎碎的東西,除了遁世環尚且值得一觀之外,其余的幾乎可以用破爛來形容——一張頗有些年頭的紅木椅子、兩副古舊的山水畫以及一堆面目精致的陶俑……
  
  扯呼了大半天,終于來了一個客人,那老板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來,咧開嘴,露出一口黃牙道:“閣下好眼力,我這遁世環可是傳承自兩百年前,那可是咱神池宮最輝煌的時候,任何一件作品流傳于世,都讓人瘋狂無比,而這遁世環則是當時的煉器大家馬老六的精心制作,絕對是潛匿身形,遠遁千里的不二之選,我看您面善,啥也不說了,來比劃比劃!”
  
  說著這話,他一卷大袖,伸手過來與我相握,我有點弄不明白,雙掌接觸,隱沒于袖子里間去,結果他便弄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用指骨頂著我的手掌,然后露出了討好地笑容道:“閣下,這個價您看合適么?”
  
  這落魄中年人是個老煙槍,嘴一咧,一口黃牙,我明白他這什么意思了,原來是鬼事講價的那一套,不過他這手勢是天山神池宮的規矩,我哪里能動,當下也是將手給收了回來,拱手說道:“老板,初到貴寶地,不懂規矩,多少錢,您直說便是了,不用故作玄虛。”
  
  聽到我的話,他的笑容更盛了,伸出兩只手,轉了轉,然后說道:“大兄弟,還是那句話,您面善,我給個實誠話兒,一口價,一萬貝幣!”
  
  一萬貝幣?
  
  昨天的我并不懂這神池宮中貨幣的價值幾何,然而經歷過了典當之事后,我哪里會不曉得這家伙在獅子大開口?還面善,我帶著木殼面具呢,誰看得清楚誰啊?
  
  按理說這樣的價格基本上是沒得談了,奈何我是真的喜歡這件東西,當下也是面上露出了為難之色,不舍地看了一眼,疑惑地說道:“這么貴?既然這樣,那就算了,我先告辭了……”
  
  果然,我這般一招欲擒故縱,對方頓時就著急了,上前過來拉住了我,低聲說道:“哎,大兄弟,別走了,東西不要了?”
  
  我搖頭說道:“想買,可是身上沒有這么多錢!”
  
  老板說道:“別啊,難得看你這么順眼,咱這可是緣分對不?這樣子吧,瞧你這么喜歡,你看你身上有多少,咱們歸置歸置,看看還有沒有得談?”
  
  我直接攔腰砍一半:“五千,多了我也真沒有。”
  
  這話兒說得對方嘴唇一陣哆嗦,抬頭看著我說道:“大兄弟,你這價講得也忒不講究了,我這遁世環可是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留下來的,好幾代單傳呢,這個價格,是有些低了……”
  
  我不置可否地說道:“這玩意不過就是掩藏一些氣息,這樣的價格,需要的低手沒錢,高手又用不著,雞肋而已,你賣不賣?”
  
  這落魄中年看樣子是極其缺錢,一早上都沒有人詢過價,我這倒是第一個誠心想要的人,當下也是猶豫了幾秒鐘,這才點頭嘆息道:“行,過手吧。”
  
  當下我們也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老板唉聲嘆氣,而我則將這遁世環直接戴到手上,仔細感受了一下,頗有些愛不釋手,然而這時旁邊的小白狐兒皺眉說道:“哥哥,我感覺這東西并不值那么多,還沒我身上這符箓好用呢……”
  
  小白狐兒的這符箓,是當初幻化人形的時候符王李道子給的,效果自然不錯,不過雖說李道子是我的師叔祖,但是他畫符完全憑靈感和心情,產量極少,連茅山子弟都沒有幾人能夠擁有,我身上香囊里面的那一張祈福符箓,也是小顏師妹求了許久,方才得到的,自然沒有可比性,不過當我剛剛一走遠,便又聽到那家伙高聲叫賣起來:“瞧一瞧,看一看,道家正宗遁世環,絕對珍品,獨一無二……”
  
  我艸……
  
  說好的絕對珍品,獨一無二呢?
  
  這開張的第一筆生意做成這個鳥樣,剛剛砍價成功、沾沾自喜的我頓時就有一種心里面塞了一團稻草的感覺,看著似笑非笑的小白狐兒,羞憤欲死。不過我即便再窩心,這交易場就是這樣,講究的是一個眼力勁,買定離手,就不要再多加糾纏了,我也沒有回去找那個家伙的想法,當下也是鐵青著臉,帶著小白狐兒在集市中繼續逛著。
  
  很快我們就又在一個品質頗高的店面處停下了。
  
  與別的地方不一樣,這兒的貨物甚至沒有詢價,而是采用暗標的方式來競買,也就是說倘若喜歡這東西,繳納一定的訂金報名,然后寫入一個價格,放在這東西下方的展柜中,候時公示,價高者得。
  
  聚寶齋,這是店面的名字,我在那邊的大街瞧見過,整條街最大的一家,據說是內宮的官鋪,不過琳瑯滿目而又極具誘惑力的商品,才是它采用這種模式的底氣。
  
  我看中了兩樣東西,一個叫做八寶囊,一式三份,普通的錢袋模樣,材質非金非絲,一根復雜的紅線串上古銅幣收口,樣式陳舊,但是里面卻通過納須彌于芥子的復雜手段,將空間折疊,能夠容納超出這錢袋十幾倍的空間。
  
  這樣的東西極具誘惑性,要曉得我平日里所帶的飲血寒光劍和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在身上,還總是需要做一些偽裝,平日里在飛機或者火車上,攜帶不便,要是有了這么一個袋子,那凡事就方便了許多,雖說旁邊備注,說不能放入任何現代的電子和機械產品,以免污了法陣靈氣,不過也著實讓人垂涎。
  
  最重要的,這東西是內宮藏品,制作的工藝已然失傳,有一件是一件,以后一定絕版。
  
  我繳納過了一百貝幣之后,沉默了許久,給出了一個四萬的暗標價。
  
  這價格確實是有些高了,寫得我一陣肉痛,不過抱著對這東西勢在必得的想法,我寫完之后一點兒猶豫都沒有。
  
  反正這錢財得來也容易。
  
  除了八寶囊,我還看中一套東西,這玩意是一套玉玦,名曰羽麒麟,共八塊,一大七小。這八塊形狀相似的玉,產于同一塊胎石之中,并以白孔雀之翎、鱷雀鱔之鰭、紫晶蟒之鱗三種法物混合焚燒,留下的灰摻入無根水之中,將八塊玉玦浸泡其中七七四十九天,便成“羽麒麟”玉玦。
  
  此物乃子母法器,母玦統御,子玦連心,玉玦之間相互感應,能使佩戴者彼此心意聯通,倘若是用來布陣,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八塊彼此勾連,還能夠讓境界溝通,產生出疊加的功效,十分神奇。
  
  這個東西,訂金得兩百貝幣。
  
  我沉默了許久,毫不猶豫地將懷中剩余的五萬貝幣,直接寫了上去。
  
  買東西,最怕就是碰到想要的,因為再貴,也擋不住一顆瘋狂的購買之心,我瞧見了這羽麒麟,立刻想到了當初在青城山下瞧見的那七人劍陣,想起了張勵耘給我提過的建議,填寫數字的時候,我的腦海里一直都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倘若老子麾下集齊了七個人,這東西,就是我給他們的見面禮物。
  
  所以它越貴,越能代表我的誠意。
  
  買,老子買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