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七章 土豪變成窮鬼

  這沒一會兒就花了九萬五千貝幣,加上昨日用來采購金銀首飾和珠寶的兩千貝幣,即便加上小白狐兒手上還沒有花完的錢。我們的手上也只有一千八百多貝幣了,當真是花錢如流水,萬貫家財驟然之間就揮霍一空的感覺。
  
  不過花錢就是痛快,我對那八寶囊和羽麒麟套件志在必得,所以也沒有敢離開這聚寶齋多遠,就在旁邊泛泛而看。發現聚寶齋之所以能夠采用這般霸道的營銷手法,倒也不是沒有底氣,它店鋪里面的東西,比旁邊的明顯高出一籌,瞧見了聚寶齋的東西,再看別的,都有一種看不入眼的粗糙和仿制感。
  
  當然,聚寶齋是天生神池宮內宮主營的店鋪,這個跟古時候的官窯和民窯一般,雖說民窯之中也并非說沒有精品,但是真正手藝高超的工匠和大師都被那官窯網羅了,普遍的品質,自然是這兒最是了得。
  
  行走在熱鬧的會場中,那柜臺展品之上。各色法器齊全,什么五雷號令、九天玄女令、武財神令以及各種法印、寶印一應俱全,如意、令旗、幢幡、笏、七星劍、銅棍、刺球、鯊魚劍、月斧等等道家法器,曼陀羅、法輪、五方佛冠、瑪尼輪、嘎巴拉碗、法螺、金剛杵、香爐等佛教法器,以及各種木劍、令劍、法劍,琳瑯滿目,讓人看著目不暇接。而除了這些,還有諸般丹藥、靈品、陰器、法身之屬,簡直是一場前所未見的盛事。
  
  除了成品,從各地趕來的秘約行商也帶來了各種礦物、寶石、靈藥、胚胎以及種種材料,這些和我們一樣帶著木殼面具的人們擺攤售賣,等待著天山神池宮中各方采購過來光顧,好換得貝幣,在買到自己心儀的物品回去。
  
  當日讓我嘆為觀止的慈元閣拍賣會,跟這兒比起來。簡直就是麻栗上外的那個小縣城,與繁華京都的對等。
  
  震撼,簡直是太讓人震撼了。
  
  不過行走在這樣的街道上,我草草瀏覽了一番,發現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沒有太多的吸引力。畢竟過于珍貴的東西估計要在后面才擺放出來,至于表面上的這些,對于現如今的我來說,用處不大,還不如買些財貨,出去換些錢來用。
  
  我們從交易會場的東面逛到了西邊橋邊,一邊走一邊搖頭,而最終卻在一處奇香四溢的鼎爐邊停下了腳步。
  
  這攤位是一個白眉老頭和幾個體格精壯、逛著膀子的漢子守著的,這兒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的人,黑壓壓一片,小白狐兒拉著我的手擠到前頭,卻發現白眉老頭正帶著人在這兒煉丹呢,瞧著架勢,仿佛那丹藥快要出來了一般。
  
  受人追捧的,自然就是好東西,我拼著自己的身體優勢,帶著小白狐兒牢牢站住了前排位置。
  
  我剛剛站定,旁邊有人議論起來,最先說話的是個身材宛若竹竿的家伙,他疑惑地說道:“這個白眉老頭到底是誰啊,咋圍上這么多的人來?”
  
  旁邊的一個胖子商賈則揚聲回答道:“藥石狂人李大昂,當今天山神池宮排名第一的煉丹高手,這世上能夠練得那洗髓伐骨金丹的,也就只有他一人了。狂人他老人家平日里的藥物可是只供內宮貴胄所用,這一回可是得了我們這些行商進貢的藥材太多,方才勉強開了這么一回,煉上三回洗髓小還金丹,一天一次,手快有手慢無,錯過了那就只有等到下一個十年之期了––這么講,你就明白為什么會這么夸張了!”
  
  哦,洗髓小還金丹?
  
  我聽過那洗髓伐骨金丹之名,這玩意對未入門中的少年人有著極大的促進功效,能夠極大程度地提升一個人的修行資質,我師父那兒便有,當初小師弟入門之時,便曾經賜給他過,如此珍而重之,可見是十分珍貴。
  
  小白狐兒緊緊抓著我的胳膊,一臉期冀地對我說道:“哥哥,我們買一點給小床單吧!”
  
  我點了點頭,這洗髓小還金丹既然是拿在街頭公然售賣,雖說是神池宮為了聚斂人氣之用,相比也比不上那洗髓伐骨金丹,不過這么熱捧,自然也是有其獨到之處,我買一點來,拿在手上,無論是董仲明,還是什么后輩,都是用得著的。
  
  當下我也是打足了精神等待,與小白狐兒一左一右,搶占好了有利地形,隨時等待著搶購。
  
  那鼎爐巨大,足有兩人高度,下面爐火正旺,三個光著膀子的學徒在給扇風,而白眉毛老頭則在掌握火候,我們帶了半個多鐘頭,那香氣更加濃郁了,似乎馬上就要出爐,而這時候從石橋那邊來了一隊人馬,領頭的是阿史那將軍和迦葉隊長,除此之外,還有四五名穿著精美長袍的中老年,一看就知道在宮中的地位頗高,修為也厲害得緊。
  
  阿史那將軍帶著一幫走馬隊,將這攤位和圍觀群眾給隔離開來,一幫人你推我,我推你,群情洶涌,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白眉毛的藥石狂人一聲高呼:“祖師保佑,開爐了!”
  
  他一聲招呼,立刻有人將禮炮準備,九發一響,驚天動地,而在這般的喧鬧之中,藥石狂人揮舞著旗子作法,將靈氣籠住,接著猛然一敲鼎腹,缺口生出,一滴一滴的金色漿液從那口子處自動滴落下來,而下方自有用大盤裝著的冷卻液,那是一種帶著松脂和食用蠟香味的清亮液體,金色漿液滴落其中之后,先是猛地一沉,緊接著受力自動成為圓形的丹丸,外面包裹一層胎衣,玲瓏剔透,精致可愛。
  
  藥石狂人用一雙碧綠玉筷輕輕撥動,將成型了的丹丸撥到一邊去,旁邊自然有徒弟在此守候,十顆為一份,接著用那黃色小葫蘆給裝入其中,蠟紙一封,便算是完成了。
  
  金色藥液不斷滴落,一開始斷斷續續,繼而如連珠,而后變得緩慢,最后幾近于無,我仔細地計算了一番,發現偌大的一個丹鼎之中,竟然就只有四百多滴藥液,去除殘次品,竟然只有三十來只葫蘆。
  
  不過即便如此,那藥石狂人也依舊興奮得面紅耳赤,宛如喝醉了酒一般,而旁邊的阿史那將軍以及其他地位頗高的內宮貴胄,則紛紛朝那藥石狂人拱手祝賀,慶祝他旗開得勝。小白狐兒瞧見這副場面,不由覺得十分詫異,悄聲問我道:“哥哥,這般簡單的事情,他們怎么高興成這樣?”
  
  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正在整理葫蘆的狂人門徒,這邊低聲說道:“煉丹之術,是與天偷力,最為簡單,不但要避開蒼天耳目,而且還要求拜四方神佛,這是天時,而后還需注意用料、配比、火候、時機、力度以及種種因素,棋差一招,要么就是滿爐盡毀,要么就是大半廢品,今天能夠有這樣的結果,也算是這位大師手段厲害,運氣使然了,自然高興。”
  
  茅山之上也有煉丹之術,不過此法最為艱難,不比符箓之道簡單幾分,故而我能夠懂得這其中的艱辛。
  
  這邊出了丹,一番周折之后,終于整理完成了,而那藥石狂人和旁邊幾位貴胄商議一番之后,這才高聲說道:“為了恭賀十年一期的交易會圓滿成功,小老兒特地獻丑,給諸位不遠萬里而來的客商煉制了一爐洗髓小還金丹,今天出爐一共四百四十五顆,一成廢品,拋去其它,總共得三十九葫。小老兒與眾人商議一番之后,為了答謝大家,這一葫便賣兩千貝幣,謝絕議價,若是有興趣購買者,可以到這里,跟小老兒的徒弟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聽到這價格之后,我與小白狐兒互看一眼,心中咯噔一下,想著慘了,居然差了兩百貝幣?
  
  小白狐兒一臉緊張地看著我說道:“哥哥,怎么辦,買,還是不買?”
  
  我瞧見一瞬間就變得無比洶涌的人群,哪里還敢有半點兒猶豫,當即從懷里掏出二十張百元貝鈔,大聲喊道:“我要一葫,我要一葫!”
  
  搶購,在一瞬間進行,那場面,后世也就只有以某種谷物命名的網絡公司搶購手機能夠比擬,不過最終我還是靠著自己的身體優勢,搶到了一壺,當下也是摸著略有些暖意的小葫蘆,心有余悸,而這時小白狐兒一臉苦相地對我說道:“哥哥,怎么辦,我們有兩百塊的缺口,怎么補?”
  
  我倒沒有這種的擔心,對她說我們的暗標不一定能夠中,接著帶小白狐兒回到了那聚寶齋的店面,等待著暗標結果的公示。
  
  然而等到中午,那暗標的結果終于公示出來了,三個八寶囊、一套羽麒麟,居然最終都中標了。
  
  我一打聽才知道,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開市第一天,有許多外地來的行商還沒有將手上的東西給處理出去,所以暫時沒有什么購買能力,要不然以八寶囊這樣的寶貝,什么樣的天價,都有可能炒起來。
  
  我和小白狐兒都傻了眼,怎么這么寸,還差兩百貝幣,到底應該怎么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