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八章 兩百貝幣鬧局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而兩百貝幣,真的就讓人有些頭疼了。看著暗標的結果揭曉,人群中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嘆息聲,無數人追悔莫及,而有一個人簡直就崩潰了,一下跪倒在地上,呢喃道:“怎么會這樣。四萬?我出了三九九九九,原以為是個好兆頭,結果就差了一貝幣?”
  
  這事兒說起來就真的有些無語了,買東西又不是賣東西,明明兩千塊,非要賣1999,弄得好像便宜許多一般,這事兒賣方可以糊弄人,而買家哪里能夠耍弄這樣的文字游戲?
  
  只是那人轉念一想,趕忙安慰自己,說別急,別著急,事情還沒定呢,說不定那個報價虛高的家夥手上并不一定有這么多錢。要是如此,作為第二報價的我,或許還有希望。
  
  那八寶囊實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出身行商的這些人倘若是有上一個,自然也不用這般的辛苦,所以許多人都有志在必得之勢,而這時聚寶齋也適時宣布了中暗標者的編號:“1024!”
  
  聽到賣家熱情洋溢地說出了我的編號來。旁邊的人紛紛猜測,說這個編號好新,一聽就知道是今年才來的新人。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巨款呢?
  
  帶著這樣的猜測,那些落標的人倒也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停留在了原地,等待著結果最終的揭曉,買賣一錘定音。
  
  第一天上午的暗標投放,總共有二十多件物品。而那八寶囊和羽麒麟套件則是本場次的最高價,我瞧見那些被點了名號的買家陸陸續續走上了前去,憑著自己的玉牌,與店家進行交易,心中不由覺得略慌,而這時小白狐兒拿出了剛才采買的一堆東西。可憐巴巴地對我說道:“哥哥,要不然咱們把這些東西都給當了,換點錢吧?”
  
  正說著話呢,上面又叫了一回編號,是在催促我趕緊過去與之交易,顯然我報出的高價也讓聚寶齋一方感覺有些不太靠譜,或許只不過是個搗亂的家伙,雖說也交了訂金,但是到底還是拿不出這么多貝幣來。
  
  叫了兩回,我再不上去,估計別人就直接流標,準備以次高價格成交了。
  
  我當下也是不在糾結,而是舉起了手中的玉牌,高聲地應了一下,接著就上了前臺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效率并不算慢,所以之前的那一堆物品很快就交易完成了,而交易額則在幾千到數萬不等,而這時那些人完畢之后卻沒有走,都轉身朝著我看來。
  
  聚寶齋主事的是一個滿面笑容的山羊胡老頭,他頗有架勢地朝著我微微一拱手,然后說道:“多謝閣下照顧小店的生意,這能納一米見方空間的三件八寶囊,八塊擁有合體連心之術的羽麒麟玉玦,一共作價九萬貝幣,承惠了!”
  
  他將那兩樣引人注目的物品包裹精美,讓旁邊的伙計拿到我的面前,然后朝著我望來。
  
  眾人矚目,我倒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將手往懷里伸去,不慌不忙地拿出了藏經閣一并贈送的錢袋,然后故作鎮定地說道:“掌柜的,這數額有些巨大,不如我們到旁邊去交易?”
  
  我這邊剛說起,旁邊看熱鬧的人就不樂意了,紛紛嚷道:“這怎么行,要是你們在角落里搞些什么貓膩,豈不是讓我們這些落標的人白白陪著了?不公平,這不公平……”
  
  這事兒無論怎么扯,都談不到公平上去,不過不知道那山羊胡是怎么想的,居然就從善如流了,朝著我客客氣氣地拱手說道:“客人,小店的伙計別的不行,在數錢上面,倒是不比旁人差,您若是不介意的話,我們就當眾交易,也免得別人說閑話,您說是不?”
  
  這話兒都說出了口,我也是騎虎難下,當下也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如此也挺好,那就這么辦吧……”
  
  說著話,我將錢袋里面的貝幣給取了出來,一沓一沓的貝幣貨真價實,絕對沒有仿制的可能,因為這玩意就是特殊的符箓,瞧見這一大堆的貝幣被我變魔術一般地拿了出來,旁邊群情洶涌的圍觀群眾立刻啞火了,沒有再提出剛才的質疑,畢竟猜測終歸只是猜測,而這一沓沓帶著寶光的貝幣砸出來,真材實料,哪里還敢多嘴?
  
  不過瞧見這么多錢,旁邊依舊還是有人非議,羨慕嫉妒地說道:“哎呀,這1024不知道是哪家豪門的公子哥兒,居然一下子就拿出了這么多錢來,也不知道賣了些啥玩意,當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唉喲唉喲,我可心疼得要死!”
  
  這話兒說起來有些占便宜了,不過我卻并不理會這種滿滿酸意的話兒,而且略為緊張地看著旁邊點錢的伙計,曉得不管如何,人家總是不會數錯的,而少的這余額如何補上,還真的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呢,說不定就要被這伙好事之徒給攪和黃了。
  
  而就在我考慮著如何找山羊胡掌柜搭話,看看能不能打個折什么的,那伙計卻已然將錢給數完了,抬起頭來,揚聲說道:“共計八萬九千八百二十四塊貝幣,公子爺,數額不夠呢!”
  
  這話說出來,一片嘩然,眾人紛紛幸災樂禍,而那山羊胡掌柜則摸著胡子,與我詢問道:“客人,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多余的貝幣補足,不然我們這交易便有些不合法理了?”
  
  我當下也是坦白地說道:“掌柜,在下剛才倒是還有些,不過這一圈逛下來,不知不覺就少了許多,還真的是有些抱歉啊,不過咱生意做到這個份上,誰都不差那一百多塊,不如您幫著打個折,咱們就將這事兒給了結了吧?”
  
  我說得合情合理,那掌柜摸著胡子沉吟,正要答應,然而這時剛才差了一塊貝幣而落標的行商突然高聲喊道:“不公平,一分錢,一分貨,你既然是用整數競標成功的,那便用這數額來買。若是能夠打折,你叫我們這些僅僅憑著幾塊貝幣落標的人情何以堪?胡掌柜,這事兒不公平,你若是答應了,我就算是將這官司給打到內宮去,也得爭了這口氣!”
  
  他這話兒說完,原本頗有些意動的胡掌柜此刻又猶豫了起來,而他的起哄也引起了旁人的共鳴,看熱鬧不嫌事大,旁邊的家伙紛紛附和道:“對啊,我也就是差了二十多貝幣,要是能打折,我這個算是什么?”
  
  瞧見這情形,胡掌柜曉得若是答應了我,這生意就沒辦法做下去了,當下也是很為難地對我說道:“客人,不知道您左右有沒有朋友,若是有,還請你跟他借上一點周轉,咱們將事兒做得漂亮一點,也不會讓眾人詬病,您說是不?”
  
  他這話說得我一陣苦笑,在這天山神池宮中,能夠借錢給我的交情,也就只有北疆王這獨一份,除了他,其余人都是泛泛之交,卻不說找他們借錢合不合適,就算是我開了這個口,別人也未必理會我。
  
  而就在我沉默的這片刻,先前那人又得意洋洋地高聲說道:“胡掌柜,我聽說聚寶齋的規矩,是暗標揭曉的一刻鐘之后交易,倘若不成功,這東西就算是流拍,由剩下的人對其進行再次投標,你說是不是這樣的?若是,我這里倒是準備充足了,隨時等候。”
  
  又是幾人附和,這時胡掌柜聽著也煩了,只是冷淡地回應道:“1024也就是欠了不到兩百塊錢,他完全可以選擇先買這八寶囊,賈和尚你的算計未必能夠成功,還是消停一點吧。”
  
  對著那人表明態度之后,胡掌柜這邊又躬身跟我說道:“客人,你看怎么樣?”
  
  我突然想起來一事,將小白狐兒招了過來,從她手上拿過那裝著洗髓小還金丹的小葫蘆,給眾人展示一番,然后對胡掌柜說道:“我這里有藥石狂人李大昂剛剛煉制的洗髓小還金丹十顆,一葫兩千貝幣,我出讓一顆,作為抵押給聚寶齋,您看如何?”
  
  胡掌柜苦笑著說道:“李長老煉制的洗髓小還金丹,價值自然不止兩百貝幣,不過小店有規矩,不收任何貨物,而是靠貝幣交易。不過您若是能夠將這洗髓小還金丹賣給現場任何一位,我們倒是可以將交易給完成了。”
  
  經過胡掌柜提醒,我便拱手朝著場中數十人朗聲說起,然而這些家伙似乎純粹只是想看熱鬧,原本一出現就遭到哄搶的洗髓小還金丹,此刻卻門可羅雀,幾乎無人問津,唯一的一個,卻是想要占大便宜,說要用兩百貝幣,將我手上所有的洗髓小還金丹,連著葫蘆一起買下來。
  
  這是趁火打劫,我如何能夠答應,一時間成了僵局,那被叫做假和尚的家伙瞧見時間一點一點地逼近,得意洋洋地說道:“你不如賣給他吧,不然一刻鐘馬上就要到了!”
  
  這人的話語讓我一肚子的火氣,正待發作,然而這時卻聽到一聲宛若天籟般的話語出現:“不就是兩百貝幣么,我給了!”
  
  我循聲望去,卻見到一個高冷而倨傲的宮裝女子越眾而出,一路走到了臺前來。
  
  天山神姬!

4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十八章 兩百貝幣鬧局”

  1. 回復 2015/01/01

    我第一

    真他媽媽的有才!寫的好

  2. 回復 2015/01/02

    尾巴妞

    速度啊

  3. 回復 2015/02/18

    達琉斯

    話說1024不是草榴嗎?那個年代是沒這個的。。。。好吧我邪惡了。。。。

  4. 回復 2016/05/13

    無名氏

    我現在我總算明白一個道理了!就是為什么物價會這么貴,就是有那么幾個傻缺,拿著手里的那點破銀子裝逼裝出來得結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