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二章 道一聲你珍重

  天山神池宮內宮的權力交織,復雜無比,各方勢力都有自己的訴求。十分難以平衡,這是神池宮數百年、幾千年繁衍生息下來的結果,此刻也只有維持表面的平衡局勢,即使是神池宮宮主,恐怕也無法號令所有人。當然,作為一個修行秘境,人們最高的精神訴求卻是如何修成正果,踏破虛空。到達彼岸,也就是昆侖秘境的盡頭,仙靈之境中去,所以大多數人都會閉關苦修,即便是修為最是恐怖的宮主和大長老,都是如此。
  
  與茅山宗最為神秘的后山一樣,身處天山祖庭秘境之中,那百米冰窟也是神池宮閉關之所,此處最是緊要,關系著神池宮大部分閉關高手的身家性命,所以從來都是由宮主之屬來掌握,而有著神池宮駙馬的身份。龍在田同樣掌管了百米冰窟的秘匙。
  
  現在北疆王的擔憂,便在于到時候一旦鬧將起來,龍在田陷入絕境之后,說不定就起了歹心,直接將那秘境給封掉,或者弄毀。
  
  倘若是如此,里面修行的諸位大拿固然不會受傷,但是短時間內,是出不來的,無法救援。
  
  而相反的是,倘若我們能夠掌握到百米冰窟,聯絡道神池宮宮主,那么狐假虎威的龍在田所有的權勢都將冰消瓦解。
  
  除了這個問題,還有一個,就是修煉密林。
  
  顧名思義,那是一個用來給神池宮年青一代試煉的廣闊地域。那兒有著從時空裂縫中誤入而來的極惡猛獸,也有著十分恐怖的鬼靈,還有諸般陰物,這些才是真正刺激神池宮長盛不衰的重要存在,神池宮并沒有想辦法將那些時空裂縫給封堵,而是建立走馬隊,定期清理外圍游蕩的猛獸,并且每隔一兩年就會組建高手前往林中深處搜尋有可能存在的恐怖角色,將其斬殺,一來是去除威脅。二來也是給工匠們提供原料。
  
  這修煉密林對于封閉的神池宮來說,意義自然是最重大的,然而倘若龍在田被逼得狗急跳了墻,使用手段將空間裂縫給炸開。那么從未知的領域奔涌而出的猛獸,對于此刻的神池宮來說,將是一場最為恐怖的災難。
  
  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這件事情發生之后,將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情形,也不曉得神池宮還能否存在。
  
  或許它就如同一顆飄飛的氣泡,飛到了天際,消失在云端之上。
  
  北疆王耐心地跟我解釋完了這些事兒之后,我毫不猶豫地說道:“田爺,你說吧,到底安排我什么任務,只管講!”
  
  相處日久,北疆王也知曉我的實力,當下也是頷首說道:“前面一個問題,需要神姬來做——看守百米冰窟的高吉貴雖說是龍在田的人,但應該還是忠于神池宮宮主的,此刻也只不過是被蒙騙,只要神姬能夠從前往百米冰窟,通知宮主,此事便無大礙;至于你,我之前還在猶豫,因為要與龍在田正面對峙,我必須在場,那么就必須有人守住修煉密林,現在想來,只有你最合適了。”
  
  我有些疑惑地說道:“你是說,我,一個人?”
  
  北疆王搖頭說道:“是,也不是。一旦對峙發生,內外宮沖突生起,那么我們大部分的力量就得在冰城月橋前牽制龍在田的勢力,而作為神池宮的武裝力量,走馬隊則基本上癱瘓了,不過如果龍在田真的喪心病狂地動了修煉密林的主意,動手的一定就是光明會那一幫人,所以到時候迦葉和幾個手下會以私人身份來協助你!”
  
  我說道:“明白了,這個不同于田忌賽馬,不能容忍半點兒差錯,所以必須兵對兵、將對將,一環扣一環,對不對?”
  
  北疆王點頭說道:“大體的計劃,我這兩日已經與人商議得差不多了,不過與神姬的溝通事宜,這個得你來做,應該沒有人能夠想到她的立場,所以應該能夠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和北疆王當下將細節盤算清楚之后,夜已深,菜冷杯殘,我拱手告辭,回房睡去。
  
  次日我與天山神姬再次相約于湖畔相見,在確定無人跟蹤之后,我將昨夜與北疆王商議的事情和盤托出,當得知北疆王早已有了全盤的打算、并且已經聯絡了各方勢力之后,她頓時就覺得自己作為神池宮公主,實在是太失敗了,人家兩方玩得如火如荼,結果身處其中的她卻被蒙在了鼓里,人根本就沒帶她玩兒,實在氣惱,恨聲說道:“這些老狐貍,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好言安慰道:“龍在田什么心思,我也不清楚,但是北疆王那可是真的為了你好,要不然,人家何至于跑來蹚你這趟渾水呢,對吧?”
  
  天山神姬渾不在意地說道:“你不是也過來幫我了么?”
  
  我聳肩說道:“拜托啊小姐,要不是你對我妹妹下毒,你以為我會腦子進水了,千里迢迢地跑過來當打手?”
  
  天山神姬氣惱地瞪了我一眼,說道:“混蛋,我就這么讓你討厭?”
  
  呃,是不是我的錯覺啊,這話兒說的,怎么頗有些情意綿綿的感覺呢?
  
  陡然間感覺到有些不適的我甩了甩頭,試圖將這樣的想法給拋開去,接著與她商量道:“北疆王的想法是,你最好能夠想辦法混入百米冰窟里面去,將你娘給喚醒過來,把事情說清楚,到時候由你娘出面控制局面,這樣子造成的損害和傷亡最少;如果不能的話,也要保護好你娘修行的秘境不要被封鎖——你可以么?”
  
  天山神姬搖了搖頭,為難地說道:“看守百米冰窟的高長老跟我并不是很熟,我怕我說服不了他!”
  
  我嚴肅地說道:“神姬,你現在要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你父親,哦,就是龍在田他勾結的,可不是一般的心懷不軌者,那可是一幫自命為神的家伙,在他們的眼里,一切都不過是浮云螻蟻,神池宮在別人眼中是最為神秘的修行圣地,但是在這些家伙的眼里,只要是擋路石,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一腳踢開,有多遠,滾多遠——這是一場生死惡斗,不是他死,就是我活,絕對沒有半點妥協的空間,明白么?”
  
  聽我說得嚴肅,天山神姬沉默了一下,然后問我說道:“需要什么時候動手?”
  
  我很滿意她的態度,當下也是低聲說道:“先別打草驚蛇,交易會的第三天下午,當大部分客商離開之后,將會有阿史那將軍聯合外宮諸位大商家會首對龍在田進行質詢,到時候沖突一起,你立刻前往百米冰窟去聯絡你母親,而我則為你們守住修煉密林,防止最危險的情況發生。現在的情況,勢均力敵,但是我們并不曉得魯道夫那一幫人到底來了多少,所以勝負的關鍵,就在于你什么時候能夠帶著你母親出來……”
  
  天山神姬盯著我,認真地點頭說道:“為了你,我一定會將我母親給帶出來的!”
  
  我苦笑著說道:“拜托啊小姐,你要搞清楚一點,這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自己,你們神池宮的家業,至于我,弄完這邊的事情之后,希望你能夠信守承諾,將我妹妹身上的毒給解開了,到時候我就離山而去,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再也不回來。”
  
  聽到了我的話,天山神姬的語氣有些怪怪的,低沉地說道:“你,就不能留在這兒么?”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那可不行,這又不是我的家。”
  
  天山神姬的情緒突然變得很低落了,嘆聲說道:“也對,這個地方,不知道的外人羨慕,而來過的人才知道,這里不過就是一個囚籠而已,在這樣的地方生活著,沒滋沒味的,人人都去追求虛無縹緲的仙境,而幾百年來卻沒有一人能夠得道,有個什么意思呢?你啊,離開天山之后,是不是要去找你老家的那個戀人?”
  
  變得柔弱起來的天山神姬頗有些讓人憐惜,而我想到了還在茅山苦等的小顏師妹,心情也變得有些沉重起來,嘆了一口氣道:“不,不會。”
  
  天山神姬驚訝地問道:“為什么,兩個相愛的人,怎么能夠不在一起呢?”
  
  我當下也是將自己命中將犯十八劫、必會禍害身邊人的命格講給她聽,然后嘆氣說道:“我愛她,在她十二歲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她了,想著要一直守護她下去,一輩子,但是如果因為我,她將會受到傷害的話,我唯有讓自己相思苦等,也敢與她長相廝守,禍害人家。”
  
  天山神姬使勁搖了搖頭,認真地對我說道:“不是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即便只有一年、一天、一秒鐘,也是快樂的,雖死又如何?若我是她,我可不管這么多,就要和你在一起!”
  
  我笑了笑,搖頭說道:“你終究是你,她卻還是她,這事兒怎么能夠混淆呢?”
  
  聽到這話,剛才眼睛里面冒出明亮光芒的天山神姬低下了頭,悶聲說道:“好了,我明日會按計劃行事的。至于你……請珍重!”
  
  這話說完,轉身便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