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三章 變故陡然而生

  天山神池宮十年一次的交易會為期三天,基本的流程就是行商們不遠千里、萬里地將各種材料帶到此處來,第一天,各處店面和內宮對此進行收購采買,而第二天錢包鼓漲的行商們開始有錢逛交易會,將這些貝幣置換成自己需要的諸般法器和丹藥,第三天的交易銳減,各位行商就會陸陸續續地下山,離開此處。
  
  這天是第二個交易日,所以交易會場上的人流更加密集,川流不息,我大概看了一下,也沒有瞧見什么值得注意的東西,當下也是帶上了小白狐兒,出了城。
  
  穿過湖邊的田壑農莊,頭頂上的太陽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十分舒服,有些昏昏沉沉的慵懶。
  
  此刻的山門之外,大雪封山,嚴寒能將人凍得寸步難行,然而這洞府秘境之中,卻是一年四季都宛如春日,盡管頭頂上的那太陽顯得并不真實,但那天我所說的話,倒也不假,拋開別的說,這里當真就是一處天上人間。
  
  湖畔這一片土地遼闊,而遠處的修煉密林更是重重疊疊,外面一層其實是經過砍伐了的,有著許多樹墩以及人為活動過的痕跡,我認識的就有紅豆杉、銀杏、水松、白樺、紅松、避火蕉、百山祖冷杉、紫檀、黃花梨、雞翅木等等出現在各種緯度的珍貴木材,讓人感慨此處的得天獨厚,我們越過了湖畔大片的土地,進了林子,旁邊的小白狐兒便再也掩不住心中的喜悅,縱身跳上了高高的樹枝,跳來跳去,歡樂極了。
  
  我剛入林中不久,便聽到西面,也就是冰城方向傳來了一陣輕靈的馬蹄聲,當下也是將身子掩藏在了樹干之后,謹慎地觀察著。
  
  沒多久,走馬隊的迦葉隊長便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他縱馬沖入林中,快到了我附近的時候,突然間從馬身之上抽出了一把短矛來,左右觀察一番,顯得十分的警戒。
  
  我此番前來,就是要與他接頭的,也是不再故作玄虛,耗費信任,于是從樹干之后閃身而出,朝著這人遙遙拱手說道:“迦葉老兄,志程這廂有禮了。”
  
  瞧見我的身影出現,那走馬隊隊長方才長舒一口氣,將短矛收回,驅馬到了我的跟前跳下,與我拱手說道:“剛才我還道是心中為何如此恐懼,原來是陳兄弟在此,失敬失敬。”
  
  他本來不必這般客氣的,不過我前日的出手,將黑鴉以及神池宮駙馬龍在田一幫人馬給弄成那副模樣,阿史那將軍和他雖然因為某些緣由不敢承認,但是我的實力,多少也是能夠猜測得到的。實力是一切交往的基礎和保障,有了這樣的戰績,即便是神池宮最厲害的走馬隊武裝,也得高看一眼。
  
  兩人寒暄一陣,迦葉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疑問來:“陳兄弟,不是我夸口,我巡視了這修煉密林二十多年,自以為了若指掌,任何動靜都瞞不過我的眼睛,為何你剛才卻能夠收斂氣息,一點兒波動都沒有散發出來呢?”
  
  說到這兒,我將手中的遁世環展現給他看,然后說道:“這東西,是我昨日在交易場上面用五千貝幣淘來的,能夠收斂氣息,用著倒也方便。”
  
  迦葉當下也是吃了一驚,揚聲問道:“賣這東西的,可是一個渾身落魄的中年漢子?”
  
  我點頭稱是,迦葉搖頭嘆了一口氣道:“馬二這狗日的,當真是個敗家子,祖上傳下來的這寶貝,竟然只賣五千貝幣,實在是……”
  
  聽他這么說,原先還覺得心中有些虧的我不由詫異地問道:“這東西很值錢呢,我怎么感覺那家伙手上可有一大堆呢?”
  
  迦葉說道:“這東西是兩百年前神池宮的煉器大師馬老六最為得意之作,只要使用得當,就算是下面那一位來了,也未必能夠找尋得到你,你說厲害不厲害?這東西,除了流傳出外去的和收藏于內宮的,馬家祖上流傳下來的總共就十件,價值不可估量,只可惜那馬二跟著印度阿三學壞,染上了吸食鴉片的臭毛病,馬家從此衰弱,不停典當家產,要不然也不會這么便宜……”
  
  我沒想到這神池宮中也有人吸食鴉片,這玩意不但能夠銷蝕人的身體精血,而且還對人的精神有著極大的損害,若是染上,只怕這輩子就算是走到了頭。
  
  迦葉也只是好奇,解釋清楚了之后,便不再言,而是與我簡單地介紹起了這修煉秘境來。
  
  環繞著這一片東邊湖畔的修煉密林別看著并不算大,但若是往深處走,范圍并不比整個博格達峰,也就是天山祖庭小上多少,外面這一片林子屬于靈氣比較充裕的地方,生活棲息著大部分的食草動物,只有偶爾才會有少量的豺狼虎豹之物竄過來獵食,危險并不算大;而往里走,有四處險地,一為蛇窟,一為鬼林,一為虎嘯野,還有一個就是野人林,這四個地方分別有著四處紊亂的空間裂縫和亂流,結構最不穩定,也非常容易出現恐怖的魔物來。
  
  平日里走馬隊會經常對四處險地之外的密林進行清理,而那里的兇物也頗有領土意識,尋常是不會亂串門子的,所以平日里倒也相安無事,不過宮主、大長老等人每隔兩三年就會用大六壬推測一下,倘若氣機不對,便會進入其中,斬殺某些魁首,免除隱患。
  
  最早發現龍在田與外人勾結的,正是這位外宮出身的走馬隊隊長迦葉,不過他選擇了謹慎,只是將此事報告了統管走馬隊的阿史那將軍,也沒有妄動。
  
  走馬隊是神池宮的武裝力量,平日里有一百五十員名額,總共有六位隊長,一位將軍和兩位副將,不過這里面的關系錯綜復雜,阿史那將軍真正能夠使用得上的,除了外宮出身的迦葉和他屬下的走馬隊之外,只有幾個貼身親信,至于其他,反而還要防著兩位副將的掣肘,所以并不能在此處事件中借用到太多的力量。
  
  而且為了讓走馬隊保持中立,此番爭端,那一隊人馬也不能動,他們的任務是監視其它隊伍,所以迦葉和幾名親信只有以私人的方式過來援助。
  
  正因為人手緊缺,所以迦葉對我的加入表示了熱烈的歡迎,與我交談良久,臨別的時候還緊緊握著我的手,與我相約事成之后,痛飲慶功酒。
  
  此刻的迦葉是接著巡查的名義過來與我私會的,不能久留,情況介紹完畢之后,便匆忙離開了,而我則和小白狐兒在這偌大的林子中再次進行了一番熟悉,從東邊走到西邊,南來北往,大概地摸清楚了迦葉所說的四處險地,感覺那兒果然有些不同,霧氣彌漫,空間的結構并不穩定,影像分離,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潰,然后將人陷入其中,難以自拔。
  
  若是這樣的地界朝著外面擴散,一直蔓延到了冰城乃至內宮中去,即便沒有獸潮,這處修煉秘境也算是徹底給毀了。
  
  其間我瞧見無數猛獸兇物,有體長三米、毛若鋼刷的猛虎,也有那天我瞧見的三只眼雪豹,有十幾米的巨蟒,還有四只手的飛天猿猴,以及兇氣四溢的孤魂野鬼……這樣的異物根本就不是這個世間所有的,也讓我相信那險地背后,的確有所謂的空間裂縫,連接著別處未知的世界。
  
  這些家伙并不好客,對我和小白狐兒這樣的不速之客,自然沒有什么好態度,不過每當如此,我便稍微施展了一下魔威,也算是有驚無險。
  
  一直逛到了日頭落山,黃昏時分,我方才對這一處修煉密林有了大致的了解,與小白狐兒施施然返回了冰城。
  
  夜里與北疆王見過一次面,他便又不見了蹤影,而我則沒有太多緊張的心思,早早地睡去。
  
  經歷過了無數大戰和變故,我的心態遠比尋常人要好得多。
  
  次日清晨,交易會依舊火爆,而我則和小白狐兒早早地潛出了城,前往林子里面去,依舊是慣例的巡查,防范有人在此處動手腳,一直到了中午,我和小白狐兒吃過簡易的午飯,她朝著遠處潛去,而我則爬上了一顆高高的龍血樹,眺望湖畔冰城,想著大概再過幾個時辰,神池宮將上演一場十分難得的撕逼大戰,只可惜我不能在場,感覺頗為遺憾。
  
  就在此時,小白狐兒出現在遠處,示意我跟過來,我當下也是滑落下樹,一路跟隨她走,潛行到了一處凹地,還沒有反應過來,突然聽到旁邊有人說道:“……那傻缺以為憑著她公主的面子,就能所動高長老,結果卻沒想到高長老轉手就將她賣給了叔叔,小甜,除掉了她,你就是這神池宮里,唯一的公主了!”
  
  聽完這話,我心中一緊,因為我聽出來了這個男人的聲音,卻正是前幾日與我發生沖突的龍小海,也就是神池宮駙馬龍在田的侄子。
  
  這么說,天山神姬已然落入了他們手上?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四十三章 變故陡然而生”

  1. 回復 2015/01/04

    我第一

    精彩啊好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