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四章 半路攔腰截殺

  “哥,你別拿我和那個胸大無腦、整天冷冰冰好似誰欠她十萬貝幣的女人相提并論,好么?我龍家祖上可也做過六人宮主,要不是他們衛家出了一個天山祖靈,何至于如此?那老東西當年跟邪教右使交手之后,百年來再無動靜,此刻不過是殘留意識,誰還理它?我們龍家早就應該將這宮主之位給奪回來了,而我,只不過是拿回屬于我的東西……”
  
  說話的正是那日生擒小白狐兒的白衣女子,這女人雖然長得頗似天山神姬,不過眉目之間卻有些陰厲,嘴唇很薄,一副倨傲刻薄的模樣,倒與神姬有著本質區別。
  
  說到胸大無腦,那龍公子便嘻嘻笑了,舔著嘴唇說道:“說到這,我就有些迫不及待啊——那女人整日冷得像坨冰,自小便不理我們這些孩子,驕傲得很,不知道解開衣服之后,那身體是不是和臉一樣冷呢?哈哈,她圣潔的身軀和靈魂,就要落在我手上,隨意褻玩了,想一想,我都忍不住啊……”
  
  他說得淫邪,有些得意忘形了,連自己的妹妹都看不過去了,一臉嫌惡地說道:“惡心死了,你們男人除了褲襠里面那點事,就不能有點別的出息?”
  
  兩人邊說邊走,從我面前經過,朝著野人林的方向走去,我開啟遁世環,藏在那草叢中,心中頗為郁悶。
  
  我實在沒有想到,那天山神姬年紀輕輕,身手卻如此厲害,本以為是個十分靠譜的角色,然而卻沒想到她為人處世的經驗卻如此幼稚,居然對那守護神池宮百米冰窟的高吉貴毫無保留,連被人賣了都不曉得。
  
  神姬一落網,情況就變得無比的棘手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對龍在田一幫人透露出詳細的情況,但是北疆王等人的計劃絕對已經曝光了,到底會不會夭折,這事兒誰都不曉得,但是我卻知道,掌握了先手的龍在田必然不可能坐以待斃,那么北疆王一行人絕對會危險了。
  
  勝算十分渺茫,若不是事涉北疆王和小白狐兒,以我的想法絕對會第一時間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不過弄成現在這個情況,我也只有跟隨著這一行人,看看能否有所發現。
  
  這一行人里面,除了龍家兄妹之外,還有三人,皆作黑鴉那般精干打扮,顯然也是龍在田的屬下,天山神池宮到底是修行秘境,人員素質自然不錯,我看著十分棘手,當下也只有小心翼翼地行走,然而沒有百米,那白衣女子龍小甜突然回頭,厲聲喝道:“不對,有情況……”
  
  她這一聲喊叫,我頓時就心中發愣,想著難道我被發現了么?
  
  就在此時,那三名隨從陡然轉身,朝著我這個方向撲來,我不想放棄跟蹤,當下也是伏地身子,不作動彈。
  
  那三人呈品字型沖來,其中一人手一抬,朝著樹上射去,卻見一頭兇悍的四手猿猴墜落下來,他臉上松了一口氣,回頭說道:“小姐,是只猴子!”
  
  一個隨從沖到近前來,俯身想要拾起那只死去的猴子,結果正好瞧見趴在死猴子身邊的我,不由得驚叫道:“什么鬼……”
  
  他一句話沒講完,我已然從草叢中一躍而起,手肘猛然擊中了這人的胸口處。
  
  我蓄勢待發,宛如猛虎出籠,手肘生風,一擊之下,卻聽到一聲響脆的胸腔骨頭斷裂,那人吐著血,朝著后面倒退而去。
  
  對方倒也是訓練有素的精銳,特別是在這危險的修煉密林之中行進,自然是全神貫注,隨時準備著交手,另外兩人立刻沖上了前來,一人持劍,一人持刀,分為左右過來襲殺。
  
  這兩人戰意濃烈,出手果決,卻都是厲害角色,如此氣勢洶洶,我倒也沒有再對剛才那人趕盡殺絕,而是抽身后退,避開這鋒芒。
  
  我往后退開兩步,那龍家兄妹有沖上了前來,瞧見是我,都大為驚訝,左右招呼道:“殺了這人!”
  
  對方二話不說就殺將上來,倒也兇狠得厲害,這五人都不是尋常角色,我也不與其硬拼,且戰且退,利用林子里復雜的地形,與他們繞圈子。
  
  雙方若即若離地交上了手,誰也占不了誰的便宜,而就在這時,卻瞧見一席白影從角落沖將出來,猛然一揮手,立刻魔音纏繞,呼嘯連連,將炁場風云攪動。
  
  那人正是潛伏許久的小白狐兒,當日的她修為受損,只有逃命的功夫,此刻寒毒被壓住,倒也能夠發揮實力,一出現就朝著那白衣女子龍小甜猛攻,顯然是要報當初那一箭之仇。
  
  小白狐兒不擅久戰,但爆發能力極強,她一出手便將那銀簫的諸般手段給用了出來,在場的所有敵人腦袋頓時一滯,腳步沉重,而她一點兒停留都沒有,直接將自己那四尾之力陡然涌出,蠻橫地一番橫掃,眾人立刻東倒西歪,難以抗衡。
  
  就在小白狐兒出手的那一刻,我也是將血勁狂涌,啟動了臨仙遣策,世界頓時就變換色彩,變得清晰而緩慢下來。
  
  一劍“依然秋水長天”,我將持刀的那個隨從的胸口破開一道碩大的裂口,鮮血噴飛。
  
  接著一記掌心雷,打在那持劍男子的手腕之上。
  
  長劍跌落,而我則一個過肩摔,將這人給直接撂倒在地,他還要反抗,猛然一嚼舌頭,吐出一口鋒利的血箭來。我微微一偏頭,那血箭直接將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射出了腦袋大的黑窟窿來,嚇得我后背生汗,又是一記掌心雷,封死了此人的心脈。
  
  陡然之間,兩人死去,覆雨翻云。
  
  這五人若是論上綜合實力,其實還是要勝過我們許多,不過生死交戰便是這樣,稍有差錯,便是命喪黃泉一條路,根本沒有什么道理可講,而瞧見我出手這般兇悍,那被小白狐兒逼迫得頗為狼狽的龍小甜赫然叫道:“你們這些狗東西,通通都給我死!”
  
  她從脖子上面猛然拽下一物來,瞬間激發,接著朝小白狐兒這邊拋了過來。
  
  我瞧見那東西似乎是某種玉佩,紅芒微動,仿佛蘊含著巨大的力量,心中不由得產生出十二分的恐懼來,當下也是將地上這人的尸體拖拽著,沖到了小白狐兒跟前,用那尸體擋住玉佩,接著拽住小白狐兒的胳膊,猛然用力,一個箭步飛躍到了林子后面去。
  
  還沒有等我趴下,便聽到一聲驚天的巨震發出,恐怖的氣浪朝著四周飆起。
  
  我氣勁用足,也提不起第二股的氣息,只有將小白狐兒給緊緊抱住,然后蜷縮身子,護住心脈,躲在一顆大樹之后。
  
  轟!
  
  響聲整天,漫天泥土血肉灑落而下,巨大的震響讓我渾身血氣震蕩,罡風吹拂,一切仿佛人間地獄。
  
  我硬著頭皮頂著,等到這一波爆炸平歇過后,我陡然從那大樹之后跳了出來,卻見我們剛才所待的地方,居然出現了一個直徑七八米的巨坑,上面余煙裊裊,一股刺鼻的硝磺味充斥在整個空間,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兒從我身后探出了一個頭,對我說道:“哥哥,九點鐘方向,那女人想要逃了……”
  
  我抬頭望去,卻見造成這恐怖場面的白衣女子頭也不回地朝著林子深處踉踉蹌蹌地跑開去,當下也是沒有二話,奮起直追。
  
  那女人在剛才一波的爆炸中也受了些傷,一身白衣破爛襤褸,拿去給叫花子穿都估計被嫌棄,我并沒有費多大的勁兒,便將她給追上了,飛起一腳,踹中了她的屁股。
  
  哎喲,這腳感還挺不錯的!
  
  龍小甜被我這飛腳一踹,立刻摔了一個狗吃屎,倒在地上,而我卻也沒有什么憐香惜玉的心思,沖上前去,將她那被熏得黑黃的衣裳撕扯,三下五除二,就將她給捆成了粽子。
  
  這女人被我捆住,破口大罵,而跟上來的小白狐兒“啪、啪”給了她兩耳光,終于算是老實了。
  
  擒住了龍小甜,我讓小白狐兒看住她,接著返回爆炸現場,想要找尋龍公子的蹤影,結果轉了半天,除了兩具尸體和被炸成了碎肉的另外一人,卻并沒有瞧見他的蹤影,想來是剛才趁亂跑了。
  
  作為神池宮最有權勢的龍家侄子,他厲不厲害還在其次,跑路的功夫倒是一流。
  
  我折回了龍小甜被擒的地方,發現她粉嫩的錐子臉已經被小白狐兒抽成了小籠包,尹悅正在審問天山神姬的下落,然而這個驕傲的女人卻有著比她兄長堅毅執拗的脾氣,咬著銀牙,寧死就是不說,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
  
  小白狐兒掐著這女人的臉,惡狠狠地說道:“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的臉給弄花了,讓你死都沒辦法見人。”
  
  龍小甜回復道:“既然死了,不過爛肉一堆,我怕什么?”
  
  這樣堅毅的性子,弄得小白狐兒一點脾氣都沒有,不過她倒是個機靈古怪的小家伙,眼睛一轉,嘻嘻笑道:“美女,你還是處子吧?”
  
  這一句話說得龍小甜陡然一驚,尖叫道:“你要干嘛?”
  
  小白狐兒朝著我一指,嘿嘿笑道:“我這哥哥,外號可叫做玉面小淫龍,你要是再不交代,我就讓你今天就領教什么叫做房中三十六術,嘿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