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五章 林中香艷盤問

  小白狐兒把我形容得不堪入目,簡直就是當代西門慶,連在旁邊聽著的我都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她是從哪兒知道的這些事情,而隨著她的述說,原本慷慨赴死的白衣女子龍小甜臉色終于變得鐵青了,咬牙切齒地罵道:“來就來,本姑娘若是說半個不字,我就不是龍家的女兒!”
  
  小白狐兒在龍小甜的身后瞪我,示意我配合一點,為了盤問出龍在田的計劃和布置,我當下也是硬著頭皮,學著龍公子剛才的語調說道:“嘿嘿,小姑娘,瞧你皮滑肉嫩的,味道想必不錯。別看你現在嘴上說不要,一會兒辦完了事,知道了哥哥我的厲害,那你就不會這么執著了。”
  
  我伸出雙手,笑盈盈地朝著龍小甜的胸口抓去。
  
  她先前被我捆得緊緊,這捆束的手法是宗教局特殊的繩技,越掙扎越緊,不過卻是將胸口位置給突出了來,頗為邪惡,龍小甜見我的手即將觸到了她的胸口,當下也是閉上眼睛,開始尖叫起來,看這模樣,果然是個雛兒。
  
  小白狐兒曉得玩笑并不能開得過分,一本正經的我到底也是扮不了淫賊,當下也是取了一條破布帶,將嚇得臉色發白的龍小甜眼睛蒙住,輕輕拍開我的手,自己動起了手來。
  
  這小妮子不知道是從哪兒學來的這些東西,當下也是將白衣女子飽滿的胸口軟肉揉來揉去,跟搓面團兒一般,弄得那龍小甜尖叫連連。
  
  十幾秒鐘之后,這尖叫變成了嬌喘,喘息之間,竟然還有一絲嫵媚,弄得我在旁邊看傻了。
  
  這根本就是道家雙修里面的房中術,通過穴道刺激體內分泌,從而達到生理上的沖動——這東西我自然有所耳聞,但是小白狐兒到底是什么時候學到的?
  
  這場景十分香艷,但是看得我臉色一片黑,而小白狐兒卻并沒有在意我的感受,而是得意洋洋地說道:“剛才嘴上還犟,這會兒給我哥哥摸上兩下,就變成了這副模樣了,哼,你要是不講天山神姬那惡女人給你們抓到哪兒去了,信不信我哥哥現在就辦了你,讓你成為他的女人,服服帖帖的?”
  
  原本表現出十二分無所謂的龍小甜被小白狐兒這般一弄,頓時就崩潰了,哭著大聲喊道:“別摸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
  
  一個自謂天生貴胄的女子,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褻瀆,她寧愿死,也不愿意被一個陌生的男人上下其手,我沒想到小白狐兒居然這么快就把到了那女人的命門,當下也是沉聲說道:“好,我欣賞你的態度。我問的事情也不多,告訴我,天山神姬在哪里?”
  
  龍小甜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和我哥哥是出來采藥的……啊!”
  
  她的謊言被小白狐兒重重地一捏直接打斷,而我則惡狠狠地說道:“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再說一句謊話,我立刻將你給辦了,然后將你剝光,扔到冰城門口去,讓所有神池宮的男人們都過來看看,內宮龍家最尊貴的女兒,到底長著什么模樣,而如果他們要是樂意給我一貝幣,我不介意讓他們弄上你一回!”
  
  我一旦將氣勁行于全身,自然就多了一股凝重如同實質的兇氣,那龍小甜被我這惡毒的手段給嚇傻了,結結巴巴地喊道:“你不能這樣,我警告你,我叔叔馬上就要執掌神池宮了,你若是冒犯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他都不會放過你的!”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沒事,等我死了,那個時候的你估計都已經再次投胎了,我等得起,你呢?”
  
  我這邊說著,小白狐兒也在旁邊嘻嘻笑道:“龍小姐,你別著急啊,其實我們之間有誤會,也許你已經知道了,我們之所以來到神池宮,就是因為神姬那惡女人給我下了寒毒,我們找她呢,只是為了解毒而已,并無它意。解完毒,我們立刻離開這破地方,而你呢,接著做你的大小姐,你看如何?”
  
  這一紅一黑的臉唱得龍小甜將信將疑,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她終于頹然說道:“她早上的時候被高長老移交給我叔叔,叔叔怕留在宮中有變,派人把她藏在貨車里,運出了城,我就是被我那精蟲上腦的哥哥攛掇著,出來看她的……”
  
  我冷聲問道:“人在哪里?”
  
  龍小甜說道:“在野人林。”
  
  “都有誰?”
  
  “有……魯道夫那一幫人在那兒,還有我叔叔的兩個得力手下,一個叫做李茂,一個叫做戴銀,負責監督魯道夫這些人。”
  
  “魯道夫帶了多少人?”
  
  “十八個冠名大騎士,不過有十二人潛入城中配合我叔叔行事,只有六個人待在野人林中守備,加上他,總共七人。”
  
  ……
  
  一番談話,我問她答,其實有了第一次,后面的事情就顯得輕車熟路了,龍小甜的思維已經完全被我給牽著走了,即便是我感覺到有出入的地方,經過顛三倒四地反復提問,都能夠得到一個比較確定的答案。
  
  通過詢問,我得知一件事情,那就是龍在田并不知道北疆王的全部計劃,但是已經曉得有人將要對付他了,當下也是十分防范,也有可能會提前發動。
  
  這些東西都不是龍小甜和她哥哥所能夠知曉的,至于那魯道夫,她反而清楚得多,從她的口中,我知道龍在田之所以能夠與魯道夫勾結在一起來,龍公子沒少牽線搭橋。
  
  北疆王曾經跟我說過天山神池宮中分為兩派,而龍在田是保守派的領軍人物,然而實際上這只不過是立場而已,當修行之路到底瓶頸之時,龍在田對于權勢反而產生了更加濃厚的欲望,而魯道夫開出的條件是,如果龍在田能夠帶領神池宮加入光明會制定的人類清洗計劃,他們將分出整個大中華區的勢力范圍,讓龍在田成為新東方的王。
  
  在魯道夫的描述中,神池宮將在龍在田的手上重新恢復千年前的榮光,成為東方修行界的統治者。
  
  戴了二十年翿帽、臥薪藏膽的龍在田對著這種君臨天下的美好愿景沒有半點兒抵抗力,終于同意了借助光明會的力量,成為神池宮真正的統治者。
  
  事情就是這么簡單,真相卻是那么恐怖。
  
  我了解到,所謂的冠名大騎士,這個來源于亞瑟王圓桌騎士的傳說,每一個能夠有獨立命名的家伙,都是實力超群之輩,這樣的力量加入到龍在田的隊伍里,立刻對他奪取神池宮的實際控制權,增添了巨大的籌碼,如此看來,北疆王他們倘若是毫不知情,一定會吃大虧的。
  
  魯道夫的人是通過龍在田的秘密手段,瞞過天山祖靈混入這秘境之中的,一直都躲藏在天山祖靈都無法關注的修煉密林里,他們在野人林開辟了一片臨時的居所,龍在田顧忌天山神姬的身份,不敢在內宮審問她,便將其弄到了這城外,龍小甜和龍小海兩兄妹,其實是作為信使,負責過來探查消息的。
  
  在了解過這所有的一切之后,我沉思了幾秒鐘,一記手刀,將龍小甜給打暈了去,然后吩咐小白狐兒,讓她現在立刻返回冰城,找到北疆王,將這邊的變故說與他們知曉。
  
  戰場的情形瞬息萬變,除了實力,情報也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小白狐兒知道這個道理,不過離開之時,還是有些猶豫,望著我說道:“哥哥,我走了,你不會……”
  
  瞧見她那一副猶豫不決的表情,我當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氣得笑了:“你想什么呢,放心,我對這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你回去通知北疆王,而我則帶著她去野人林,看看能不能救出天山神姬來——我知道你對神姬心懷不滿,但是你要認清楚一個事實,那就是要解寒毒,就必須依靠她,她若是出了什么變故,跟著受罪的是你!”
  
  小白狐兒聽到了我話語里面的關心,當下也是鄭重其事地對我說道:“哥哥,我走了,你保重。”
  
  我點頭,而小白狐兒則轉身飛奔,隱沒到了林子里面去。
  
  小白狐兒離開之后,我將地上昏迷過去的龍小甜背在身上,用布條綁緊,又堵住嘴巴,接著朝著野人林的方向快速飛奔而去。
  
  經過昨天的巡查,我對這修煉密林的地形和道路多少也有了些了解,一路穿行于林間,走了半個多小時,終于來到了危機四伏的野人林畔,望著那霧蒙蒙的老林子,茂密的藤蔓生長于參天大樹之中,不時傳來了狼嚎呼嘯,以及夜梟古怪的叫聲,著實有些嚇人。
  
  我瞇著眼,觀察人為活動的痕跡,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背上的龍小甜突然醒了過來,奮力地扭動起身體來。
  
  情緒這么激動,難道是……
  
  我將她從背上放下來,掏出小寶劍比在她雪白的脖頸間,然后惡狠狠地說道:“我拿出這布條,好好說話,不過你若是敢貿然喊叫,這劍可不留情!”
  
  龍小甜猛地點頭,我拔出布條,瞧見她臉色羞紅,眼睛里面淚水漣漣,用細不可聞地話語說道:“我、我內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