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七章 屋外有人求見

  聽到龍公子說出這樣的話語來,不但是我,就連跟著我的龍小甜也勃然變色,臉上露出了羞惱至極的表情來。
  
  我能夠理解龍小甜的憤怒,自家妹子落入敵人手里,生死未卜,接過他跑這兒來報一個信便算是了事,而且還趁著魯道夫帶人出去搜查的時候,竟然對囚禁于此的天山神姬提出這樣精蟲上腦的要求,這還是人么?
  
  我瞧見龍小甜臉上露出的神情,頗覺得有些可憐,至親之人竟然對她的安危熟視無睹,轉身便找人宣泄淫欲,這事兒無論換了誰,都難以理解。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著這木屋,示意龍小甜不可輕舉妄動,走得近了,才發現龍公子在做事之前,已經有過了安排,這老巢附近的人都被驅趕到了前面防備,沒有人能夠妨礙他的好事。不過這事兒對我也很有利,畢竟比起其他人來說,一個龍公子,對我的威脅倒也沒有那么大。
  
  木屋造得倉促,隔音不強,墻壁之上也有裂縫,我藏身在北面的角落,透過縫隙朝著里面看去,但見一身素凈的天山神姬站在屋子中間,身后一根承重柱,五花大綁,而剛才驚魂逃脫的龍公子則光著膀子,背對著我,站在天山神姬的跟前,伸出那祿山之爪,朝那天山神姬被勒得無比飽滿的胸口摸去。
  
  為了凸顯出凌辱的效果,他特意做得很緩慢,一點一點地,試圖挑起天山神姬驚慌的情緒來。
  
  然而天山神姬的冷,是從骨子里,由內而外的冰寒,她并沒有表現出太過于強烈的情緒,而是冷冷地看著面前的龍公子,就好像對方只是空氣、流水或者樹木一般,絲毫不曾理會。
  
  這般死人模樣顯然調動不起龍公子的情趣來,他指尖點在了天山神姬的胸口,得意洋洋地說道:“衛神姬,我親愛的表妹,你個小野種,此刻的你可曾后悔過當年對我的不屑一顧,可曾想到過,你連搭理一下都不樂意的家伙,此刻卻能夠將你綁在這里,隨意蹂躪?告訴我,你后悔了,這樣的話,我一會兒動手的時候,一定會輕一點,讓你感覺不到疼痛的……”
  
  他幼時似乎受過天山神姬的折辱,此刻言語羞辱,試圖將童年的陰影抹去,然而天山神姬卻只是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忽視了。
  
  她根本不在乎面前的這個男人,即便這男的掌握著她的生死,隨時都能夠對她做出侵犯。
  
  最大的蔑視,就是置之不理,天山神姬便是表現出了這般的態度來。
  
  天山神池宮既然有溫泉客棧那樣的靡奢之地,龍公子自然并非是那最單純的好色之徒,他之所以對天山神姬念念不忘,更多的是要滿足于自己內心之中的征服欲,而不僅僅只是一場單純的性欲發泄,故而天山神姬這樣的態度讓他格外生氣,臉色變得鐵青,繼而又桀桀地笑了起來:“你依舊如此高傲,不過不要緊,我特地找藥石狂人要了最烈性的五石更生散,還找戴銀長老學習了雙修術,待會兒藥效發作了,你就會發浪地叫我老公了!”
  
  瞧見他那變態的笑容,這時天山神姬才冷聲笑道:“你這個勾結外人的叛徒,盡管笑吧,不過你的好日子,終究不會長!”
  
  “勾結外人?”
  
  龍公子像斗雞一樣地跳了起來,沖著天山神姬奮力地嘶吼道:“誰勾結外人?田不二那下賤的狗奴才才是外人,還有你找來的那個相好陳志程,這些才是外人,而我龍家,可是內宮貴胄,這天山神池宮,本來就是我龍家的!”
  
  在這樣的私密空間里,而且還是在毫無反抗能力的天山神姬面前,多年夙愿得償的龍公子表現得像個神經病一樣,梗著脖子,破口大罵,而被擒于此處的天山神姬反而表現出世家子所應有的氣度,只是撇嘴,冷冷一笑,倒也不再與他多說,閉上眼睛,淡然講道:“你動手吧,我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忍一忍就過了!”
  
  “你想得倒美,若說女人,我龍小海嘗過的甜頭何止千百,哪里缺你這一個?今時今日,我可是很有耐心的,我要等那藥效發作,等到你全身血液沸騰,像只小母狗發春一般,跪在地上求我,到時候我再……”
  
  龍公子的話語淫邪,說得越來越不堪入目了,我回過頭去,瞧見連龍小甜都扭開了臉去,似乎不想聽到這般的淫言浪語。
  
  我比了一個手勢,示意她去門口那兒敲門,龍小甜搖頭不肯,我不得不揚起了手中的小寶劍,她咬著嘴唇,不甘情愿地走到了跟前來,敲了敲門,屋里傳來了龍公子十二分不耐煩的回復:“誰啊,我不是說要審問犯人呢,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
  
  我跟著龍小甜身后,用小寶劍頂住她的后背,點了點,龍小甜這才不情不愿地喊道:“哥,是我!”
  
  聽到這話,屋子里一陣雞飛狗跳,龍公子一邊披了上衣,一邊過來開門說道:“小甜,魯道夫先生就找到你了么,姓陳的那魔頭沒有傷到你吧……”
  
  龍公子一開門,還沒有瞧見自家妹妹,便感覺到了一把非金非石的長劍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鋒刃雖然并不尖銳,但是上面傳遞過來的凌冽卻能夠讓人打心底里面感到發寒。
  
  事情如此順利,我倒是有些沒有想到,想來也是因為龍公子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些心虛,又或者出于對龍小甜的愧疚,故而沒有太多的防范心理。
  
  龍公子被長劍架住了脖子之后,渾身一陣僵直,剛要抽身后退,結果我適時說話道:“別動,不然吃飯的玩意就要掉了。”
  
  若是別人,龍公子必然趁著大局未定搏一把,抽身后退,但是聽到我的聲音,整個人就好像吃了定身丸一般,僵立在了當場,結結巴巴地說道:“怎么、是你?你怎么會在這里的?”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關注到這邊的木屋,當下也是帶著龍小甜推門而入,躲入了這屋子里,關上門,然后瞧著龍公子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樣,嘿然笑道:“不速之客,不請自來,看來是驚擾了龍公子的雅興了。”
  
  龍公子沒有第一時間理會我,而是瞪著一雙大眼睛,恨恨地朝龍小甜望去,低聲罵道:“你這個吃里扒外的臭婊子,沒想到你居然會聯合外人來陰你哥?”
  
  龍小甜在我面前老實聽話,但是在自家哥哥跟前,倒是露出了尖酸刻薄的秉性來,當下也是針鋒相對地還嘴道:“我哪里有這么一個哥哥,自家妹子身陷囹圄,他卻還有心情在這里霸王硬上弓?”
  
  龍公子解釋道:“我不是在這里審訊衛神姬這臭娘們么,至于救你,魯道夫他已經帶著人趕過去了……”
  
  對于這樣的解釋,龍小甜只用了一個字來回擊:“呸!”
  
  這兩兄妹宛如仇怨一般針鋒相對著,我看了天山神姬一眼,手上用了點勁,壓了壓劍鋒,然后說道:“先別吵,弄得老子心情不好了,黃泉路上再說話,有的是時間聊……”
  
  這話一說,憤怒不已的龍公子立刻啞火了,臉色陡變,陪著笑說道:“陳大哥,有話好說,別這樣。”
  
  我沒有說話,掏出剛才捆龍小甜的布條,熟練地將龍公子給捆將起來,確定安全之后,這才轉過頭來對綁在柱子上面的天山神姬說道:“沒事?”
  
  天山神姬雙眼清明,臉上露出了略微有些歉意的表情道:“對不起,事情我給辦砸了……”
  
  她還待說些什么,我擺擺手,搖頭說道:“事情的經過我大概了解了,不要說這么多,先逃出這里再說吧。”
  
  這話說完,我一揮劍,綁住她全身的繩索應聲而斷。
  
  繩子一斷,天山神姬身體立刻往下癱軟,我伸手接住,將她扶起,然后說道:“怎么,受傷了?”
  
  天山神姬搖頭說道:“沒有,被下了封住勁氣的藥物,解藥在龍小海那畜生的懷里面,你幫我找一下。”
  
  我走到躺倒在地的龍小海跟前,伸手一摸,找出了三個瓷瓶來,天山神姬讓我將那紫色瓶塞的瓷瓶給她,打開之后,掏出兩粒丹藥吞服而下,接著盤腿打坐,臉上頓時恢復了許多神采。
  
  天山神姬在恢復修為,而我則大約打量了一下這個屋子,發現并不算寬敞的房間里面碼著一堆整齊的黑色鐵木,伸手摸了一下,冰冰涼,敲擊之時還有金屬之聲,我朝著龍小海望去,他立刻識趣地說道:“陳大哥,這是魯道夫他們費盡功夫,從霧林之中弄出來的鐵木原胚,這東西用來做木劍,是絕佳的上好材料,為了這,他們可是折損了兩個好手……”
  
  我點了點頭,毫不客氣地將這十來塊品相甚佳的玩意,納入囊中。
  
  收拾完這些鐵木,我正待跟龍小海詢問一下關于龍在田的反擊計劃,突然這時從屋外傳來了一個粗獷的男中音:“公子,德拉古公爵求見!”

2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四十七章 屋外有人求見”

  1. 回復 2015/01/04

    尾巴妞

    加油加油更

  2. 回復 2015/01/07

    我第一

    我在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