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八章 神秘刺客伯爵

  德古拉伯爵?
  
  聽到這個名字,我不由得一陣疑惑,先前龍小甜告訴過我此間的人員配置,魯道夫為光明會在這兒的領頭人,他的手下有十八個冠名大騎士,其中十二人潛伏進了冰城,此間留了六人,另外龍在田還派了兩名聽命于自己的長老李茂、戴銀帶著親信駐扎于此,算是起到一個監督防范的作用。
  
  然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德古拉伯爵是什么鬼?
  
  外面喊話的那人語氣低沉,聲音渾厚,顯然也是一個厲害角色,我朝著閉目而坐的天山神姬望去,她似乎感應到了我的疑惑,用口型對著我說道:“宮中長老戴銀。”
  
  我心中咯噔一下,長劍揚出,比在了龍公子的脖子上,揚起下巴,示意他將此人給打發開去。
  
  龍小海是個珍惜性命的人,遠遠做不到天山神姬那般的淡定自若,連他妹子那慷慨赴死的勇氣都比不了,被我這鋒寒一逼,當下也是腿軟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告訴伯爵,說我這里正忙著呢,如果沒有什么大事,一會兒再說吧……”
  
  聽到他的話,外面的戴銀長老心領神會地說道:“嘿嘿,公子,那雛兒的活肯定不好,你未必能夠拿得住她,要不要老朽過來現場指導啊?”
  
  他說得惡心,我下意識地將劍往下壓了幾分,龍小海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尖聲喊道:“不,不要!”
  
  “公子,你怎么了?”
  
  “沒,沒事,你放心,我搞得定,不要你畫蛇添足了,你去前面問一下,看看他們找到我妹子沒有……”
  
  外面的戴銀長老應聲而去,我趴在地上聽了一會,感覺腳步聲逐漸轉遠,立刻一躍而起,將長劍抵在了龍小甜的胸口,惡狠狠地說道:“這個德古拉伯爵到底是誰,你剛才怎么沒有對我提起?”
  
  龍小甜很無辜地搖頭說道:“你別亂動,我真的不知道!”
  
  我瞧見她面容不似作偽,估計她并不是很了解這里面的內情,轉身朝著地上的龍公子看去,被我這般狠狠一瞪,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德古拉伯爵,他是、他是……”
  
  這般含糊兩句,我心中突然一跳,感覺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從頭上倏然落下,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一劍朝天而刺。
  
  叮!
  
  毫無防備之下,飲血寒光劍與一物在空中陡然相遇,發出了一聲清越的響聲,接著我的炁場感應中,有萬般光芒灑落其間,朝著我周身要害刺來。
  
  我一聲悶哼,用真武八卦劍護住周身,心中嘆道:“好厲害的角色!”
  
  來人陡然突襲,勁氣細碎而尖銳,古怪異常,我與其交鋒幾個回合之后,還沒有來得及瞧清楚那人的臉面,便瞧見龍小海兄妹被他給摟住,從屋頂上面陡然空處的大洞中飛躍離開了去,就在我準備追擊之時,這木屋的四周突然傳來一陣巨震,嘩啦啦,偌大的墻面全部都倒塌了下來。
  
  我的余光朝著天山神姬盤腿而坐的地方瞄了一眼,發現她倒是回過了氣來,從門中閃身而出,心中稍安,當下也是將手中長劍猛然一抖,化作一道屏障,將無數散落而來的碎木塊給盡數擊飛開去。
  
  轟——隆隆!
  
  一劍而過,那木屋在四方的受力之下終于土崩瓦解,我瞧見四個身高兩米的金發巨漢出現在我的四周,穿著半身鎖子甲,手中一把兩掌寬闊的雙手舉劍,比在了自己的額頭上,朝著我狂聲大喝道:“圓桌騎士暴風……”
  
  “圓桌騎士深淵……”
  
  “圓桌騎士無盡……”
  
  “圓桌騎士荊棘……”
  
  四人異口同聲地吶喊著自己的姓名,然后沖著我大聲吼道:“見過閣下!”
  
  西方人有著西方人的決斗禮儀,瞧見他們一副正式的模樣,而且還說了漢語,我也是裝模作樣,將飲血寒光江貼在自己的額頭上,感受到那劍身上面的冰涼,以及隱隱傳遞而來的灼熱,朗聲說道:“沒馬腿兒的騎士羅大屌,見過諸位!”
  
  那四人如此整齊劃一,顯然是也是練了一段時間的,不過似乎就只會說這一段話,吼完之后,長劍前指,虎視眈眈地瞧著我,倒是旁邊一個山羊胡子的老頭陰沉沉地說道:“哄鬼吧,誰不曉得你就是衛神姬找來的姘頭陳志程?你倒是好手段啊,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了這里,還差一點就將我家公子和小姐過劫走了,不過你以為這點伎倆,能夠逃得脫我鷹眼客戴銀的法眼么?”
  
  剛被我捆綁起來、乖得跟一只小綿羊般的龍公子被人救走之后,解脫了束縛,當下也是怒氣沖沖地大聲喊道:“戴長老,德古拉伯爵,幫我將這小子給活捉了,老子非要找幾個猛男來弄死他不可!”
  
  他說得惡毒,一臉扭曲,倒是被我押解一路、受盡委屈和驚嚇的龍小甜卻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憤怒,反而是一臉迷惘地朝這邊看來。
  
  不知道是不是擔憂那所謂“九蟲噬心丸”的緣故,她半句話都沒有說,而是緊緊咬著嘴唇,眼神空洞。
  
  我學著這四個肌肉發達的壯漢做完那報名的禮儀之后,余光不斷地掃量場中,發現除了這四個圓桌騎士和神池宮長老戴銀之外,旁邊還有幾個身手稍遜一籌的黑袍人,這些家伙都是戴銀的屬下,至于剛才赫然出手,將龍家兄妹救出去的那人,卻一晃而過,消逝在了黑暗中。
  
  那人應該就是德古拉伯爵,之所以沒有出現,估計是一種習慣,畢竟藏身于黑暗之中,自然要比光明正大地站在我面前,要來得有威脅。
  
  倘若是四個渾身勁氣外露,宛如人型坦克的圓桌騎士是正面戰的話,他走的路子,估計就是一擊必殺的刺客之道。
  
  刺客,頂尖的刺客。
  
  當視野中瞧不見對方的身影,我的心中止不住地發虛,然而就在龍公子歇斯底里地怒聲吼叫之后,那四名有著專屬冠名的圓桌騎士猛然一抖手中的大劍,便朝著我沖了過來。
  
  一開始我并不在意,畢竟修行者那修為的高低,并不取決于身型如何,而是在于對能量、對手段的利用和控制,這樣的四個傻大個兒對于我來說并不算什么威脅,反而是那藏于暗處的德古拉伯爵對我的威懾性更強一些,當下也是猛然一抖手中的劍,朝著最先沖上來的那個暴風氣勢一劍斬去。
  
  我魔功大成,即便是不論劍法,單說氣力也是罕有人所能比擬的,這一劍本來想著將對手給猛然震開,接著回劍殺人。
  
  然而這一劍與對方拼到了一起,轟然作響,從劍身上面傳遞而來的力量震得我手臂發麻。
  
  雖然我最終還是憑著一股沖勁將對方給生生地壓了下去,但是一劍之后,我方才曉得這幾個圓桌騎士雖然并沒有用上中原道門的養氣之術,但是卻也是有所手段,竟然能夠將自己的軀體錘煉得宛若一件法器一般,力量灌足全身,活生生的一輛人形坦克。
  
  他們讓我想到了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不過與金鐘罩、鐵布衫的硬派氣功不一樣,這些家伙則更專注于肉體的錘煉,那肌肉堅韌得宛若巖石,不知道蘊含了多大的力量。
  
  雙方一交手,我一劍而落,那人卻是退了三步,方才穩住身子,明面上看顯然是我贏了,然而我速殺的計劃并沒有能夠成功,一劍之后,反而是被這四人結陣,將我給團團地圍住,使得我騰挪走移的空間越來越狹窄,根本無法硬闖而出。
  
  身處敵營,一旦被這般重重而圍,基本上就能夠判定我的死刑了,我交手幾個回合,雖說也能夠在這種異國修行者的手中游刃有余,但是卻深深明白這樣的道理,當下也是左突右沖,試圖闖出這四個圓桌騎士的圓陣。
  
  【深淵三法,風眼】!
  
  【深淵三法。土盾】!
  
  我熟練地運用起這兩種來自魔域的法門,當下也是將那牢不可破的圓桌騎士陣給弄得東倒西歪,狼狽不已,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依舊能夠將我給牢牢掌控,而幾個回合之后,戴銀和龍公子也帶著人沖到了我的跟前,輔助著這四人,見縫插針,試圖想要將我給斬殺于此。
  
  我身陷重圍,然而被我解救出來的天山神姬卻不見了身影,我來不及找尋她的蹤跡,當下也是邊打邊退,朝著右方的霧林那邊退去。
  
  龍公子瞧出了我的意圖,揚聲大叫道:“不要讓他逃入霧林中,他就是從那兒過來的!”
  
  他說的是漢語,而戴銀則及時將這話兒翻譯給了四個圓桌騎士聽,緊接著他又高聲喊道:“那狗日的將你們費盡千幸萬苦收集而來的黑鐵沉香木給全部順走了,可別放他走!”
  
  經過他這一番喊話,那四個圓桌騎士頓時發出了一陣憤怒的大叫,哇啦哇啦,揮劍朝著我劈砍過來。
  
  一陣硬戰之后,我心道不能久留,當下也是一記神池宮十三劍招的最強式,破開缺口,逼開眾人,準備朝著霧林之中暫避,然而就在此時,我突然感覺到后背一痛,炁場感應之中,一記鋒芒畢露的利劍直刺我的后心窩子處。
  
  那個潛藏已久的德古拉伯爵,終于出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