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九章 落敗遁入霧林

  刺客一生之中最厲害的手段,就是在出手行刺的那一瞬間,所展露出來的鋒芒。
  
  一擊,必殺。
  
  盡管我知道那個藏在在暗處的德古拉伯爵將是我在此間最大的威脅,但是面對著眼前這四個冠名圓桌騎士的步步緊逼,以及神池宮長老戴銀、龍公子等人瘋狗一樣的沖擊,急于突圍的我最終還是沒有防范到他這突然的襲擊,一直到那尖銳的劍尖抵達我的背脊之上,我方才感應得到。
  
  然而這時已經晚了,尖銳而細碎的劍氣將我渾身凍得一陣冰寒,血液凝滯。
  
  那一劍,是沖著我的脊柱而來的,只要是捅實了,我立刻就要報銷在這兒,一點活路都沒有。
  
  就是在這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那種神奇的感覺又浮現到了心頭,我整個人的身體不受控制地九十度彎曲,這個動作簡直就是在一瞬間完成的,不但敵人沒有想到,就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不過盡管如此,那劍尖依舊貼著我的皮膚一劃而過,我感覺到腰部以上的位置瞬間就產生了極度的灼熱之感,接著火辣辣的疼痛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充斥著我整個腦海里。
  
  我受傷了,我受傷了!
  
  不可原諒!
  
  劇烈的疼痛不但沒有讓我頹然,反而變得狂躁起來,當下也是有無數的力量集結在傷口處,將那鮮血給制住,接著我揮出一劍,將行刺而遁的那個家伙給纏住,睚眥欲裂地狂吼道:“不要走!”
  
  長劍綿延,宛如疾風驟雨,那個像是一束淡煙的身影陡然一滯,無法再次逃遁,于是便也索性不走,手腕不斷抖動,劍勢如雨,朝著我傾瀉而來。
  
  這劍疾,與中原的招式有著極大的區別,更多的手段是刺、挑、戳、點,十分簡單,但是宛如驟雨而來,又極為兇險,反而形成了讓人一刻都不能停歇的緊迫感。
  
  我與其奮力交擊,同時還要承受著周圍之人無所不在的壓力,不過正是此刻,我方才瞧見這個德古拉伯爵的容貌,卻是一個穿著華貴禮服、皮膚蒼白、眼睛通紅的歐洲老貴族,他搏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絲不茍,顯得十分嚴肅,然而眼睛里面,卻不時晃過幾許瘋狂的光彩來。
  
  此人,絕對是一個瘋子,一個有著強大力量的詭異角色。
  
  不過對手瘋狂,我卻也打得興起,彌漫在背上的劇痛刺激得我根本停不下來,手中的長劍與那伯爵不斷地較量著,發現那四名冠名圓桌騎士走的是剛猛沖鋒的路子,而他則是輕靈的手法,一劍而來,十分力氣他得留七分,所以劍勢飄忽不定,幾乎都沒有硬碰硬的地方,不過一旦場面對他有力,擊殺的機會一出現,他那拐中細劍之上立刻便會有強大的力量狂涌而來,驚濤拍岸一般的兇猛。
  
  被這般步步緊逼,我心中駭然,曉得我這般貿然而來,著實有些唐突了,略有些小看天下英雄的意思。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德古拉伯爵這個變數。
  
  就我的感覺,他的手段似乎比那個魯道夫還要厲害一些,這樣的角色,居然給忽視了,這才使得我以為這營地之中并無留下我的高手,剛才方才會如此不慌不忙。
  
  現實響亮地給我打了一個耳光。
  
  我在敵人的包圍圈中不斷揮劍,隨著時間的推移,心中越發沉重,曉得我若是拖得越久,危險的程度就會越大,一旦等到搜尋龍小甜的魯道夫一行人折返回來,事情恐怕就會變得一點退路都沒有了,當下也是一咬牙,將血勁朝著右眼涌去,接著左手平平往前一擊,口中怒吼道:“魔威!”
  
  一擊而出,空間的炁場陡然變化,無邊的魔威憑空生出,使得這兒的空氣一下子就特別沉重起來,人們的腳步變得凝滯,宛如走在沼澤之中一般。
  
  魔威臨世,震懾世人。
  
  一招直接加諸于精神和靈魂層面的手段陡然而出,所有人的身體都為之一凝滯,而我則順著那黑白世界的線索,一劍朝著左邊斬了過去。
  
  這一劍,并沒有走兩點之間的直線,反而是劃了一個曲線優美到了極致的弧形。
  
  我第一次被這樣的弧線所感動,它美得宛如夜空中皎潔的明月。
  
  飲血寒光劍終于沾血了,它斬在了無盡騎士的脖子上面,強大的勁氣瞬間破開了這個冠名圓桌騎士宛如巖石一般的肌膚,接著宛如惡鬼一般的飽飲鮮血。
  
  我第一劍,就好像斬到了一塊堅固得厲害的石頭上面一般。
  
  然而當魔劍飽飲鮮血之后,紅光大盛,那堅固得好像是根本無法斬斷的脖子立刻變得無比的脆弱起來,我手中再用上一把勁兒,一顆人頭騰空飛了起來。
  
  無盡騎士,亡魂于此。
  
  他的靈魂還沒有來得及離體,便被那滿是孔洞的魔劍吸收,帶著一絲尖利的叫聲融入,而就在這鮮血漫天揮灑的那一刻,一道強大無匹的劍光從我的身后陡然斬來。避無可避。
  
  既然無法避開,我只有陡然轉過魔劍,將這劍身護住身后抵擋。
  
  鐺!
  
  巨震傳來,我撲倒向前,一劍朝前揮去,卻見是那暴風騎士為了給同伴報仇,全力斬來的一劍。
  
  他這是在圍魏救趙,但是終究晚了一步,不過這全力的一劍竟然產生出了巨大的罡氣來,我雖然用劍擋住,但是卻渾身都在發麻,氣血運轉不暢,就在此時,自我發威之后就一直在旁邊游走的德古拉伯爵再次出手,邁著詭異的步伐,從我的面前游繞到了左側,接著一劍陡出,刺入我的心臟處。
  
  我見到他沖了上來,頓時凜然一笑,嘿然喊道:“來得好,正等著你呢!”
  
  斬殺無盡騎士的那一刻,是我最虛弱的時候,同時也是實力陡然爆發的最后節點,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飲血寒光劍終于開張了。
  
  飲血寒光,這魔劍之所以叫這么一個名字,那是因為它的實力倘若是想要爆發,必須要有鮮血、要有人命來做引導。
  
  它是一把有態度的長劍。
  
  德古拉伯爵趁亂而來,想要將我的心臟絞碎,然而卻不知道我早就藏得有心思,魔劍陡然一拍,將他這一劍給直接擋開,接著一記掌心雷,結結實實地印在了這個煩人刺客的胸口之上。
  
  勁氣勃發,我要封住此人的心脈。
  
  轟!
  
  成功了嗎?
  
  我迫不及待地瞧過去,卻瞧見自己這一掌竟然只拍在了對方那件華貴的衣服之上,而里面的人,卻化作無數的黑點散落開去。
  
  這是什么東西?我震撼莫名,然而就在此刻,無數黑點瞬間凝聚成了又一個德古拉伯爵,此刻的他嘴唇之上卻是生出了兩顆尖銳而修長的尖牙,一臉陰沉地朝著我猛然一爪。
  
  我下意識地回劍來擋,結果這劍卻給那荊棘騎士給壓制住了,根本回不得來。
  
  我只有揮動左手過去擋住。
  
  然而我最終沒有擋住,那宛如獸類一般的利爪在我眼前一停留,接著陡然消失,下一刻竟然出現在了我的胸口,猛然一抓,將我胸口的衣服撕得粉碎,五道深刻的抓痕出現,血肉模糊。
  
  “啊……”
  
  我一聲厲叫,渾身血液冰冷,下一秒被那伯爵一腳踹飛了去,那歐洲老貴族的臉上終于出現了笑容:“拿下他,抓活的!”
  
  這話兒咬字當真是字正腔圓,語氣頗為輕快,顯然剛才兇猛的我也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力,這么多高手群出,甚至還給我斬殺一人,方才能夠趁機將我給拿下,此刻怎么能夠讓他不欣喜?
  
  我跌落在地,感覺氣血凝滯,卻還是那家伙爪子上面的勁氣還殘留在我的身體里為非作歹,翻云覆雨,不讓我有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旁邊瘋狂叫囂的龍公子突然發出了一聲厲喝,眾人回頭瞧去,卻見到他渾身鮮血淋漓,左臂從肩膀上面脫離,不過這脫離并不算徹底,上面還粘連著許多血肉殘絲,使得他的叫聲宛若殺豬一樣。
  
  我們在這里激烈交手,到底是誰在一瞬間將他弄成這般模樣?
  
  在一陣麻木之中,一個名字陡然浮現了出來。
  
  天山神姬!
  
  從木屋被毀的那一刻,奪門而出的天山神姬就消失不見了,從我與四個圓桌騎士交手,一直到此刻我被那德古拉伯爵詭異的手段給擊倒在地,她都沒有露過一面,旁人似乎也未曾找尋到她,莫非龍公子現在的傷勢,就是她弄出來的?
  
  我心中計較著,而意識則變得略微模糊,就在此刻,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被人一拽而起,接著旁邊發出了各種各樣的吼叫,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間消失了,連周圍的景物都陡然一換,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旁邊便傳來了天山神姬急促的聲音:“我聽說你是從霧林中潛過來的,你知道穿過的方法么?”
  
  我看不到天山神姬,直感覺自己被一團氣給托著,不過此刻是逃命之機,也顧不得尋根問底,當下也是開啟臨仙遣策,給她指路。
  
  如此持續了十來分鐘,突然我感覺到胸口處一陣劇烈疼痛,氣息混亂不已,不由驚叫道:“不好,中招了……”
  
  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我的眼前一黑,當下也是昏迷了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