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一章 天山福靈雪豹

  這老家伙一聲大叫,音量貫徹整個野人林上空,不絕于耳,顯示出了他內心之中的震驚和恐懼。
  
  然而最先回應他的,并不是兩百米開外的林中營地,而是從林子深處幾個地方傳來的獸吼。
  
  嗷、嗚……
  
  這幾種獸吼還不是一樣的,有的如狼,有的似虎,有的就像那鷹一般的啼叫著,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充斥著恐怖的力量,讓人顫抖。
  
  野人林,其實是也是修煉密林之中的四大兇地,盡管魯道夫一行人為了避免被天山祖靈所覺察到,在這里開辟了營地,暫居于此,但是并不代表他們就已經將這兒給清理清楚了,所以當神池宮長老李茂一聲吶喊過后,傳來的陣陣獸嚎此起彼伏,將我們雙方都嚇了一跳,而對于這我兇猛一劍,李茂長老并沒有選擇上前來與我交手,而是下意識地往草叢里面退來了去。
  
  他并沒有戰斗的意志,顯然是因為聽說了我先前在林中的戰績,曉得自己即便是拼死阻攔,左右也不免一死。
  
  能夠跟著龍在田一起干的家伙,必然都是些心志不堅定之輩,長老李茂也不例外,雖說瞧見他閃避的身手也不是弱者,但是終究沒有硬拼的斗志,便也入不得我的法眼。我沒有往前追,而是指著他的背影惡狠狠地罵道:“媽的,你要是敢跟過來,回頭老子就弄死你!”
  
  這話兒說得殺氣騰騰,頗為霸氣,那老頭子竟然就像一只土撥鼠一般,回頭就跑得沒影了。
  
  我生怕林中營地的那一幫人趕來,當下也是跟天山神姬轉身就跑,一邊往外面的林子猛沖,一邊忍不住嘲笑道:“神姬,你們神池宮的長老,都這副模樣么?”
  
  這話兒講的是李茂,然而同為神池宮的一員,天山神姬聽在耳中,多少也覺得有些刺耳,恨恨地說道:“內宮的世家眾多,因為權勢,所以不思進取的家伙也不少,這些個酒囊飯袋,反而沒有外宮的那些商家厲害。不過就憑李茂這狗殺才,你就這般侮辱我神池宮,回頭看我怎么收拾你!”
  
  這是沒由來的怒氣,我感覺自己有些失言,也不敢回嘴,只有忍著,又瞧見天山神姬走路略有些異常,一跛一跛的,于是關心道:“你腳受傷了么,有沒有事?”
  
  天山神姬白了我一眼,氣呼呼地說道:“要你管?”
  
  我不說話了,兩人埋頭朝著外面跑,然而沖了一會兒,沒有發現身后有追過來的人,反而感覺到有一物從深處一路沖鋒而來,一直跟輟在我們身后的不遠處,藏在林間草叢中,就是不露面,似乎想要如同德古拉一般,突然襲殺于我們。
  
  被這樣的一東西給惦記著,任誰的心中都有些發虛,我當下也是一邊走,一邊回頭,等待著對方一出手,立刻反應過來,將其斬殺了去。
  
  天山神姬對自家后院最是熟悉,她雖然腳有些受傷,不過除了姿勢有些不對之外,行走倒也宛如疾風,她在前帶路,我在后防備著,兩人一前一后地快要出了林子,然而就在此刻,我聽到一聲怒吼從林間陡然傳來,還沒有回頭,便是腥風一陣,一條大蟲從林間草叢中一躍而起,朝著我這里橫撲了過來。
  
  我早就防備良久,當下也是一劍斬去,想要將其開膛破肚,果斷擊殺。
  
  然而這畜生的爪子與飲血寒光劍陡然相撞,竟然發出了金屬一般的錚然之聲,接著它一躍而起,先是落在了樹上,接著又幾個騰躍,停到了我們的跟前來。
  
  這畜生居然是一只雪白色的大豹,與先前那兩個阿三所騎不同的,是它擁有著健碩修長的體型,一身白毛,肌肉勻稱而結實,兩肋之下有古怪的隆起,仔細一看,卻是一對折疊起來的肉翅,粉色的鼻尖處有宛如章魚一般的軟肉,一共八根,分立兩旁,四足是烏黑的金屬之色,眼睛寶藍,一張臉龐顯得十分的威嚴圣潔,瞇著眼睛,就好似一位智者。
  
  “天山福靈豹?”
  
  我正觀察著這畜生,旁邊的天山神姬卻失聲喊了起來,我伸出長劍,與這雪豹對峙,一邊退,一邊問道:“這畜生很有名?”
  
  天山神姬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點頭說道:“對,它本名叫做格答穆烏,傳說是西王母的靈寵,洪荒遺種,有代王母巡守天下之職,我的先祖曾經有過一頭,后來他融靈成神,那福靈豹就失蹤了,這個只怕就是它的子孫,只不過,它若是在野人林,為了我母親以及先祖沒有人發現過?”
  
  我一臉驚喜地說道:“既如此,你跟它好好談一下,咱祖上可沾親帶故,就別把咱當食物吃了啊?”
  
  天山神姬搖頭說道:“是了,它一定是從空間裂縫之中返回來的,如此已經過了數百年,相隔這么多代,它如何能夠認得我們?”
  
  聽她這話,我一陣郁悶,左右一看,對天山神姬說道:“既然如此,我留在這里攔住它,你趕緊回到城里去,有你這個神池宮繼承人坐鎮,想必北疆王等人的勝算還會強一些……”
  
  我催天山神姬離開,然而她卻執意不肯走,兩人正在爭執間,那雪豹突然引吭一聲長嘯,接著兩肋之間的肉翅一展,朝著我們這兒撲來。
  
  這畜生來勢洶洶,我也不敢大意,將手中的長劍高高舉起,然后大聲叫道:“自己人,別動手!”
  
  這話兒說著,手中的劍卻毫不猶豫地斬了下去。
  
  錚!
  
  劍刃再一次地與雪豹宛如金鐵一般的爪子交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來,這畜生勢大力沉,我往后退了幾步,曉得它不愧是傳說中的神獸,到底還是有著一身恐怖的筋骨皮肉,這爪子倘若是落在了人的身上,必然就是血肉模糊成一片。
  
  這樣的畜生我倒也不是很害怕,重要的是它能夠在空中騰飛,一直跟著,倒也討厭,而就在此時,我卻見身旁的天山神姬一個騰身躍起,腳尖在樹干上面輕點幾下,竟然跳上了那雪豹的背上去。
  
  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份重量,那雪豹頓時就感覺到十二分的不適應,當下也是從空中陡然而落,在林中橫沖直撞,試圖將天山神姬給甩脫下來。
  
  我在旁邊看得一陣心驚,朝著那傻女人大聲喊道:“你在干什么,快下來!”
  
  我心急如焚,然而天山神姬根本就沒有聽我的話,雙腿緊緊夾住了那雪豹的背上,身子低伏。
  
  我看得擔憂不已,然而任憑著雪豹或者翻滾騰躍,或者背部撞地,天山神姬卻總是能夠黏在那畜生的身上,無論如何都甩脫不得。
  
  好厲害的騎術!
  
  天下間怎么可能有這般出神入化的騎術呢?
  
  瞧見天山神姬在那雪豹身上精湛的表現,我從擔憂變成了欣賞,而過了一會兒之后,折騰了大部分精力的雪豹終于消停了下來,從空中重重砸落在林間落葉上面,血盆大口之中生出了一條粉嫩的長舌頭,不斷喘氣,不過當我瞧過去的時候,發現它的額頭之上,多了一點紅色印記,而雙眼之中的兇性卻幾乎消亡了去。
  
  直到此刻,被顛得快要散了架的天山神姬終于從它身上爬了下來,將手放在它的脖子上面摸了摸,這畜生居然伸出舌頭,舔了天山神姬一臉口水。
  
  瞧見這和諧的場面,我愣住了神,不知道她剛才到底使出了什么手段,竟然將這般暴躁兇悍的猛獸給降服了。
  
  難道這畜生身上是有基因的,就服天山神姬她這一家子人?
  
  我不確定這是什么情況,走上前去與那畜生示好,結果我剛剛走近,它柔和的眼神陡然間就變得兇戾起來,脖子上面的毛根根豎起,喉嚨里面有著低沉的悶吼聲傳來,充滿了敵意,要不是天山神姬在它耳邊低語兩句,說不定就要撲上來了。
  
  好吧,我承認,這根本就是一頭好色的豹子。
  
  將這福靈豹給哄好了之后,天山神姬翻身上了那豹子的背脊,抹去臉上的唾液,一臉歡喜地對我說道:“我們走吧!”
  
  這話兒說完,福靈豹縱身朝著前方飛躍而去,我滿腹的疑問沒有辦法說出口,當下也是硬著頭皮在那畜生的屁股后面緊緊追趕,很快就到了密林邊緣,前方瞧見有數個人影出現,當下也是警戒地走上前去,卻見正是走馬隊的迦葉,以及他手下的幾個弟兄。
  
  瞧見我們的出現,迦葉等人也驚詫莫名,特別是看到天山神姬胯下的那頭雪豹,猶豫了幾秒,竟然伏地跪拜道:“恭迎神女!”
  
  他們的態度讓我詫異,因為我曉得天山神姬雖說是神池宮的繼承人,但是深居宮中的她,以及冰冷的性子,并不得人心,迦葉等人怎么會行如此大禮?
  
  不過這些都不是我所需要考慮的,當下也是趕到前去,瞧見天山神姬將幾人扶起,趕緊將林中發生的事情告知了他們。
  
  而我這話兒還沒有說幾句,只聽到迦葉語氣苦澀地說道:“城中,已經鬧起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