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二章 神仙洞府,百米冰窟

  迦葉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情,就在中午時分,龍駙馬已然以宮中尊寶丟失為由。下令關閉了冰城的四門,無論是神池宮外宮的自己人,還是外地過來的行商,一律不得離宮,交易會已然被停辦了,全城戒嚴。所有的行商則被勸回了客棧之中休息,并且隨時等待著配合調查,除此,駙馬爺還拿出了宮主的手書,宣布阿史那將軍涉嫌勾結外人,盜取宮中氣運尊寶,立刻卸職,等待審訊,而他的職位則將由內宮龍家的龍飛揚擔任。
  
  這龍飛揚便是龍公子和龍小甜的父親,同時也是駙馬龍在田的親哥哥。
  
  聽到迦葉的表述,我整張臉完全就黑了,原本我也曉得龍駙馬必有后招,卻沒想到他做事竟然弄得怎么徹底,一擊便達要害。倘若一切按部就班的話,我們最好的選擇,恐怕就是趕緊離開這里,說不得還能逃脫一條小命。
  
  這倒是好主意,不過小白狐兒先前被我差遣回去給北疆王報信,我哪里能夠走得開,趕忙問迦葉有沒有瞧見我妹妹。他告訴我,他是接到的飛鴿傳訊,將軍讓他聯絡我,說趕緊找到公主殿下,一定要將閉關的宮主找出來主持大局,方才能夠撥亂反正,要不然手上握著宮主寶印和手書的龍在田,此刻占了大義的名分倒打一耙,只怕情況有些危險。
  
  我心中疑慮。又問城中的情況怎么樣了,阿史那將軍有沒有就范,北疆王現在人在哪兒?
  
  迦葉告訴我,說將軍并沒有屈服于龍在田的淫威,以國之重器,不能兒戲言之的理由拒不承認手書的真實性。說一定要得到宮主的確認,方才會認可這一份任命。
  
  雙方在交易場對峙,越來越多的人聚集,不過場面上,估計不如龍在田。
  
  現在城中大門緊閉,外面的人進不去,里面的人出不來,而迦葉只收到一份信,后面的再無消息,此刻的他們心中惶然得很,見到了我們,特別是騎著傳說中福靈豹的天山神姬。終于找到了組織,幾個大老爺們就眼巴巴地瞧著我們,天山神姬沉吟一番,然后說道:“不如我去城中,將我爹的真面目給揭穿?”
  
  迦葉苦笑道:“這怎么可以,公主您雖說是神池宮的繼承人,但是說句實話,在城中的威望終究沒有駙馬爺高,若是他以你生了病,胡言亂語為由,將你軟禁內宮,你也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的。”
  
  迦葉到底是走馬隊的隊長,雖說心中忐忑,不過對目前的局勢還是很了解的,曉得這天山神池宮雖說遠居塞外,平日里又多與外國人交往,但到底還是屬于華夏苗裔,孝道一事還是最有市場的,天山神姬倘若站出來反對自己的父親,只怕根本就無法成功。
  
  天山神姬皺起了眉頭,曉得迦葉說得有道理,不過此刻卻又不曉得如何是好,而我則在旁邊插言道:“既如此,我們就去那百米冰窟,將你娘親給請出來吧?”
  
  迦葉驚訝地說道:“這怎么可以,百米冰窟是神池宮的禁地,除了宮中長老,其余人誰也不能進入,平日里法陣森嚴,機關重重,而那看守門戶的高吉貴已經倒向了駙馬爺,城門又封鎖了,如何能得入其中,這不是送死么?”
  
  我指著賴在神姬旁邊的那頭雪豹說道:“城門關閉,這畜生能飛,便不是問題;至于法陣森嚴,機關重重,還有高吉貴那老賊,自然危險,然而我們不去試一試,難道就在這里等待著阿史那將軍和北疆王落敗被擒?”
  
  聽到了我的反問,迦葉也不再說話,而是扭頭看向了自家的公主,天山神姬點了點頭,然后說道:“你們在外圍防備修煉密林,隨時等待機會,而我們則去百米冰窟!”
  
  這般決定之后,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那頭福靈豹如何愿意馱我。
  
  這事兒神姬也很為難,那頭畜生她也是剛剛降服不久,脾氣暴躁得很,而且剛才我與它交手,斗得真兇,這畜生脾氣發作起來,哪里肯一起馱我?
  
  然而沒有我陪同,天山神姬根本搞不定那個看守禁地的高長老,這事兒棘手,時間又緊急,我一發狠,當下也是陡然施展出了魔威來。
  
  這氣勢陡然一漲,那畜生仿佛被踩到尾巴一般地跳了起來,身上毛發根根豎立,喉嚨里不斷地發出了低沉的咆哮聲,與我四目相對,不過我并不示弱,而是惡狠狠地瞪著它,如此僵持一會兒,它終于低下了身子,趴在草地上,尾巴搖了搖,表示出了屈服的態度來。
  
  果然,敬酒不吃吃罰酒,果然是個欺善怕惡的畜生。
  
  我和天山神姬一同騎上了那雪白色的豹子,與迦葉一行人辭別,接著福靈豹將肋下的肉翅一震,向前一陣疾沖,助跑過后,騰身一躍,竟然就直接飛了起來。
  
  空中風聲呼呼,這福靈豹速度極快,有天山神姬在前面把握方向,我倒也能四處掃量,發現自己竟然一下自己就出現在了云層中,這兒霧氣彌漫,空氣也十分稀薄,然而與外面正常的世界不一樣的是,這神池宮秘境和茅山宗一般,都是一處獨立于世界之外的洞天福地,雖然也有風雨冰雪、烈日皎月,但卻恍如隔了一層薄膜,我抬頭看那陽光,總感覺越發不真實。
  
  這般看久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突然感覺到夢中的那位魔尊于九天之上,俯瞰而來,我看不清它的容貌,但是卻能夠感覺到它的目光,直視我的內心。
  
  啊……
  
  我感覺到一陣恐懼,下意識地大聲喊叫,這時在前面引導雪豹的天山神姬猛地掐了我一下,恨聲問道:“你干嘛?”
  
  我晃了晃腦袋,再次瞧過去,才發現陽光依舊明媚,但是剛才的幻覺卻已然消失了,當下也是岔開話題去,不好意思地說道:“呃,對不起,我恐高。”
  
  天山神姬嘴中嘀咕道:“一大男人,還恐高,真沒出息……”
  
  說話間,兩人卻已然飛躍過了修煉密林,越過了冰城以及有著三千弱水的神池,來到了一處有著巨大宮殿和建筑群落的內宮頂上,而雪豹沒有一點兒停留,不斷向前飛,我突然感受到了一陣寒冷,卻見內宮之后,竟然又是一座巨大的冰峰,巍峨而高聳,直插入云中。
  
  在天山神姬的控制下,福靈豹一直來到了一處掛滿冰霜的雪林前來,這兒是那冰峰的半山腰處,風雪呼呼,與外面終日春光的境地不同,寒冷而空寂。
  
  福靈豹在空中盤旋了一圈,然后落在了雪林前方,我從那畜生的背脊上面躍下來,疑惑地問道:“我們到了么?”
  
  天山神姬點了點頭,指著前方說道:“百米冰窟就在這雪林的后面,上空有九層雷罡,豹子越過不過去,也進不得,不然會觸發感應,讓人覺察。”
  
  言下之意,就是這兒只能依靠我和她兩人步行而入,我點了點頭,拍了拍這雪豹的背脊,笑著說道:“嘿,伙計,剛才受累了,你在這兒先歇一會兒,一會兒再帶我們出去。”
  
  這畜生就像一匹駿馬一般,打了一個響鼻,一臉嫌棄地轉過了頭去,舔了舔天山神姬的臉。
  
  神姬嘻嘻笑,對我說道:“小家伙告訴我要小心,呵呵,真有意思。”
  
  兩人辭別福靈豹,開始往這滿地積雪的林子中前行,神姬對這兒十分熟悉,不斷地提醒我那兒有機關,那兒有預警的防備,我跟著走,倒也沒有驚擾到這里面的人,一直走到了林子深處,神姬方才拉著我躲入一棵大樹之后,朝前指著說道:“看到沒有,高長老和他門下幾個弟子便是住在這里。”
  
  我順著她瑩白的手指看過去,卻見林中的確有幾棟小屋,此刻看去,倒也頗有些美景,不過想到里面住著的人,我的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幾分,問人在里面么?
  
  天山神姬搖了搖頭,說他應該在洞口看守。
  
  我點頭,與她繞過了這一處林中雪屋,然后一路過了雪林,終于來到了一處山崖前,卻見那崖前有一山洞,上面有八顆古色古香的篆書“神仙洞府,百米冰窟”。
  
  洞口有一扇紅色大門,上面釘著上千顆銅釘,寶相莊嚴,天山神姬回頭瞧了我一眼,然后咬著牙說道:“就是這里,里面有無數洞窟,我母親、大長老以及許多神池宮的前輩,都在這里閉關,有的人一進入其中,就終身沒有再能出來,所以它不但是神池宮的閉關之地,而且還是埋葬我神池宮無數先人前輩的墓地。”
  
  我點了點頭,瞧見她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走,去見你母親。”
  
  我說得淡定,就好像是串門一般,接著兩人一前一后,走了兩分半鐘,方才來到了那洞前。
  
  我望著這洞門,它虛掩了半邊,露出了一條供人通過的縫隙來,而當我們走到跟前的時候,里面卻傳來一聲幽幽的嘆息聲:“公主,你不應該來的。”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五十二章 神仙洞府,百米冰窟”

  1. 回復 2016/03/03

    luguo

    這尼瑪 雪峰未來主是陳老魔的兒子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