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章 圍毆

  這從四面八方涌來的笑聲,讓我后背心的雞皮疙瘩立刻一瞬間冒了起來。

  這笑聲我是十分熟悉的,它讓我立刻就回到了灣浩廣場的驚魂之夜。是的,這個女人的聲音,就是在廣場大樓中那十二個女鬼的老大,身著白衣的無面女鬼。我的腦子在瞬間就回憶起來,老王說他的十二頭女鬼就只剩下三個,而最后附體的人卻只有小東和蔓麗,還有一頭,再無蹤影。我本來以為這些首尾,自然有張偉國那一票專業人士搞定,沒曾想,他們不但漏掉了絡腮胡,還把這頭女鬼給放掉了。

  這辦事效率,我能夠吐槽么?

  我能夠罵娘么?

  我能夠豎起兩個中指,表示我發自內心的贊嘆么?

  電閃火石之間想明緣由的我已然沖到了絡腮胡的面前,抬手要一棒子擂死這狗日的,沒曾想棒子立刻就被那女鬼給纏住,動彈不得。時間緊急,我也不作糾纏,放開棒子,伸手就揪住了這個欲意報仇的蠱師。我本以為他跑得如此迅疾,身手靈敏,定是和老王、許永生一般的練家子,然而我這一抱一推,他竟然和我一同倒下地上去。我們兩個滾了幾圈,我這才發覺絡腮胡一身的汗水,不停地在喘氣。

  我這才想起來,我們兩個前追后奔的,高強度地奔走了二十多分鐘,就算是一般的練家子,此刻也是手腳酸軟了。不過奇怪,不知是不是金蠶蠱在我體內的緣故,我竟然還是一身的好體力。我和絡腮胡在平地上翻滾,相互較勁,而讓我擔心的食尸豿卻并沒有跟上來,我這才注意到,金蠶蠱已經加入了對食尸豿的戰斗。

  食尸豿即癲蠱,在肥蟲子的領域里,它自然不肯服輸,堅決頂上。

  我仗著身體強壯有余力,把絡腮胡按倒在地,半直起身來,啪啪就是兩個耳光。這耳光打得暢快,心中正舒爽,感到后背被一陣陰寒狠狠一撞,心臟都差點兒蹦了出來,意識不穩。不用問,定是那唯一幸存的女鬼。不過,這女鬼要真有本事,就上我身來,像這般纏綿,哪能動我分毫?

  我不理,自念金剛薩埵心咒,暗結了不動明王印,又一掌,把我身下這絡腮胡的胸口重重錘一下。

  這一印,絡腮胡口中噴出鮮血來,然而他卻在哈哈地笑,笑容詭異得讓人遲疑,感覺不妙。

  果然,在我要把這個絡腮胡扇成豬頭之前,他突然睜開了眼睛,晶狀體里面的瞳孔為白色的,沒有一絲的人類感情存在。接著他伸出雙手,握住了我的手腕,如同鐵鉗一般,讓我動彈不得。絡腮胡緊緊掐著我的手腕,詭異地笑,然而眼睛卻是不喜不悲,說小子,你以為你能夠逃得過我的追殺么?不但是你,你們所有人,都要一個接著一個絕望地死去,沒有人,能夠逃得出我的追殺……

  這笑聲清冷,古怪,像女人在唱歌。

  他拉著我就往后甩去,被鬼附身的絡腮胡力氣大得出奇,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騰云駕霧一般,騰空而起,最后砸在了一大堆生活垃圾里面。我被震得渾身都快散了架,腰間被一個尖銳之物硌到,生疼。我從一堆爛菜葉子和腐爛的泥漿中爬起來,顧不得身上的熏臭,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感覺身后有風聲一響,掏出震鏡就是一照:“無量天尊!”

  關鍵時刻,這銅鏡子也給力,立刻沖出一道金光,將絡腮胡給籠罩住,他頓時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這么兇猛的鬼,我可沒有降服的法子,而虎皮貓大人那只能夠吸食鬼魂的肥母雞又被雜毛小道丟在了家里面睡懶覺,我毫不作停留,拔腿就往來路逃去。那一邊,一條食尸豿癱軟在地,而肥蟲子則不見蹤影,朵朵懸于半空,兩條粉嫩如蓮藕一樣的手臂平伸著,那三條食尸豿則靜止不動。

  神念阻絕,戾氣未消。

  我想起來了,這是《鬼道真解》中隔絕所選對象與外物聯系的一個法子——癲蠱本是依據毒性而發作,而這惡犬,除了服從本能之外,還聽從于下蠱人的呼應,朵朵切斷了兩者之間的聯系,便能夠讓這惡犬稍微地停歇下來。不過,這笨孩子,切斷這三條食尸豿的思維感應,可不是一件輕松的活計,依她這小孩子的水平,能夠持續多久?我風一般的沖到朵朵面前,只見這小蘿莉額頭上全部都是汗水。

  鬼為靈體,本來是無汗的,只是朵朵身為鬼妖之體,這種堪為稀少的存在,有汗水自然也不用稀奇。

  小蘿莉嘟著嘴,眼睛水汪汪,如月光下溢滿水的石井,讓人看著心疼。

  我氣憤得很,也更加珍惜朵朵給我制造的這機會,騰起一腳,猛然間就將那條最兇猛的食尸豿的脖子給踢斷,它嗚咽著癱軟在地,已經變得十分恐怖的狗頭無力地垂著,口中血沫子汩汩地流了出來。正當我想解決第二條的時候,絡腮胡已然沖到了我旁邊,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左臂,往旁邊又是一扔,我又是騰空而起,朝著一堆棱角分明的固體垃圾處跌落下去。

  這一跌落,以我這速度的話,定然要傷到幾根肋骨的。

  然而落下來是,我卻沒有感受到疼痛和猛烈的撞擊,一雙手將我穩穩地托住,順帶著往旁邊移了幾米,讓我有驚無險地掉落下來。我扭頭一看,正是我那好色風流的老搭檔,雜毛小道。這時,癱軟在地的那頭食尸豿終于被金蠶蠱成功策反叛變,撲向了絡腮胡。來不及寒暄,問清緣由,我們兩個一同再次沖上前去。

  因為懼怕絡腮胡,朵朵已然飄上了空中,口中念念有詞,正是那日對付女鬼的招數。

  靈體對靈體,這才是正解。

  被金蠶蠱控制的食尸豿已然被絡腮胡子一腳給踹飛出去,這家伙有女鬼附身,力道大得出奇,那渾身血淋淋的畜牲嗚咽一聲之后,便“撒手人寰”了,始作俑者卻并沒有受到半點的傷害,鬼頭鬼腦地溜出來,又像一粒子彈一般,射進了另外一頭食尸豿身體內。

  這是唯一剩下的狼狗,體型最大的存在。肥蟲子就是以如此反復的侵入,準備迎接最后的勝利。

  在金蠶蠱和癲蠱秘術的較量中,金蠶蠱完勝,成功守衛了自己身為王者的尊嚴。

  雖然這個小肥蟲子平日里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似乎并沒有什么尊嚴。

  但是畢竟,人家腦門頂上,確實長了一顆青春痘。

  有痘,一切皆有可能。

  剩下的那條食尸豿自有反水的同類糾纏著,我和雜毛小道已無后顧之憂,一齊對上了絡腮胡子。絡腮胡之所以力道大如蠻牛,只因他身上被附有一頭凝練十年的惡鬼存在,不然以他二十多分鐘的高強度奔跑,體內的肌酸已然堆積得影響呼吸了,哪里還能夠做到現在那天神下凡的樣子?

  好不好,偏偏朵朵對靈體相搏,已然有了一些經驗。

  僅僅在一瞬之間,絡腮胡便陷入了被三人圍毆的悲催場面。他氣力依舊大得出奇,然而我們并不與他正面接觸,只是游走。去夜店娛樂,自然沒人像神經病一樣帶著桃木劍、乾坤袋的家伙什,所以雜毛小道雙手空空,一手的好劍法施展不出來,唯有用拳腳功夫應付。

  不過這家伙是科班出身的,自小的基礎就扎實,發力用勁也滑溜。相反的,絡腮胡到底是鬼上身,力量是大,但是反應力畢竟還是慢了一拍,所以以雜毛小道為主力的圍毆團伙竟然堅持了好一會兒。朵朵這才瞅了一個空檔,直接飛臨到絡腮胡的頭上空,圓潤精致的小臉憋得通紅,雙手按在了他的頭頂上,大喝一聲:“臉上長毛毛的怪蜀黍,看朵朵的‘博魂大法’!”

  這一拍之下,絡腮胡渾身一震,一團黑色的霧氣化作一個兇厲的女鬼,與朵朵糾纏在一起。

  我一邊沖上去助拳,心中尤在冷汗:以后再也不給這小家伙看《海賊王》、《火影忍者》了,瞧瞧這小蘿莉,現在的身上,盡是些毛病,打架還喊起口號來,讓人摸不著頭腦。

  博魂大法?虧這笨孩子想得出這么土的名字。

  不過名字雖土,但是她這一震,卻將女鬼給剝離出絡腮胡的身體里。剛剛脫離人類的軀體,這個時候的女鬼因為不適應此時的存在,其實是最弱的時候。小道因為沒有施法的桃木劍,唯有大拇指扣著中指和尾指,作劍指狀,快速念著咒法,凝神超度這怨氣騰騰的存在。

  這黑霧在朵朵周身繚繞,而絡腮胡應聲而倒,朵朵雖為鬼妖之體,但是畢竟年份太淺,顯然敵不過這在陰陣中積淀十年的厲鬼,一邊保持自身的神志不被吞噬,一邊忍不住痛,流下了眼淚來。雜毛小道見得心疼,大叫小毒物你還不趕快出手?我也心急如焚,將絡腮胡子的脖頸處使勁來一下,解決后患之后,看著浮于半空的那團黑霧,說這咋辦?

  雜毛小道劍指在黑霧上戳來戳去,大罵說艸,你那對爪子厲害得緊,抓住它,弄死它。

  我關心則亂,聽他大罵,這才恍然大悟,我這雙被詛咒過的手,對靈體的傷害,其實遠高于咒語經文。當下立刻結大金剛輪印,朝著那個與朵朵糾纏的女鬼,狠狠地印去。

  此印一結,在我心中,突然不受控制地騰升出一種狂暴的力量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