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三章 任你法陣兇險,我自一劍破去

  銅釘紅門之后露出了半張臉來,卻是個風燭殘年的老頭子,瞎了半只眼。一說話,門牙都沒有幾顆,身子佝僂,頭頂上卻梳著一個孩童般的沖天辮,十分古怪。
  
  這老頭從門口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昏花老眼中流露出了不舍的神采,再次重復剛才的那一句話:“公主,你不應該來的……”
  
  此人應該就是看守禁地百米冰窟的高長老,天山神姬瞧見這個轉手將自己賣給了龍在田的老家伙,立刻恨得牙癢癢,冷然說道:“好你個高吉貴,我衛家待你不薄,你為何出賣我母親?”
  
  天山神姬姓衛,這姓氏是跟隨著她母親而來的,并不與龍在田相同,今日要不是我即使趕到,說不定她已經就給龍公子給凌辱了,這事兒想想都有些害怕,此刻一見到始作俑者。頓時就恨不得動刀子,不過她曉得高長老之所以能夠在此看守禁地,自然是有著足夠厲害的手段,卻也沒有提前動手。
  
  那高長老平淡地看著神姬,并沒有理會她的問話,或許在他看來,所謂的背叛能夠說出一萬種原因來。但是以他的身份,何必與這樣的小孩子辯解?
  
  高長老不理會她,而是朝著我這邊看了過來,皺眉說道:“你是……外人?”
  
  這老頭子久居雪山禁地,即便是神池宮,恐怕也不常去,也不能認全了人,不過我與神池宮中的諸人在氣質上,多少還是有些不同的。所以也不隱瞞,拱手說道:“末學后進陳志程,見過神池宮長老!”
  
  高長老臉色陡然一陣嚴肅,朝著天山神姬質問道:“神姬,你居然敢帶一個外人來到我神池宮禁地,該當何罪?”
  
  被他這般問著。神姬給氣得怒極反笑,恨然說道:“龍在田勾結西方光明會,謀奪宮中大權,你不管,反而管我帶個陌生人過你這狗窩來?你這個老糊涂,實話告訴你,我是過來叫醒我娘親的,不過我打不過你,也破不得你那蜘蛛陣,這個家伙是我請來的幫手,在外面的世界里可是大大的有名,你若是識相,讓出一條道來,如果執意一條道走到黑,那么我也不攔著你!”
  
  高長老聽到天山神姬的夸夸其談,破例仔細打量了我一回,然后對我說道:“小子,你很厲害?”
  
  我謙虛地拱手說道:“一般,我也是趕鴨子上架,一會若是交起手來,還請前輩多多包涵,手下留情,不要欺負晚輩才是……”
  
  高長老嘆了一口氣,然后搖頭說道:“歷史何其的相似,大的是這樣,小的也是這樣,難道這事情,也遺傳么?”
  
  我聽不懂他在說些什么,疑惑地再次問道:“前輩,您說什么?”
  
  這邊剛一問,那高長老卻自顧自地說道:“不管怎么樣,這事兒既然到了我的跟前,老夫便不能讓悲劇再次發生;小子,我有一甲子未開殺戒,如今為了你,我就破了這一回戒……”
  
  他說這話,突然從懷中掏出一面令旗,口中大喝道:“欲生因蓮花,超凌三界途,慈心解世羅,真人無上德,世世為仙家,幽冥將有賴,由是升仙都——仙都昆侖,十方俱滅陣,起!”
  
  這一道訣咒,一氣呵成,令旗招展之間,我腳下的山崖陡然轉變,無端霧氣陡升,將前面的洞府給遮掩,同時也將四周的景物給遮蓋了去,我心中一跳,回手將天山神姬的胳膊給抓住,免得兩人離散,被分而殲之。而就在我們兩人的手抓在一起的時候,前方的濃霧之中傳來了高長老冷漠的話語聲:“神姬公主,前左坤卦,踏步而行,離開那個男人,要不然我封陣之后,你便只有和他一同赴死了!”
  
  他所說的那個卦位,想必是這十方俱滅陣的生門,他雖說已然歸附了龍在田麾下,但到底不敢在這神池宮禁地,當著諸位閉關長老的眼皮子地下,將神姬擊殺,故而才有此一事,然而天山神姬轉頭瞥了我一眼,不知道回事,向來冰冷的她眼中竟然有些柔情神采,接著她冷冷地回答道:“與其坐看龍在田勾連外人,神池宮旁落它手,我寧愿今朝便死!”
  
  她說得堅決,那老頭子傳來一聲微微地嘆息,接著前面的霧氣陡然一卷,卻是此人將生門給挪移走開了去。
  
  此陣一變,空間頓時就封鎖成了一處凝滯之地,緊接著無數的霧氣在天地之間游繞旋轉,詭異而古怪,天山神姬瞧見這場面,下意識地抓緊了我的手掌,忐忑地說道:“你可以么?”
  
  她表現得慣來堅強,然而此刻一聲疑問說出,卻道盡了心中柔弱,我舔了舔嘴唇,手往懷中一摸,然后說道:“看情況吧,大不了陪你死咯!”
  
  我說著話,卻是捏動了八卦異獸旗,將里面的陣靈王木匠給催了出來,這老東西從我懷中浮現而出,瞧見旁邊冷若冰霜的天山神姬,不由得眼睛一亮,嘻嘻笑道:“哎喲,這姑娘可水靈呢,小陳,你哪兒拐來的妹子啊?”
  
  王木匠性子向來如此,我也不理會旁邊一臉詫異的天山神姬,拽著它的胡子,指著旁邊說道:“十方俱滅陣,老王,聽過沒,給支個招兒?”
  
  聽得我的請求,王木匠方才左右打量一番,這一眼掃量下來,不由得大叫一聲“苦也”,吹胡子瞪眼地大聲罵道:“陳小兒,你娘咧,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好久沒出來透口氣,結果一來就是死地,你狗日的要是想自殺,拜托別拉上我好么?”
  
  素來自傲的王木匠如此表現,我便曉得這陣法了得,當下也是苦笑著說道:“老王,別講廢話,說重點!”
  
  王木匠懸于空中,哇哇大叫道:“你知道么,這十方俱滅陣,據說是從封神時代的十絕陣演化而來的,最是兇戾不過,號稱天下十大陣法之一,分別為天絕陣、地烈陣、風吼陣、寒冰陣、金光陣、化血陣、烈焰陣、紅水陣、落魂陣和紅沙陣這十種,各陣的破解之法都不相同,我也曉得不多,你若是問我的建議,我只能告訴你,趁著法陣還沒發動,你趕緊拔劍抹脖子,圖個痛快吧!”
  
  它說得兇險,而濃霧之外的高長老則“咦”了一聲,然后說道:“沒想到這兒居然還有如此懂得陣法的角色,既如此,那我就先給諸位領教一下這寒冰陣吧!”
  
  這話音一落,周圍那不斷旋轉的霧團立刻化作了漫天風雪,豆大的雪珠紛紛揚揚,飄落而下,世間變得雪白一片,場景十分凄美。
  
  我持劍而立,與天山神姬背靠著背,剛才說盡喪氣話兒的王木匠則不斷地揮舞雙手,在它的破解之下,在我們的這方圓幾米之內,總算是有著一處安寧之地,沒有那胡亂卷起的雪花。
  
  瞧見這滿口每一句好話的怪老頭竟然有這般的本事,天山神姬不由得欣喜異常,欣然喊道:“好厲害啊,我們能破陣么?”
  
  這話音一落,卻瞧見那飄飄灑灑的雪花陡然變得沉重起來,化作了一根根尖銳的冰棱子,朝著我們這兒飛射而來。
  
  那冰棱子宛如根根利箭,以極快的速度飛射而來,陡然之間,萬箭齊發,這般的恐怖情景猛然出現,讓人驚詫一場,王木匠瞧見了,面不改色,手往我胸口一抓,然后厲聲高喝道:“鰲來!”
  
  一聲令下,那八卦異獸旗便出現在了它的手中,一只巨大的鰲形氣囊出現,將這萬般的冰棱子給皆數抵擋在外,我瞧見那冰棱在鰲殼之上碎成粉末,滑落而下,居然陡然間凝成了十個冰甲力士,個個身高三米,伸出雙手,將異獸旗上的旗靈緊緊抓著,往著四周撕扯而去。
  
  籠罩著我們的這頭巨鰲體型巨大,一開始倒也并不妨事,然而隨著那漫天冰棱如箭雨,灑落而下,逐漸地凝結在了那十個冰甲力士身上,便有些受不了了,發出了喧天的哀鳴來。
  
  王木匠瞧見這巨鰲受之不住,趕忙臨陣換將,走馬觀花地使出了咬錢蟾蜍、獅子、鹿、馬和貅來,然而都只能支撐一會。
  
  就剩下龍和麒麟沒出了,他一臉痛苦地朝著我大聲喊道:“陳小子,你再不出擊,我可就堅持不住了!”
  
  聽到王木匠這句話,我曉得此刻我若是沒有任何動作,只怕就得死在這兒了。
  
  要曉得十方俱滅陣除了這寒冰一陣之外,還有九種,若是不能釜底抽薪,只怕我們就真的給折在這兒了。盡管我這天已經使用過數次臨仙遣策了,但是事關性命,即便是有著巨大危險,我也只能硬著頭皮,鼓動血勁,將右眼之中的那神秘符文給激發出來。
  
  臨仙遣策,世界回復本我,簡單如一。
  
  所謂法陣,不過就是諸多幻象推演,規則累積,然而當落于實處的時候,萬物歸元,便再也不能遮住我的眼睛。
  
  飲血寒光劍陡然而出,依次刺中了那十頭冰甲力士,皆數崩潰,接著我一劍斬破天,身子陡然而動,一陣罡步陡轉,接著又是一劍斬去,卻是將一條胳膊給卸了下來。
  
  白色的世界驟然消失,我的眼前出現了一臉震驚的高長老,結結巴巴地說道:“怎么,怎么可能?”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五十三章 任你法陣兇險,我自一劍破去”

  1. 回復 2015/05/17

    屈陽

    世界陣法哪家強?中國邪靈找屈陽!我是屈陽,我喂自己帶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