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六章 神符王李道子

  要死了么?
  
  大長老一言成真,我感覺到周遭的空間都化作了黑暗,力量依舊在。但是卻避無可避,萬物都化作了一個點,這是最終的歸宿,簡單的終點,已經完全超脫了我臨仙遣策之中的理解,這才曉得她之前的所有手段,都不過是為了掩蓋此刻的這一招。
  
  一言成真,意志扼殺。
  
  就在我的世界即將陷入死亡之際,我心中一股精元浮現。有著李道子的氣息,那是當年他滴入我額頭的精血,接著當初的咒言在我的耳邊恢弘響起來:“勒令通尊急剎靈斃雷電繳消絕瞻、勒令護法四門尊者運教成本經集、勒令奸貪枉魔神顯靈光氣霾除退……”
  
  這并非幻覺,我明確地感受到,千里之外的茅山之中,一個靜坐于山洞之中的老人,一手指天,口中疾言,而我的心中一動。忍不住跟著他一同念誦起來:“勒令通尊急剎靈斃雷電繳消絕瞻……”
  
  你這老乞婆,想要將我的意志給直接湮滅,通過對這個世界規則的領悟,用境界來直接碾殺我?
  
  沒聽到我先前有報過名號么?
  
  茅山弟子!
  
  天下符王李道子,人間傳奇陶晉鴻,在我的身后!
  
  有這麼兩位道門巨擘,若是想用這種辦法弄死我,你可曾問過他們的意見?
  
  口中金言玉律,迭迭陡然而起,一開始細不可聞。然而隨后這跨越空間的共鳴傳遞而出,我突然有一種境界被陡然拔高的感覺,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是我,而是站在師叔祖李道子肩上的一個修行者,這樣的高度,已然能夠并肩于神池宮首席教諭大長老的境界。
  
  就在此時,我毫不猶豫地結起了印法,用出了一個我在實戰之中罕有使用過的手段。
  
  茅山神打術!
  
  直拳前出,緩緩而行,勢如山岳,感受天地。接著我口中朗聲誦道:“弟子起眼看青天,眾位師父在身邊,十八尊羅漢、二十四味諸天,扶助弟子,教尺拖刀。拖刀化為鵝毛,鐵尺化為燈草,卷心石頭化為水泡,一身化為銅皮鐵骨,頭帶鐵帽十二頂,身穿鐵甲十二重,銅皮包三轉,鐵皮包三重,眾位師父,眾位大將,扶助弟子快寄打!”
  
  所謂神打術,便是請神上身,這門功法我雖然曾經學過,但是因為我本身的特殊性,一般都不敢用,怕自投羅網,引來禍端,然而此刻我卻是通過一滴精血,與師叔祖的意識跨越空間連接。
  
  值此生死存亡之機,我也只有死馬當做活馬醫了。
  
  當這咒訣誦念完畢之后,陡然間我感覺一股意志貫入了我的身體里,卻聽到有一人在我耳邊低喝道:“志程我孫,且看老道來與這神池宮老兒相斗!”
  
  這意志是我師叔祖,但是又跟我印象之中的李道子有著許多不同。
  
  記憶中的他是個嚴肅刻板的老道士,也從來未有叫過我這樣的稱呼,然而此刻的他卻多了幾分豪放,一聲低喝之后,卻是平平伸出手掌,朝著前方輕輕一拍,接著用牙齒咬破中指,擠出鮮血,在半空中畫出了一個簡單的符文來。
  
  符文一成,整個空間陡然一震,萬般的光芒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接著我瞧見了神池宮大長老難以置信的臉容,失聲叫道:“怎么可能,你沒死?”
  
  我,或者說李道子將手一揮,冷然說道:“還以為是什么角色,?老雪,你這個老不死的惡婆娘,當真和他所說的一般模樣,還是這樣的自以為是,不過就是區區的一黑暗深淵術,當真以為能夠碾壓一切么?”
  
  我這聲音都變了,那白發老太頓時就明白了過來,一咬牙,然后恨聲說道:“我道你怎么沒死,原來是用了請神上身的法門,不過這天山祖峰境內,除了地下那老鬼,怎么可能請到別的什么東西?你不是那老東西,那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口中的那個家伙,又到底是誰?”
  
  附身在我身上的李道子有著與他平日所極為不同的性格,也不理會這大長老的一連串問題,而是斗志昂揚地說道:“當年的他,孤身闖入傳說中的神池宮秘境,才知曉那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修行三大圣地,不過如此;而如今,你竟然膽敢欺負我的門人,就休怪老道我有樣學樣,再將你神池宮給打穿,讓你們這些坐井觀天的家伙看一看,自命清高、遺世獨立的你們到底有多么的不堪一擊!”
  
  此話說完,他保留了我諸般觀感,卻直接控制住了我的身體,然后陡然向前一躍,沖到了大長老的身旁去。
  
  大長老的身法已經快若鬼魅了,自然不能讓我接近,正要閃開,結果李道子卻提前用我流血的中指在衣服上面畫了一道符文,緊接著倏然撕下,朝著她閃開的方向猛然一擲,口中大喝道:“土地神符,縛!”
  
  布條落地,立刻有巨大的力量將這一片區域的東西往地上拉扯而去,大長老的身體頓時就變得緩慢,難以逃離。
  
  匆忙之間,就以鮮血為墨,布條為載體,弄出這么一個符箓來,將大長老的身體給弄得十二分的緩慢,李道子便也不再停留,將手中的魔劍微微一抖,朝著前方的那老乞婆一劍斬去。
  
  他用的是茅山入門劍法中最簡單的一式,就這般簡簡單單的一斬,卻有一種大巧若拙的沉重,讓人憑空生出了無可抵御的畏懼感來。
  
  所謂高手,便是能夠化腐朽為神奇,落葉飛花,皆可傷人,再平凡的手段,都是神跡。
  
  然而神池宮大長老終究不是尋常角色,即便是被那符箓給束縛了周身,她也是不慌不忙地抬起手中的拐杖,平平一拍,將李道子這一劍給抵擋開去。
  
  她手中的那拐杖十分特別,黑色樸實,呈現出?頭拐的模樣,看著宛若木質,但實際上卻有金屬之聲。
  
  我仔細一看,這才曉得居然就是用那黑鐵沉香精選的樹胚做成,不過上面似乎經過神池宮大師級能工巧匠的煉制,能夠將輕輕的一根木棍,弄出如有千鈞的效果來。
  
  這是決斗開始,我與神池宮大長老第一次的正面沖突。
  
  劍拐交加,我能夠感受到那?頭拐上面傳遞過來的力量雖然磅礴宏大,但終究缺少一種底蘊感,就好像是強行提氣的效果,當下也曉得我先前的判斷并非有錯,閉關失敗的她身體已經有了多處損傷,即便是面對著我這樣的一個末學后輩,她也不能占到足夠的優勢,只能憑著自己對于力量的理解和經驗,想來壓制我。
  
  不過所謂的理解和經驗,我可能不如這些活過一甲子的老家伙多,但是殺人的經歷卻從來不少,更何況控制著我身體的,可是李道子。
  
  我這位師叔祖,可是聞名于世一甲子,屹立不倒,從來沒有誰能夠將其超越。
  
  所以雙方一旦交上了手,倒也再無畏懼。
  
  隨后的戰斗中,李道子給我上了一場活生生的教學,讓我曉得了什么叫做化繁為簡,什么叫做大巧不工,所謂的運用天地之力,以及如何在戰斗中凌空畫符,使用道法來限制對方的手段……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讓人迷醉,不在此間的人是瞧不出這里面的美妙,它就好像是給一個饑渴了二十年的老色狼,送上了一群明媚可人、任君品嘗的妹子,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
  
  算上這一次,我曾經被人上過兩次身,前者是心中的魔頭,它詮釋了什么叫做霸氣,什么叫做殺戮和死亡之中的永生,然而李道子這一回,則給我詮釋出什么叫做智慧之美,以及對道的體會和境界。
  
  這兩場上身,都讓我獲益匪淺,而且畢竟受益終生。
  
  我只恨這過程太短了,然而任何拼斗,它終將有結束的一刻,盡管那神池宮大長老是天下間的絕頂高手,但是終究還是破關失敗、身上有重傷,欺負欺負我還可以,在李道子面前終究還是有些難看,不過這老太倒也豁得下臉來,見打不過,吃了幾次虧后,竟然吐著血就朝著山下一陣疾奔,臨走前還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別走,我還會再回來的……”
  
  這句話我至今記得,多年之后我偶爾看到某個動畫片,控制不住情緒,不由得笑出了聲來,引得旁人詫異。
  
  此情此景,何等相似。
  
  神池宮大長老負傷遠走,附身在我體內的李道子卻是一聲告辭都沒有,便宛如潮水一般地退去,顯然這一通拼斗,對于千里之外的他來說,也是十分勉力的,故而才會如此匆忙。
  
  這兩人前后退走,我終于感覺到渾身一陣虛脫,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面來。
  
  四周一片寂靜,萬籟無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身后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回頭,卻見天山神姬一臉焦急地沖過來,瞧見了我獨坐雪地,又驚又喜,流著淚喊道:“你沒事嗎,那老婆子人呢?”
  
  我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給我打跑了。”
  
  我瞧見她一副焦急到了極點的模樣,十分可愛,正想開兩句玩笑緩解氣氛,突然瞧見天山神姬的身后,居然有一個宮裝美婦跟了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