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七章 誰能橫刀立馬,唯我天山神姬

  跟著天山神姬一起出來的這宮裝美婦臉廓長得與她很相似,兩人就宛若姐妹花一般,不過仔細看。卻能夠發現那宮裝美婦的眉目之間,有著許多歲月的滄桑,這份成熟的閱歷并不是天山神姬所能夠比擬的。果然,緩過神來的天山神姬給我羞斂地介紹那位宮裝美婦道:“這個,就是我娘親。”
  
  聽到了天山神姬的介紹,我才曉得自己的猜測并沒有錯。也不敢怠慢,當下也是拱手說道:“茅山陳志程,見過宮主。”
  
  這宮裝美婦自出現起,就一直用那雙杏仁一般的美目盯著我瞧,當我拱手問好的時候,她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后疑惑地問道:“我剛剛醒來,聽到小囡囡說起這事兒;年輕人,我那婆婆可是天下間頂端厲害的角色,即便是沖關受傷,也不是你所能夠比擬的,她到底在哪兒,你快些說來,不可胡言亂語!”
  
  剛才面對著天山神姬。我倒也還能夠輕松自在地回答,而在這神秘的神池宮宮主面前,卻也收起了笑容,沉聲答道:“剛才我請來千里之外的祖師,與龍老雪交手,她最終受傷不低,退往了內宮中去。”
  
  聽到我的這番解釋。宮裝美婦將信將疑,不知道我是故意在她女兒面前拔高自己,還是真有其事,畢竟這事兒實在是太聳人聽聞了,壓了自己大半輩子的那老太婆此刻居然負傷而逃,怎么聽都感覺像是天方夜譚。
  
  不過她到底是做宮主的人,懂得事情的輕重緩急,回頭與自家女兒確認:“小囡囡,你剛才對我所說的。可做的真?”
  
  天山神姬在外人跟前清冷如雪,唯獨在自己目前面前才恢復了小女兒的情態,嬌嗔著說道:“娘親,我怎么會騙你,現在城外的野人林中,龍在田勾結的那一幫西方人都在那兒呢;還有城里面已經亂了起來。龍在田和阿史那將軍,以及那個男人在月橋的交易場那兒對峙呢,我們不知道現在的情形到底是怎么樣,只有趕緊過來通知你,讓你出面,才能化解危機了。”
  
  瞧見女兒說得并未有假,宮裝美婦不再磨嘰,回身一招呼,從門中走出八個長老來,有男有女,高矮不一,唯一的相同點就是每一個人的炁場都無比強大,瞧見這些,我方才感受到神池宮作為三大修行圣地,果然不是徒有虛名之處,比之茅山,到底還是厲害許多。
  
  事有突然,宮裝美婦帶著手下八位長老,來不及與我們多說什么,便朝著山下匆忙離去,臨走的時候倒忘不了交待我一聲,讓我照顧好她家女兒。
  
  這九人下山,每一個都宛若一道青煙,在雪地上面踏步而飛,不一會兒就瞧不見了身影,展現出了絕佳的修為來。
  
  此刻的我已經回過了氣來,瞧見天山神姬在旁邊淚水漣漣地看著我,不由得苦笑道:“你哭什么?”
  
  天山神姬擦去眼淚,搖頭不語,旁邊的王木匠倒是拿著旗子晃晃悠悠地走了過來,對我說道:“你小子挺能的啊,我們都以為出來的時候,看見的只能是一具死尸,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將那老妖婆給打跑,當真是出人意料啊。”
  
  我一邊將它和旗子都給收起來,一邊說道:“這個啊,都是意外,我也以為自己會死的。”
  
  冰城之中還有諸事煩擾,并不是神池宮宮主出現就能夠迎刃而解的,我催促天山神姬趕緊與我一同下山,兩人穿過了雪林,神姬一聲唿哨,那頭福靈豹便一副不耐煩地竄入我們的視線中,低伏身子,好像被騎上癮了一般。
  
  兩人再次乘坐福靈豹上天,越過雪山和內宮,飛過天池,一直來到了月橋盡頭的冰城外宮,瞧見交易場那兒已然沒有人群匯聚,不過卻有一隊人馬,倉惶地朝著城外逃去。
  
  我讓天山神姬將福靈豹的飛行高度放低一些,瞇眼瞧去,卻見這隊伍約有百人,領頭的正是那神池宮駙馬龍在田。
  
  龍在田一逃竄,我便明白了一件事情,想必是那工裝美婦,也就是神池宮的宮主及時趕到了現場,揭穿了他所謂的手書和印信,自知不敵的龍在田帶著自己手下的親信和追隨者倉惶出城。我先前聽北疆王說內宮之中,支持他的豪門貴胄足有四成之多,此刻一看,應該是有好多人都選擇了調轉槍頭,改變了立場。
  
  如此說來,將這百人給拿下,或者逼降,此間諸事便算是了結了。
  
  神池宮一片混亂,雖說神姬娘親的出面讓形勢陡然轉變,但是一時之間,卻也組織不出多少力量過來追擊,跟著龍在田一起逃離的,便有好多走馬隊的隊長和骨干,這使得走馬隊這個神池宮的常備武裝力量被不可避免地削弱,反而是那一幫子外宮商戶組成的反抗團體,形成了追擊力量的主體。
  
  福靈豹越飛越低,我瞧見了神姬她娘和手下的八大長老,瞧見了北疆王,瞧見了阿史那將軍,就連客棧掌柜老尤、藏經閣黃臉老頭和胡掌柜都出現在其中……
  
  我瞧見了對方,而城中的追兵也瞧見了飛在天空中的我們,當然第一眼瞧見的自然是那福靈豹,而隨后又瞧見了自家的神姬公主。
  
  至于我這個搭車的陌生人,倒沒有幾個人能夠識得。
  
  可想而知,在這樣的情形下,自家公主騎著傳說中的天山靈獸出現在空中,對于士氣有著怎樣的鼓舞,于是乎全城都出現了歇斯底里的喝彩,無數普通的修行者、凡人都通過吶喊,來表達自己對于倒行逆施的龍在田強烈的不滿,表達自己對撥亂反正者竭力的支持:“神姬公主,萬歲!神姬公主,萬歲!”
  
  起初還只是幾人歡呼,隨后這陣勢開始蔓延開來,一直連鎖到了全城,接著整個冰城都傳來了這整齊劃一的呼聲,呼聲喧天。
  
  人們歡呼,并不是因為天山神姬比下面的追兵厲害,而是因為她已然成為了一種象征,一種信仰。
  
  人們在為自己的信仰歡呼,在為自己歡呼。
  
  在這樣洶涌熱烈的氣氛之中,我明顯地感覺到神姬的身體在戰栗,她的側臉上面一陣酡紅,顯然是激動到了極點,就在我想要提醒她一句的時候,卻聽到這小妮子猛然一夾雙腿,朝著福靈豹下了指令道:“走,我們去截住龍在田!”
  
  這一聲令下,福靈豹這傻乎乎的畜生當下也是得意地一聲嘶吼,緊接著俯沖而下,朝著那百人團的前方落了下去。
  
  我被這兩個二愣子的表現嚇了一大跳,倘若是有得選擇,我恨不得現在就直接跳下去。
  
  天啊,有沒有搞錯,神姬大小姐,那一百多號人里面不但有龍在田這種只比北疆王相差一線的頂級高手,而且還有他手下的一眾精英,這些能夠團聚在龍在田麾下共謀大事的人,必然都是神池宮中的精英之才,這樣的人凝成一直奪命狂奔的隊伍,別說是我,就算是神池宮宮主、大長老來了,都擋不住,我們現在過去是鬧什么,螳臂當車么?
  
  然而還沒有等我制止,那福靈豹就傻乎乎地倏然而沖了過去,徑直在隊伍前面的三百米處落了下來。
  
  天山神姬一下子就跳上了那雪豹的腦袋上去,踞高而站,朗聲說道:“龍在田,偌大神池宮,再無你藏身之處,你不束手就擒,還待做什么?”
  
  這話兒說得我就要栽落下豹身去,卻聽到一個渾厚的男中央厲聲回道:“你這個小野種,不知道從哪兒拐來一頭雪豹子,就敢在這里胡言亂語,你以為我輸了么?想得美,實話告訴你,教諭大長老她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另外我們還有世代友好的外族兄弟,在這些人的幫助下,我們一定能夠卷土重來,到時候你們這些人,通通都得死!”
  
  這話兒卻是龍在田在給自己的屬下鼓舞士氣,然而神姬卻凜然不懼地揚聲說道:“大長老?呵呵,她若是還在的話,我怎么能夠從百丈冰窟中將我娘親給喚醒?她早就被我們打敗了,現在可不比你們好多少,至于那幫西方人,也被我們斬殺了不知多少個——你們都給我聽著,天山祖靈覺醒了,我腳下的這福靈豹就是它送給我的禮物,所有人原地不動,表示歸降,我用神池宮公主的名義,赦免你們不死;如若不然,你們就承擔祖靈的怒火吧!”
  
  這句話不知道是神姬誤打誤撞,還是心中早就已經打好了腹稿,出于對世代信奉的畏懼,那一百多人之中,竟然有大半都停下了腳步來,將信將疑地仔細打量前面這一頭雪豹。
  
  這不看還好,一看方才曉得竟是傳說中的天山福靈豹,十幾個極為虔誠的家伙居然就這般直接跪倒在地,大聲地懺悔起了自己的罪過來。
  
  即便是沒有這般激烈的,但是隊伍整體的速度都在減緩,逃離的意志變得不再是那么強烈。
  
  瞧見這副場面,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我勒個去,這樣也行?

4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五十七章 誰能橫刀立馬,唯我天山神姬”

  1. 回復 2015/01/08

    我第一

    媽的真他媽吹的好

  2. 回復 2015/01/08

    看書人

    我勒個去,這樣也行?__只更一章

  3. 回復 2015/01/08

    豐胸提臀

    又沒了…

  4. 回復 2015/05/17

    屈陽

    黑手雙成,豐乳提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