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八章 密林獸潮來襲

  天山神姬一言可當千軍,逃亡的百人隊伍里面有大半人陷入了猜疑和恐慌中,有人沖著她大聲喊道:“公主。你說話可做得準?要是銀姬宮主和阿史那將軍他們追究起來,反悔了怎么辦?”
  
  這是一個絕對值得深究的問題,然而那平日里冷冰冰的天山神姬卻如有神助一般地揚手說道:“我身下的福靈豹,它代表的,是祖靈的意志,你說呢?”
  
  這不要錢的忽悠讓很多搖擺不定的人下了決心。然而就在眾人準備舉手投降的時候,剛才追問天山神姬的那人卻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我放眼望去,卻見那人的頭顱沖天而起,而下手的卻是一個長得跟神池宮駙馬有七分相似的中年人。
  
  此人正是龍駙馬的兄長龍飛揚,他一劍斬落意志動搖者的腦袋,厲聲喝道:“搖擺不定者,死!諸位,跟我一起沖出去,到時候我們一定能夠殺一個回馬槍的……”
  
  他歇斯底里地振臂高呼,原本想著從者如云,卻未曾想到周遭卻傳來了憎惡的目光,恰巧在這個時候,整合完城中諸般勢力的神池宮宮主趕來了。在遠處揚聲喊道:“誰能就地誅殺逆反元兇,本宮赦其無罪!”
  
  這一句話就像掉進了油鍋里面的火星,一點即燃,那些跟從反叛者先是瞧見神游太虛的宮主歸來,又瞧見傳說中的天山福靈豹被神姬公主騎在胯下,自以為的靠山教諭大長老遲遲沒有現身,心中正是惶然和懊惱得難以復加之時。聽到這赦令,立刻朝著龍在田、龍飛揚一伙骨干之人投去熱烈的目光。
  
  “兄弟們,殺了這幾個狗東西,我們還是神池宮的人!”
  
  不知道是誰喊出這么一句話,立刻從者云集,無數的刀劍從四面八方刺來,瞧見這副場景,自知再無后退之地的龍在田、龍飛揚一伙人臉色大變,也不再約束手下。而是扔下七八具尸體,帶著十來個最核心的骨干,朝著修煉密林方向逃去。
  
  他們不走神池宮門戶,而是朝著密林而走,顯然是想將希望寄托于魯道夫這些外援之人的身上去,我領教過那些人的手段。說不定還真的有翻盤的機會,當下也是朝著天山神姬大聲喊道:“不可讓他們逃走啊!”
  
  天山神姬哪里不曉得這個道理,當下也是振臂高呼,與眾人一齊朝著那十幾人追逐而去。
  
  我和天山神姬正好堵在了逃亡隊伍的正前方,首當其沖,他們若是想通向密林,必然就要從我們這兒沖將出去,今日一戰,必將終結,雖說我這一日奔忙,已然疲憊,但也不得不強行打起精神,從豹身之上一躍而下,攔在了那龍駙馬的面前,一劍封住去路,凜然說道:“龍在田,當初給我放狠話的時候,可曾想過你自己會有今天?”
  
  盡管不明白百丈冰窟那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銀姬宮主為何會突然破關而出,但是龍在田卻曉得我必然在這里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別是我隨同自己那個便宜女兒一同乘坐福靈豹降落而下的時候,更是能夠猜測怎么回事,曉得自己之所以失敗,極有可能就是我這個變數的緣故,所以出手倒也兇狠,當下也是一拳化作颶風,當頭一炮,朝著我這兒轟來。
  
  龍在田是神池宮中有名有數的高手,他這盛怒一拳,自然是威力十足,我感覺氣勢磅礴,有些難以抵擋,倒也沒有硬拼,而是一邊后退,一邊用劍將這氣勢分割,不讓它傷及到我。
  
  我一退,以龍在田和龍飛揚為首的小隊便立刻沖鋒,想要將我給一舉踐踏而過,氣勢洶洶。
  
  此刻的我已經沒有力敵這般群雄的勁力了,不過卻也能夠做一個不怕狂風的勁草,當下也是扎根在前路上,手中一把長劍,與這些人來回周旋,將其盡量給拖延住。
  
  我這一人面對龍在田造反派最精銳的一幫人,看著有些螳臂當車,龍在田自然興奮,非要將我給斬殺了,以報心中之仇怨,然而與我交手幾個回合,卻發現我十分難啃,根本就不給他一點兒機會,他心中不服,還想在與我戰,這時那龍飛揚卻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厲聲喊道:“二弟,他們追來了,你快逃,不然就要在這里玉石俱焚了!”
  
  龍在田瘋狂的神志終于清醒了幾分,抽身而走,我一劍刺去,想要留住他的人,結果那龍飛揚一劍襲來,將我的這劍給蕩開了去。
  
  這個龍飛揚是龍家推選出來替代阿史那將軍統領位置的人選,修為自然也是十分厲害的,然而經歷過了李道子大戰龍老雪的戰斗之后,我對于次一級的高手,心理上多少也有些優勢,卻也不懼身上疲憊,將魔劍一抖,然后又遞過去,將其纏住:“他既然走了,那你就且留下來吧!”
  
  我手上的劍法已然沒有套路,或刺或點,或搭或揮,羚羊掛角,天馬行空,這卻是從李師叔祖身上所學的招數。
  
  不過這招數雖然簡單,卻管用得很,它使得我在精疲力竭的時候,還能夠將這龍飛揚和后面的七八人給拖住,不讓他們逃離。
  
  我這手法實在棘手,而且天山神姬又騎著福靈豹在旁邊不斷周旋,使得那龍飛揚難以逃脫,頓時氣得哇哇大叫,朝著周圍的一眾手下大聲喊道:“諸位手足,隨我斬殺了這個狗日的家伙!”
  
  眾人對我這個拖延大家逃生的家伙也是恨得牙癢癢,一聽命令,卻也放棄了逃走的機會,轟然應諾,朝著我全力圍殺而來。
  
  我這一天奔波周折,到底還是有些疲憊了,應付一兩人還好,這么多人一起沖將過來,而且都還是神池宮中的精銳高手,刀劍齊出,當下也是有些手忙腳亂,一不小心,胳膊和背上便各中了一劍,雖說我極限閃避了一下,并無大礙,但是傷口上火辣辣的疼痛和持續性的流血,卻讓我的動作變得遲緩起來。
  
  龍飛揚一瞧見我受了傷,當下也是哈哈大笑,一臉扭曲地怒喝道:“好,今日老子就殺了你,也算是夠本了!”
  
  他在人群后面一直蓄勢待發,一瞧見我受了傷,當下也是左腳一頓草地,整個人陡然之間變得格外高大起來,身上有熊熊的紅光冒出,宛如火焰一般,他將這功法催到了極致,當下也是撥開眾人,一劍朝著我的頭頂斬來。
  
  這一擊攻擊有著恐怖的氣勢,我被左右的人給牽制著,根本就沒有騰挪的空間,只有一劍平擋,結果感覺那劍上傳遞過來的力量宛如山岳碾壓,頓時受不住了,朝著后面滾落而去。
  
  我朝著地上翻滾,那龍飛揚頓時就像打了雞血一般,再出一劍,就想要將我給終結了。
  
  我渾身發寒,感覺自己有可能避不過這一劍,然而就在此時,卻有一抹極速的刀光浮現,與龍飛揚重重拼了一記——鐺!
  
  驚天的巨震響起,兩相交擊之下,就宛如憑空而起的颶風,周遭的人竟然被吹得往旁邊跌倒而去,我翻滾回望,見到出手救援我的,卻是叼著一根莫合煙的北疆王,但見這黑胖子手上提著一把巨大的斬馬刀,用最粗獷、最暴力的方式,根本不管什么招式、身法,就是這般一刀一刀地往下剁,硬逼著龍飛揚與他硬碰硬。
  
  他這氣勢十分恐怖,龍飛揚但凡往旁邊一退,北疆王順手就是一刀,將龍家同黨給剁成兩截,這般兇悍的打法讓龍飛揚有些吃不消,想要逃,結果被北疆王步步緊逼,想要拼,卻根本拼不過蠻橫無比的北疆王,一時間臉色變得鐵青,想必在后悔自己為何不奪路而逃,為何要與我在這里糾纏不休。
  
  然而世界上終究還是沒有后悔藥的,北疆王一番瘋狂砍殺之后,瞧著搖搖欲墜的龍飛揚,凜然說了一句話:“投降,還是死?”
  
  那龍飛揚瞧見這黑胖子,厲聲說道:“你這個貧賤出身的小廝,當初不過就是……”
  
  北疆王才懶得聽他絮絮叨叨這么一大堆黑歷史,點了點頭,然后說道:“看來你是選擇死了,那么我就成全你吧!”
  
  這話說完,他再一刀,將龍飛揚的劍給直接斬斷,順便將那人從中間剖開。
  
  那場面十分恐怖,北疆王的力量大得出奇,這一刀從龍飛揚的頭頂一直斬落到了襠下,宛若一道疾光,接著我敲過去的時候,卻見到那人分成了兩半,血漿飛濺而起。
  
  就在北疆王斬殺了龍飛揚的時候,跟上來的追兵也將其余黨羽或擒或殺,能夠陪同著龍在田逃入林中的,也只有兩三人。
  
  北疆王斬完了人,回過神來,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拍著我的肩膀說道:“辛苦了!”
  
  我點了點頭,還沒說話,這時阿史那將軍過來詢問北疆王,問追不追,北疆王皺眉不語,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原先停留在林邊的迦葉等人卻從龍在田的那個方向跑了過來,瘋狂地朝這邊揮手:“獸潮,獸潮來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