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九章 我自挺身而出

  迦葉和他手下的幾個兄弟,是被安排在密林旁邊監視里面情況的,之前與我們在林中相遇。告訴了我們情況之后,我和天山神姬前往百丈冰窟去將神池宮宮主喚出,而他們依舊還是在這密林之中堅持著,此刻這邊動靜鬧得這么大,他們都沒有出現,我還以為他們遭遇到不測了。卻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聽到這話兒,阿史那將軍箭步沖到跟前,然后沖著迦葉遙遙喊道:“到底怎么回事?”
  
  迦葉朝著后面指去,氣喘吁吁地說道:“蛇窟、虎嘯野和野人林中分別被人用手段給破開了口子,無數魔物從那裂縫中鉆了過來,就在剛才,有人將它們朝著這邊引了過來。將軍,趕緊叫大家退回冰城中防御吧,我瞧見好幾個恐怖的魔物,實在是……”
  
  他話音未落,卻見一頭滄瀾巨虎從林子一躍而出,朝著這邊狂奔而來。
  
  這巨虎身長四米,額頭之上居然長了七八只眼睛,上面泛著紫色邪惡的光芒。張開的大嘴之上尖牙森森,留著綠色的口涎,十分古怪。
  
  阿史那將軍一臉震撼地說道:“天啊,這是十目虎?這東西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迦葉絕望地叫道:“那些狗日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將修煉密林的空間裂縫給擴大了,要是我們抵不住這一波獸潮。神池宮只怕就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兩人這般一說,跟著過來的追兵頓時就群情激奮起來,誰也沒有想到那龍在田并不僅僅只是想要謀權篡位,在失敗之后,這個喪心病狂的家伙居然使出了這玉石俱焚的手段來,實在是太可惡了,那天山神池宮的宮主帶著手下八大高手也趕到了我們身前來,卻見林中不斷傳出了哨聲,接著林子里竟然不斷地躥出了各種猛虎、雄獅、斑斕花豹、長嘴鱷魚、十米長蛇、公豬、野熊和灰狼來。
  
  這些畜生與我們平日里所見的。又都有些區別,分明就不是此界的物種。
  
  我甚至瞧見了一頭又高又壯的黑色公豬,居然跟當年我在安南境內與小觀音初次相見之時的那黑亥一模一樣。
  
  我想起來了,這些畜生的鮮血大都是藍色的,而它們則來自于一個人類所陌生的領域。
  
  那個地方,有人稱之為靈界。有人稱之為深淵,總是就是一個將弱肉強食放大千百倍的世界,在那兒的獸類,普遍都有著遠遠超出此間同類的兇猛。
  
  瞧見這些無數飛躍而出的野獸與魔物,銀姬宮主那絕美的臉龐之上皆是冰寒,冷冷地說道:“龍在田,你這個畜生!”
  
  盡管龍在田名義上還是她的丈夫,但是此時此刻,對于那個一手毀滅她麾下領地的男人,她心中已然燃起了滔天火焰,恨不得要將那家伙給抽筋剝皮,千刀萬剮,不過她也曉得此時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維護好冰城不容有失,當下也是回頭吩咐手下所有人,留一部分精銳在此阻擊獸潮,而其余的人則返回冰城防守。
  
  經過極短的商議,銀姬宮主留在了這兒,而神姬公主則帶著修為稍微薄弱的一部分人離開。
  
  我因為實在是太過于疲憊了,所以也在撤退的序列中。
  
  我離開的時候,正好瞧見那十目虎一馬當先,沖將到了人群里面來,而與其相接的,卻正是剛剛斬殺了龍飛揚的北疆王。
  
  一個男人將潘多拉的魔盒給打開,而另外一個男人,則用自己的肩膀將這個崩壞的世界給撐了起來。
  
  北疆王霸氣無比,拎著手中的巨大斬馬刀,朝著那十目虎沖了過去。
  
  他用最霸道的方式,與這頭兇猛畜生硬拼一記,一刀削斷了那十目虎的前爪,再一刀,他躍到了那頭滄瀾猛虎的背脊之上,將這刀刃從猛虎柔弱的后頸處直接插入了腦髓里。
  
  那猛虎朝前沖了十幾米,嗷嗚一聲凄厲悲鳴,這才不甘情愿地躺倒在地,身死魂消。
  
  然而十目虎只是這獸潮最前面的一波,隨著大批的猛獸魔物從密林之中洶涌而出,負責抵擋的那些人立刻被這些獸潮給不斷地分割,化作了巨浪之下,一個又一個的孤島,風雨飄搖。
  
  我隨著眾人返回了冰城,剛剛走入城門,那大門立刻轟然關上,喧鬧之中,我聽到有人在叫我,回過頭去,卻見到先前被我差遣返城的小白狐兒出現在我的面前。
  
  瞧見她并無大礙,我心中歡喜,連忙問她到哪兒去了。
  
  小白狐兒告訴我,說她返回的時候,城門緊鎖,不得不翻墻而入,與城內戒嚴的走馬隊還發成了沖突,后來終于找到了北疆王,將信息傳達完后,就藏在了人群中,等待回林中找我。
  
  我正和小白狐兒敘著話,這時有一個白眉老兒過來找我,問我是不是陳公子。
  
  這話兒稱呼得有些怪異,我認識這白眉老頭,他就是神池宮中煉丹長老,藥石狂人李大昂,拱手應了,一問方才得知是神姬公主差他過來找我的,我問什么事,結果這老兒塞給我一個瓷瓶,對我說道:“這里面的廣陵金丹能夠極快回氣養體,一瓶總共十顆,公主讓我帶給你服用。”
  
  這個一顆洗髓小還金丹賣兩百貝幣的黑心商人,遞給我的時候一陣肉痛,我瞧見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曉得他口中的這廣陵金丹絕對是比那洗髓小還金丹要珍貴許多倍,自然也不作推辭,接過來之后,將瓶塞起來,頓時聞到一陣馥韻悠長的藥香,宛如凝脂入喉,趕忙抖落出幾顆,晶瑩剔透,碧綠如玉,正想一口服下,卻聽到旁邊的白眉老兒李大昂心疼地叫道:“哎,別都吃了,這是金丹,不是花生米,一顆就管用!”
  
  我瞧見這藥石狂人一副肉疼得直抽抽的表情,心里越發地暢快起來,放入口中一顆,其余的則毫不猶豫地倒回瓶中,然后收進了八寶囊。
  
  占了便宜的我喜滋滋,正想說些什么,突然感覺到一股藥力從胃部陡然升起,兇猛程度讓我都有些站不穩了,身子一晃,趕忙盤腿而坐,行那周天引氣之法,過了好幾分鐘,方才將這股藥力給轉化了。
  
  等我睜開眼睛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幾近枯竭的丹田氣海之中,竟然又回復了充盈,蓬勃如初,似乎還有溢滿而出的感覺。
  
  難怪那藥石狂人如此肉疼,這廣陵金丹如此神奇,根本就是讓人滿血復活,倘若是在激烈的拼殺之中,有這么一顆補充,無異于第二次生命。
  
  回復精氣神的我從地上一躍而起,捏捏拳頭,發出啪啪的聲音來,小白狐兒似乎嗅到了什么,走到我跟前來,正要說些什么,而這時那迦葉隊長找了過來,對我說道:“陳兄弟,公主讓我過來跟你要宮主當年使用的銀簫,你可曾帶在身上?”
  
  我回頭看向了小白狐兒,瞧見了我的眼神,尹悅不情不愿地從腰后抽出了銀簫,遞給我,噘著嘴巴說道:“那惡女人還沒有給我除毒呢……”
  
  經歷過了今天并肩而戰的情誼,我自感與天山神姬之間親近了許多,給小白狐兒解毒一事,已然不在話下,拍了怕她的肩膀,安慰兩句,然后對迦葉說道:“神姬公主在哪,我拿過去給她。”
  
  “城頭上呢。”迦葉一點兒也不介意,而是領著我朝著城頭上面走去。
  
  在迦葉的帶領下,我來到了城頭,瞧見天山神姬被眾人給圍在當中,如眾星捧月,舉目朝著遠處眺望而去,似乎在商議著什么,都沒有顧得上我們的到來,倒是旁邊的福靈豹瞧見了我,嗷嗚了一聲,屁顛屁顛地跑過來舔我的手掌。
  
  福靈豹一動,大家都轉過了頭來,被幾個長老簇擁著的天山神姬越眾而出,走到我跟前來說道:“你來得真好,我娘親有些危險,此刻安撫那些發狂的獸潮,需要用這銀簫,你給我,我送過去。”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卻見留在湖畔處阻攔的幾十人之中,北疆王和阿史那將軍分成一撥,而銀姬宮主旁邊又分為一撥,這兩撥人被洶涌而來的獸潮給分割,又各自為戰,不少人已經葬身于野獸魔物之口,剩下的人且戰且退,而那獸潮已然越過了阻擊的人群,朝著冰城這邊撲來。
  
  遼闊的湖畔上到處都是飛奔騰躍的獸類,十分恐怖。
  
  相比于往日的那種毫無存在感不同,經過今天的變故之后,此刻的神姬已經得到了大家的認可,當她一說起要親自赴險之時,旁邊立刻有長老反對,躬身說道:“不可,公主你看,那獸潮不止地面,還有好多蝙蝠、禽鳥在空中飛騰,倘若是傷到了你,那可不行!”
  
  眾人紛紛反對,我也看出了迦葉隊長為何見到我跟過來如此歡喜,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這廣陵金丹一給就是一瓶,我此刻也只能當仁不讓,將遞出的銀簫又拿回來,口中說道:“既如此,我來走這一趟吧!”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五十九章 我自挺身而出”

  1. 回復 2015/05/18

    耶郎王陸左

    這怎么和我耶郎被滅亡的時候好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