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章 簫聲咽安魂殤

  我一言而出,頗合眾人心意,唯獨小白狐兒不樂意。噘著嘴說道:“哥哥,外面這么危險,你出去不就是送死么?”
  
  我摸著她的小腦袋,搖頭笑著說道:“覆巢之下無完卵,獸潮襲來,倘若大家都只為自己的人身安慰著想。還不如馬上離開這里,逃到外面去。神姬公主,我去了,不過你可記得要給我妹妹解毒,好么?”
  
  天山神姬點頭說道:“自當如此,辛苦你了。”
  
  得到她的點頭,我心中無憂,又看向了旁邊的福靈豹,朗聲說道:“豹兄,我此番要去赴險,你可愿與我同行?”
  
  那福靈豹似乎能夠聽懂人語,根本用不著我使用那魔威之法,便一聲嗷嗚,將身體低伏在了我的跟前來。我躍上了這雪豹的背脊之上,朝著城頭的各位拱手致意,然后不再停留,雙腿一夾,那福靈豹引吭高喝一聲,肉翅陡然展出,一個助跑。直接從墻頭飛躍而下,朝著湖畔處的獸群之中滑翔而去。
  
  福靈豹一陣翱翔,下面的獸群蠕動,不斷有彈跳力十分厲害的猛獸騰身飛起,伸爪來抓,不過我們在短暫的飛底之後,又開始拉升,朝著上面攀爬起來。
  
  福靈豹的速度很快,肉翅一陣拍打。很快就來到了銀姬宮主的上空,前方有一大群的黑鴉瞧見我們,拍打著翅膀,紛紛撲來。
  
  這些黑鴉有著油黑的羽毛、堅硬如鐵的鳥喙和利爪,每一個都有籃球那般大,無端兇猛。倘若是被這些扁毛畜生給纏住了,那肯定是十分難受的事情,不過騎在福靈豹上面的我卻也有辦法,雙手結了一個印法,朝著前方虛拍而去,卻是那深淵三法的魔威,帶著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恐怖震懾,使得這些扁毛畜生“呱唧”一聲,受驚一般地四散開去。
  
  不過這魔威雖說能夠震懾群鴉,但是也引來了一只翼展五米的巨大巖鷹,在空中不斷盤旋,似乎想要與這福靈豹一較高下。
  
  福靈豹素來高傲,眼中罕有能容之物,被那巖鷹不斷挑釁,立刻躍躍欲試,想要與其交戰,我趕忙叫它先將我放下去,免得被帶著在空中極速轉圈,弄得頭暈目眩。
  
  在那巖鷹的刺激之下,福靈豹飛抵到了地面五米處,把背一拱,將我拋下之后,口中發出一聲厲吼,便朝著天空的挑戰者殺將過去。
  
  福靈豹和那五米巖鷹的天空霸主之爭,到底誰是勝利者,這個我已然不再關心,從五米高空跳下的我找準了一個落腳點,卻是一頭渾身長滿青苔的雙角巨犀,攜帶著極大的重力勢能,我重重地踩在了它寬闊的背脊之上,巨大的壓力讓這頭畜生悲鳴一聲,雙腳跪倒在了地上,轟然倒下,而我則順勢沖到了銀姬宮主之前,將懷里的銀簫掏出,遞到了她的面前來。
  
  盡管我們在城頭看著危險,然而真正來到跟前,才發現這兇猛的獸潮對于頂級的高手來說,倒也造不成多大的傷害,雖說初期對于那些修為并不牢靠者算是一次清洗,但是穩住陣線之后,銀姬宮主的身邊,除了兩位長老陪同神姬離開之外,其余的六人,倒也是各自結陣,牢牢地立在原地,并無死亡。
  
  然而雖說游刃有余,但是銀姬宮主對于殺戮一事,并不熱衷,此刻的她正皺著眉頭與獸潮交鋒呢,接過我遞過來的銀簫,鵝蛋般的臉上立刻流露出了極為復雜的神色,還下意識地朝著附近正在大開大闔的北疆王那邊望了一眼。
  
  這銀簫,是銀姬宮主當年出外闖蕩江湖時所用的成名武器,然而坊間傳聞銀姬宮主為情所苦,被人伏殺于岷山之中,兵器也隨之丟失。
  
  傳言終究是傳言,當我真正來至神池宮時,方才曉得江湖人并不怎么了解的銀姬宮主,她所擁有的實力到底有多可怕,這樣的人,當年的事情未必如別人所說,但是這里面的變故肯定與北疆王有關,所以舊物重新回到手上,睹物思人,不由多了幾分追憶往事的感慨。
  
  不過在這危急的戰場之上,她倒也沒有多少時間來緬懷過往,當下也是將那銀簫在手中翻飛一下,接著把它豎立放在了唇間,開始吹將起來。
  
  銀姬宮主在尸山血海之中傲然而立,白衣飄飄,宮裝玉冠,那銀簫抵于紅唇之間,而六位長老自然是拱衛于左右,不讓她受到任何打擾,接著我聽到一縷幽幽的簫聲從她口中傳了出來。
  
  一開始這縷簫聲凄清而婉轉,在喧鬧吵雜的戰場之上被掩蓋,罕有人能夠聽聞,這簫笛絲竹之音,畢竟不如戰鼓濃烈,然而一陣腥風吹過,那簫聲便乘風而起,夾雜著冰泉之氣,忽如海浪層層推進,忽如雪花陣陣紛飛,忽如峽谷旋風卷過,急劇而上,忽如深夜銀河靜靜流淌——如此一來,那簫聲便扶搖直上,韻律自然,音律錘煉,沉聲切響,擲地真作金石聲。
  
  這韻律抑揚頓挫,法度森然,無一律荒率空泛,無一處逞才使氣,左右共鳴,全場儼然。
  
  簫聲清澈而激越,跌宕起伏,明明溫婉的曲子,卻給銀姬宮主吹得博大深厚、意境開闊、氣韻沉雄,又帶有悲涼之氣,讓場中瘋狂的氣氛一下子就陷入了凝滯狀態。
  
  而就在這簫聲響徹湖畔之時,手持一把奇形斬馬刀的北疆王突然慷慨高歌起來:“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這詞簡單,然而北疆王仿佛吟唱,低沉而悲涼,嗚嗚咽咽,如泣如訴,語句陡轉之間,又有慷慨情懷,熱血激越之時,兩者相印,竟然使得整個湖畔戰場浮現出了幾許雄奇和悲涼之情來。
  
  一首《安魂殤》,一曲《簫聲咽》,兩者天衣無縫,勝過萬千咒言,那些瘋狂的猛獸魔物在這樣的炁場籠罩下,終于逐漸地收斂起了暴戾的攻擊性子,變得安靜起來,雖然偶爾還會有一聲嘶吼,但卻是在響應著這曲子里面的悲涼。
  
  我站在那頭死去的雙角巨犀身上,被震撼地不能自已。
  
  一曲鎮千軍,那銀簫在銀姬宮主的手上,沒想到會有這么恐怖的效果,竟然以一曲將成千上萬的獸類屈服,不再兇惡。
  
  這除了銀簫本身安魂迷幻的法器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東西,值得我所深思的?
  
  我如有明悟,受益匪淺,聽著銀姬宮主一遍又一遍地吹著銀簫,而北疆王那黑胖子則踏著拍子,用秦腔雅調的唱法,將詞中悲涼之景一一述言,兩人彼此呼應,一開始周遭依舊是一片廝殺,然而在這曲調吹了三遍之后,整個湖畔,卻再無一處爭端,遍地的猛獸都將爪子低伏,趴在草地上,仰頭聽著這安撫人心的曲調,殺戮不再,而冰城的方向,則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聲,顯然是在慶祝自家宮主的手段。
  
  然而一切都結束了嗎?
  
  就在我滿心歡喜的時候,卻聽到密林深處傳來了一陣激昂的號角聲,嗚嗚地傳來,那些原本趨于平靜的猛獸突然開始不安起來,張開爪牙,朝著旁邊嘶吼,眼珠子里的兇光又重新浮現出來,瞧見這副場景,場中的人個個都是臉色一變,而平靜吹著銀簫的銀姬宮主則突然發聲道:“不好,林中有人在操縱獸類,挑唆戰爭,不將那些人除了,難有安寧!”
  
  她嘴唇在吹著銀簫,這話語卻是跟努爾一般,通過腹腔共鳴而出來的,聲音不大,但是響徹全場,北疆王不再唱了,而是將長刀扛在肩膀上面,對這她說道:“龍在田勾結西方光明會,一擊不得,便是玉石俱焚,倘若不能夠阻止他們,將裂縫給封印住,只怕事情難了,我且去,將這事兒給辦了!”
  
  銀姬宮主沒有瞧他,依舊吹著簫,不過過了兩三秒,她卻淡淡地說道:“密林很危險……”
  
  北疆王將嘴里的煙屁股丟在地上,惡狠狠地碾熄,沒心沒肺地說道:“我不怕!”
  
  銀姬宮主突然說道:“會死的!”
  
  我不知道她為何會有這樣的判斷,但是北疆王卻似乎很認同她這一句話,不過這個黑胖子的臉上卻毫無懼意,淡然說道:“我二十年前就應該死了,辜負你這么多年,時至如今,一切都應該還你了!”
  
  我欠你的,該還了。
  
  情到濃時濃轉淡,北疆王這個粗獷的西北大漢,心中縱有萬分情絲糾結,無數懊悔存在,但是說出口的,終究只是淡淡一語,兩個曾經彼此相愛的人,此刻再度重逢,再無柔情蜜意,一切平淡如水。
  
  然而真的就如水一般平淡么?
  
  我不知道,卻瞧見了銀姬宮主臉色雖然一片肅穆,但是嬌軀卻不受控制地微微地抖了一下。
  
  你因情而受傷,但我又何曾是那薄幸郎?
  
  北疆王一言方罷,便不再與銀姬宮主相說,而是發出了一聲爽朗的大笑,舉刀高喝道:“有誰愿意隨我一同斬殺奸邪,赴湯蹈火乎?”
  
  我瞧見這笑容里面,有著隱隱淚花,心中一陣激越,高聲應道:“如此慷慨赴死,豈能少了我陳志程?”

4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六十章 簫聲咽安魂殤”

  1. 回復 2015/01/09

    尾巴妞

    期待更新中噢

  2. 回復 2015/01/10

    我第一

    看的我都想殺

  3. 回復 2015/01/10

    豐胸提臀

    雜個又沒了

  4. 回復 2015/05/18

    耶郎王陸左

    媽蛋,早知道吹個蕭長首哥就可以把那些東西趕回去,我特么還要那二十萬人去干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