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七章 出事

  一股讓我意外的力量從下丹田之處涌現出來,而我的手掌灼熱得連自己都難以承受。

  此印法正中那團黑霧形狀的女鬼,藍色的光芒在夜晚里熒熒發亮,有一種音爆一般的聲音憑空響起,黑霧一陣恍惚,竟然有一潰而散的跡象。只這一下,黑霧竟然便與朵朵脫離開來,發出一聲驚疑的尖叫,這尖叫像是直接在我們的心頭響起,好似鈍刀子刮在玻璃上,讓人渾身有一陣雞皮疙瘩生出來。

  打鐵趁熱,我緊緊地握住這一團黑氣,不讓它掙脫開去,手臂的肌肉繃得緊緊,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涌到手掌上,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化身為黑氣的女鬼哀嚎了一陣之后,聲音慢慢低沉,最后竟然淡薄,忽然之間,消失不見了。

  是被打散了……

  有一股陰涼之氣流回了我的雙手,讓發燙難受的皮膚變得稍微好一些。我有些發愣地看著這奇怪的雙手,不知道說什么好。太古怪了,那個無面女鬼,是我們在廣場大樓中見過的女鬼中實力最厲害、也是最難纏的一個,竟然被我一雙**龍抓手,便將其一舉抓爆了,這合理么?這科學么?

  別說是別人,我自己都有些發懵,覺得怎么都說不通。

  我伸手去拉浮在空中的朵朵,小丫頭臉色蒼白的飄開,不敢靠近我,說怕,你的手好熱。雜毛小道倒是熱情地過來,將我好是一番稱贊,說不錯、不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小子這雙手雖然經常惹麻煩,倒霉運,但是用來抓鬼,卻是一等一的利器。不過呢,你要把握好,不要跟朵朵玩的時候,一時激動,就……要真的是那樣了,老子第一個把你的皮扒了,放風箏玩!

  我問他怎么過來了?

  雜毛小道說他在舞池里面蹦迪呢,周圍都是熱辣的小靚妹,玩得那叫一個暢快,正想勾搭一個去酒店滾床單,結果遇見了我那新房客小瀾,她是和幾個朋友來這邊玩的,本來想找我一起過去聊聊,結果遇到了阿根,聽說我有事,便追了出了。出來之后人影無蹤,他便費盡心力給我卜了一卦,大兇,殺機浮現,于是他循著《金篆玉函》查詢氣機的法子,一路尋找而來。

  還好,還好,總算在最后關頭,趕上了,沒有錯過精彩劇情。

  雜毛小道說完,指著地下躺著的這位絡腮胡男,說怎么回事,這位被鬼上身的仁兄是誰?

  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他解釋清楚,雜毛小道不停地咂嘴,說也奇怪了,這哥們長得一幅磕磣樣,心智也怎么這么不成熟?跑了出來,不想著潛伏在窩里,避過風頭,還想著找俺們這些打醬油的路人麻煩,腦子真的壞掉了。有本事,去找張偉國他們干架去,老子還贊嘆他一聲牛波伊!

  我說怎么老打電話給你不通了,原來是泡美眉去了,那天下午看你表情就奇怪,是不是看上了小瀾了?

  雜毛小道并沒有像以前一樣露出招牌式的流氓笑容,與我調侃一番,而是搖了搖頭,語氣有些嚴肅地說沒有,那個小瀾,很像一位故人……我問是誰?他搖頭沒說。

  肥蟲子將剩下的那兩條食尸豿給收拾了,得意洋洋地飛回來,見到雜毛小道,親昵地往他臉上蹭。雜毛小道一直以來都對金蠶蠱存著敬畏之情,生怕這小東西給自己來一下,雖然不樂意,但還是讓肥蟲子蹭了一臉的血。這吃貨,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同蠱相殘,最喜歡的食物就是蠱毒,這是它誕生之日起,就銘刻進骨子里面的習性,除非是消滅它,要不然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我望著在地上昏迷的絡腮胡,這位我至今都不知道名字的老兄,現如今看來,還真的是個活雷鋒。

  至少肥蟲子就很喜歡這樣白送食物、不求回報的家伙。

  我們歇了一口氣,又去看了那個身體已然不完整了的老婦人。看著這具支離破碎的尸體,我們都沉默了。看得出來,這個老婦人是在經受到一番折磨之后,被活活咬死的。這世界上總是有這么一些人,泯滅了人性,卻又掌握著常人所沒有的力量和權利,故而會做出一些聳人聽聞的事情來。

  這種事情太多,就不舉例了。

  事情發生到這一步,已經不是我和雜毛小道所能夠控制的了。望著這血淋淋的場面,我把通訊錄里趙中華的號碼翻出來,打電話給他。接電話的是他老婆,之后病房里已經睡去的趙中華被叫醒了,我把今天碰到的事情給他講起,他說他知道了,問了我們所處的位置,讓我們等一下,他叫上面派人過來。

  我們就在垃圾場中等待了大概半個鐘頭,來了兩輛車,一輛黑色奧迪,一輛加厚的旅行車。總共七個人,為首的很眼熟,自我介紹的時候才知道叫作曹彥君,曾在地下室里面和雜毛小道的兩個師侄子一起圍毆被鬼上身的小東和蔓麗。他對我們的態度,明顯就比那個黃鵬飛要好得多,人也禮貌隨和,自言是正一派龍虎山貴溪古鎮的俗家子弟,在這里是個閑職,勉強混混而已。

  遇到這般妙人,自然是比黃鵬飛那般的二百五好得多。有人忙著收拾勘查現場,羈押兇手,我和雜毛小道則在車中將事情的經過,一一敘述給他聽。有人負責記錄,曹彥君也并不為難我們,偶爾會實事求是地問幾句話。談到如何處理那人和狗的尸體是,我建議最好是就地焚燒,并且用生石灰和艾草熏,他也一一照辦,叫了兩個人,立刻去采購一應的用具。

  我們站在車邊聊天,曹彥君很遺憾地跟我說,組織里像我這般的蠱師并不多,中原重道禮佛,派流紛繁,傳承也多;而巫蠱之術,則多傳于少數民族手中——特別是蠱,這個東西從古至今,一直都被嚴厲打擊,只有偏遠的少數民族山區的寨子里,才會有所傳承。而往往掌握這種手段的人,大部分都是很固執了,有著難離故土的感情和對外人的不信任、不理解,頑固,能夠進入組織的并不多,雖有,但是本事并算不高。

  可惜了,可惜了,要是你來,至少南方區這邊,能夠占有一席之地的。

  我抱拳說多謝美意,不過我這個人,向來浪蕩慣了,受不得拘束,被人一管啊,渾身都發癢,像中蠱了一樣,難受得緊。算了,反正是朋友,到時候有什么事情,一聲招呼的事。曹彥君拍著我肩膀大笑,說等的就是你這一句話——人嘛,就怕有個病啊災啊的,所以呢,總是有求人的時候。我求你,你求我,關系就這么鐵定下來了。說完這些,我們相互留了聯絡方式。

  雜毛小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著號碼一愣,接通之后,草草說了幾句,臉色大變。

  他走到了一邊去,嘀嘀咕咕說了幾分鐘,然后匆匆走回來,問曹彥君他可以走了么?曹彥君要交好于我們,自然說好,基本上也沒有什么事情了。然后,雜毛小道拉著我來到一邊,告訴我他要回家一趟。看他神色有些慌張,我急忙問是怎么回事?雜毛小道長嘆一聲,說他三叔蕭應武出事了,現在生死不知,需要他和虎皮貓大人回去。

  我奇怪,說到底怎么回事?

  雜毛小道的眉頭一陣抽動,咬著牙說你還記得今年二月末,我們在神農架的那個山洞子里面,三叔不是說不要拿里面的任何物件么?我說是,記得呢。那里面的東西,太邪性了,給人陰森森、心里面沉甸甸的感覺,拿出去,那不是徒留禍端么?雜毛小道說你我都是這么想的,可是有人卻不是——那可是古董,幾千年的東西,說不定能夠賣個好價錢呢?

  我心中一動,說是周林?

  雜毛小道點頭,說就是周林這狗東西,他從里面偷偷拿了一個黑蝠雕老玉佩,并且一直藏在身邊。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周林回到句容之后,說要回家一趟,辦點私事,一去便是五個多月。而后返回的時候,三叔見他身上有黑氣,冉冉縈繞,問他怎么回事?他還回答說是在家中,撞到了煞。三叔并不以為意,給他制了一張符,讓他好生收起來,日夜誦念即可。

  本來也相安無事,誰知道,這畜牲在今天中午的時候,趁著三叔午睡,竟然想要弒師,欲奪其魂魄。

  三叔并不提防這畜牲,一時間便著了道。幸好有姜寶看見,呼喚了眾人,周林那畜牲這才驚慌而逃,不見蹤影。而三叔的頭頂上,居然已經被密密麻麻插上了十三根銀針,直入腦髓,分神鎖魂。

  我心中一跳,說這可如何是好?

  雜毛小道說現在不說這么多了,這件事情連他爺爺都束手無策,完全不敢動彈。唯有想到虎皮貓大人,不知道它有沒有主意了。所以,他必須要帶著虎皮貓大人返回句容,去見一見他三叔的模樣,再做定奪。我問我要不要去,雜毛小道說不用了,你去也派不上什么用場,干著急而已。

  當下我們便不再深談,找曹彥君借了車,去家中把睡懶覺的虎皮貓大人接過來,然后換乘我的車,把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送到南方市白云機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