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一章 我非無名小卒

  銀姬宮主需要在湖畔此處安撫一眾狂野猛獸,無可取代,抽身不得。故而需要有人領隊,前往密林之中,將被魯道夫、德古拉伯爵等人撕裂的空間裂縫給封印住。這絕對是一件危險至極的事情,要曉得林子深處不但有來自西方光明會的一眾神秘高手,而且還有無數潛伏在密林之中,以及從空間裂縫跨空而來的恐怖異種。
  
  正是因為感知到林中存在著太多的恐怖氣息。銀姬宮主方才會對身為天下十大的北疆王說出那般喪氣的話語,然而北疆王卻根本毫無畏懼,執意領隊而出,一番話語說得讓人心中動容,我怎么可能不一同前往呢?
  
  人便是這樣,很容易給氣氛給感染,盡管我曉得這并不是一場屬于我的戰斗,小白狐兒的寒毒已解,我不遠萬里來到這天山神池宮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倘若是腹黑一些,我轉身離去,方才是最明智的選擇;然而人之所以為人,終究還是因為我們心中有人性,北疆王一直都是我所尊敬的長輩。無論是在黃河石林,還是在這天山祖峰,都是他帶著我一路走過,今天他要赴險,我怎么能夠不鞍前馬后的追隨?
  
  沒有北疆王,說不定一直等到小白狐兒凍死,我們都找不到這神池宮的入口在哪兒。
  
  人總是需要感恩的。故而當他一聲招呼,我便挺身而出,與我一同的,還有阿史那將軍、迦葉隊長和走馬隊的二十名精銳兄弟,除此之外,銀姬宮主身邊的四位長老也一同隨行。
  
  這些人代表著神池宮中除了三位絕頂人物之外,最強大的力量,有著他們隨行,多少也有了一些保障。
  
  就在我即將就要出發之時。從冰城那兒出現了一道白線,快得宛若一道煙,我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回頭一看,卻是精神煥發的小白狐兒,她咬著嘴唇說道:“哥哥。既然是要去險地,怎么能夠丟下我?”
  
  小白狐兒執意要隨行,我也沒有阻攔,因為我曉得身為洪荒遺種,真正成長起來的她未必會比我們將要面對的那些恐怖存在差許多,她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太過于年幼,雖說此刻的小白狐兒長得如同十六七歲的人類少女,但是在九尾妖狐漫長的歲月之中,她不過就是一個小嬰孩而已,沒有充足的發育時間,所以方才沒有表現出太強勢的能力來。
  
  然而洪荒遺種就是洪荒遺種,她也有著足夠憑恃的強大實力,在這樣的戰場中,反而比我們更加能夠如魚得水一些。
  
  不過當我躍上斬殺了巖鷹的福靈豹身上之后,那畜生卻對于小白狐兒有一種天然的畏懼,不知道是因為小白狐兒隱隱超然的氣息,還是已然認天山神姬為主,不敢讓她靠近自己,時間緊急,小白狐兒也沒有強求,而是隨著北疆王同行,至于騎著福靈豹的我,則用作先遣游騎兵,前去探察那空間裂縫的地帶。
  
  縱身躍上了福靈豹身上,那畜生拉風的一聲嘶吼,將周遭的猛獸嚇得一陣后退,天生王者的它驕傲地騰身于空中,盤旋了兩周,方才朝著林中飛去,而地上的北疆王和阿史那將軍,以及四名神池宮長老,則化作了三股箭頭,分別朝蛇窟、虎嘯野和野人林的方向飛奔而去。
  
  在這三處險地之中,蛇窟長蛇蔓延,虎嘯野猛獸橫行,唯有野人林最是詭異,因為空間裂縫越晚封印,神池宮的空間構架就越容易崩潰,所以并不能步步為營,穩妥為之,北疆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野人林,我自然隨他而走,而阿史那將軍和迦葉隊長則帶隊前往蛇窟,四大長老前往虎嘯野,各自為戰,相互馳援。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敵人在暗我在明,所以越是如此,我越是焦急,不斷地催促著福靈豹加快速度,朝著那號角升起的地方沖鋒而去。
  
  此時此刻,龍在田不過就是個可悲的喪家之犬,真正讓人憤恨的,是那幫唯恐天下不亂的西方人,我摸著自己身上那還未愈合、麻麻癢癢的傷痕,心中無盡的戰意,將身子低伏著,而只愛我的催促之下,福靈豹也是用上了吃奶的勁兒,先是陡然沖上了罡風凜冽的高空,接著就像導彈一般,朝著地上俯沖而去,整得就像是要直接撞到地上去了一般。
  
  嗖……
  
  這一聲就像是利箭破空,我的心臟都有些要停止了,而就在離地十米的時候,那畜生違反物理常規的陡然停在了半空,巨大的下墜力拉得我渾身都疼,而就在這時,我瞧見那一道號角聲從我身下的樹林中傳了出來,嗚嗚作響,我目光稍微一掃量,立刻瞧見在一顆樹冠上面,有一個身穿鎖子甲的冠名大騎士正在騎在樹杈上面,鼓著腮幫子吹動著黑色牛角。
  
  這人是誰來著?暴風還是深淵,又或者其他的騎士?
  
  我對西方人的臉孔有些臉盲,當下也是來不及仔細觀察,原本還想停留在豹身之上,此刻卻也不再緊緊抓著它的脖子,而是順著這一股沖勢,飛身一躍,將樹上的那個家伙給一撲,從樹上直接砸落到了地上來。
  
  因為我們反應得實在是太過于迅速,潛伏在密林之中的敵人直以為我們還在為那些獸潮而奔波拼命,并沒有想到我們會直接殺將過來,更沒有想到襲擊會從天而降,即便是這有著頭銜的圓桌騎士,也都沒有反應過來——事實上連我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福靈豹那畜生的速度,當我撲向樹冠,抱著這大騎士一同跌落林間的時候,那一刻我都有一種也要跟著死去的恐懼。
  
  不過我終究還是占據了主動,往下跌落的時候,死死制住了這個拼死反擊的家伙,讓他落在了下面當墊背,重重砸落林間。
  
  轟!
  
  沒有一點道理可講,被我偷襲的這個大騎士空有一身本事,練就的還是那比金鐘罩鐵布衫還要高明的錘煉肉體之法,卻是這么一擊給打蒙了,直接在林地間砸出了一個凹坑來,就在他氣血翻騰之間,我揚起偌大的拳頭,惡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臉上。
  
  砰!
  
  左臉,右臉;右臉,左臉!……
  
  這大騎士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段,將自己的肉體錘煉得堅硬如石頭,我一拳下去,自己的指骨都有些疼痛,來不及抽出小寶劍,當下也是左邊一下,右邊一下,這樣的組合足足持續了十幾回合,這才感覺到身下那具狂暴的身體已然失去了反抗,這才低頭一看,卻見這人腦袋被我打成了狗腦袋,一對眼珠子都給我捶得脫離了眼眶,十分可怖。
  
  直到此刻,我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左右一看,卻見周遭都是灰背長尾的惡狼,放眼望去一叢一叢,像是秋天待收割的麥子,不過我剛才可能是太暴戾了,使得這些以兇殘著稱的畜生都不由得夾起了尾巴,在遠處靜靜圍觀著,不敢上前而來。
  
  我顧不得滿手的鮮血和腦漿,將手指放在口中吹了一個唿哨,那福靈豹便如獸中王者一般地沖入了狼群之中,落在我跟前,腦袋低伏,讓我上前而去。
  
  用同樣的方法,我在最短的時間內,再次抓到了兩個躲在林中吹號角的家伙,其中一個是位大騎士,而另外一人,則是神池宮的長老李茂,后者的實力其實非常厲害,而去在我沖下來的那一刻,便已然發現了我,不過從福靈豹身上俯沖而下的我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沒瞧清楚我朝他揮過來的拳頭上面,居然還握著一把削鐵如泥的小寶劍,一下子右手齊肘而斷,結果后面被我以最兇猛的方式,給直接結果了性命。
  
  一直到死,李長老都表現出了難以置信的臉色,他沒有想到身為神池宮長老的自己,竟然會以這樣一種屈辱的方式,當自己全身手腳的筋骨都被我挑斷的時候,他望著旁邊雙眼冒著綠光的獸群,以及緩慢收起了兇器的我,咬牙說道:“老夫怎么可能,死在你這樣的無名小輩手上?”
  
  我拍了拍旁邊趴在地上的福靈豹,翻身而上,然后平靜地說道:“我并不是無名小輩,茅山首徒,黑手雙城陳志程,便是在下;這個名字,你出去一打聽就知道,很有名的——不多殺死你的并不是我,而是這些……”
  
  我回手指向了周圍這些流著口涎的兇猛獸群,冷然說道:“請神容易送神難,你們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既然請別人來了,總得管飯不是?”
  
  這話兒說完,我一拍福靈豹脖頸上面的軟肉,騰身飛起,留下被無數猛獸撲上前去撕咬的李長老,哀嚎不斷。
  
  當三處的號角相繼停歇了之后,藏在林子里的其他敵人終于意識到有人已經開始針對了他們,不但再次發出聲音,我循著最近一處消失的號角聲追了過去,剛剛落在林中,翻身下了福靈豹,我立刻感覺到如芒在背,心中凜然,曉得自己應該是被那個德古拉伯爵給盯上了。
  
  同一條溝里面,我能夠栽倒兩次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