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三章 莫非因為愛情

  攔在我們面前的,正是先前狼狽逃入修行密林之中的神池宮駙馬龍在田。
  
  一日之前,他還是這個修行界中最為神秘圣地的實際掌舵人。在宮主和教諭大長老都閉關修煉的當下,他控制著天山神池宮大部分的秩序和交易,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然而此刻的他卻如同一只倉惶驚恐的老鼠,身邊最后只剩下了兩三個追隨者。連他最堅實的支持者龍飛揚都在湖畔,給北疆王一刀斬成了兩半。
  
  人生如此大起大落,也難怪他會喪心病狂地與魯道夫這伙西方人將空間撕裂,想要與這偌大神池宮玉石俱焚。
  
  若說恨,龍在田自然裝著滿滿一肚子的怒火,而且還不光只是今時今日的傷痛,而是這二十年來所醞釀出來的陳年遺恨。
  
  名義上是宮主駙馬,但是銀姬宮主這二十年來除了神姬一個女兒,再無所出,便能夠瞧得出這夫妻兩人之間的關系,而龍在田光明正大地出入煙花場所,從俄羅斯妞兒到烏克蘭大洋馬,來者不拒,就我自己的猜測。估計他都未必能夠沾得自己名義上老婆的半點兒葷腥,方才會如此大膽。
  
  也就是說,戴了二十年有名無實的綠帽子,這叫龍在田心中如何不憤恨?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龍在田出現在了那狹長裂縫的前方,披著一件獸皮夾襖。周遭滾滾而出的魔物和猛獸對他熟視無睹,反而是對我和北疆王呲牙咧嘴,表現出無比的攻擊欲望來,若不是福靈豹在我們旁邊震懾,恐怕已然被大群魔物圍攻了。
  
  北疆王從背上取下他那把宛如菜刀一般的奇形長刀,沒有說話,就是瞇著眼睛,左看看,又看看。就好像是在瞧案板上面一頭待宰的豬。
  
  龍在田憋了一肚子的狠話要跟面前這個情敵撂出來,結果對方卻用那人生贏家的態度,根本就不理會他,這讓前神池宮駙馬著實火大,沖著北疆王喝罵道:“老子將這空間裂縫給弄開了,神池宮即將毀于一旦。你難道就沒有一點兒憤恨嗎?”
  
  這話兒說得有點兒幼稚了,并不像是龍在田這樣的梟雄所說,反而有點兒像是小孩子斗氣,不過適逢大變,倒也可以理解,我翻身躍上了福靈豹的身上,在周遭游弋了一番,讓那些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撲上來的猛獸消停一點,然后回頭去看北疆王如何說。
  
  相比于龍在田的狼狽,北疆王倒是顯得十分豁達,灑然笑道:“我有什么好憤怒的,這神池宮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我的家在北疆,在西域,在那萬里綿延的昆侖和天山山脈,在荒無人煙的戈壁和沙漠,在甜得出蜜的河套平原和牛羊滿地的那拉提大草原,每一個尚武的草原部落都在傳頌我田師的名字,每一個蒙古包中都備得有招待我田師的美酒和烈煙,這樣的人生,比起坐井觀天的一個區區神池宮來說,實在是沒有好講的……”
  
  這家伙說得恣意,龍在田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扭曲了,他惡狠狠地沖著面前這黑胖子怒吼道:“既然如此,你為何又要回來,將我所有的一切都給毀去?”
  
  北疆王平靜地說道:“因為你。”
  
  “因為我?”
  
  “對,若不是聽到消息,說你有心對付銀姬,我又如何會違背當年發下的毒誓,重返神池宮來,實話告訴你,自入神池宮,我的血誓已然進入了心脈,不得解脫,左右都是死,不如找你一同去,黃泉路上,也算是有一個伴當,到時候喝酒抽煙,也不無聊……”
  
  北疆王說得淡然,然而我心中卻是驚駭莫名,沒想到北疆王返回神池宮,竟然會觸犯這般惡毒的誓言,這幾日我瞧他風輕云淡的樣子,哪里會曉得他其實已經沒有幾日好活?
  
  到底是因為什么,會讓這個男人拋下自己功成名就的一切,前來神池宮慷慨赴死呢?
  
  難道是,因為愛情?
  
  龍在田也顯得很驚訝,難以置信地說道:“果然,我聽我母親說你這輩子都不會回到神池宮,沒想到你竟然還真的回來了,為了那個女人,你值得么?”
  
  北疆王淡然一笑,顯得十分超脫:“二十年前,我怕死,不敢面對,所以覺得不值,而如今,歷經萬千繁華與凄苦,悲歡離合,仔細琢磨了一下,才發現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想要找一個心中由她、她心中有我的人,實在是太過于艱難了,所以若是擁有,即便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也是勝過世間一切,所以我回來了,只是想告訴她一句話,我當年負了她,不是因為不愛她,只是因為我太愛她……”
  
  北疆王輕輕呢喃著,將憋在心中二十年的話語對著這個情敵緩慢講出來。
  
  他與銀姬宮主兩人剛才時隔二十年的重逢,沒有講過一番體己話,此刻卻是緩緩說出來,奇怪的是,這般肉麻的話,從這個黑胖子的口中說出,我竟然沒有半點兒不適,而是感到鼻頭一酸,有一種淚如雨下的沖動。
  
  不過到底是在這戰場之上,北疆王的真情流露并沒有泛濫,陡然間神情轉冷,然后朝著龍在田冷然說道:“除此之外,我還要感謝一下你,當初若不是你和你母親龍老雪,我不會知道自己竟然是這么的摯愛著她,這讓我用一生的時間認清楚了自己;除此之外,我還要感謝你一點,神姬我見過了,很不錯,幫我養了二十年的女兒,著實讓我感激……”
  
  這話兒說得實在是太過于傷人了,龍在田的怒火陡然間就被點燃了,從旁邊一抓,摸出了一把青色鋒利的長劍,咆哮著就朝北疆王沖了過去。
  
  北疆王并不懼怕此人,將長刀插在那泥土之上,靜靜等待著對方的到來,然而龍在田剛剛沖出幾步,前方便憑空浮出了一個穿著黑色修道士長袍的家伙來,卻正是龍在田外援的領頭人魯道夫,他攔住了怒火中燒的龍在談,厲聲喝問道:“冷靜,龍,你是他的對手?”
  
  暴躁中的龍在田憤然吼道:“他不過就是一灑水小廝,如何能夠與我相提并論?”
  
  而就在此時,從附近的林子里卻是躥出來十個身披重甲的大騎士來,在龍在田跟前圍成一堵重墻,瞧見這副場景,剛才還有些失控的龍在田這才明白了此時誰才最有話語權,惡狠狠地咬著牙,沒有再說話,而我瞧見那魯道夫越眾而出,朝著我們這邊說道:“剛才阻擊我們號角手的人,是誰?”
  
  北疆王沒說話,瞥了我一眼,而我則弱弱地舉手說道:“是我,怎么了?”
  
  魯道夫問道:“德古拉伯爵被你怎么了?”
  
  我指著身后的方向說道:“他說自己是吸血鬼,哦,不,血族,然后就給我用火油給點著了……”
  
  我說得輕松,魯道夫和他身邊的眾人臉上卻齊刷刷地變得陰寒起來,魯道夫搖頭說道:“不可能,你絕對干不掉德古拉的,他可是傳奇伯爵的后裔!”
  
  我揚起了手中的劍,凜然說道:“事實勝于雄辯,男人行不行,就看自己的拳頭硬不硬,來吧,各位,別掰扯了,一切恩怨情仇,一戰了結!”
  
  這不斷涌出魔物的空間裂縫可比那火山口還要危險無數,在這個地方聊天,顯然不是一個名字的選擇,要么生,要么同歸于盡,哪里有那么多恩怨情仇,我將長劍一舉,便開始騎著胯下福靈豹沖陣而去,而就在我向前沖擊之時,北疆王卻也一腳將泥土里面的長刀踢出,手上緊握,隨著我一同向前而去。
  
  兩人一豹,意志堅決,就便是前面有那刀山火海,爺們的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干,就是干!
  
  福靈豹擁有著恐怖的爆發力,四腳一陣狂奔,瞬間抵達,接著一對前爪就朝著首當其沖的魯道夫撲去。
  
  那個外國和尚并不與我硬拼,卻是閃身躲入了那由十名大騎士組成的戰陣之中,而這十人卻是彼此相連,構建成了鋼鐵長城,將我這一沖擊給赫然頂住。
  
  說句實話,這樣的一堆人,絞殺我都足夠了,我這般的沖鋒實在是太過于驕狂,不過人活一口氣,我當下也是忘卻了生死,腦海里只是不斷地回憶起了在百丈冰窟之前師叔祖李道子與神池宮大長老的交手,下意識地想要去模仿對方的手段,如此有模有樣地學著,倒也能夠在戰陣之中,配合著福靈豹左沖右突,斗得暢快。
  
  我拖住了一眾光明會的頂尖高手,而北疆王則找上了龍在田。
  
  這是一對老冤家、老情敵的戰斗,一場命中注定的宿命一戰,北疆王一出手,完全展現出了他身為天下十大的恐怖之處來,第一刀全力格擋,若垂天之云,阻敵攻勢,第二刀罡風揚起,那刀勢婉轉低回,將龍在田的后路了斷,就在兩人在瞬間展現出自己畢生的修為和參透之刻,北疆王斬出了第三刀。
  
  這一刀一往無前,如流星霹靂,霸烈無比,將他所有的愛恨情仇、悲傷歡樂,化作這一刀飛星而走。
  
  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