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四章 秘境危在旦夕

  “喝!”
  
  高手之間的較量,有的時候磨磨蹭蹭,你來我往。這戰斗能夠持續良久,如果是破陣,大戰三天三夜,連帶著吃喝拉撒都有可能,然而有的時候,勝負只是在呼吸之間。就已經見到揭曉了。
  
  三刀而出,一刀擋,一刀斷,一刀斬出畢生的恣意妄然,情仇愛恨。
  
  龍在田抽劍來擋,此刻的他全身凝如金色,就如同那純金一般耀眼,顯然也是將勁氣攀升到了巔峰,此時此刻的龍在田,天山神池宮三大傳奇之下的第一人,便如同傳說中的金身羅漢一般,手中的青鋒長劍也化作了一道碧綠如林的光芒來,將自己的周身給護住。
  
  他全身緊繃,隨時準備著暴起反擊。只要他擋住了北疆王的第三刀,估計精氣傾瀉之后的北疆王就難以抵擋此人纏綿而往的洶涌劍勢了。
  
  然而他能夠擋得住么?
  
  一時間,場中所有拼斗的人,包括我和魯道夫、十大騎士一眾拼得你死我活的家伙,都不由自主地被這一幕給吸引了心神,忍不住用余光瞥看了過去。
  
  我瞧過去的時候,感覺整個世界在那一瞬間。都集中在了北疆王那把宛如菜刀的奇形長刀之上。
  
  砰!
  
  這響聲仿佛從我們的心底里陡然升起,緊接著我瞧見龍在田手上那把絕對稱得上是頂級法器的青鋒長劍化作了萬千碎片,而后那一位神池宮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一世梟雄,便和他兄長一樣,被北疆王從天靈蓋,一路劈到了胯下,整個人分成了兩半。
  
  與之不同的是,這一刀劈得實在是太快,所以這兩半并沒有立刻分離。而是緊緊地黏在了一起。
  
  甚至被一刀滅絕了生機,龍在田卻能夠拼盡所有的意志,陡然說出來:“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下所有人,給我陪葬!”
  
  這已然不是在用喉嚨在說話,而是用生命和靈魂在怒吼。可見此人的心結和積怨有多么深重,面對著這樣的怨力,一刀施展進了畢生精華的北疆王長吸一口氣,然后橫斬一刀,將龍在田的頭顱斬下,并且直接湮滅了其魂魄,然后淡然說道:“黃泉路上,就不拉你一同離開了;而當今之世,也不勞你再費心惦記……”
  
  將自己畢生的情敵給斬殺于此,北疆王的臉上并無半分歡喜,無喜無悲的他站在原地,仿佛在思索著某種東西,旁邊的魯道夫覺得自己似乎有點機會,當下也是箭步沖出,抬起手中的修士杖,朝著那個展現出驚天之威的黑胖子驟然襲擊而去。
  
  盡管并非專業刺客,但是魯道夫這倏然間展現出來的手段,卻并不比德古拉伯爵差上多少。
  
  然而北疆王終究還是北疆王,盡管在剛才的那一刀之中,他傾盡了自己畢生的情感,一刀力竭,但是卻并不是這么能夠讓人偷襲成功的,當下也是伸腳將龍在田的尸體踢向了魯道夫,而魯道夫絲毫不顧此人之前還是自己最重要的合作對象,將修士杖猛然一卷,那龍在田的尸體便化作了萬千血肉,而他則在這如雨如瀑的血肉之中,朝著北疆王胸口要害猛然戳去。
  
  魯道夫表現得越是兇狠,說明他心中越是害怕,害怕這個黑胖子展現出了逆天的恐怖力量來,將他以及他手下諸人給全部清除,方才會如此。
  
  北疆王沒有再出刀,而是伸手抓住了魯道夫刺出來的修士杖,然后平淡地說道:“你們輸了,再不走,即便不是死在我們手下,也要給這些饑餓的猛獸果腹!”
  
  魯道夫的修士杖被北疆王給死死抓住,移動不得,一邊將臉憋得鐵青,一邊咬牙說道:“四處兇地,在龍的幫助下我們已經打開了三處,源源不斷的暗生物將這里充斥著,不日這空間薄膜就會被撐破,到了那個時候,世間便再無神池宮,你們中國人,也再將沒有這個可以制造出無數神兵利器的兵工廠,我們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北疆王雙眼一瞪,惡狠狠地說道:“你們就這么執著于毀滅人類么?”
  
  魯道夫搖頭說道:“不、不、不,不是毀滅人類,只是消滅掉百分之九十九的劣質人種,從而讓這個地球上精英的階層獲得更好的生活空間,留下來的每一個人,都是地上的神……三十三級光明會長老的想法,豈是你們這些低劣人種所能夠領會的?”
  
  兩者僵持著,而這時的北疆王則已經回過了氣來,右手上面的長刀已然橫著揮了過來,魯道夫給那氣勢嚇得不敢露頭,縮著脖子就逃回了騎士陣中去,而雙方即將再次打成一團的時候,我突然感到一陣心悸,下意識地脫離了戰陣之前,策動著福靈豹朝著后方跳去,而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卻見那裂縫中突然伸出了一條長約五米的巨大粗腿,直接踩在了兩個大騎士的身體上。
  
  那兩個將自己身體錘煉成了法寶一般、靈肉合一的大騎士,背著粗腿一踩,居然一聲不吭地就化作了肉糜。
  
  緊接著整個空間陡然一暗,我的感知之中,卻是曉得有一個牛頭人身的巨人從裂縫之中走了出來,它身高十米,拖著巨大的鐵鎖鏈,像足了民間傳說中牛頭馬面之中的牛頭,不過給我的感覺,這巨人并不是一個整體,而是有無數密密麻麻的小生物所組合而成。
  
  除了這個牛頭巨人,還有一只渾身燃著烈焰的巨鳥,和一頭三只腿、宛若犀牛的巨獸,那巨獸一出現,便朝著湖畔方向狂奔而走,一路所向披靡;火鳥則陡然沖天,繼而帶著劇烈的火焰俯沖下來,所過之處,便是一片火海;至于那牛頭巨人,則拖著手中巨大的鐵鎖鏈,不斷地揮甩著,無論是高大的樹木還是修為絕頂的高手,都擋不過一擊,紛紛折斷當場。
  
  這樣三個恐怖的東西從空間裂縫中相繼出來,讓人震撼莫名,其后無數帶著火焰和毒霧的兩腳畜生踩著飛快的腳步突出,朝著林中擴散。
  
  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恩怨都抵不過生死,無論是魯道夫一伙,還是我和北疆王,都盡量地離開了那恐怖牛頭的視線,朝著遠處奪命狂奔而走,我與福靈豹足足狂奔了三分鐘,與北疆王在林中相遇,望著擦身而過的那種宛如恐龍一般的奔獸,以及到處都冒著濃煙的密林,宛如地獄一般,我驚魂未定地說道:“田爺,剛才那三個東西,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北疆王一臉漆黑,舔著嘴唇說道:“不知道,不過那玩意就連我都感覺到震撼莫名,有著這些東西出來,神池宮只怕要完了。”
  
  我頓時就是一激靈,下意識地喊道:“這樣的話,不如我們趁機離開?”
  
  他搖頭說道:“我活不過幾天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小陳,你若是能活下來,幫我照顧一下神姬好么,我看她雖然本事不錯,但到底還是有些不成熟……”
  
  我苦笑著說道:“田爺,你別臨終托孤啊,神姬還有她娘,還有這神池宮上下的遺老遺少,咱先說說現在怎么辦吧?”
  
  北疆王目光朝著回處望去,然后對我說道:“我想回去,看看能不能將那空間裂縫給封印住了……”
  
  我詫異地說道:“田爺,你還不放棄么?”
  
  北疆王點了點頭,堅定地說道:“即便是死,也要有點目標對不對?我想試一下,看看能不能繞過那個牛頭巨人。”
  
  他說得堅定,我想了一下,那三只兇物一出,整個神池宮都不安全了,既然如此,還不如舍命一拼,當下也是執意要與北疆王重新回歸,他并不拒絕,或許他已經認可了我的能力,覺得有我相助,似乎勝算更大一些,于是兩人便尋隙而返,瞧見原來一片洶涌的空間裂縫處竟然變得頗為荒涼了,遠處不停地傳來了恐怖的嚎叫,顯然是這一大波的獸潮已然朝著天池那邊進發了。
  
  兩人小心翼翼地接近,解決了幾小股零零散散的猛獸之后,終于來到了這空間裂縫之前,但見這一道裂縫呈四十五度斜立在半空,最低的地方離地半米,高的則在樹冠之上,此時還有零星的小獸跳出來,瞧見了我之后,試圖要攻擊,結果被福靈豹一口咬斷了脖子,其余地蹦蹦跳跳地逃開而去。
  
  北疆王剛剛抵臨跟前,便從懷中掏出了一把金粉,朝著前面使勁一揮灑,那宛如無形的裂縫便被實實在在地顯露了出來,接著在金粉的構建下,我可以看到無數的符文在這邊緣處不停地流動著,而中間則有萬千世界在上麥呢浮現,仿佛這裂縫通往無數個世界一般。
  
  我實在沒有想到這黑乎乎的裂縫口子,被北疆王這般一勾兌,既然這般的美麗,當下也是放眼瞧去,就感覺如同天邊的彩虹一般,越仔細看,越發覺得瑰麗無比,突然間,我渾身一震,從那裂縫之中,瞧見了一個絕對想象不到的人來。
  
  天啊,怎么可能,竟然是張大明白?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六十四章 秘境危在旦夕”

  1. 回復 2015/05/18

    陸左

    那牛頭人是不是在陰陽界追的我亂跑的同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