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六章 城頭一絲希望

  那牛頭巨人就好像是地獄里面放出來的恐怖魔物,手中揮著一根巨大無匹的鐵鎖鏈,虎虎生風。周遭的樹木但凡被碰上一點兒,就直接折斷當場,而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瞧見了小白狐兒的身影,居然就盯著她,大步流星地跨越過來。而小白狐兒則憑著自己敏捷的身手,在密林之中飛速奔走,不讓這魔物碰到。
  
  說句實話,無論是誰,瞧見這樣的東西,也實在是沒有一戰的勇氣。
  
  我瞧見小白狐兒陷入了危險之中,心中焦急如焚,不過也曉得如果就這樣沖上去,林間身手還不如小白狐兒矯健的我根本就不夠那恐怖的牛頭巨人填牙縫,所以只有從側面繞行,預計著路線疾跑,最終與小白狐兒相遇,然后大聲問道:“尾巴妞,那鬼東西干嘛要追你啊?”
  
  一陣奪命狂奔。被追得上期不接的小白狐兒瞧見我欣喜萬分,不過對于我的這個問題,她哭笑不得地說道:“我怎么知道,半路碰上了,就一直追到這兒來了……”
  
  說著話,那牛頭巨人便撥開了一片高聳入云的龍血樹林,朝著我們這邊跨步奔來。這家伙的一只大毛腿都有五米多長,要是比速度,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敵得過它,不過我瞧見小白狐兒一腦門子的汗水,顯然也是疲乏至極,于是將懷里的遁世環丟給了這小妮子,催促她趕緊離開,由我來想辦法對付這大家伙。
  
  小白狐兒對于我的話語將信將疑,不過被我一瞪。我原先在特勤一組豎立的權威終于發生了效果,她不再猶豫,朝著我認真地點了一下頭,然后朝著林子外面跑去。
  
  這遁世環一經開啟,小白狐兒的氣息立刻湮沒于林間,那牛頭巨人頓時就失去了目標。環目四望,一下子就瞧見了在林中等待的我。
  
  人與獸類終究有著許多不同,它顯然也是認得出來的,當下也是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哞”,震驚天地,接著朝著我這邊狂奔而來。
  
  聽到那牛頭巨人真的發出了老水牛一般的叫聲,我感覺一陣古怪,不過此刻也是顧不得許多,朝著林子最密的方向一陣狂奔,感覺到身后的樹林一陣折斷,無數噼里啪啦的聲響越來越近,讓人多少都有些絕望,這才曉得小白狐兒剛才的痛苦,不過此時的我剛剛服用了那廣陵金丹,正是精血充裕的時候,卻也沒有半點疲憊,接著茂密的叢林將自己的身影遮藏。
  
  因為前兩日我曾經和小白狐兒在這一片區域巡視過,所以對于路徑我倒也十分熟悉,從林子邊緣又繞行到了蛇窟處,瞧見那兒無數花花綠綠的蝮蛇翻滾,白花花的蛇皮充斥天地,我結起了魔威印法,將這些冷血長蟲給驅趕,突然聽到一聲巨大的怒吼聲,回頭瞧去的時候,卻見那巨人被一條二十多米長的巨蟒給纏住了身子。
  
  我心中一陣狂跳,想著這莫非是天助我也,然而瞧見這巨蟒緊緊只能纏住那牛頭巨人十幾秒,接著我瞧見那巨人陡然間居然一陣潰散,化作無數指甲蓋大的黑色蠹蟲,那巨蟒頓時就纏了一個空,緊接著那無數的黑色蠹蟲附著在巨蟒之上,無數血肉吞噬,不多時便只剩下了一條巨大的骨架。
  
  巨蟒一死,黑色蠹蟲重新開始凝結,竟然又化作了那牛頭巨人,張目四望,找尋著我的身影。
  
  此刻的我藏在林中深處,收斂氣息,連望都不敢望,盡量低伏著身子,不讓它發現,而就在我埋著頭當鴕鳥的時候,卻聽到旁邊傳來阿史那將軍詫異的喊聲:“小陳兄弟,你在這兒做什么呢?”
  
  我抬頭看去,卻見到阿史那將軍和迦葉帶著人從我身邊路過,瞧見我這副模樣,十二分的不理解,我下意識地問道:“裂縫封印了?”
  
  阿史那將軍點頭說道:“對,蛇窟這兒本來就不是重災區,剛才宮主親自過來,所幸能夠封堵,只可惜損失了十來個弟兄!”
  
  他一臉遺憾,顯然是在為自己手下走馬隊的兄弟而傷心,然而我卻突然想了起來,朝著他低聲喊道:“小心,大家分散著逃……”
  
  我這話兒一出,眾人都還是一陣茫然,而遠處的那牛頭已然發現了這邊的動靜,大步流星地飛奔而來,我瞧見,拉著大家離開,而阿史那將軍和迦葉發現了這頭恐怖的魔物,也嚇得魂飛魄散,朝著四周散開,不過終究還是有人沒有能夠逃過這魔物的追殺,給它狠狠一腳踩中,立刻慘叫一聲,化作了肉糜。
  
  我與阿史那將軍一同逃離的,他一邊狂奔,一邊沖著我大聲喊道:“這東西是索魂牛頭,只不過這玩意怎么可能有這么高?”
  
  我不知道所謂的索魂牛頭到底應該是什么模樣的,當下也是問他說道:“將軍,對付這樣的東西,有沒有什么好辦法?”
  
  阿史那將軍對我說道:“陽光!這東西乃冥河索魂的幽府使者,乃至陰至柔之物,唯有真正的陽光方才能夠將它湮滅,只是我神池宮乃洞天福地,根本沒辦法擁有真正的陽光,所以……”
  
  我被他啟發,繼續問道:“比起陽光,雷法可是比陽光剛烈無數倍,這個可使得?”
  
  阿史那將軍連連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不過對于這樣的大家伙,若是沒有化境的雷法,或者驚天的引雷術,對它來說不過就是小傷,動不得根本,不過我聽老田說你是茅山弟子,你可學得那神劍引雷術?若是如此,事情就好辦許多了。”
  
  我搖頭苦笑道:“神劍引雷術乃掌門之法,我哪里能夠學得,不過我倒是會一門茅山掌心雷法,每年天雷勾動,驚蟄十分,我都有引雷入體,積攢了些雷勁……”
  
  阿史那將軍搖頭說道:“不行,這點雷勁,恐怕不但滅不得它,而且還會被忌恨,追逐致死——對我,宮中曾經有一張茅山符王李道子的雷符,我們現在趕回去,將那雷符激發,或許能夠消滅此物!”
  
  我們兩人說著話,阿史那將軍麾下走馬隊便已然被那牛頭巨人給滅了四五個,他此番帶來的人馬已然損失了四分之三,心中憤怒得很,不過商定計劃,便叫來迦葉,讓他帶著我突圍出去,找人要到那雷符,至于他,則帶著這魔物在林中多繞一會兒圈子,因為如果將這貨放到湖畔那邊去,冰城之處的天羅地網陣未必能夠擋得住它,倒是一處禍害。
  
  我點頭同意了他的計劃,臨走前阿史那將軍問我,與我同行前往野人林的北疆王如何了,他感覺宮主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我當下也是簡單地將野人林發生的事情說給他聽,當得知龍在田被北疆王三刀斬殺,而身受血誓重毒的北疆王自知必死,與銀姬宮主訣別之后,沖入了空間裂縫之中去,聽得這些,這個老將軍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了痛苦的面容來,搖頭嘆息了一聲,猛地一跺腳,身子陡然高了幾分,然后一聲怒吼長嘯,引著那牛頭巨人朝著林子深處跑去。
  
  阿史那將軍一走,迦葉便帶著殘兵與我一同出林,剛剛走出蛇窟,便與尾隨而至的小白狐兒匯合,一路上滿目蒼夷,到處都是被巨獸碾過的痕跡,而遠處不停地有濃煙飄散而來,顯然是那巨大火鳥散發出來的毒火,迦葉這個漢子的眼淚不停地流,不斷地喃喃自語,痛苦得不行。
  
  同行的人,也是一臉熱淚,我能夠感受得到他們對于家園被毀時心中的傷痛,所以腳步越發的快疾,一行人宛若一道利箭,很快便沖出了林中,來到湖畔。
  
  原本以為湖畔邊會比密林中好多,結果一沖出來,才發現湖畔遍地的農莊和良田都化作烏有,無數的焰火沖天而起,滿目都是洶涌的獸潮,而那一頭三腳巨犀正率領著無數猛獸,在洶涌地沖擊著冰城城墻,我瞧見城墻之上,有無數身高三米的金甲武士,手持長戟,奮力維持著陣勢,不受沖擊,不過我還瞧見那頭火紅色的巨鳥已經帶著無數飛禽,越過外宮,越過神池,朝著內宮和雪山的方向飛去。
  
  那火鳥倘若抵達雪山,將峰頂上面的冰雪融化,只怕那雪水都能夠將整個神池宮都給湮沒,瞧見這場面,好幾人都感覺到一陣無力,癱軟在地,陷入了絕望之中。
  
  迦葉瞧見這副場面,曉得即便我們能夠拿到雷符,殺死那牛頭魔怪,只怕未必能夠拯救神池宮。
  
  他的眼中滿是絕望,我也在捫心自問,說難道誰也救不了這處修行圣地了么?
  
  然而此時,我瞧見了在搖搖欲墜的城頭,宛如一朵小白花的天山神姬屹立上面,無論有多么的危險,她都沒有一點兒退縮。
  
  她是那么的堅定,就算是死,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真的沒有救了么?
  
  每一個人的心底里都浮現出了絕望,但是瞧向倔強屹立城頭的神姬公主,卻又浮現出一絲希望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