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七章 天山祖靈之威

  就在這萬馬齊喑的時刻,天空之上,突然變得有些明亮。
  
  這是光。一縷明艷動人的光芒。
  
  我一開始還沒有感覺到,然而旁邊的迦葉卻突然跪倒在地,激動地舉起了雙手,大聲歡呼了起來:“祖靈保佑,祖靈保佑!”
  
  當聽到他這般的呼喊之后,我終于反應過來。這陽光卻是最真實的光芒,沒有一點兒雜質,完全不像是洞天福地里面那種蒙上了一層灰的陽光,它從我們的頭頂之上灑落下來,讓人覺得溫暖在心頭,而更加讓人激動的,還有林中傳來的那震天的嘶吼。
  
  這嘶吼、這咆哮,并不是發泄怒氣時的狂妄,而是充斥這恐懼與絕望,盡管隔得遠,但是我卻能夠在腦海里面勾勒出陽光灑落在那牛頭巨人身上時,它那冰消瓦解時的情形。
  
  這牛頭自從出現,就所向披靡,追了老子幾十里地。現如今終于算是被消滅了,我的心中一陣興奮,同時也曉得這秘境之中,之所以會有陽光出現,想來應該就是那個沉睡了百年的天山祖靈,終于覺醒,露出了自己的手段來。而且一出現,便是一錘定音,用最簡單的手段,將這攻入神池宮的恐怖敵人給弄得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這并不是多么復雜的手段,絕對堂堂正正,簡簡單單,但是使用出現的效果,卻讓人不得不服。
  
  一加一等于二,正正得負。這就是所謂的規則之力。
  
  就在這滔天巨吼剛剛消停的一剎那,我又聽到一聲穿刺入云的鷹啼聲陡然出現,循聲望去,卻發現原本沖向內宮之后的雪山,想要將其消融,冰消瓦解的巨大火鳥此刻卻是倉惶地望著我們這邊逃來。然而它飛得越快,卻終究抵不過身后的一抹雪線。
  
  這是一道近乎于透明的光芒,晶瑩剔透,就好像是隨意從那冰洞之中掰扯下來的一般,然而上面卻充滿了讓人血液發僵的冷意。
  
  一眨眼的功夫,那渾身都是黑紅色火焰的巨鳥終于被這雪線給追上了,接著在一瞬之間,那黑紅色的火焰陡然間就凝固了,然后從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我們前方百米處,我顧不得上旁邊跪倒的迦葉和幾名走馬隊弟兄,快步沖了過去,卻見這一頭翼展幾丈的巨鳥居然凍成了冰坨子,即便從百米高空之上摔下來,都沒有砸碎,反而是將泥土上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來。
  
  我走到跟前,能夠感受得到這晶瑩剔透的冰雕之中,蘊含著澎湃至極的熱意,但是這熱意終究抵不過這深寒,兩者相持,于是灼熱在一點一點地笑容,而冰寒則彌漫了整個冰坨子。
  
  終于,我感覺到那強大到了極點的靈魂被凍住,封印在了自己的冰身之上。
  
  好,好強!
  
  站在冰雕旁邊的我驚駭莫名,而這時才瞧見原本兵臨城下的一眾猛獸魔物此刻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發瘋一般地朝著林子退來,宛如潮水一般,而帶頭的則就是那頭巨大的三足巨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體型龐大的畜生居然朝著我徑直而來,遠處的小白狐兒朝著我大喊,叫我讓開,然而此時此刻的我,在見識過那天山祖靈之威后,心中也莫名多了幾分好強,站在了原地,等待著那頭畜生的到來。
  
  轟隆隆,轟隆隆……
  
  馬踏聯營,蹄聲如雷,那三足巨犀宛如坦克群一般地沖鋒而來,而就在它即將靠近的時候,我一個箭步沖上了那冰雕的腦袋之上,足尖輕點,翻身避開了這一沖鋒,落地之后,腳在獸群之上輕點,最后又落回了那冰雕的腦門之上,沒有預料之中的攻擊,那三足巨犀沒有了平日里的暴戾,倉惶而走,然而就在我目送它帶著群獸逃進林中是,原本如同死物的林子竟然活了過來。
  
  是的,真的是活了過來,無數豎直朝天的樹木突然變得柔軟,樹根從泥地里面拔了出來,纏繞在了經過自己身邊的猛獸上,而那頭宛如重型坦克的三足巨犀,則被十數棵參天古樹給包圍著,將其纏住,不斷絞殺。
  
  我就在遠處瞧著,瞧見這頭讓人膽顫心驚的恐怖魔物被無數樹根、藤條以及枝葉給交纏著,宛如銅墻鐵壁的皮膚被無數植株穿過,最后被活生生地絞死。
  
  那樣的場面,叫人一生都難以忘懷。
  
  天地之威,這就是所謂的天地之威,自然之道,我站立在這巨大的冰雕之上,望著林中無數的殺戮與拼搏,心中略有所悟,方才曉得當初我學那諸般劍法之時,師父并沒有太過于贊賞,而是對我簡單地說了一句話,講諸般妙法,不過入化境者拈手而來,此番想一想,那“依然秋水長天”再過于精妙,又怎么敵得過天山祖靈展現出來的這三式?
  
  這才是人世間最頂尖的力量,讓人為之臣服的威力,難怪神池宮之人會像祭拜神靈一般地供奉著自己的天山祖靈,原來到了這個境界,也就真的成神了。
  
  我呆呆地站在冰雕之上,望著密林之中的絞殺,一直過了很久,才聽到小白狐兒在喚我,扭過頭來,看見阿史那將軍一身血肉模糊的從遠處來到了我的跟前,慌忙跳下那火鳥冰雕,迎上前去,拱手問好,問他傷勢怎么樣?
  
  阿史那將軍雖然受了重傷,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歡欣得很,揮著手說道:“無礙,原本以為這條老命今天就交待在這里,與神池宮一同殉葬了,結果祖靈發威,在最關鍵的時候落下了陽光,終究還是將其滅了,老夫也算是撿了一條命回來,真好,真好啊,哈哈……”
  
  他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而我瞧見周遭的所有人都宛如癲狂一般,又跳又笑,激動得不知所言,就在這時,從城中走來一隊人馬,領頭的卻是騎著白馬的神姬,此刻的她英姿颯爽,被人眾星捧月地圍著,走上前來與阿史那將軍問好,將軍與她交代幾句,便被人攙扶著入城治傷了,而神姬則走到我跟前來,盈盈一施禮,對我躬身說道:“神姬在這里,代表神池宮的所有人,感謝先生高義,以及援手之情。”
  
  在一幫長老和眾人跟前,她臉色肅然,一臉莊重,我也不敢多說什么,也是禮數盡到,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后將功勞都歸功于天山祖靈之威。
  
  談到這天山祖靈,神池宮的人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紛紛發言,不過神姬倒是問了我在林中的境遇,我自然毫不隱瞞,當得知北疆王孤身進入裂縫、銀姬宮主出手封印之時,她那清澈的眼睛里面掠過了一絲明媚的哀傷,然而卻迅速收斂,然后又說了幾句冠冕堂皇的套話,對周圍的人講,此番慷慨赴難的所有宮外之人,都將是神池宮的貴客云云,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我感覺原本十分孤冷高傲的神姬,由原先的一個冰冰冷的小姑娘,在驟然之間就蛻變成了一個能有擔當的領導者。
  
  這種變化在別人的眼中自然是一種成熟和進步,然而我卻不知道為什么,多了幾分恍然若失的情緒在。
  
  神姬講完這些之后,又問了龍在田所勾結的那些西方人,聽得我的說明之后,咬牙切齒地對身邊的長老和走馬隊幾名隊長說道:“這些家伙,才是此番獸潮宮難的罪魁禍首,一定要嚴辦,一會兒祖靈的森林之怒完畢之后,我們就要立刻成立搜查小組,去林中進行拉網式的搜查,一定要將所有人都給抓到,如果有所反抗,格殺勿論!”
  
  她說得無比憤恨,而旁邊的人更是恨得牙癢癢,轟然應諾,表示一定不負公主所托,將那些家伙給全數捉拿歸案,讓他們感受到神池宮的怒火。
  
  雙方說著,這時頭頂上出現一片白影,接著福靈豹與銀姬宮主落在地上,眾人齊聲問好,而神姬則露出了小女兒的神態來,沖上前去,與自己娘親緊緊相抱,終于表現出了生離死別之后的輕松和解脫。銀姬宮主慈祥地撫摸著自家女兒的頭發,臉上露出了悲苦的笑容來,有長老問那空間裂縫都封印住了沒有,她點了點頭,告訴眾人,被龍在田打開的三處裂縫,她都已經親手封印住了。
  
  眾人一片歡呼雀躍,興奮莫名,而我也感覺死里逃生,多少有些欣喜。
  
  遠處的林中依舊洶涌舞動,激烈的獸嚎和悲鳴無處不在,大家也大意不得,銀姬宮主在委派任務,讓眾人先將內外宮和湖畔之地的漏網之魚給清楚干凈,然后準備預案,如何進林中搜查的事宜。
  
  諸多事情,使得這母女二人十分忙碌,而我一番奔波,即便是有著廣陵金丹頂著,心里也是十分疲憊,此刻大局已定,我便不再多言,準備與銀姬宮主告罪一聲,然后帶著小白狐兒返回了湖畔冰城。然而當我找到這位神池宮的宮主告辭之時,她卻突然叫住了我,屏退眾人,然后問了我一個問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