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八章 百廢待興之時

  “陳先生,你是否愿意留在我神池宮?”
  
  聽到銀姬宮主的話語,我莫名其妙地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想表達什么意思,而瞧見我這一副表情,這位宮裝美婦嘴角微微揚起,然后平靜地說道:“今日一戰,神池宮遭受重損,無數建筑和樹林被焚毀。修煉密林被一片混亂,而各種諸人不知道死傷多少,急需補充人手,進行重建工作,我覺得你人不錯,若是有想法,不如來我神池宮高就,別的不說,長老之位,虛席以待。”
  
  聽到她這一段,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銀姬宮主是想要招攬于我,讓我加入神池宮,成為其中一員。
  
  的確。在這一場權力紛爭之中,神池宮的教諭大長老飄然無蹤,勢力最大的龍家家主被一刀劈成了兩半,神池宮駙馬同樣也被一刀劈成了兩半,宮中的精銳力量或者死于內亂,或者死于獸潮,能夠活下來的人其實并不算多。而除了人員的損傷,還有神池宮最為遼闊的修煉密林要么被焚毀,要么亂成一團,城外農莊和農田一片狼藉,尸體無數,這還不算內宮之中處處煙火的損失。
  
  顯然易見,這一次神池宮算是傷筋動骨了,所以這才會想要通過引進人才的方式,來重新建設這個神秘的修行秘境。
  
  說句實話。能夠加入神秘的天山神池宮,這對于大部分修行者來說,絕對是一件讓人興奮莫名的事情,因為如果加入其中,不但能夠在功法、丹藥、法器以及其余諸般修行之上有所保障,而且還能夠有參透本我的機會。進入傳說中的昆侖之路,乃至直接飛升,成為天仙,與天同壽,與日同輝,化作萬年不朽之存在,按理說是沒有人拒絕得了的。
  
  但是人總是有例外的,這事兒對于我來說,恰恰又沒有什么吸引力。
  
  并不是說我對于修行一道之上并沒有什么野心和遠望,而是因為我想起了北疆王與龍在田在決斗之前所說的那一句話。
  
  當龍在田說起毀滅神池宮,北疆王會不會憤怒的時候,北疆王回答他,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北疆,在西域,在這整個世界之上,而不僅僅只是在偏安一隅的天山祖峰之間。
  
  那句話說得我蕩氣回腸,相比于窩在一個角落看世界,尋求那虛無縹緲的道家真義,仙靈述求,我還是覺得把握自己想要的幸福,來得更加重要。
  
  倘若是加入了神池宮,在這個注定就會自我封閉的秘境里,我想必得不到真正的快樂。
  
  何況,這里還沒有小顏師妹,沒有我師父和李道子,我一眾的師兄弟們,以及我雖未常見、但一直常駐在心中的家人們。
  
  我是一個肩上背著無數責任的男人,而在野人林重見張大明白之后,我曉得自己又多了一件任務,那即是無論有多么的艱難,我都要找到在黃河口一役走失的張大明白和努爾。
  
  我自己遺失的兄弟,自己要一個一個地找回來。
  
  能夠得到銀姬宮主本人的邀請,這絕對是一件莫大的榮幸,然而我卻終究還是婉拒了。
  
  當我說出了這話兒來的時候,我明顯地看到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臉上略過一絲意外和冷淡,不過她還是強忍著自己心中的不快,繼續勸解我道:“陳先生,神池宮雖說在江湖中已經久未聞名,但是比之世上諸多門派,依舊還是頂尖的,你若能來,長老之位自不必說,若是積攢幾年威望,這走馬隊統管與教諭大長老之職,也是任你挑選,你看如何?”
  
  她對于讓我加入神池宮一事,顯得十分的熱心,這般的許諾都說出了口,不過我的心根本不在神池宮,當下也只是拱手推辭,直言家中有父母,門中有長輩,不可拋下他們,孤身來投,此事心領,不勝感激。
  
  我說得謙遜,但是拒絕的意思卻明確無疑,當聽到我的表達如此堅決的時候,銀姬宮主的臉當下也是變得有些冷了,最后又問了我一句:“就連神姬那傻丫頭,都不能讓你改變主意么?”
  
  我莫名一愣,不知道她的意思,當下也是繼續推脫道:“這個……”
  
  我沒有說出話來,但是銀姬宮主卻也明白了內中的意思,冷淡地說道:“懂了,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我本以為你與那個膽小鬼不一樣,原來在情感上面,都將我神池宮當做了這青樓之地,也罷,這樣難以擔當的人,又如何能夠承擔得起我的寄托?行了,先生自去,銀姬打擾了。”
  
  這話兒說完,銀姬宮主便離開了,留下恍然若失的我,停在原地很久,一直到小白狐兒叫我,方才心思沉重地返回城中去。
  
  我回到了居住的客棧,伙計曉得了今日我和北疆王的表現,對待我的態度好得出奇,鞍前馬后不說,還整了一大堆的吃食,弄得旁人都嫉妒了,鬧將起來,結果那伙計眉頭一瞪,大聲說道:“1024今日在我神池宮生死存亡之機,忙碌奔走,出生入死,而諸位則在客棧中安享清茶看戲,就請不要多言了。”
  
  這話兒說得眾人無語,不過繼而又回過神來,紛紛朝著我打聽今日之事,試圖找到一些秘聞八卦來。
  
  能夠前來神池宮的一眾行商,必然都是外界的一方厲害角色,雖然大家都戴著木殼面具,不敢透露身份,但是如果能夠結交一二,也是不錯的事情,不過今日銀姬宮主對我說出那一番話來之后,我的心中卻是莫名沉重,也沒有了交際的心思,簡單吃了點飯,然后回到房間里,什么也不管,洗了個澡,便蒙頭一覺睡過。
  
  次日醒來,來到客棧大廳用早餐的時候,我才聽人談及,說此次神池宮蒙遭大難,罪魁禍首雖是那教諭大長老和神池宮駙馬母子,但與宮主多少也有些牽連,于是銀姬宮主發布了罪己詔,并且擬定讓神姬宮主在三日之后接受祖靈灌頂,成為新一代的宮主。
  
  對于這個決定,神池宮的人們表現出了兩種情緒,一是舍不得銀姬宮主,而另外一種,則是對于在此次事件中嶄露頭角的神姬公主的期望,希望她能夠帶領大家,重建神池宮,并且借此機會,消除內宮外宮之間的隔閡。
  
  一天之前,神姬公主還是一個手下沒有半個心腹的寡人,此刻卻是拯救全宮的英雄,天山祖靈的代言人,地位如此天翻地覆,倒也讓人詫異。
  
  我還聽說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銀姬宮主準備此番事后,便去勘破死關。
  
  所謂勘破死關,其實就是閉關修行,出關之日,要么死,要么成就仙靈之身,陸上神仙的修為。
  
  我對于這事了解不多,但是卻曉得絕對危險,而且倘若是要勘破死關的話,必然是需要神游太虛,歷經無數苦難,而銀姬宮主之所以這么做,就我心中猜度,可能最大的原因,則是想要去無盡時空中,找尋那個慷慨而去的黑胖子,那個與自己一再錯過的愛人。
  
  如有來生,共結連理。
  
  大劫過后,百廢待興,我瞧見的神池宮到處都是一片忙碌,而停留在客棧里面的行商則因為戒嚴的解除,歸心似箭,紛紛去辦了手續,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我與小白狐兒吃過早餐,回到小院的時候,遇到走馬隊的迦葉,他正在指揮手下搬運北疆王的行李,我一問,方才曉得是銀姬宮主的交代。
  
  我表示明白,北疆王此番赴死而去,雖說兩人之間并無約定,但是我卻曉得此刻最有資格處理他遺物的人,應該就是銀姬宮主了,想到眾人的離去,于是與迦葉談及了自己也準備離開的想法。聽到我說起,迦葉一陣詫異,問我說不參加神姬公主的繼任典禮么,早上的時候他還聽說執禮長老準備發布觀禮嘉賓,在此次大劫中立下大功的我便在其中。
  
  我搖頭,說如果可能,我盡早下山便是了,這所謂繼任大典,終究還是神池宮的事情。
  
  迦葉也不做多勸,而是與我談及了昨日后面的收尾工作,說起昨日在林中盤查,斬殺了九個臉色鐵青、尖牙利齒的異類,并且抓獲了四個身強體壯的野蠻人,這些家伙投降了,要求按照什么《日內瓦公約》,給他們應有的待遇,唯有可惜的,就是沒有找到那個主謀魯道夫,不知道他是死在了林中,還是進入了時空裂縫里去。
  
  我問難道不可能逃離神池宮么,迦葉笑了,說事發之后,神池宮的出口已經派了重兵把手,他不可能溜出去的。
  
  我想到一事,問有沒有抓到龍飛揚的一對兒女?
  
  迦葉告訴我,龍飛揚那個紈绔兒子龍小海目前一直處于失蹤之中,倒是他的女兒龍小甜,走馬隊在野人林附近的一處樹洞中找到了她,現在正羈押在內宮,至于如何處理,則自有上面的人操心,他是沒有辦法干預的。
  
  我本想出言為龍小甜求情,然而一想自己并無資格,便不再言。
  
  迦葉離去之后,我在房間收拾行李,沒多久,門被推開,我回頭望去,卻瞧見神姬公主半面柔美的臉龐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