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卷尾語

  我特別愛寫卷尾語,因為寫這個,特別流暢,特別舒服,特別閑適和輕松,就算是有錯別字,別人提醒了我,我也懶得改。
  
  因為可能這里就像是聊聊天吧?
  
  嗯,就是小小地嘮叨一下,講一講故事的前后,以及當中的一些創作心得。
  
  瞎扯扯,首先黑暗年代是我開文以來構思得最完整的幾個段落之一,它代表著一個、或者幾個男人的蛻變和成長,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巔峰以及衰敗,代表著一對宿敵從此真正的對立起來,代表了很多很多我要表達的東西,為此我不惜將全文之中我最愛的兩個角色給寫死了。
  
  白衣赤足小觀音和巫門棍郎梁努爾,一個是純潔無暇的小白花兒,一個是肝膽相照的奇男子,他們在黑暗年代的離去,促使另外兩個男人的蛻變和對立。
  
  我不知道我的讀者朋友們當時是有多難過,總是我自己就很難過,有幾次做夢,夢到一個白衣赤足的小女孩兒,以及一個長著噓唏胡子的老爺們,在黑暗中默默地看著我,他們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們,然后我告訴他們,我并沒有將筆化作刀,其實當行文至此,故事的走向已經由不得我所左右,一切都是宿命以及伏筆在勾勒所有的角色和人生,與我無關。
  
  真的,這與我無關,對于我來說,我的工作不過是將這么一個現有的世界,一個我腦中的,以及你們參與的世界,以文字的方式來呈獻給大家。
  
  所以黑暗時代我寫得很痛苦,也寫得很暢快淋漓,因為我終于找到了自己的感覺,找到了我想表達的東西。
  
  一種全力以赴的驕傲。
  
  黑暗時代結束了,曾經最為輝煌的特勤一組也解散了,除了犧牲的同志,其余的人則各自分離,作為領頭的大師兄,則無處可去,試圖想用行走天下,來淡漠自己的苦痛。
  
  用雙腳丈量天下,這聽起來是一件多麼瀟灑的事情,然而一路的風霜雪雨,又有幾人能夠知道其中的艱辛與痛苦?
  
  這是一種自我救贖,失去同伴之后的自我懲罰,對于身體,對于靈魂。
  
  如果沒有意外,這一段過程或許會長達幾年,十幾年,或許江湖之上會多了一個如一字劍的大拿,而少了后面的許多故事,不過所幸遇到了天山神姬。
  
  這個一出場就是個反面角色的女人,將陳志程帶到了天山神池宮中來。
  
  他見識了江湖中最為神秘的所在,與天下間最頂尖的高手相搏,與西方傳奇的石匠組織正式碰了面,還與另外一個世界的生物有過了交流,他甚至還從經歷的生死離別之中有所感悟,懂得了上善若水的道理,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在空間裂縫之中,瞧見了張大明白的身影。
  
  這個,才是黎明時代真正的意義,一直落在心頭的枷鎖,在那一刻,終于解開了。
  
  不墮落,不沉淪,因為這世間,還有許多值得我所奮斗的目標和意義。
  
  這就是黎明時代的意義。
  
  上述講完,再講一下后面一卷,這將是七劍聚首的新篇章,天樞星張勵耘、天璇星尹悅、天璣星白合、天權星余佳源、玉衡星林齊鳴、開陽星董仲明、搖光星朱雪婷,這里面的每一個人都大有來頭,而最為神秘的林齊鳴,他將是以一個什么樣的身份出場呢?
  
  敬請期待!

1條評論 to“第九卷 卷尾語”

  1. 回復 2015/05/18

    陸左

    有有有!我夢見陸左和小妖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