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八章 平淡

  我站在機場外面的廣場上,看著一輛大型波音747朝著天空盡頭飛去,尾燈閃亮,心中恍然若失。

  夜空下繁星點點,也許是城市燈火的光學折射,看得不是很清晰。我突然發現自己有好久沒有仰望那令人生畏的蒼穹,正如很久沒有審視自己的本心。身邊有行人走動,路過我,都會下意識地捂住鼻子,然后匆匆離去。我這才想起來,自己僅僅是匆匆換洗了一下,身上依然還有之前掉進垃圾堆的臭味。

  雜毛小道走了,虎皮貓大人也走了,這只扁毛畜生在來的路上,與朵朵依依惜別,說了一大堆欽慕的鳥語,然而朵朵卻懵懂無知,扮鬼臉,并不理會它,讓偉大的虎皮貓大人十分神傷,差一點都不想回去。這肥廝!最后,雜毛小道再三請求,還是看在三叔生死未卜的面子上,大人才勉強答應,舍身離去。

  它淚眼朦朧地沖我喊,陸左哥哥,收了我做你的寵物吧?嘎嘎……

  朵朵小蘿莉閉著眼睛正修煉鬼道真解,肥蟲子在旁邊監督著,黑豆眼瞪圓,而我和雜毛小道差點吐了一地——尼瑪,陸左哥哥……這一句話從這只肥鳥兒的嘴里面說出來,節操都碎了一地,讓我們不知從何說起。

  雜毛小道走得很急,還好我有個機場的朋友,于是幫忙留了一張最近的機票,一路狂奔,終于趕上了航班。

  這一路的辛勞,自不必說。

  送走了人,我當晚也就沒有著急再趕著回去,在機場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次日,我返回東官,與阿根、古偉兩人碰頭,了解了店子的事宜。中午的時候我跑了趟郊區,與尚玉琳、宋麗娜交接房子的搬離事宜。有過一場近乎生死離別的經歷,兩人也看開了很多,對于物質上面的東西,反而并沒有太過在意,特別是宋會計,以前那種濃重的市井感覺,消失不見了,人也成熟了很多。

  這讓我感覺很好,人有的時候,確實需要改變一下觀念。

  返回市區的房子,我與新房客張君瀾和潘麗正式地見了面。很巧,這個潘麗自稱是一家大型珠寶公司的推廣策劃,我也是隨意,便將麒麟胎的外觀和形狀說與她聽,她遲疑,說她入行也有四年多,策劃過幾十場大型的珠寶玉石展覽會,但是天生自帶麒麟形狀胎盤的玉石,卻是沒有見過,也從未聽人說起。不過不妨緊,現在這個社會資訊發達,不是有網絡么?去相關的論壇上發帖求助,說不定會有效果呢?

  聽她這么說,我的思路豁然開朗,一人之力不如萬人之力,如此一來,自然最好。

  潘麗答應我,幫我在相關專業的網絡論壇上發帖找尋。為了感謝這個事情,我還特意請她們吃了一頓飯,吃飯的時候,小瀾問我為什么要找這個叫做麒麟胎的東西,而且貌似很急。我只推說是個人喜愛,往昔聽別人提過,便特別想要擁有一個。這個理由其實十分牽強,以至于小瀾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若有所思。

  我真的沒有心思去編故事,所以并不理會她的好奇,當做不知。

  這個長得像雜毛小道故人(莫不是初戀情人?)的女孩子,似乎有一些不簡單呢。

  東官這邊事了,我便不再停留,驅車返回了洪山。苗疆餐房的生意已經步入了正軌,并不需要我再操心什么,每天的那十道菜,我也給予了取消,不再出手——人鬼殊途,被鬼上身,終究是害大于利。朵朵雖然并沒沒有傷害我的想法,然后經常出入我的軀體,對我和她,都會有所損害的,長此以往,總不算一個事兒。我已然明白了一個道理,錢是賺不完的,用道行上的進步來賺錢,似乎有些緣木求魚了。

  為此事阿東沒少跟我埋怨,不過我堅持,他也沒有辦法,畢竟我不是餐房聘請的廚師,而是股東之一。

  雖然如此,餐房已經擁有了良好的顧客群體,阿東從家中請來的大廚與原來的李師傅相互磨合,口味也穩固下來,來自少數民族邊區的美食和風情,在這附近也算是小有名聲了。阿東告訴我,我們這里的苗家腌魚和晉平酸湯魚已經成為了招牌菜,并且上了地方電視臺的一檔美食節目,雖然這里面花了一些錢,但是效果卻出奇的好;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餐房在“大眾點評”洪山站里人氣頗高,廣受好評。

  我嘴角噙著笑,聽著阿東如數家珍地跟我說著這些東西,心中多少有了一絲溫暖。

  長期在黑暗和死亡邊緣掙扎的我,對于這種平靜而陽光的生活,心中還是十分向往的,正如我十六歲背著簡陋的行囊南下打工,那些艱難但是充滿著簡單快樂的時光,有歡樂,有痛苦,但是永遠不會消磨對未來的希望。阿東便是這樣,所以他是幸福的。而我呢?我想我也是幸福的,因為我有了朵朵、金蠶蠱、小妖,在我的家鄉,還有身體健康的父母、有親人以及總是出現在我夢中的黃菲。

  人有希望、有目標、有值得期冀和追求的一切,那便是幸福的。

  在回到洪山的日子里,我過起了深居簡出的生活,房間的冰箱里總是會堆得滿滿的,分門別類地放著各種食物和飲料,除了每天早上堅持的長跑,我幾乎都不怎么出門,說好聽點叫做“大隱隱于市”,不好聽的就是一死宅男。在家做什么呢?研究《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毋庸置疑,這是一本奇書,而擁有它的我,卻連十分之一的內容,都還沒有吃通透——熟讀和精通,這是兩個概念,天差地別。

  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捧著金飯碗要飯的乞丐,明明應該很厲害,但是每次都是處于弱勢地位,若不是強到爆的狗屎運在,說不定已然成為了一堆枯骨。

  這世界上壞人太多,所以地球總是比火星危險,特別是入了行的我。

  所以我要努力,要奮進,要把自己逼到懸崖上去。

  然而奇怪的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對于《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這本傳承自我外婆的破書,原本我一直難以理解、艱難晦澀的部分,現如今重讀起來,竟然有一種別樣的體會,就好像是塵封的記憶,一個曲折的數學題,思維被莫名地拔高之后,讀起來有了更多的體會。

  我不明白,但是卻并沒有為突如其來的茅塞頓開而奇怪。

  這終究是一件好事。

  除了我之外,朵朵也很用功。這個乖巧的孩子,每次都會幫我準備一天的伙食,然后洗衣拖地……她最早懇求我帶上她的時候,還不會說話,只會可憐兮兮地跟我比劃,說幫我做家務。那個時候她還是一個弱小的小鬼,現如今不但找回了地魂,而且還已經是一個修有功法的鬼妖了,實力躍上了一個新臺階,與往日相比有了很大的進步,然而卻仍然執著地包攬了一切家務。

  這是她的快樂。

  肥蟲子樂得美不可滋,因為朵朵給它做的營養特供,它十分喜歡吃,幾乎連盤子都舔舐干凈。

  然而朵朵并不會一直都在,輪到小妖朵朵出來的時候,我只有自己做飯吃;而肥蟲子,只有噙著一包眼淚餓肚子,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飲老白干二鍋頭,像一個老酒鬼,卻始終不肯吃我的招牌菜“內臟拌酒”。小妖朵朵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丫頭片子,沒兩天便恢復了常狀,死乞白賴地對我提出各種要求,逼著我把這小小的兩室一廳,擺上了各種的盆栽植物,綠色成蔭。完成之后,這狐媚子便顯得有些無聊了,她也修行,但是并不勤快,愛上了上網,隨著新華字典,一個字一個字的學習著。

  除此之外,她還是喜歡彈肥蟲子的屁股,經常找各種理由彈。

  肥蟲子沒兩天,屁股腫了一圈,見到小妖朵朵就躲開去。

  在雜毛小道走的第三天,我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小道告訴我,說他三叔中的是消失近千年的“銀針追魂術”。這門術法是用祭于神龕之上的銀針,采用詭異歹毒的刺穴方法,鎖住藏于頭顱中的神魂,然后煉制“噬魂針”的法子。什么是噬魂針?這是一種可憑施術者意念控制的法器,煉制歹毒,需要活生生的鼎爐煉制,這鼎爐便是有道之人。而吸取了鼎爐的神魂,便能夠隨人的意念而殺人。鼎爐生前的道行越大,噬魂針的威力便越強——這東西聽著像是神話故事,然而卻是確實存在的,只是由于引起了公憤,早已在南宋的時候就絕跡了。

  沒曾想卻出現在周林的手上,真不知道這畜生到底遇到了什么東西。

  雜毛小道跟我說虎皮貓大人正在嘗試解破,但是結果如何,還需要時日——這是一個熬人的活計。

  掛了電話,我心中一陣不舒服,周林這家伙我對他印象雖然不佳,但是也不至于連自己的舅舅、師傅都不放過。這內中必定有什么緣故,然而我離得太遠,鞭長莫及,其中詳情也未必知曉。如此又過幾日,我意外接到了一個來自鵬市的陌生電話,電話那頭有一個女人用怯怯的聲音小心問我,說是陸左先生么?

  這口音,是晉平的方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