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章 欲見你而又彷徨

  重回茅山,山門依舊恢弘,然而比起神池宮來。卻終究欠了些許遼闊,這也正是三大秘境之中的神池宮底蘊悠遠,非別處所能夠比擬的,不過即便如此,我并不覺得天山神池宮中,除了祖靈之外的其他人,能夠比得上我師父陶晉鴻,即便是那最爲厲害的大長老,她在沖擊仙靈之境還沒有受過心魔之前。只怕也是不如我茅山掌教真人的。
  
  這是為何?
  
  一個固步自封、坐井觀天。所謂的修為大都是通過天山祖靈灌頂而入,缺少了人世間的許多感悟,怎么可能有入世的茅山那般深明自然之道呢?
  
  我回返茅山,算是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所以守門的長老已然傳訊回了清池宮,剛剛走出門戶不遠,符鈞便帶著人迎了過來,兩人寒暄過后,他告訴我,說師父在觀星臺等待著我。他是專門過來接我的。
  
  師父性子隨意,尋常見我都是安排在竹林小苑的家中,而此刻定在觀星臺,顯然是有一些事情要與我知曉。
  
  符鈞帶來了紙甲馬,我將其綁在腿上,掐念法決,登山不過轉瞬之間的事情,重回清池宮中,瞧見往日頗為清冷的大殿一派莊嚴,當初與我一同入門的符鈞此刻都已經開帳收徒了,走進殿宇之中來,有許多人紛紛朝著他躬身而言,叫他師父。這話兒讓我下意識地打量著這個一直顯得很低調的師弟。方才發現多日不見,他已然不再是當年那個資質欠佳的小孩兒,隱隱之間,居然也有了一派宗師的氣度。
  
  大道三千,符鈞走上了與我所截然不同的道路,不知不覺,我們都已經逐漸成為了茅山的棟梁之才了。
  
  符鈞即便是做了師父,為人卻也十分謙卑,也懂得分寸,帶著我來到了觀星殿,便不再進一步,而是對我說道:“大師兄,師父就在里面等著你呢,你直接進去吧。”
  
  符鈞領著幾個面熟的師弟,與我告辭,而我則平靜地走進了觀星殿,一路來到了殿中的觀星臺前,瞧見師父在那巨大的觀星儀下盤坐,此刻天色已暮,他頭頂上面的星空顯得格外的瑰麗璀璨,無數繁星閃爍,接著那星力垂天而落,涌入了觀星臺上面的網狀法陣之中,最后又將我師父給輝映得不似人類。
  
  瞧見師父此刻的模樣,我心中一陣激動,快步走上前去,躬身說道:“恭喜師父,看來你即將能夠沖擊地仙之位了。”
  
  我師父陶晉鴻是一個并不喜歡繁文縟節的人,自與我認識以來,除了拜師之日,倒也沒有讓我跪拜過,我此刻一躬身,入定于那星力海洋之中的他便睜開了眼睛來,多日不見,他臉上的白胡子又多了幾分,瞧見我變笑:“志程我兒,為師遙遙無期,但你多日不見,卻給我一種刮目相看的感覺,難得、難得!”
  
  師父見面,別的也不多問,便先考較我的修為,首先是拼力,接著就是與我盤點道籍,以及考察我對于境界的感悟,當摸過一邊之后,他若有所思地說道:“你今日應該是有所奇遇,要不然不會如此,你且說來,與為師知曉……”
  
  天山神池宮之事,我自出山之后,便沒有與人提及,甚至連跟小白狐兒的交流都沒有,因為總是有一股力量在壓制著我,所以我想要告知師父細節,倒也有些難辦,不過當我說出原因之時,師父卻微微一笑,搖頭說道:“這樣的手段,當然也只是應對于境界低于自己許多的修行者,在心境之中開了一絲縫隙,繼而精神暗示而已,無妨,我來與你解開。”
  
  這話兒說完,他示意我盤腿坐下,接著在我的眉心處輕輕地點了三下。
  
  這每一下,都如晨鐘暮鼓一般的響亮,而三點過后,我卻感覺自己心頭的枷鎖陡然松開了,當下也是順利地將天山神池宮所遇的諸般事情,給他一一講了過來。
  
  師父很認真地聽著我講起那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不時點頭,不時有搖頭嘆息,而等到我說完之后,他方才遺憾地嘆氣說道:“當初評選天下十大,所有人對著一堆資料來排座吃果果,十分頭疼,而那北疆王田師則是我力薦入圍的,此刻聽你一說,我當真是慶幸無比,他倒也沒有辜負眾人的期望,成為了這世間頂天立地的偉男子,值得稱贊。”
  
  北疆王的事跡,有人聽了覺得傻,好好的天下十大不當,卻跑到天山神池宮里送死,我則是為之感動的人,說得格外用情,想著我若是能夠得到師父的這一番贊賞,即便是死了,也是覺得光榮的。
  
  除了北疆王,師父對于天山神池宮的其余事情并不予置評,顯然他對于這個神秘之地的理解,遠不是我所能夠了解的,而后我便將在空間裂縫之中瞧見張大明白的事情說給了他聽,問他這到底是幻覺,還是代表著張大明白其實還是活著的,只不過與我們并不在一個世界而已。
  
  師父沉吟了一番,然而問我道:“志程,你抬頭看,那漫天繁星之上,是否會有一個世界,與我們這兒的世界一樣,同樣的生機勃勃,同樣的有無數生物繁衍生息,同樣有諸多愛恨情仇、生離死別呢?”
  
  聽到師父這么一問,我下意識地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回答道:“應該,有吧?”
  
  師父盤腿坐在我的跟前,嘆聲說道:“當今天下的修行者,神、佛、道、巫、蠱以及諸子百家,諸多法門常在,而這些法門來自何方,至今都沒有一個定論,人類的文明和歷史自有區區幾千年,而修行者的傳說則有無數個紀元,有的事情,時候未到,我無法給你說,無法給你形容那些高出我們幾個層次的東西,到底是一個什么模樣,正如天山祖靈限制你開口說話一樣,也有一種力量在制約著處于這個世界巔峰的我們……”
  
  他說得十分玄奧,而我則有些頭疼,開口說道:“師父,我是想問張巍和我兄弟努爾,是否還活著,是否依舊在某一個世界上。”
  
  師父回答道:“本質上只要不是神形俱滅,人的靈魂是不會死的,不過你說的情況,我可以給你一個九成肯定的答復,就是他們應該是依舊活著,甚至北疆王田師也極有可能以另外一種形式活著,至于你想要找回他們的想法,這個也可以,不過你的意志和感知必須要達到某一個層次,方才能夠觸摸到我剛才談及的、不可說的那個境界,才能夠與他們重逢!”
  
  我有些失望地說道:“師父,連你都不能么?”
  
  師父笑了,擺手說道:“你以為我真的是無所不能的啊?此刻的我,的確還是不行的,不過我倘若是能夠有真龍之血輔助,說不定就能夠沖擊地仙之位,而到了那個時候,也許能夠在無盡時空之中,撥開無數線索,找到他們……”
  
  我立刻興奮了起來,問師父道:“真龍之血,師父,這東西那兒有,我們現在就去找吧?”
  
  師父搖頭苦笑道:“在遠古之時,真龍是唯一能夠憑借著自己強橫肉體跨越無數時空和紀元的神物,不過這種圖騰多年未現于世間了,哪里有那么好找的?另外真龍之血乃其生命精髓,珍稀無比,尋常是不愿意給予人類的,而倘若是為了取得真龍之血而濫殺無辜,這事兒又違背了天道,即便是能夠有,我只怕最終也會被心魔吞噬,無法蛻變解脫,所以這事兒,還是作罷了。”
  
  盡管師父這般說著,但是我的心中卻是暗暗記住,想著總有一日,我一定要找到那真龍之血,助師父成就地仙果位,接著幫我找尋回努爾和張大明白來。
  
  談完此事,我問起師叔祖李道子,師父告訴我,說他老人家又在閉關,連蕭克明那臭小子都見不著了,估計我也沒有指望。
  
  不能拜見師叔祖,我并沒有失望,因為我曉得他老人家的特殊之處,說到了末尾之時,師父似乎想起了什么來,告訴我,說倘若是有空的話,去秀女峰找一下英華真人,她那里正好有事找我。
  
  辭別師父之后,我本來想去找梅浪長老詢問小床單董仲明的下落,不過師父既然吩咐了,當然是不敢有半點延誤,離開了觀星臺,便直奔秀女峰。
  
  前往秀女峰的路上,我多少有些忐忑,心中既想著與小顏師妹見上一面,又有些害怕,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從上次我自茅山不告而別,與小顏師妹避而不見之后,我總是感覺心中有些不太自在,既思念,又不敢與之見面,猶豫得很。不過清池宮到秀女峰的路途終究有限,當我出現在秀女峰大殿跟前求見之時,讓我既失望又松了一口氣的事情是,我并沒有瞧見小顏師妹。
  
  英華真人楊影在偏殿接見了我,除了寒暄之外,開頭第一句話,便是讓我幫她辦件差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