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章 英華真人重承諾

  英華真人的要求很奇怪,她告訴我,她將被邀請出任華東神學院的院長。而她想找我一同赴任,擔任教務主任一職。
  
  這里所說的華東神學院,自然不是位于滬都青浦區外青松路上的那一家教會學校,而是掛靠在國家“985工程”、“211工程”的重點建設綜合性研究性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名下的一家成人制教育機構,這家神學院表面上是培養清楚蒙召、立志奉獻于宗教事業的年輕人,但是主要的任務,則是給秘密戰線培養源源不斷的后院力量,其前身則是和巫山后備培訓學校一般的子弟訓練機構。
  
  不過既然名字叫做華東神學院,那么它所囊括的地區包括滬都、江陰、浙河、皖淮、贛西、閩省、魯東以及臺灣省等我國經濟文化最發達地區。是一個職業性的教育學院。能夠出任這樣一個機構的院長,上面對于英華真人的期待,顯然是十分重的。
  
  我不知道英華真人她是如何會被邀請出任這樣這一個職位的,但是也曉得這應該是茅山出仕的戰略步驟之一,如果能夠將茅山宗的影響力通過這種教書育人的機構擴散出去,將這華東神學院辦成茅山宗的山外分部,弄成黃埔軍校的架勢,那么我茅山宗在朝堂之上的影響力,說不定就能夠打破龍虎山一家獨大的局面,成為與之分庭抗禮的道門。
  
  要曉得。這所謂的華東生源區,可是囊括了龍虎山所在的贛西之地。
  
  對于英華真人楊影的這個提議,我感覺到十分的意外,畢竟我從總局卸職出來,的確是有放下所有的包袱和責任,想要將自己的心靈好好地釋放一回,走自己所想要去走的路,不受拘束,自由自在,但是倘若我答應了英華真人的請求,只怕我又將是俗務纏身,不得清凈。
  
  瞧見我猶豫不決,英華真人很認真地說道:“志程。茅山十大長老里面。就屬我與人拼斗的修為最低,但是這件事情既然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肯定也是要將它辦好的,不過我這人,大半輩子都在茅山秘境之中修行,在朝堂之上毫無根基,手下除了應顏和程莉幾個,也沒有什么得力的干將,想來想去,也就你最是適合了,所以這事兒便找到了你,你看看,幫不幫師叔吧?”
  
  我交叉著手,一臉為難地說道:“不是說幫不幫的問題,只是……”
  
  我找不到理由搪塞,正是發愁之時,英華真人突然肅容說道:“志程,在此之前,我已經派了我徒兒應顏,前往滬上先行履任,隨后我便帶人前往,你真的不想隨我而去?”
  
  “小顏師妹?”
  
  我有些詫異,沒想到英華真人前去華東神學院赴任,居然會帶著小顏師妹同往,而去還將她提前派了過去,想著難怪剛才上山來的一路上都沒有見到她的身影,原來并不是她不知道我來了而沒有過來將我,而是因為她不在茅山,想到這里,我先前失落的心情頓時就消散了許多,臉上不覺露出了笑容,而這時卻聽到英華真人突然說道:“志程,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情,你和我徒兒應顏之間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么處理?”
  
  聽到英華真人的問話,我的腦子疙瘩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臉上一陣茫然。
  
  這種態度引得了英華真人一陣氣氛,指著我的鼻子說道:“好你個陳志程,我徒兒應顏從十六七歲花嬌欲滴的年紀就心屬于你,與你談了這么多年的戀愛,為了你這個家伙,拒絕了無數的因緣和求婚,其中不乏令人羨慕的如意郎君,難道你就沒有一點兒打算,就不曾想過要娶她么?”
  
  我曉得自己和小顏師妹的事情在茅山并不是秘密,但是被人這般當面的說出來,多少也些尷尬,不過更尷尬的是被小顏師妹的師父指著鼻子,就差罵我是薄情郎了,當下也不敢領這罪名,慌忙擺手說道:“楊師叔,事情并不是這樣的,這里面有很多曲折,并非我不想娶小顏師妹,而是……”
  
  說到后面,我的話語一陣塞住,不知道如何開口,而英華真人卻早有準備,淡然說道:“你是說自己身負十八劫之事?”
  
  我抬起頭來,訝異地說道:“您知道?”
  
  英華真人搖頭嘆息道:“知徒莫若師,應顏入門十余年,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我焉能不曉得?不過這事兒倒不是那個倔脾氣的小家伙說的,而是我從掌教師兄那兒知曉的……”
  
  我難過地說道:“師叔,你既然知曉,就應該明白我為何不能守護在她的身邊。”
  
  英華真人搖頭說道:“志程,我能夠明白你的心思,求而不得,越是摯愛,越是只能遙遙相望,就怕傷害了對方,然而你可曾想過一個問題,所謂十八劫,不知日期,也不曉得何時結束,若是再等二十年,女孩子的韶華易逝,即便應顏學得我的花凝真露之法,能保青春常駐,但心思已老,這般的辜負,你覺得好么?”
  
  的確,兩個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時間與空間的隔閡,已經讓我感覺到自己與小顏師妹的心漸行漸遠了,如果我們就這樣一直分離下去,我很難想象兩人的未來,將是一個什么模樣。
  
  我搖了搖頭,然后一臉苦惱地說道:“我自然覺得不好,但是相對于小顏師妹被我牽連而死,我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辦法來。”
  
  說道此處,英華真人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來,頗為神秘地說道:“這個死結,便是我掌教師兄都未必能夠解得開,但是在我看來,卻并不是什么太過麻煩的事情,不過這事兒對于我來說,需要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故而也不能就這么平白無故地就相幫于你,沒有付出,便沒有回報,世界就是這么得現實,所以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方才能夠讓你得償所愿。”
  
  聽到英華真人這般肯定的話語,我有些疑惑地問道:“難道我出任華東神學院的教導主任,您就能夠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她一甩手中的拂塵,高深莫測地說道:“當然不是,你還得費盡心思地幫我,若是三心二意,我怎能幫?”
  
  英華真人是我師父的師妹,是茅山的十大長老之一,她的性子和品行高潔,在茅山的口碑最是不錯,我并不疑她這是在騙我,不過這幸福來得實在是太快,當下也是有些猶豫地說道:“若是這事兒,我就算是拼盡了全力,都會幫師叔你辦好這份差事的,不過師叔,期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你可不能拿這事兒來跟我開玩笑……”
  
  英華真人的臉上略微變得嚴肅了,認真地對我說道:“你放心,我說到做到,不會拿自己心愛徒弟的性命,來說謊話的。”
  
  得到了英華真人這般肯定的答復,我便再無猶豫,而是堅定地說道:“行,我答應你!”
  
  應下了英華真人的這份差事之后,我便沒有在茅山久留,次日拜訪了我師父,將此事與他知曉,當得知英華真人的這一番話語之后,師父并沒有否認它的真實性,而是長長嘆了一口氣,說了一聲“傻孩子”,這話兒不知道是在說我,還是在說英華真人,總之他對于我即將出任華東神學院的教導主任一事,并沒有什么意見,甚至都沒有太多的囑咐。
  
  我看得出來,師父的情緒并不高,而且對于如何擴展茅山在朝堂上面的影響力這事兒,并不是很上心,這都是茅山長老會的野望。
  
  我在茅山待了三天,與諸位久未謀面的師兄弟同吃同住,好多人十分羨慕我能夠出外,求我帶著他們出去外面的世界“傳經布道”,特別是小師弟蕭克明,這小子對于外面的憧憬已經到達了一個頂峰,一直都在纏著我,說要與我一同出山,然而當我問起師父的意見,他又顯得十分心虛,顧左右而言它,讓我覺得好笑。
  
  不過即便如此,多日不見,這個小師弟真的是讓我有些驚訝,進步十分神速,我已經聽到有一種聲音,將我和符鈞,以及這位小師弟名列為茅山三杰,稱我們將是茅山宗未來的風云人物,而茅山下一任的掌教真人,將有可能出自我們三人之中。
  
  對于這個說法,我曉得雖是小道消息,但倒也不是沒有緣由,不過我作為外門弟子,并非真正的道士,已然被排除在外,而小師弟性子未定,太過于跳脫,也不太適合這一職位,思來想去,也就只有符鈞師弟可以勝任——只是這樣的傳言,難道是符鈞師弟放出來的?
  
  想到這個可能性,我不由覺得一陣好笑,覺得實在是不可能的。
  
  三日過后,我辭別了師父以及一眾長老,帶著無人認領的可憐孩子董仲明,跟隨著英華真人出山,前往位于滬都的華東神學院赴任,同行的還有英華真人的幾個得意弟子,以及被我帶上山來、寄養在秀女峰的毛孩。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四章 英華真人重承諾”

  1. 回復 2015/01/14

    我第一

    為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