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六章 當頭一記下馬威

  在我的想象中,華東神學院既然是在滬都這樣的國際性大都市,而且還是掛靠著211重點大學之下。即便在師資力量上面可能有所欠缺,但是在學院硬件上面,絕對應該是高端大氣的,要曉得這所謂華東,囊括的六省一市一地區可是咱們國家最富饒的地區之一,真的是不差錢。
  
  沒想到真正到了這學院那破爛的大門口前站著的時候,我頓時就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站在這學院門口,望著那幾棟六十年代留下來的蘇聯風格建筑,和野草叢生的草叢。著實讓人感覺到一陣郁悶。不但是我,英華真人也覺得一陣氣苦,沒想到自己雄心萬丈,準備弄成宗教局黃埔軍校的華東神學院,居然是這樣一個德性,說好聽點是個本科制學院,說不好聽了,連個希望小學都比不了,著實讓人心中難過。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來了。我們就沒有太多挑理的地方,條件不好,那就克服克服,等穩住了,再跟上面打報告要錢就行了。
  
  這般想著,我率眾而出,朝著院門口走去,那破爛鐵門虛掩著,中間用一根又粗又長的鐵鎖鏈給捆住,進不去,我推了兩下,旁邊的門衛室里面傳來一個粗豪的嗓音,罵罵咧咧地喊道:“推個毛。沒看到這上面的牌子么。任何人出入都得經過門衛室,非學校工作人員一律登記,經過校方同意,才能夠進入其中——俺們這里是保密單位,沒事閃一邊兒去!”
  
  這人罵得恣意,我回過頭來瞧,卻是一個長相粗鄙的老頭子,嘴里叼著一根煙,正傍在小門旁邊斜著眼看我和我身后的一群人呢,目光越過我,瞧見了不知年紀,但是容顏煥發的英華真人時,眼珠子明顯地亮了起來,咧開嘴說道:“大妹子,你們是啥人來著?”
  
  被人這么肆無忌憚地掃量著,久居山中的英華真人頗有些不喜歡,不過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跟一個門衛計較的,瞥了我一眼,意思是讓我過去應付。
  
  這事兒我自然責不旁貸,走上前拱手說道:“同志你好,我是學院新來的教務主任,而我后面這一位,則是學院新來的院長,你打電話通知一下馬如龍同志,讓他出來接我們一下,謝謝。”
  
  馬如龍是華東神學院的副院長,原院長被上調到華東局的政策研究辦公室高高掛了起來,這是在為楊師叔給讓道,此刻便是這位馬副院長在主持院里面的基本工作。之前盡管華東局組織處的同志說要送英華真人和我來赴任,被嫌麻煩的楊師叔給拒絕了,但總是要有一個交接儀式,方才顯得正式,所以我才會這么與對方溝通。
  
  聽到我的話,那門衛老頭就像是聽到了莫大的笑話一般,咧著沒有幾顆牙的嘴笑道:“哈、哈、哈,你就扯吧,我看你嘴上的毛都沒幾根,還好意思說自己教務主任?還有后面那大妹子,是我們的新校長?拉倒吧,你以為我們華東神學院是托兒所、幼兒園么……”
  
  他這般地譏諷著,讓我不由得眉頭一皺。
  
  我并沒有生氣,也不至于跟一個門衛老頭生出幾分嫌隙來,只是覺得奇怪,按道理說我們的行程其實是已經通報給華東局,以及神學院的,院方的相關領導即便沒有出來迎接,也肯定會通知門衛今天我們會到來,然而今天卻出現這樣的狀況,如果不是這老頭太過于無知的話,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給我們下馬威。
  
  通過一個小小的門衛老頭,讓我們、特別是楊師叔知曉,這華東神學院并不只是她一人的神學院,別人倘若是愿意,她連一個普普通通的門衛都指揮不動。
  
  我到底是在總局機關帶過這么多年,對方一使出招,我便咂摸過來味兒了,但是英華真人卻并不了解,上前準備解釋,我連忙攔住了她。
  
  英華真人可是這所破爛學院未來的院長、一把手,不至于跟這種難纏小鬼撕破臉皮來,我攔住了她后,指著門衛室的電話,對門房老頭說道:“既然你不愿意叨擾馬副院長,那我給華東局掛一個電話,讓他們通知一下校方,你看可好?”
  
  門房老頭板著臉,搖頭說道:“這怎么可以,這電話可是公家的東西,哪里能夠隨隨便便給來歷不明的人使用……”
  
  他搖頭拒絕,還伸手來攔我,然而他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哪里防備得過我,瞧見我拿起了話筒,開始撥號,立刻就嚷嚷起來,而這時的我頭也不回,淡然說了一聲“劫”,小毛豆便直接撲了上來,一把將這給人當槍使的可惡老頭按到在了桌面上,毛茸茸的手一掐,罵了一聲,那老東西便嚎啕大叫,耍起了無賴來,我當著眾人的面,給華東局組織處打了一個電話,對方在得知過后,馬上表示立刻打電話通知校方過來。
  
  掛了電話,沒有等上兩分鐘,我便瞧見一道倩影從門衛室的另外一個門中沖了過來,叫了一聲“師父”,直接撲到了英華真人的懷中。
  
  這道倩影卻正是提前過來的小顏師妹,只見她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職業裝,烏黑長發用一根簡單的橡皮筋扎成馬尾,凝如滑脂的臉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將她驚艷的容貌給遮掩了半分,倒是顯出了幾分干練的模樣來。
  
  小顏師妹聞訊而來,第一眼就看到了旁邊的我,不過她卻并不理會,而是與自己的師父和幾個師妹熱情相擁,弄得我在旁邊頗為尷尬,如此一陣熱鬧過后,倒是英華真人瞧出了來,拉著小顏師妹來到我的面前,笑盈盈地說道:“應顏,你們的大師兄被我招納了,他即將擔任學院教務處的教務主任一職,以后你們共事的機會就不少了。”
  
  小顏師妹收斂笑容,對我微微施禮說道:“大師兄好。”
  
  這話兒說得中規中矩,不過多少也有些疏離之感,讓我心中有些恍然若失,回了一句,正不知道說些什么的時候,那門衛室又被推開,涌進了好幾個人來,領頭的卻是一個肥頭大耳、鼻子碩大的禿頂男人,他大概有五十多歲,一臉的圓滑和世故,想來正是臨時負責的馬副院長。
  
  他進來張望了一番,仿佛看不到被毛豆按住的門衛老頭,而是笑盈盈地與英華真人握手道:“楊影同志吧,你看看,你來了也不打聲招呼,搞得我們都沒有準備些什么,實在抱歉啊,實在抱歉……”
  
  他拉著英華真人的手就不停地搖,仿佛舍不得分開一般,瞧見他泛著油光的臉,以及表現出來的熱情,楊師叔就像生吞了一只蒼蠅一般,勉強應付了一聲,然后抽出自己的手來,平淡地說道:“沒什么,我不想太大張旗鼓了,就這樣挺好的。”
  
  馬副院長很有氣勢地揮手說道:“那怎么行?潘主任,立即發廣播,讓全院的同學和教師都出來,列隊迎接新院長的到來!”
  
  他回頭沖著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吩咐道,眼看著那人轉身離去,我瞧見了英華真人臉上的不爽,立刻叫住了他,說不用這么隆重了,簡簡單單地交接一下就好。馬副院長和眾人都看了過來,英華真人給我介紹道:“這位是總局來的陳志程,他被分配到我們學院里面任教務主任一職,調令應該明后兩天就到了。”
  
  我的名字到底還是有些名氣,聽到“陳志程”這三個字,那個戴眼鏡的男人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失聲驚呼道:“黑手雙城?”
  
  我沒想到他居然認得我,淡然一笑道:“些許匪號,不足掛齒,以后我們都是同事,叫我老陳即刻。”
  
  我伸出手,他慌忙過來跟我握手,一臉緊張地說道:“潘毅寧,現在是學生處的主任,我聽阿伊紫洛提起過您,說您是當今修行界了不得的厲害人物,沒想到您竟然能夠到我們學校來任職,真的是、真的是蓬蓽生輝啊……”
  
  這潘主任說話有些結巴了,顯得很激動,不過旁邊的馬副院長就顯得有些不滿了,當著眾人的面批評他道:“小潘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組織上派志程同志過來,是為了加強我們學院的教學質量,是對我們的一種重視,也是對志程同志的一種期望和責任,是應該他感到榮幸才對……”
  
  這話兒說著,他話鋒一轉,然后對我說道:“志程同志,歡迎你到華東神學院來,我代表院方歡迎你。”
  
  兩人握手,我笑盈盈地說了兩句,心中卻冷笑道:“老東西,學院的一把手就在我旁邊,你那什么資格代表院方?想在我面前玩弄這些權術,你當真不知道老子這黑手雙城的名號,是怎么來的對么?”
  
  門衛室一番寒暄過后,馬副院長帶著英華真人去進行交接手續,我因為任命還沒到,所以便沒有跟著一同前往,而小顏師妹得帶著李詩楠、譚瀅、小毛豆和小床單幾人去安排宿舍,我便腆著臉跟在了后面,等她將這幾個電燈泡安排妥當了,就與小顏師妹好好說些體己話兒。
  
  至于那狗眼看人低的門衛老頭,卻沒有一人理他。

2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六章 當頭一記下馬威”

  1. 回復 2015/01/15

    我第一

    太慢

  2. 回復 2015/01/16

    陸左

    真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