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七章 情字一事最煩人

  我對華東神學院的第一印象差勁之極,然而真正穿過一片樹林,方才發現里面的景色陡然一換。偌大的操場和訓練營地、以及那綠草茵茵的大足球場簡直就是豪華配置,再往四周瞧,卻見那教學樓外面的裝飾雖然陳舊,但是瞧里面,卻能夠感覺到另有乾坤,我左右一看,叫住領著我們去宿舍區的那個肥肚腩中年人,這人是后勤處的萬主任,問他這是怎么一回事兒?
  
  馬副院長的級別等同于華東局的業務副局長。他能夠跟我拿架子。但是萬主任哪里敢惹我這個業內有名的煞星,聽到我問起,當下也是討好地說道:“陳主任,你也曉得,滬都是個國際性的大都市,來往的人形形色色,難免會有一些有心人在,咱神學院雖說在崇沙島上,但是做一些偽裝,也是必要的。”
  
  有的地方是外面看著光鮮。而里面則是敗絮其中,這兒恰恰相反,相比之下,我更喜歡這里的低調與平淡,于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么。
  
  萬主任領著我們來到了教職員宿舍樓,與小顏師妹溝通了一下之后,將程莉、李詩楠、譚瀅三人安排在了小顏師妹房間的隔壁,因為住房資源充足,所以倒也能夠一人一間,而萬主任則在征詢了我的意見之后,則將小毛豆和小床單兩孩子安排在了同一間宿舍里——我本來想安排兩人去住學生宿舍,但是仔細一想。毛豆到底還是跟普通人有一些區別的。如果一下子就讓他融入進去,難免會有一些不便。
  
  至于我和英華真人,則自有領導配房,我楊師叔的事情自有別人操心,而萬主任則將我安排到了教職工宿舍樓后面一排獨門獨院的小別墅前,帶我逛了一圈這三室兩廳兩層的小樓房,然后小心翼翼地問我還行么?
  
  這小樓房里面的家具被褥一應俱全,實在是沒有什么好挑剔的,不過我瞧見這規格,著實有些高,有些不解地問道:“這個,合適么?”
  
  萬主任笑盈盈地說道:“怎么不適合?陳主任您的名聲,在系統里面那是鼎鼎有名的,您能夠到我們這兒來,就已經是屈就了,就這規格,對你來說著實有些委屈,不過咱們的條件也就只有這樣的,還請你不要挑我的理才是……”
  
  到底是做后勤的人員,這嘴巴說的話兒,甜得跟蜜一樣,將我先前憋著的一肚子火都給潤勻了,既然他都這么說了,我倒也不怕被人詬病,安之若素地接受了。
  
  從這一趟的經歷來看,我能夠感受到一點,那就是雖說有一部分人對英華真人,以及我的到來抱著敵意,特別是被阻礙了上升空間的人,然而這偌大的一個華東神學院,并不是一人一姓的學院,若是咱們國家的,它是我宗教局人才的后備培訓基地,關系著秘密戰線的力量和穩定,誰行誰上,優勝劣汰,倘若是想要在這里擺資歷、論資格的話,便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滾滾洪流所淘汰。
  
  我心中大概有了一些譜,便也不再與他多聊,免得泄露出自己的意圖,待安定過了之后,我去找小顏師妹,卻見她被幾個師妹給纏著,脫不得身,想了一下,然后硬著頭皮走過去,咳了咳,然后對程莉、李詩楠幾個人說道:“我找你們師姐來了解一下學校的情況,你們先將自己的行李收拾一下。”
  
  這話兒說得冠冕堂皇,然而幾個丫頭都對我嗤之以鼻,沖我使鬼臉,不過好在程莉的年紀比較大些,性子也成熟,終究還是拉住了兩位小師妹,把時間讓給了我。
  
  三人回了房去,我瞧見小顏師妹抱著胸口,一副戒備的樣子,感覺待在房間里太過沉悶,于是干咳了兩聲,提議說道:“我看到西面有一個小湖,我們去那兒走走?”
  
  小顏師妹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然后跟著我一起離開了教職工宿舍樓,穿過外面的一片小樹林,來到了我剛才說的那小湖邊,此刻正值冬日,天氣寒冷,湖邊有微風吹來,有些刺骨,我瞧見小顏師妹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便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想要給她披上,不過她卻搖頭拒絕我道:“沒事,我不冷。”
  
  身為英華真人最得意的女弟子,小顏師妹的修為倒也不像她本人這般柔弱,自然是不怕冷的,不過聽她拒絕我的這口氣,難免讓人有些神傷,我尷尬地收回了大衣,挽在了手上,然后笑著說道:“也對,不過要小心些,滬都這邊的天氣變化無常,倒是比茅山要壞一些。”
  
  小顏師妹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大師兄,你若是想了解這學院的情況,我現在帶你實地去看看吧?”
  
  我沒想到她居然被我的這個借口當真了,愣了一下:“啊?”
  
  小顏師妹卻認真地給我介紹了起來:“神學院這邊也是前幾年才剛剛把幾個分省的后備培訓學校整合起來,所以規模并不算大,目前總共才有四屆學生,總共有佛學班、道學班、伊斯蘭和基督神學班幾個系,另外還有一個強化班,也是學院重點培養的尖子班,一般從這個班里面出來的人,都是各地宗教局搶著要的人才,也都能夠成為秘密戰線的骨干,至于其他的,大部分的出處都只是一些基層……”
  
  她在這兒給我滔滔不絕地講解著,我聽得一頭霧水,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感覺倘若這樣一直下去,難免有些被繞出去了,思考了一會兒,舔了舔嘴唇,然后說道:“小顏,你是不是對我上一次回山沒有找你……”
  
  “簫老師!”我這邊話還沒有說完呢,就從前面的拐角處走出了一個年輕男子,朝著小顏師妹揮手打招呼。
  
  那人個子足有一米八,長相十分俊朗,有點兒高倉健的意思,一臉陽光的笑容,瞧見小顏師妹就跟狗見到骨頭一般,快步走上前來,然后對她說道:“簫老師,見到你正好,我這里有兩張電影票,《真實的謊言》,大導演詹姆斯·卡麥隆的作品,阿諾德·施瓦辛格出演,他們說這電影可好看了,我們今天晚上一起去吧?”
  
  大高個兒一來就沖著小顏師妹邀約,一副根本沒有瞧見我的模樣,這讓我頓時就給氣得牙癢癢了,不過好在小顏師妹并沒搭理這個小白臉,而是平淡地拒絕道:“馬老師,對不起,我晚上沒有時間,您找別人吧?”
  
  這馬老師被婉拒過后,依舊一臉期冀地說道:“別啊,簫老師,雷鋒同志說過,時間就像是海綿,擠一擠就有了,這票很不容易找的,我費了很大的勁兒呢!”
  
  小顏師妹瞧見他這不依不饒的樣子,依舊很堅決地說道:“馬老師,真的很抱歉,我師父今天過來了,我得和她在一起……”
  
  馬老師高興地說道:“什么,咱師父今天過來了啊?那成,不看電影了,這樣吧,簫老師,我去金茂凱悅訂一桌上好的酒席,給她老人家接風吧——我現在就去……”
  
  他這副熱情的模樣實在是讓人懷疑他的居心,我哪里能夠讓他得逞,當下也是上前攔著他說道:“馬老師,這事還是算了吧,院方今天應該會安排接風,就不勞煩你了。”
  
  馬老師揮手說道:“一樣的,院里面安排接風,也是要我來操辦。哦,對了,你是?”
  
  他這般死皮賴臉,真的讓人沒有辦法,小顏師妹是個面皮比較薄的人,終究還是給我們相互介紹道:“這位是我大師兄陳志程,他將出任神學院的教務主任一職;大師兄,這位是馬海角,是校務辦的老師,也是馬副院長的兒子……”
  
  小顏師妹這么一介紹,我便已然明了了,原來是馬如龍那家伙的混蛋兒子啊,難怪這么的死皮賴臉,跟他爹倒是一個德性。
  
  馬海角在旁邊死纏爛打,我和小顏師妹誰都沒辦法說話,勉強忍耐一會兒,小顏師妹先提出了告辭,轉身離開,我跟上前去,瞧見后面依依不舍的馬老師,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醋意,然后說道:“這個馬老師,為人還真的很熱情啊,長得又這么帥……”
  
  聽到我酸溜溜地說著這話兒,小顏師妹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大師兄,你想要說什么?”
  
  我有些緊張,又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這才說道:“小顏,你到底怎么了?不會是因為那小子……”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小顏師妹的眼睛里面便突然一陣淚水涌出,咬著嘴唇對我說道:“怎么,我在你的眼中,就是這般水性楊花、薄情寡性的女人么?”
  
  這話兒說完,她扭頭就跑,我大叫著“不是”,追了上去,結果她回頭過來,咬牙切齒地沖我說道:“不要追!”
  
  我習慣地聽從了她的話兒,定在了原地,看著小顏師妹朝著教職工宿舍跑開了去,背影一直消失了,這才恍然若失地嘆了一口氣:“唉,女人心,海底針,我到底應該怎么辦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