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九章 真摯情感最動人

  “給你的禮物!”
  
  我含笑著說道:“這個袋子叫做八寶囊,是從天山中弄來的,它最大的好處。就在于納須彌于芥子,別看它才只有巴掌大,但是卻能夠放下許多東西,別的不說,就是這一整個桌子,都可以裝進去呢。以后你倘若是由什么隨身物品,直接放在里面便成了——哦,當然,這袋子里面不能放入現代的電子產品。因為電子頻率有可能會干擾到里面的法陣……”
  
  八寶囊是我最為得意的禮物。當下也是給小顏師妹滔滔不絕地介紹著,不過她顯然對這堪稱神器的東西興趣并不算高,敷衍地點了點頭,然后指著這一堆的首飾道:“這些東西,可得花不少錢,按照你的工資,可買不起呢……”
  
  我聽到她擔心這個,當即拍著胸脯表示道:“小顏你放心,這些東西來路都很正常,絕對不是徇私枉法弄來的。你盡管戴著就是了。”
  
  小顏師妹問道:“也是從天山拿來的?”
  
  我點頭稱是,接著她又問道:“這一次去那處險地,是那個叫做尹悅的小姑娘陪著你一起的吧,你跟我所說,事情的經過到底是怎么樣的,我也想聽聽呢。”
  
  天山神池宮中發生了許多變故,這些事情倘若是要講,自然可以說上一天一夜,不過我剛剛張口要說,便感覺喉嚨里面像是卡著一根魚刺一般,難以表達出來,方才曉得我師父能夠壓制住天山祖靈的那股威壓,但是離開了他的手段。我又終于難以表明了。于是張口說了半天,卻終究吐不出半個字來,沉默良久,方才說道:“小顏,對不起,因為一些原因,我不能說出里面的見聞……”
  
  小顏師妹略微失望地“哦”了一聲,眼簾低垂,我瞧見她這副失望的模樣,心中頓時就是一陣刺痛,很焦急地跟她解釋道:“對不起,我是受到了一些精神上面的壓制,除了我師父能夠解開之外,在其他人面前根本沒辦法說出,并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分享……”
  
  我雖然沒有談及,但是這態度卻讓小顏師妹的臉色稍微地好了一點,不過卻也只是淡淡的點頭不語,她這樣的疏離真的讓我有些難受,忍不住脫口而出道:“小顏,我對不起你!”
  
  小顏師妹明亮的眸子睜開,一臉詫異地看著我說道:“什么?”
  
  我咬著嘴唇,鼓足勇氣說道:“對不起,黃河口一戰之后,我失去了最好的兄弟努爾,失去了信任我的師弟張巍,還有一堆好兄弟,那本來是我自己的劫數,結果卻牽連了其他人,這讓我感覺到害怕,恐懼自己給身邊的人帶來噩運,所以才不敢與你見面,不過越是不見,我就越想將你,我總是能夠夢里面見到你,總是想你,我也想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對你好,陪你吃飯、看電影,手牽手一起逛街……”
  
  相比徐淡定當初在羅家的那一番表白,我此刻卻顯得結結巴巴,不過這話兒真誠,說到一半,小顏師妹那故意冷漠的臉上突然變得柔和起來,眸子里就像月光下溢滿了水的井眼,讓人覺得分外動人。
  
  我繼續說道:“我敗給了自己的恐懼,卻沒想到你的感受,我可以為了尾巴妞奔走千里,卻不能去見近在咫尺的你一面,我、我真的該死!”
  
  “不要說!”
  
  小顏師妹伸手堵住了我的嘴唇,她的手掌柔弱無骨,帶著一種很好聞的香味,這讓我有些陶醉,而后她緊緊抓著我的衣領,咬著銀牙,哭泣著說道:“不是你的錯,我不是在生你的氣,只是心里面很難過,我不喜歡你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疏離我,看我好像一個陌生人一樣,你總是覺得在為我好,但是你可曾想過,總是躲在人群后面看著你的我,何曾恐懼過生死,何曾擔心過變故?”
  
  聽到小顏師妹的心聲,我不由覺得心中一陣動容,聽到她繼續說道:“我不要你小心翼翼的珍惜,也不要你這些亂七八糟的金銀首飾,我只不過是一個渴望愛情的女子,就想陪在你身邊,當你的妻子,安安靜靜地過完每一天就好,哪怕那日子短暫,哪怕明天就死去,那又如何?”
  
  這一番話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好的情話,它直指我心靈深處最柔軟的地方,看著她不住流淚的眼睛,看著那宛如璀璨星空的眸子,我忍不住俯下身來,輕輕地在她的額頭上蜻蜓點水地親了一下。
  
  沒想到我的嘴唇剛剛沾到了小顏師妹的額頭,結果她卻將頭給抬了起來,雙手使勁兒地摟住了我的脖子,然后重重地與我唇齒相依。
  
  小顏師妹親得很用力,就像溺水一般的人,害怕失去自己所有的一切,給我的感覺似乎有些瘋狂,她甚至將我的嘴唇給咬破了,一股血腥味彌漫在我和她之間,這并不是平日里賢淑文靜的她所能夠做出來的,我與她忘情地親吻著,感受這彼此急促的呼吸,和那宛如擂鼓的心跳,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卻出奇地疼。
  
  這種疼,遠遠比被小顏師妹咬破的嘴唇還要痛,我曉得這是心疼,一個雙十年華的女子,苦苦等待自己戀人而遙遙無期的那種痛。
  
  情到濃時甜如蜜,一開始兩人只是情,然后這般吻得彼此呼吸都竭盡之時,反倒是小顏師妹受不了了,我畢竟是龍家嶺第一密子王,那肺活量可不是尋常人能夠比的,她奮力地想要推開我,不過我情動之處,卻緊緊抓著她的胳膊不放開,弄得兩人臉都通紅,而正在這時,書房的門被推開了,小師妹譚瀅一臉不情愿地走進來,沖著我們這里說道:“大師兄,師父打電話過來,問你文稿準備得怎么樣了……”
  
  她應該是正在看著電視,被人催著過來詢問,故而有些不情愿,也心不在焉的,結果一進來,瞧見這一副場面,頓時就是一聲尖叫:“啊,要長針眼了,我什么都沒有看見,什么都沒看見……”
  
  小妮子心慌意亂地轉身出去,結果因為太過于匆忙,一下子就被絆倒了,撲通一聲摔倒在地,疼得眼淚花兒直流。
  
  被人發現了,小顏師妹趕緊推開我,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跑過去查看倒在地上的譚瀅,問了兩句,譚瀅無辜地哭道:“師姐,你和大師兄做這種羞羞的事情,就把門關好行么,我要是長針眼了怎么辦?”
  
  這般說著,客廳里頓時傳來了一陣哄笑,弄得小顏師妹頗為尷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此刻并沒有出去,而是拿出一張白紙來寫寫畫畫,平復一下剛才激動的心情,以及回味一下小顏師妹瘋狂的那一吻。
  
  沒過一會兒,卻見程莉領著一幫子小師妹走進了書房,瞧見桌子上擺著的這一整套華麗首飾,頓時就紛紛驚聲尖叫起來,女孩子對于首飾的喜愛是男人所不能理解的,我并不覺得神池宮出品的這些華而不實的首飾有什么特別,但是瞧見程莉、李詩楠和譚瀅一副兩眼都是小星星的表情,曉得這東西對她們的誘惑力,著實強大。
  
  程莉撫摸著那用碎鉆鑲嵌的步搖,心馳神往地說道:“大師兄,難怪應顏師姐對你情有獨鐘,你要是給我也來這么一套,我也親你一回!”
  
  李詩楠和譚瀅兩個小女孩子也高聲叫道:“我也是,我也是!”
  
  這些討債的小姑娘,看來我今天不給她們一點好處,這事兒倒是沒完了,我倒不介意她們的玩笑,就怕小顏師妹面子太薄,于是笑著說道:“親親就不必了,不過我倒也有給你們帶了禮物。”
  
  這般說吧,我便從八寶囊的首飾堆中挑出了三根別致的項鏈,分別遞給了她們三個,有了這等賄賂,三個電燈泡果斷地消失了,還乖巧地把門給我帶上,留下嬌羞欲滴的小顏師妹,弄得我食指大動,嘻嘻笑著說道:“我們繼續?”
  
  小顏師妹惡狠狠地瞪著我說道:“都怪你,我以后不要在她們幾個面前做人了!”
  
  我笑著說道:“男歡女愛,這是正常之事,她們以后也會經歷到的,再說了,她們拿人手短,不會嘲笑你的。”
  
  小顏師妹搖頭說道:“我不管,今天不準你再有非分之想,我們得完成師父布置的任務!”
  
  小顏師妹表現得很堅決,我也沒辦法強求,只有一本正經地拿出了剛才在白紙上寫寫畫畫的東西,對她說道:“所謂領導發言,一般要講究三個地方,第一是銜接前任,第二是注意方式方法,第三則是要有自己的語言風格,不過此番我們前來神學院,是帶著改革氣魄來的,不破不立,有的東西就不能墨守成規了,所以……”
  
  我停頓了一下,小顏師妹瞧見我侃侃而談的樣子,美目盼兮,催促道:“怎么?”
  
  我繼續說道:“所以我覺得明天的發言一定要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要將這幫等吃混死的家伙給全部鎮住,讓他們明白楊師叔的氣魄和心胸,要么協力共進,風雨同舟,要么給我下船,卷鋪蓋走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