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一章 目標是集訓第一

  沒有目標的團隊是迷茫的,而領導的作用,就是將這個目標給高高豎立起來。然后告訴團隊里面的所有人,大家都要朝著這個目標去進發,任何有違背這個受到所有人認可的目標之行為,都將會受到大部分人的反對,從而使得新領導擁有了反客為主的立場,可以從容不迫地對這些阻礙者進行一些眾人都認可的手段。
  
  這個就叫做造勢,光明正大的陽謀,將自己立在上風口,讓對手永遠都只能抬頭仰望,而沒有其他的辦法。
  
  不過這般做。唯一的問題就在于,如何讓大部分的人都相信這個目標能夠實現,而并不僅僅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妄人想法,這個才是關鍵所在。
  
  和預料之中的一樣,當英華真人講出了這個目標來的時候,一片嘩然,而當她結束了講話之后。在場的眾人紛紛交頭接耳,我感覺到坐在臺上的馬副院長開始頻頻朝著下面使眼色,心中想著“來了”,果然在馬副院長的眼神催促下,一個禿頂老教授站了起來,扶了扶鼻梁上面的眼睛。斯文地舉手說道:“楊院長,我這邊有問題。”
  
  英華真人側過臉來,旁邊的馬副院長滿臉堆笑地說道:“這位是基督班的張文伯教授,在院中德高望重,是十分有資歷的老教授呢!”
  
  他說得這么隆重,然而我瞧見周圍之人的表情,便曉得這個家伙,也不過就是一個炮灰,但眾目睽睽之下,英華真人倒也沒有搞一言堂的意思。而是和顏悅色地說道:“張教授,有什么問題。請您提出來。”
  
  禿頂教授張文伯站了出來,朗聲說道:“剛才楊院長提出要華東神學院做全國同類別中頂尖的學府,這個想法讓所有人都感到振奮,不過我的疑惑是,不知道剛剛就職的楊院長清楚一個情況沒有,雖說華東神學院位于我國的經濟、金融中心,但是在全國的地位,只能算是中流水平,前有西北、西南兩所重量級學院壓著,后面各大區、分省的職業學院并肩而立,這樣的劣勢,我們憑什么能夠喊出這樣好高騖遠的口號來呢?”
  
  他的話語倒真的是有些咄咄逼人,連“好高騖遠”這樣刺耳的話語都說得出來,顯然是鐵了心要給新領導添堵了,我心中計較著,得將馬如龍這家伙的班底給弄得清楚一點,要不然時不時蹦出這樣的一個家伙來,著實有些難過。
  
  不過英華真人倒是煉氣的真修,并不會為了他這言論而羞惱,而是微笑著說道:“張教授提的這一點,很對,學院的基礎卻是差了些,不過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具體的措施,我們很快就會出來,不過我只想說一點,任何時候,都不要嘲笑夢想,因為它萬一要是實現了,那些笑出聲來的人,會很尷尬的!”
  
  這話兒不硬不軟,卻是讓張文伯教授臉色變了一下,不過他依舊不依不饒地說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我們這個行當里,要想稱之為頂尖,必須要在總局精英集訓營中取得最好的成績,方才能夠得到認可,英華真人,你的言下之意,就是說我們華東神學院將能夠在三年之內,培養出能夠稱霸集訓營的學生來咯?”
  
  所謂的總局精英集訓營,這個是沿襲自南疆作戰之時的慣例,每年都會從各大分區、省局抽調一部分的精干人員來作為種子,去到一處集訓地進行強化訓練,并且在結業的時候,對其進行貼近實戰的畢業考察,擇其優者加入總局,并且對集訓營的學員給予充分的照顧,以及相當大的提升空間。
  
  這是總局近年來開始推行的一種體制,旨在鍛煉總局后備力量的連續性,總局王老大甚至還提出一個標準,說我們這種有關部門畢竟是必須具有一定戰斗力的秘密戰線,為了避免人情以及營私舞弊的組織關系,以后各分級的領導任用,將優先選擇集訓營出身、并且表現優異的學員。
  
  而這些人員的選拔,除了基層之外,還有的就是各大相關學院的人員保送。
  
  這個東西是實打實的,孰勝孰負,一眼便可瞧得出,張文伯提出這么一個檢驗標準,顯然是有逼英華真人立下軍令狀的意味,這事兒可開不得玩笑,英華真人自然明白這一點,于是朝著我這邊瞥了一眼過來,我曉得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能認慫的,于是很堅定地點了點頭,而英華真人當即便表示道:“張教授的提議很有意思,我覺得目標細化之后,這個就是我們學院當前的主要任務了!”
  
  將我楊師叔逼到了這個架子上面烤炙,馬副院長這個時候覺得差不多了,連忙出面當好人道:“楊院長,這可使不得啊,正所謂一馬既出、駟馬難追,咱們條件有限,前往不能一蹴而就,還是要慢慢來的好,當著盧局長和各位領導的面,要是萬一沒有完成任務,到時候可真有些難辦……”
  
  他這話兒雖說是在勸,但是明里暗里地煽風點火,著實有些討厭,英華真人便是脾氣再好,也不可能以為地容忍下去,當下也是臉色一冷,揚眉說道:“如果完不成任務,我這個院子自然是不用干了;當然,在此之前,我會拿鞭子在后面看著各位的,任何人要是有意識地拖后腿,那么我就要抽兩鞭,若是還是不見效果,那么就讓出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能者上、庸者下,我相信只要大家萬眾一心,沒有什么是可以難倒我們的!”
  
  她這話兒說得鏗鏘有力,華東局盧擁軍帶頭起身鼓掌,一時間所有人都忍不住站了起來,為英華真人的這一番豪言壯語拍手,一時間掌聲如雷。
  
  這一場會議圓滿的結束了,效果很成功,英華真人的初次亮相,便讓學院里面的所有教職工精神振奮,曉得這絕對是一位有抱負、有野心、有手段的領導者,華東神學院今后在系統里面發揮的作用,將會越來越強,而送走了上面的一幫大佬之后,英華真人立刻把我交到了校長辦公室,問我這事兒可怎么辦,大話都說出去了,回頭若是沒有辦成,她可就真的沒臉在這兒待著了。
  
  我笑著說道:“那就將那個第一給拿下唄,這么簡單的事情,瞧您著急的……”
  
  英華真人惱怒道:“你這小子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你知道每年的集訓營名額有多難搶么,你知道能夠成為集訓營的第一名,有多困難么?是,我知道,若是讓你去,這事兒就是手到擒來了,不過集訓營比的是什么?是學生!我們要在這三到五年里,培養出來這樣的人,你覺得這事兒可能么?”
  
  我哈哈一笑,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然后說道:“楊師叔,你想別著急啊,要想培養出頂級的尖子,一是生源必須不錯,二就是師資力量,只要管好這兩點,那事兒還真的不難。你若是不放心,那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你留著心思對付馬如龍那幫老家伙就行了,具體的事情,我來辦吧。”
  
  我這般大包大攬,給了英華真人一些信心,她問我有什么要求,我當即提了兩個。
  
  第一,把那天得罪我們的門衛老頭給開了,哪兒來的,滾回哪里去,這樣的素質,也好意思來學院當門衛?回頭找盧擁軍要幾個在職的武警哨兵,這事兒關乎到我們的門面,得早點辦。
  
  第二,將馬海角那混蛋隨便塞到哪兒去,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又圍在小顏的屁股后面轉,實在是太討厭了。
  
  英華真人被我這兩個要求弄得哭笑不得,后面一個她倒也能夠理解,吃醋嘛,這是應有之事,而且那個馬海角狂蜂浪蝶一樣,她看著也煩,不過前面那個要求,她有些疑惑,問我說是不是太操之過急,睚眥必報了,這事兒若是讓她出面來辦,難免會給人一種太過于霸道的感覺,不利于后面開展工作。
  
  我笑了,說那老頭要是不開,那才不利于開展工作呢,倒是別人都以為您好欺負了,不過說的也是,這樣的小人物還輪不到您來辦,我找后勤處的老萬吧。
  
  談完這事兒,我決定走馬上任,先去熟悉一下我那教務主任的工作職責,并且將學院尖子班的學生資料調閱一遍,看看這些未來要被我操練的小家伙們,到底有沒有我所期待的人才,而倘若是讓我失望的話,只怕我得趁著三月份開學之前,補充一批生源,為了學院定出來的這個目標而奮斗。
  
  我在院長助理蕭應顏的陪同下到了教務處,與自己未來的同事們見過了面,三個副手,四個教務處的干事,還有幾個年級主任,有過在總局任職的經歷,對于這種場面我自然是不在話下,應付自如。
  
  稍微聊了幾句,我便讓人給我整理資料,趁著這當口,我去廁所放了泡尿,結果剛剛一走進去,卻瞧見陳戰南那老家伙正好也走進了來。

評論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