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四章 新生的招收工作

  “林齊鳴?諸子爭鋒,百家齊鳴,這名字真的不錯啊!小老弟。你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么?”
  
  我笑著與他交談道,小胖子點了點頭,說道:“嗯,是我武術學院的,只可惜他們嫌我太小了,不讓我道工程機械學院里面學挖掘機……”
  
  武術學院的?
  
  我的眼睛一亮,笑著說道:“那不錯啊,習武之人,強身健體,如果能夠培育出氣感來。更是飛檐走壁,不在話下,你為什么想要去工程機械學院呢?”
  
  小胖子一臉郁悶地說道:“學武有什么好的,我的那些師兄們學出來,不是去給人當保安,就是幫別人看大門,就只有頂尖的幾個人能夠到更高的學府里面去進修。學習真正的本事,還有一部分運氣好的,則去給大老板當保鏢,還受盡歧視;開挖掘機就不同啦,現在城里鄉下到處都在建房子,哪兒都有工地。只要有工地,就需要開挖掘機的,每個月的工資拿到手軟,要是讓我選,我肯定是去工程機械學院啦!”
  
  他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停頓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那如果你被挑到那更高一級的學府里面深造,你還愿意轉院么?”
  
  小胖子搖頭說道:“別說了,這怎么可能。我們學院四百多號人里面,我的成績算是墊底的。別人過來挑生源,都把成績好的給選走了,留下我們這幫學渣,要都沒人要,怎么可能被挑走呢?”
  
  我瞧見他一身贅肉,蹲下來的時候,肚腩鼓鼓,這副尊容在武術學院里面實在罕見,但凡勤勉一點的都不會這樣子,不由得好奇地問道:“我剛才聽你說話,挺有感悟的啊,怎么成績就那么差呢,應該不會吧?”
  
  小胖子想要站起來說話,結果蹲久了,腿有些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在我的幫助下才勉強地爬了起來,對我說道:“我小的時候碰到一個蒙古大夫,結果就誤服了藥,導致激素性肥胖,后來爹娘覺得我不能這樣,就將我送到了這武校學院里面來,期望能讓我身體健康一點,結果到了這里才曉得,老師教的東西,都是些套路、花架子,表演得華麗炫目,成績就會好,而像我因為身體不便,性格又有些怪異,所以就只能墊底了。”
  
  “怪異?”
  
  “嗯,我從小就特別喜歡觀察這個世界,喜歡看那雄鷹在天空翱翔,喜歡看魚兒在池中游動,喜歡看蛇棲息,看豹子撲食,喜歡看動物世界,從這些動物的身上,模仿出它們獸性中的一面,讓自己與人爭斗的時候,更貼合自然,不過這樣的東西,在老師看來有些離經叛道了,所以從來都不喜歡我,也覺得我實在是不能理喻……”
  
  聽到小胖子林齊鳴的話語,我突然有一種久違的驚喜,說實話,從個人資質上來說,他實在是沒有我今天見過的那五十人里面的任何一人厲害,但是他有一顆晶瑩剔透的心,以及善于發現這個世界的雙眼,有了這兩樣東西,我覺得他也許就是我所想要找的那個人。
  
  那個能夠承擔起華東神學院在宗教局集訓營奪魁重任的人。
  
  一個人的悟性,這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身體條件和素質,在我看來,那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若有所思地點頭,而這時那小胖子卻像大人一般地嘆了一口氣,沮喪地說道:“我跟你說這些干嘛,沒有人會明白我的想法的……”
  
  我笑著說道:“那也未必啊,林齊鳴,你現在能夠鍛煉出氣感了么?”
  
  聽到我的這話,正準備離開的小胖子回轉過身來,一臉驚詫地望著我說道:“你是誰,你怎么沒有任何身體碰觸,就能夠確定我已經感受到炁場呢?”
  
  我笑著說道:“我是誰不重要,但我差不多聽明白了,你練武的兩個目的,第一個就是想要減肥,第二個呢,則是想要更加有出息一些。這兩個目的,我都能夠滿足你,不過在完成這些事兒之前,你必須要忍受常人所難以忍耐的艱辛和痛苦,得有失去安逸生活的勇氣,這些你確定自己可以做到么?”
  
  小胖子的兩眼都在冒光:“什么,你真的能夠讓我減肥么?我這個是激素性的肥胖癥,是不能通過鍛煉消減的啊?”
  
  我摸了摸他的腦袋,微微一笑道:“你既然已經修習出了氣感,就應該明白這個世界上的神奇之處實在太多了,不過是減掉些身體的贅肉,這根本就不算是事兒。目標很簡單,但是通往這個終點的路途會顯得十分艱難,你若是準備好了,明天早上九點鐘的時候,到武術學院教學樓的301教室來,我給你一個機會!”
  
  這般說完,我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轉身離去。
  
  事實上我已經確定這個小胖子是個值得培養的人才,不過世間任何事情,無論是愛情,還是成功,倘若是得到的過程太容易了,沒有中途的許多周折,心里面必然都是沒有準備好的,我想要的人必須都是意志十分堅定,主觀能動性突出的,他若是能夠控制住自己對勝利的渴望,而選擇不去相信一個路邊陌生人的話,那么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他能夠最終堅持下來呢?
  
  機會從來都是留給又準備的人手上,如果他放棄了,那就算是老天,都幫不了他。
  
  我回到了招待所,心情不錯,吹著歡快的口哨調子,張勵耘并沒有睡覺,瞧見我這般模樣,好奇地問我出去一趟,怎么心情變得這般愉快,我告訴他碰到一個挺有趣的人,張勵耘問我是誰,我說是個小胖子,至于什么模樣,為什么,這個驚喜留到明天再作解答吧。
  
  次日清晨,我們對挑出來的十人進行了復試,到了一半的時候,當地學校負責溝通的楊老師走進來,疑惑地問鄭老師道:“我們學校有一個叫做林齊鳴的學生,他非說有人讓他到301教室過來面試,我已經告訴他復試名單里面沒有他——他不是畢業班的學生,根本就沒有入選的資格,而且平日里在學校的表現并不算好——但是他很堅持,所以我就過來問一下……”
  
  對方顯得十分無奈,顯然也是被磨得沒有了脾氣,鄭老師搖頭,說他不知道這件事情,那楊老師惱怒地說道:“就知道那死胖子在騙人,我出去非說他一頓不可,異想天開呢!”
  
  他嚷嚷著準備離開,而我叫住了他,問是不是一個機靈的小胖墩兒?
  
  楊老師點頭稱是,我笑著對張勵耘說道:“行了,昨天給你說的驚喜,你看一下吧。”這邊說罷,我又對負責溝通的楊老師說道:“林齊鳴說的沒錯,我昨天晚上閑逛的時候,發現他挺有趣的,于是就讓他今天過來這里,讓大家看一看。”
  
  楊老師一臉詫異地看著我,不過當著眾人的面,他也不好說什么,于是出了教室去,沒一會兒門又開了,一張憨厚的臉出現,小眼睛骨碌一轉,瞧見了我,立刻瞇了起來,笑著走到我們跟前來,躬身問好,我點了點頭,然后讓張勵耘和招生辦的鄭老師對他進行面試,至于我,則在旁邊并不多言,而是默默地觀察著。
  
  經過一番問答和表現,在林齊鳴離開之后,我問張勵耘覺得如何,他告訴我,說這小胖子蠻機靈的,很有悟性,如果能夠好好帶一下,說不定是塊好料。
  
  我笑著說道:“不管是塊好料,而且還是一塊大料,說真的,我很期待他后面的表現,說不定真的會讓我們大跌眼鏡呢。”
  
  我們在魯東泉城待了三天,基本上確定了五位新生名額,這里面就包括了林齊鳴這小子,聽說當消息傳出去之后,他們學校認識他的人都大為驚訝,因為好幾個進入復試、并且自信滿滿的人都被刷下來了,可見此番面試的標準還是挺嚴格的,然而這名不見經傳,成績一直都在下游墊底的小胖子,卻宛如一匹黑馬殺出,實在是讓太多的人措手不及。
  
  心思稍微靈活一點的人,便開始琢磨起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關系和背景,是不是家里面有人跟華東神學院的招生老師有關系之類的。
  
  當然,這些事兒已經不是我們關注的重點,被挑出來的五位學子興高采烈地拿著錄取通知書,收拾好行李,回家告知家長喜訊之后,就準備前往華東神學院入學,而我則馬不停蹄地前往江陰省的金陵市,開始了繼續選拔生源的工作。
  
  在金陵忙碌了好幾天,我終于又確定了四個名額,完成了這些事情之后,我抽空與在金陵的一眾老朋友們聚了一會,申重、老孔、向榮、歐陽寒雪和蕭大炮的夫人戴巧姐,這些老同事、老朋友的感情都得聯絡一番,再完了這些事情之后,我又前往郊區的村子里,探望正在制作北斗七星劍的南南。
  
  時間有限,此刻我自然不是過來取劍的,而是求南南幫我做一副面具。
  
  一副楊劫的面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