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六章 黃埔軍校孕育中

  我手把手親自挑選出來的學生,他們的脾氣秉性自然都能夠摸得通透,就這三兩句話。便能夠撓到了他們的癢處,如雷的掌聲中,我瞧見了故事的主人公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低頭微笑,而瞧見這一張張樸實無華、充滿童真的臉孔,我曉得在今后的日子里,自己可能就要跟這一幫還未成年的小屁孩子們待在一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奮斗了。
  
  身為茅山的大師兄,這事兒對于我來說倒也并不陌生,不過唯一的區別在于。由于門戶的傳統,還是有很多東西不能隨意傳授給被人的,我只能從宗教局搜集到的修煉法門中挑出若干的書籍出來,然后再給這些孩子們一一對應,因材施教。
  
  不過好在經歷過了建國和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場運動,使得宗教局檔案庫中的修煉法門并不比一般的宗門少,而且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匯聚了一眾精英的宗教局勢頭遠遠要比許多底蘊深厚的宗門還要系統和豐富,這是舊式宗門所不能夠比擬的,也正是許多修行中人想要加入宗教局這種國字頭機構的原因,畢竟六扇門中好修行,無論是資源。還是開放的態度,都要比舊式宗門強大許多,也更容易在修行一事上走得更遠。
  
  當然,真正的頂尖人物,也都還需要如同舊式宗門一般一對一地單帶,比如像是王紅旗門下的幾個棟梁,以及黃天望手下的十三太保,這個是另外的事兒。
  
  我雖說被借調到華東神學院來當這個教務主任,但是最主要的責任,則是帶好這個新成立的重點班。至于其他的教務工作,則由原先的兩位副手來承擔。一開始這兩人對我這年紀并不算大、就橫插一腳的家伙還有些不爽。但是當我通過張勵耘將自己的功績還有級別透露給兩人之后,這兩人也算是識時務者為俊杰,知道過來坐這個位置,反倒是屈就我了,便也收起了憤憤不平的心思,好好地巴結起了我這尊大神來。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那般的服服帖帖,馬副院長總愛給人許諾,所以也有人心思不定,不過對付這些人,我倒也有的是手段,教務處這一畝三分地我若是整不明白,倒也枉費了我這黑手雙城的手段了,不過些許齟齬之事,便也不再多提。
  
  在給眾人豎立了目標之后,我讓張勵耘負責這個新成立的重點班,并且召集教務處的一幫子專家學者,制定了一整套關于素質教育的方案,盡量避免應試教育中“假、大、空”的諸般缺點,確定因材施教、學以致用的特點,一切都以實戰出發,以融入現實社會為基準,加強訓練強度,優勝劣汰,總之一句話,那就是不讓學生們過得太過于安逸了。
  
  除了出臺了幾套量身定制的方案之外,我還引入了強烈的競爭機制,學生與學生之間的,學生與老師之間的,老師與老師之間的,處處都充滿了競爭,處處都充斥著挑戰,老師可以選擇學生,而學生也將投票選取自己所喜歡的老師,任何想要在這里面混吃等死的行為,都將會被無情的淘汰。
  
  這樣的一攬子方案出臺,整個學院一片嘩然,以馬副院長為首的元老派當即反彈,提出這樣的規定實在是太苛刻了,充分學習了西方的叢林法則,沒有體現出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冷冰冰的,毫無人情味,是對人性的泯滅,我們要培養的不是只懂得執行計劃的機器,而是處理無數復雜事情的人才,如果真的按照這種方案來做,以后的華東神學院,毀滅在即。
  
  對于這種危言聳聽的言論,以及諸多對我的攻擊行為,英華真人在校務會上提出了嚴重的批評,她告誡所有人,任何時候都要提高警惕,居安思危,我們要記得住,興于憂患,亡于安逸,如果凡事都講究中庸,平平淡淡,那么我們的目標又該如何實現呢?
  
  在會后英華真人做了總結,任何違反改革的行為和個人,只要露出苗頭,那就要打擊,不要想著在以前的功勞簿上躺著過日子,如果自己不行,那就退下,讓能者上。
  
  這句話講得粗俗點,那就是你行你上,不行就別站著茅坑不拉屎。
  
  華東神學院的五年計劃已經獲得了華東局大佬盧擁軍的親自認可,也是民心所向,任何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提出反對意見的人,天然地都被劃分到別有用心的破壞者行列,這個是光明正大的陽謀,馬副院長無可奈何,他在幾次校務會上都被英華真人毫不留情地點名批評,這讓他在學院里面的威信陸續流失,到了后來,明眼人都知道馬副院長已經漸漸地失勢了,身邊的人也變得越來越少。
  
  這是院里面的事情,馬副院長有英華真人對付,我自然不會太過于操心,不過卻也聽到幾個小師妹閑聊的時候講起,說馬副院長越來越沉默了,以前臉上還有一些笑容,現在整天就板著個臉,就好像患上了面癱癥一般,怪嚇人的。
  
  有小道消息稱,說馬副院長最近沒事總是喜歡找幾個“心存反志”的死黨一起喝酒,喝高了就發酒瘋,將英華真人和我這幾個家伙罵得狗頭噴血。
  
  也有人說馬副院長曾經去過幾次華東局,找上面的組織謀求調職的事情,總之是他在這兒待著實在是太難過了。
  
  不過煩惱都是馬副院長的,對于我來說,奔波忙碌多年的我終于在此處落地生根了,過上了安穩的日子,每日工作時間,總是跟那些孩子們待在一起,與他們一同修行,而閑暇之余,還有時間一起與小顏師妹花前月下,順便教導一下英華真人門下的幾個徒弟,這樣平淡而幸福的日子過得實在是太舒坦了,讓我都有一種在學院里面教書育人一輩子的想法。
  
  唯一的遺憾,就是小顏師妹雖說與我意亂情迷,但是總是能夠把守住女孩子最后的一關,讓吃素多年的我著實有些難受。
  
  不知不覺,我冷水澡都已經洗成了習慣,唉……
  
  時間慢慢流逝,新官上任的英華真人也終于在學院站穩了腳跟,開始實施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來,而因為出世的緣故,無論是小顏師妹,還是程莉、李詩楠、譚瀅幾人,修為都比在山上更加精進了一層,不過變化最明顯的,則是楊劫,自從收到了我從南南那兒給他帶來的影子面具之后,他就經常性地消失在了我的視野之中,而當我再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便總能感覺到他比上一次更加的危險。
  
  對,不是別的,是危險,小小年紀的楊劫已經能夠給與我一種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與當初我在天山神池宮的修煉密林里遇到的德古拉伯爵一般。
  
  如此看來,楊劫還真的是有當一個天生刺客的潛質。
  
  除了英華真人,沒有人知道楊劫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不過瞧見楊劫這般的進步,我又是欣喜,又是疑慮,有些擔心這孩子若是誤入了歧途,到時候想要拿下他,可能真的是一件難事呢。
  
  如此想想,我又有些發笑,只怕當初師父和李道子師叔,也是這般看我的吧?
  
  因為消息傳遞的原因,慈元閣一直到三月末方才找到了我,不過這一次過來的,卻是慈元閣的閣主方鴻謹。
  
  這中年胖子親自過來與我洽談合作事宜,我與他當面盤點了從天山神池宮中帶來的諸多首飾,除了給小白狐兒、小顏師妹和其余人的,一共還有九十七件,各種項鏈、手環和玉佩都有,因為種種原因,方鴻謹倒是沒有體現出商人的貪婪來,而是認真地告訴我,說這些貨他吃不下,也無法消化,不過他希望能夠和我簽署一個合作協議,那就是由慈元閣來負責這些飾品的代理工作,他們負責宣傳、造勢和拍賣,而我與他們采取公開、透明的分成方式,獲得雙贏。
  
  對于方鴻謹的提議,我表示了認可,他這人雖說有著商人的精明和逐利本性,但是卻極重誠信,倒是值得信任的。
  
  當然,他若是敢蒙我,我也不是沒有手段治他,這一點他明白,故而更加小心翼翼。
  
  時間慢慢流失,不知不覺就到了七月份,華東神學院新成立的重點班也差不多快要過了一個學期,這些懵懂的少年們逐漸地展露出了自己的潛質來,特別是林齊鳴和董仲明這兩人,他們的成長更是出乎了我的期望,已經在這個班級之中嶄露頭角,讓人驚艷了,而這個時候,我卻迎來了一位來自西川青城山的特殊客人。
  
  事實上,當第一眼瞧見這個女孩子的時候,我實在是沒有想起來她到底是誰,但是當她自報姓名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僵立在了當場。
  
  天啊,白合他這一世不應該是男孩子么,這個窈窕可愛的美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