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七章 風波暗流詭異起

  當我面前的這個小姑娘講完自己的名字之后,我看著她,她看著我。我們倆大眼瞪小眼,相互瞧了很久,結果這白合抬起手來,給了我一巴掌。
  
  耳光清脆有力,我不躲不閃,這一巴掌扇完之后,白合哭著鼻子投入我的懷中,緊緊抓著我胸口的衣襟,咬牙切齒地罵道:“你這個混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過這個想法從今以后,都給我丟開。以后請你記住,我就是我,是不一樣的焰火,知道么?”
  
  我不清楚白合這話兒到底是想要表達什么,但心中終究還是有著許多內疚,畢竟當初這小姑娘轉世的時候。我曾經拍著胸脯給人家保證無事的,結果竟然鬧出了魔將轉世的戲碼來,諸般辛勞過后,一閉眼一睜開,居然是個男兒身,而后我又將她扔在麗江多年不管。當我再次找到她的時候,又被花門魅魔給拐走了去,真正找回她的時候,又已經不知男女了。
  
  我欠白合的太多,至于她此刻是男是女,我覺得已經不再重要,恢復了生前那個鋼鐵廠女工意識的她,我便依舊把她當做曾經陪伴我多年的幽魂女鬼吧。
  
  不過不管如何,能夠再世為人,終究還是一件讓人欣喜的事情。
  
  兩人久別重逢。好是一陣寒暄,我把白合帶到了教務處的辦公室里。詢問她為何會找到我這里來。
  
  白合告訴我,說酒陵和尚自收她為徒過后,多年來一直十分悉心仔細,只可惜天意弄人,她終究不是什么大德高僧轉世,也不是什么真修大拿重生,雖說死后曾經也修得一些手段,但是她自始至終都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廠女工,所以進步雖然神速,但是并沒有出現酒陵和尚所預想之中的那種驚世駭俗之才。
  
  不過當酒陵和尚真正意識到自己費盡千辛萬苦從花門魅魔手中搶回來的這小孩兒,并非是自己所期待的轉世重修之人時,他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失望來,師徒一事,講究的從來都是緣分,兩人既然能夠相遇,便是一種緣分,故而也是悉心教導,一直至今,不過酒陵和尚這些年一直都受到當年留下的傷痛困擾,恰逢青城山上的夢回子、重瞳子準備兵解,他便也加入其中,閉關修行。
  
  白合曾經在轉世之前發過宏誓,說若是能轉生,必將隨我左右,此時師尊閉關于山中,她則無事可做,學有所成的她便想起了當初的誓言,決定下山而來,追隨于我。
  
  得知白合的來意,我頗有一種買彩票中大獎的感覺,仔細打量白合此人,小孩兒與楊劫一般年紀,卓然而立,雖說自己師父是個大和尚,但是她本人卻是作道士打扮,青衣道袍,頭挽道髻,唇紅齒白,眼中精光乍現,好一位學而有成的道門后進,舉止之間卻又有禪意浮動,顯然是個道佛雙修之能士。最最關鍵的一點在于,這孩子真的不算大,甚至即使放進我華東神學院的重點班里面,也只能算是年幼之人。
  
  這不是瞌睡來了有枕頭么,有了白合這個保險,別說三年之后,就是明年的集訓營,我也有信心拿到魁首啊!
  
  要曉得,這酒陵大師絕對能夠排得上天下十大之后,有名有數的強者高人,而他悉心教導這么多年的弟子,又如何能夠差到哪兒去?
  
  當然,集訓營匯聚了宗教局諸多基層精英和無數宗門、學院的年輕強者,要想在這里嶄露頭角,光白合一人也不夠,我心中默然,但終究還是忍不住這種誘惑,在學期末尾的時候,將白合給安排到了重點班,做了一個插班生。對于我的安排,白合自然是沒有異議,她此番前來,一是為了實現當初的諾言,消除心中妄念,二來則是入世,與這個鮮活的世界接觸,融入其中,而不是在山中燒香拜佛,虛度年華。
  
  唯一有些不適應的,那就是白合到底是酒陵大師叫出來的高徒,而且有著前世轉生的經驗,對于這個世界的法則領悟,甚至比教他的老師還要厲害許多,便是折服眾多強手的張勵耘,也對這個新來的插班生刮目相看,著實有些怪異,害得我不得不找到白合,讓她平日里做人低調一點,不要展露出太多的實力,免得被人抓住馬腳,說我作弊。
  
  對于白合的加入,英華真人表現出了十二分的歡迎,不但給予了她春天般的溫暖,而且還時不時地把她叫過來開小灶,而且生活方面更是照顧得周全,恨不能將這尊小神給直接供起來。
  
  諸事繁多,英華真人小心翼翼地經營著自己的事業,而我則小心翼翼地經營著自己的愛情,經過了一學期的努力,小顏師妹終于沒有再羞澀,而是大大方方地在眾人面前承認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對于這樣郎才女貌的登對組合,眾人都給予了十二萬分的祝福,雖說我私底下對英華真人表示過一些擔心,卻被她的保證給安穩下來,于是放心地與小顏師妹出雙入對,除了最后一步,戀人之間能做的事情,我們都嘗試過了。
  
  此間甜蜜,不足外人道也,若是想要知曉,自己找一位異性對象嘗試一番即可,不作贅言。
  
  一個學期結束了,學院的學生紛紛放假回家,而作為重點班,這四十五名學生則只有一個星期的假期,接著就要加入學院在太行山組織的實戰夏令營,參加模擬集訓,當所有學生紛紛離校的時候,我也迎來了一位來自慈元閣的客人,一位名為田掌柜的工作人員給我送來了交接清單,我經過慈元閣之手賣出去的第一批貨物,共計七件首飾,在經過分成扣稅之后,一共獲得了兩百二十五萬的巨額利潤。
  
  我此刻的級別在這里,對于這么一大筆的收入,自然是需要先到學院紀律檢查小組進行申報的,不過這些東西都是來路清晰的,有單據有發票,還有納稅記錄,再加上我在學院里面的地位如日中升,倒也沒有多麻煩,交割清楚之后,我先是到郵局給張世界、張良馗和張良旭的家人寄了一部分資金,然后趁著這點假期,親自回到了麻栗山。
  
  我并非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為了不讓父母和姐姐的生活過得太過于辛苦,這些年來一直都有源源不斷地給家中寄錢,還曾經想讓父母搬到麻栗場鎮,這樣生活會比較方便一點,只可惜他們在龍家嶺住了一輩子,早已習慣了那里的山水與鄉鄰,并不肯搬,此番回來,我拿出一部分錢來給家里重修房子,算是給他們一個舒適的環境。
  
  回到了家,我又帶著錢到了西熊苗寨,這才發現蛇婆婆依舊不在這個變得日益開放的寨子,就連她新收的關門弟子康妮都不知所蹤,唯有將苗寨的一幫族老招來,拿出一百余萬,交由苗寨族老管理,并且告知寨子里的所有人,這份錢財,是努爾給眾人留下的,至于怎么花,則需要全寨的人商量著用。
  
  授人予魚,不如授人予漁,這簡單的道理我自然懂得,所以此番前來,還特地動用了手上的關系,將縣里農業局、林業局和畜牧站的技術人員都帶了過來,并且還與縣招商局的人做過深入的溝通交談,希望能夠通過資金加上行政上面的幫助,將西熊苗寨徹底擺脫窮困潦倒的生活。
  
  我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有朝一日等到努爾再次回到西熊苗寨,他會對寨子的變化感到大吃一驚,會對寨子里的村民人人都能夠過年吃上他所說的大肉餃子,感到欣喜。
  
  這就是我所想要做的事情。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我只不過是一個牽線搭橋的人,倒也不能完全的融入其中,在辦完自己手上的事情之后,我在龍家嶺待了兩天,然后返回了華東神學院,開始著手準備前往太行山夏令營的相關事宜,然而當我返回學院的時候,這才知曉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位重點班滬都本地的女學生在返家的途中離奇失蹤了,而就在我趕回學院的前一天,她的尸首則被人在黃浦江的下游找到。
  
  辦案的警察對學生的尸體進行過了檢查,發現身體多處淤腫,下體又被人侵犯的痕跡,初步斷定是被人進行了暴力強迫。
  
  聽到這個消息,而學生家長找到了學院來鬧,一定要為自家的女兒討要一個說法,而學院里面也是謠言四起,紛紛擾擾,雖說馬副院長一幫人并沒有上躥下跳,但是內中的暗流涌動,卻將整個氣氛弄得十分詭異,而當我回來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時候,將自己關在辦公室里悶了一下午,罕有抽煙的我足足抽了兩包,煙灰缸里面滿是煙蒂,一直到小顏師妹紅著眼睛找過來的時候,辦公室里煙霧繚繞,就像發生了火災一樣。
  
  我一個人悶在了辦公室里良久,當小顏師妹推門而入的時候,我抬起了頭,咬牙切齒地說道:“查,這件事情一定要查,我要讓犯事的人后悔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十七章 風波暗流詭異起”

  1. 回復 2015/01/19

    我第一

    好老子又要殺人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