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八章 失聯學生魂被拘

  華東神學院這一屆被寄予厚望的重點班,包括后來入學的白合,經過篩選。總共有四十二人,其中男生三十五人,女生七人,而出事的這一位女生則是這里面容貌的佼佼者,她的出事不但讓諸位老師扼腕稱嘆,而且也使得知道消息的學生難免有些神傷,畢竟這小半年來的相處,不知道有多少青春期的孩子暗生情愫,然而此刻卻都被無情的現實給打擊得無法接受了。
  
  小顏師妹瞧見我一臉的陰沉,曉得與這些孩子日夜相處的我著實有些受打擊。于是走上前來安慰我,說這是已經交由當地的公安機關負責了,一定會查到兇手的。
  
  聽到小顏師妹的話,我不由得冷哼說道:“小顏,你可曉得雨瑩的身手如何?”
  
  小顏師妹這半年來具體負責的事務大多是校務辦的東西,對重點班的情況并不了解,瞧見她搖了搖頭。我沉聲說道:“陳雨愛她是滬都青少年武術學校的尖子生,十歲便已然感悟到了炁場,入學一個學期以來,能夠在班級里面排到前二十名,這個名次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已經是十分優秀了,若說是一般的大漢。她一個人能夠對付四五個不在話下——就是這樣的孩子,她此刻竟然被人污辱致死,拋尸江中,這樣的事情,你覺得是當地公安機關能夠辦得了的么?”
  
  小顏師妹聽出了我話語里面的意思,不無擔憂地說道:“你這么說,這件事情恐怕涉及到修行者咯?”
  
  我點頭稱是,小顏師妹問我怎么辦,我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獰笑,冷冷地說道:“那些人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真的是沒有打聽一下雨愛的老師是誰,驚擾國務院的案子我都能夠破得下來。怎么可能栽倒在這個小河溝里?”
  
  我說完話,帶著小顏師妹去了校長辦公室,找到了英華真人,告知她我將接手這件事情,夏令營的事情可以叫教務處先準備著,不過得等將此事給破了才行,不然人心浮動,根本起不到我們預想之中的效果。
  
  對于我的主動請纓,被此事弄得頭疼的英華真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告訴我上面對此事也非常重視,華東局專門派了一名專員過來督辦此案,讓我與他一同協作行事。
  
  到了晚上,我見到了那位華東局過來的督辦專員,是一個叫做張峰的精瘦男子,三十出頭,目光如炬,是個精干的角色,不過在與我見面之后,他卻第一時間將我認出了來,不斷地與我握手,稱呼我為前輩,表現得格外熱情。張峰來自于華東局的應急偵破科室,而他這種職位做到頂尖,則就是總局的特勤小組,而在曾經是總局特勤小組的領導人,并且闖下偌大名頭的我面前,他倒也表現不出太多的傲氣來,一副唯我馬首是瞻的態度。
  
  我找來幫忙的人并不多,張勵耘算一個,另外董仲明和林齊鳴也都留校,非要加入其中,我本著鍛煉的目的,也讓他們加入了進來。
  
  對于我的首肯,后兩者十分激動,特別是林齊鳴,據我所知,這小胖子似乎對長相清麗、舉止大方的陳雨愛頗有好感,如今鮮花凋零,他心中怎么可能沒有憤慨?
  
  有了華東宗教局張峰這邊出面,我們便與當地的公安機關完成了行政上面的對接,也拿到了案子的卷宗。
  
  整個事情的經過并不算復雜,學校放假之后,陳雨愛曾經打過電話給家里面,說幾時回家,家里也做好了一頓豐富的菜肴等待著她的到來,結果苦等一晚,都不見人,有些奇怪,于是打電話給學校,得知學生已經放假了,因為怕孩子貪玩,又給她以前的朋友和伙伴挨個打了電話,都不曾知曉,等到了第二天就報了警,而一直到了昨日,黃浦江下游發現一具女尸,經過辨認,方才曉得正是前段時間失蹤了的華東神學院女學生陳雨愛。
  
  在沒有找到過尸體之前,警方以及校方也都對雨愛的蹤跡進行過調查,得知她已經乘船離開了崇沙島,據與她同行的學生反映,雨愛下船之后,并沒有返回楊浦的家中,而是前往了松江,至于為什么,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不過當時感覺她的神態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經過警方的走訪和調查,陳雨愛當天確實坐過前往松江的地鐵,但是離開之后,便再無消息,偌大的滬都有成百上千萬人,一個小小的陳雨愛實在還不如一朵浪花,根本就查不出什么來,一時之間也毫無頭緒。
  
  我提出想見一下陳雨愛的尸體,張峰眼睛一亮,問我說是不是準備走陰問魂?
  
  我點了點頭,這事兒自然是徐淡定最擅長的,不過身為茅山大師兄,我雖然有許多手段并不精通,并不表示我不曾曉得,更何況我還有一個殺手锏,那就是白合。
  
  曾經做過好幾年女鬼的白合恢復了生前記憶,自然對于鬼道也有著很深的感悟,由她在,我們或許能夠從尸體上面做一些文章出來。
  
  當地的公安機關對于我們的要求自然是十分配合,在提出了申請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復,于是我和張峰便帶著白合一同前往了警察局的停尸房。
  
  陳雨愛的父母對于自己女兒的遭遇十分痛苦,對于找到兇手的意愿也十分強烈,故而同意了警方對自己女兒尸體的解剖,我們趕到的時候,雨愛已經被解剖過了,原本鮮活的生命此刻只剩下一堆冰冷的骨肉躺在冷凍間里,白合、董仲明和林齊鳴等人看到自己同學被浸泡得發腫的尸體,以及縫合上的肚子,淚水流出,牙齒咬得“咯咯”直響,滿是對兇手的恨意。
  
  在與白合經過溝通之后,我決定這走陰招魂一事讓她來主持,一身本事的她倒也沒有半點兒羞澀,將眾人都趕到了房間角落,她從懷中掏出三根紅蠟燭,點燃之后,口中念念有詞,開始招魂。
  
  然而如此忙碌一陣,白合的臉變得鐵青,越來越黑,沒多久,她惡狠狠地轉過頭來,沖著我說道:“陳老師,雨愛的魂魄,被人拘走了!”
  
  聽到這個最壞的結果,我下意識地扶住了墻,感覺一陣心寒。
  
  如果陳雨愛是自然或者意外死亡,她的三魂七魄都會隨風飄逝,有的歸于幽府,有的還會殘留一絲意識在人間,通過術法,我們或許還能夠得知真相,然而實在沒有想到,殺害陳雨愛的那個兇手居然如此歹毒,不但將人給殺了,而且還將她的魂魄給拘走,這樣的行為,要么就是把她弄得魂飛魄散,不得轉生,要么就是將其魂魄拘束,養成厲鬼以作歹途。
  
  無論是那一種,都是比死更加難受的結果,這讓我們如何能夠接受?
  
  我惡狠狠地捶了一下墻壁,整個房間都不由得一震抖動,而房間里面的諸位都是此道中人,自然曉得白合口中的話語是什么意思,都不免目瞪欲裂,同仇敵愾。
  
  然而憤怒終究是不能對案情的破解有任何幫助的,我在發過了火之后,便盡量克制起了自己的情緒,恢復了冷靜,與張峰討論起了滬都本地的一些江湖人士,問他是否有發生過類似的案件,或者有沒有誰有這種嫌疑。
  
  對于我的問題,張峰也是一籌莫展,不過他到底是此處的地頭蛇,對我說這個需要回去,找江湖上面的朋友放一下風,看看反饋再說。
  
  江湖上的人三教九流,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會如此歹毒,殘害少女不說,還拘人魂魄,這事兒一旦傳出去,必然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所以希望能夠有一些情況反饋回來,他想回去整理,讓我這邊也多方打聽一下,并且問一問陳雨愛的同學,她生前是否有什么異常的地方,或者曾經對別人說過些什么,如果有任何線索,都盡快通知到他這里。
  
  離開了警局,我和張峰分道揚鑣,我帶著張勵耘和手下三個學生在繁華的滬都大街上走著,路上的行人匆匆,每一個人都是那般的鮮活,看著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然而誰會想到一個花季少女,卻遭受了這樣的境況呢?
  
  我心中暗恨,不過兇手做得如此的決絕,卻也讓我們毫無頭緒,我畢竟不是此處的地頭蛇,許多事情,也還是需要張峰他們來處理,于是只有回到學院,展開盤查。
  
  許是見過了陳雨愛死后的慘狀,所以白合、董仲明和林齊鳴對于案件顯得格外用心,盡管大部分學生都放假回家,但是他們還是不厭其煩地打電話仔細詢問,提供了諸多細節,而我則將無數線索匯總,爭取能夠找到一些頭緒來,不過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學生都快要返校了,都還是沒有什么結果出來,眼看著就要耽誤夏令營的行程了,我心急如焚,而這個時候,阿伊紫洛找上了我,告訴我一個消息。
  
  陳戰南這幾天,十分反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