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九章 前塵往事再浮現

  陳戰南?
  
  聽到阿伊紫洛提起這個名字,我的眉頭猛然一跳,想起了那個對黃河口一役中特勤一組泯滅負有不可推卸責任的老東西。心中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若說恨,我對此人自然是恨之入骨,不過越是如此,我便越需要忍耐,免得被人說我公報私仇,眼中不能容人,故而我雖然一直瞧著這家伙不舒服,但是卻足足大半年的時間都沒有動過他,平日也盡量少有接觸。我這個人信奉不動則已,一動必殺。時機未到,自然能夠讓對方多活幾天,卻沒想到阿伊紫洛突然提出了這么一個名字來,而且恰好是這個時間節點,難道陳戰南跟陳雨愛的失蹤被殺案,還能夠牽連到什么關系不成?
  
  對于我的疑問,阿伊紫洛告訴了我一件事情。因為同一個姓,是本家,所以身為學院大教授的陳戰南與陳雨愛有些聯系,雨愛平日里叫陳戰南爺爺,私底下也有過來往,不過事發之后。陳戰南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傷心,而是出人意外的冷漠,另外就是有些驚恐。
  
  而就在前天,本來定居在滬都的他卻突然提出返回老家探親,如此一聯系起來,她便覺得有些可疑了。
  
  阿伊紫洛與陳戰南因為早年的學術之爭,彼此有些齟齬,一直都在盯著那老東西,此番她的推測雖說有些不靠譜,但我卻感覺仿佛抓到了什么線索。突然心動了起來。
  
  既然案件此刻是一籌莫展,不如死馬當做活馬醫。我那陳戰南這邊當做突破口,也許會有所發現呢?
  
  畢竟陳雨愛是個有著不錯能力的女孩子,她絕對不可能這般悄然無聲、毫無反抗地離去,除非是熟人下手,而且還用了藥物,這兩樣一加起來,仔細思量,我越發地覺得那老家伙的嫌疑頗有些大,不過光憑懷疑,是不可能定論一個人的罪過的,陳戰南一無作案動機,二也沒有目擊證人,除非……能夠在他的住處,搜到一些可靠的證據來!
  
  想到這里,我便找到了在黑暗房間里面修行的楊劫,讓他幫我去陳戰南的住處搜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力的證據。
  
  陳戰南的家安在了滬都市區,不過在學院的教職工宿舍里面也有一套兩居室的房間,供他平日里起居,盡管沒有得到任何授權,但我還是決定讓楊劫去走一趟。
  
  楊劫是夜里去的,回來的時候遞給了我一束沾著干涸鮮血的頭發,說是在神龕后面的夾層中找到的。
  
  有了這東西,我第一時間找到了張峰,讓他幫我找相關技術部門鑒定一下,看看這束頭發會不會是屬于陳雨愛的。張峰接過了證物,次日找到了我,告訴我經過對比,這頭發并不是陳雨愛的,不過通過他連夜的排查,發現在三年前崇沙島也曾經出現過一起少女失蹤案,經過調檔發現,這束頭發是屬于那一名失蹤的少女所有,接著張峰問我這頭發是從哪兒來的。
  
  我告知了張峰這頭發的來歷,并且將陳戰南的可疑之處給他談及,對于這個情況,張峰表示出了極大的興趣,問我是否需要發函請陳戰南回來協查,我搖了搖頭,告訴他我決定親自去找陳戰南,將這事兒給弄清楚,免得夜長夢多,又生出許多事端來。
  
  張峰肯定了我的想法,不過還是忍不住提醒我,說在沒有任何證據之前,千萬不要對陳戰南妄自下手,不然后面會很麻煩的。
  
  對于張峰的提醒,我擺手表示知曉,然后從學校檔案室中查到了陳戰南的老家地址,卻是位于大涼山的彝族村落,這地方十分偏僻,找尋不便,不過我卻也管不得這么許多,當下也是找到英華真人去作匯報,經過一番討論之后,決定由張勵耘帶隊,與教務處的老師們帶著重點班的孩子們前往大別山深處進行野外生存鍛煉,而我則帶著熟悉西川環境的白合直飛西川,前去找尋陳戰南。
  
  當然,這事兒只有少數幾人知道,對外則聲稱我是前往京都出差,盡量不給人通風報信的機會。
  
  時間緊迫,在確定了陳戰南有可能是兇手之后,我和白合直飛西川,然后連夜趕到了位于大涼山的某處彝族村寨。那個地方并不通車,我和白合到了附近的村鎮,然后翻山越嶺,一直到了月上中梢,方才來到了這座村寨之前,望著還未有通電的村子,偶爾有一兩盞燭光從窗戶里搖曳而出,白合深吸一口氣,然后回頭對隱藏在黑暗中的我說道:“陳大哥,你覺得陳戰南那老頭是兇手的可能,到底有多大?”
  
  我摸著下巴長出來的粗糙胡子,瞇著眼睛瞧道:“不知道,不過他即便不是殺害雨愛的兇手,三年前的那一場失蹤案,他也逃脫不得關系——白合,身為修行者,一定要有比尋常人更強大的自律性,不然一旦動了殺心,取人首級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如果沒有約束,這個社會就會亂套了,所以即便他是神學院的教授,也逃不過法律的制裁。”
  
  白合說道:“什么法律啊,像他們這些人,一旦抓到了,還不都是送到專門關押的基地里去,也沒聽說有幾人會死啊?”
  
  我搖頭苦笑道:“你那是沒有經歷過,若是你親眼瞧見,就會知道死,其實是所有懲罰中最體貼的一種了。”
  
  兩人一邊談著,一邊走進了夜色之中的村寨,剛剛走進去,我便是心中一動,下意識地朝著陰影處躲去,然后開啟了遁世環,接著就在下一秒,一個瑩白的幽浮從我們跟前飄過。
  
  那蒼白的臉孔和腳不沾地的飄逸,告知我這幽浮應該就是人為煉制的一種鬼物,而瞧見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戾氣,顯然在生前曾經受過許多折磨,要不然也不會如此。
  
  不過這幽浮鬼物是一個彝人打扮的鬼老頭,倒不是我在檔案上看到的那個少女,要不然我便可以將背上的飲血寒光江給拔出來,直接殺將進去了。
  
  我原本并不知道陳戰南到底住在何處,不過有著這么一個東西在村中巡視,倒是免去了我許多探察的功夫,當下我也是屏息靜氣,與小白狐兒在陰影中行走,一直跟隨著那瑩白幽浮在村寨中巡視了一圈,然后朝著寨子后面的一處大院子那兒走去。
  
  當瞧見那幽浮鬼物穿過院門,投入其中的時候,我繞過了旁邊的草垛,悄聲地爬上了圍墻,瞧見院子里的槐樹下有燈光傳來,卻有兩人在喝著小酒乘涼,剛才巡視村寨的那幽浮則擰身一變,化作了一個輕飄飄的紙人,巴掌大,落在了石桌之上,一盤蠶豆的旁邊。
  
  我瞇著眼睛瞧了過去,卻見這石桌兩旁,一邊是我此番所要找尋的陳戰南,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蓬頭垢發的駝背老頭。
  
  這兩人一邊喝著小酒,一邊聊著天,駝背老頭將桌上的紙人收起來之后,捻了一顆蠶豆放在嘴里,嘎嘣脆兒嚼,完了之后,渾身輕松地說道:“我就說你大驚小怪不是,你看看我的紙傀儡出去溜了一圈,啥都沒有瞧見不是?”
  
  那陳戰南端起小酒杯,將里面的酒液一飲而盡,然后這才說道:“也許吧,虞師兄,我都被那個小畜生弄得有點神經衰弱了。”
  
  被陳戰南稱為“虞師兄”的駝背老頭有些好奇地問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夠將你逼得這般狼狽?你現在不是官面上的大教授么,又有身份、又有地位,只怕是你們學院的院長,對你也是禮讓三分吧,難道還會怕一個小毛孩子?”
  
  陳戰南似乎心中頗為忐忑,又喝了一杯酒,這才抹去額頭上面的冷汗,對駝背老頭說道:“虞師兄,這你可就不知道了,那黑手雙城是茅山陶晉鴻的大弟子,自出現起,所過之處,莫不是一片腥風血雨,可是個了不得的亂世大魔王。他從來不按常理出牌,什么事兒都能夠做得出來,據說死在他劍下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是個真正的屠夫,你在西川,知道朱作良吧?”
  
  “鬼面袍哥會的老大嘛,我啷個不曉得咧,當年我路過酆都,有幸見過他一面,當真是睥睨天下的人物,不過聽說被會中的后起之輩張大勇干掉了,實在可惜!”
  
  駝背老頭心有余悸地說著,然而陳戰南卻告訴他道:“張大勇是從朱作良眼皮子底下爬起來的,平白無故,哪里能夠弄得到前任大檔頭?我跟你講,我聽小道消息傳聞,朱作良就是被那黑手雙城破去的法身,后來才有了張大勇撿得便宜——你想想,朱作良這般的恐怖人物都栽在他手上,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怕他呢?”
  
  駝背老頭聳了聳肩,搖頭說道:“既然如此,你就別惹他便好了唄?”
  
  陳戰南嘆息了一口氣,不無遺憾地說道:“我若是早就曉得他的厲害,當初也不會收人錢財,胡亂說話了,搞得后來他與我成為死敵,實在是劃不來……”
  
  聽到這話,我一雙眼睛瞪得滾圓——什么,黃河口一役,并不是他見識有限,而是收了別人的錢?
  
  我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