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二十一章 省局大樓遭圍攻

  陳戰南并不是什么厲害角色,實戰中甚至連白合都打不過,對上我自然也只有引頸受戮。此刻瘋狂地大聲喊著,瞪著通紅的眼睛,沖我說道:“你他媽的有本事,就殺了我吧,老子這輩子能夠陰到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拉了那么多的人陪葬,也算是夠本了,死而無憾。”
  
  這老東西裝出慷慨赴死的表情,然而眼角中閃爍的淚花卻將他的內心給出賣了,被碾爛的右手手掌上傳來的劇痛讓他疼得直打冷擺子。
  
  我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冷然說道:“不錯,你表現得很堅強啊,不過據我所知,一般生活過得太過于優渥的家伙,對于死亡總是充滿恐懼的,而你也知道,相比較于死亡,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事情,比之更加可怕;你曉得我是來自茅山的,諸多茅山養鬼術聞名于世,如果不想生不如死的話。把指使你的那個家伙,給我交代出來吧。”
  
  陳戰南咬著牙齒裝硬漢:“說出來是死,不說出來也是死,我老陳這輩子雖說壞事干了無數,但是出賣朋友的事情卻從來沒有做過。你死心吧!”
  
  我若有所思地問道:“這么說,如果饒你一條狗命,你就會說出那個家伙的消息咯?”
  
  這話兒說得陳戰南雙目一亮,繼而又轉為晦暗,他搖頭說道:“別人不知道你黑手雙城的性子,我焉能不知,這大半年來我費盡心思地收集過所有能夠找到的信息,曉得就你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放過我的。與其如此,我還不如引刀成一快呢!”
  
  我伸出了腳,慢慢地碾在了陳戰南的斷臂傷口上,這劇烈的疼痛弄得他雙眼翻白,幾欲暈厥過去,不過我卻小心翼翼地控制著這個度量,使得他一直保持著清醒。如此煎熬許久,我方才悠悠地說道:“陳戰南,若是為了報黃河口一役的仇,我自然可以毫無聲息地將你給弄死,不過這并不符合我的風格,我承諾你,你若是說了,我可以將你交給組織,到時候上面怎么辦你,那是上面的事情,與我無關,你看可好?”
  
  我這般苦口婆心,及時想要將那個罪魁禍首給整明白了,真正地給陳雨愛同學報仇,然而陳戰南卻一口咬定,說這事兒可以商量,不過他必須要等回到了滬都,這才開口。
  
  這家伙倔強得很,咬住這個不放,我心中明了,曉得這老家伙許是在滬都有所憑恃,他甚至還將希望寄托于那個罪魁禍首能夠救他,不過他這般說,我倒也不會毀滅掉他的希望,而是點頭同意了他的要求,然后將他與他師兄虞一成帶出了院子,準備離開,然而我一出門,這才發現剛才的喧鬧以及陳戰南的鬼哭狼嚎已然惹來了村寨里面的村民,外面圍著一排火把,手上握著許多農器的人們虎視眈眈地朝著這邊望來。
  
  陳戰南的師兄虞一成在這彝族村寨中開壇收徒,頗有些名望,故而村人對他十分維護,不斷地大聲疾呼,讓我和白合放了這兩人,不然就一擁而上,將我們給拿下來。
  
  三五十個普通村民,對于我來說并不算難事,然而瞧見這兒上有八十老嫗,下有垂髫孩童,倘若是沖突起來,只怕會誤傷無辜,于是我也沒有強行沖開重圍,而是掏出了證件,告訴當地的村民,說我是公家的警察,虞一成和陳戰南因為犯了人命官司,所以才會被抓起來的。
  
  這些半輩子沒有出過大山的村民哪里曉得這證件的真假,有幾個虞一成徒弟模樣的年輕人在人群中一陣起哄,場面一時有些失控,我臉色變得有些黑了,從懷里掏出小寶劍,比在了虞一成的胸口,沉聲說道:“老虞,你讓村民讓開一條路來,不然老子今天就將你給法辦了,知道么?”
  
  那個被殃及池魚的虞一成臉色陰晴不定,望著群情洶涌的人群許久,方才開口說道:“大家請讓開,別攔著了,傷到你們可不好!”
  
  這家伙在村子里頗有威信,一開口,院子前方便讓出了一條路來,我押著虞一成,而白合則拖著陳戰南,一前一后地出了村子,不過這路雖說是讓出來了,但是人群卻還沒有散去,反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人們不斷地從寨子的各個角落手持火把冒了出來,尾隨而后,化作了一條長長的火龍,這是我始料未及的,要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讓陳戰南又開口嚎叫的機會了。
  
  這一條長龍一直行到了村口,一個滿臉嚴肅的老頭攔住了我們,聲稱他已經報警了,鄉場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會趕來,讓我們將人放下,不然都沒好果子吃。
  
  這老頭是這兒的村長,聽到他這話兒,我才想起這事兒可能得有西川省局出面,方才能夠將死結解開,于是告訴他我們也是公家的人,提出如果他們這兒有電話,借我用一下,我跟上面的人打聲招呼,免得地方上誤會。村長將信將疑,不過最終還是告訴我們,說村子的電話打不了長途,只能到鄉里面去。
  
  經過短暫協議,我同意村長找人給陳戰南將傷口包住,而村子里派出十五個年輕漢子“護送”我們到鄉場上去。
  
  事實上倘若我只押解陳戰南一人,受到的阻力應該不會很大,畢竟他離開這村子已經大半輩子了,許多人對他都不熟悉,不過虞一成這家伙應該也不是什么好鳥,從他御使的幽浮鬼靈就能夠看得出來,另外我也怕這家伙會對真兇通風報信,故而一同給拘了。
  
  龐大的隊伍趁著夜色出山,走到半路的時候就碰到了鄉場派出所趕來的民警,總共六人,兩名正職,都帶了槍,另外四個巡防隊員也是摩拳擦掌,準備跟我們干一架,不過當看到我證件上面的國徽,雖然沒見過,但是也將信將疑了,畢竟我拿出來的這一份,并不是宗教局系統的,而是公安部系統的,他們都是認得的,立刻給我敬了一個禮,然后將兩人押回了派出所中。
  
  此事忙碌一夜,到了清晨,方才有省局的同志陪著當地公安機關的領導一起趕來,將這事兒解釋清楚,而派出所的同志也配合著將僵持一夜的村民給勸走。
  
  事兒鬧得有些大,西川省局的同志派專車將我和白合,以及被擒住的陳戰南和虞一成送往了省城,我一夜忙碌,倒也有些瞌睡,在車上睡著了過去,等醒過來的時候,車已停在了西川省局的大院前,但是押運嫌疑犯的車卻不見了蹤影,我攔住省局的同志詢問原因,被告知上面的領導有事找我,至于嫌疑犯,自然是送到了監室里面關押著。
  
  對方的回答讓我有些不放心,還特意關照了一下,告訴他們可得將人給看好了,要是出了什么閃失,可就再難找到人了。
  
  聽到我的話語,對方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生硬地回答我道:“同志您放心,人到了我們西南局這兒,就算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趴著,飛不了的。”
  
  這話兒一語雙關,有反駁之意,我笑了笑,也不與他爭辯,下了車,隨他一同前去與他口中的領導會面。
  
  在省局辦公大樓的一處三樓會議室里,我見到了他們的領導,一位自稱孔一默的處長面見了我,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對方十分的不客氣,一開口便質問我,身為滬都的學院教師,為何會千里迢迢地跑到西川來抓人,一來沒有批文,二來沒有知會地方,一點規矩都不講,到底是怎么個意思?
  
  我曉得地方上一些占山為王的風氣,也知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道理,所以心中雖惱,但是表現得也算是不卑不亢,將此事的緊急與他說明,并且大方地給他承認了錯誤,相關的手續,我回頭就給他們辦過來,當務之急是請西南局幫忙將嫌疑犯押送到滬都去,將案子給破了,這才是最重要的,對不對?
  
  然而我這邊好話說盡,那孔處長卻是黑著臉表示,說人的手掌都傷成了那樣,談什么押運,已經送往醫院進行治療了;別人好歹也是學院教授,這沒憑沒據的,怎么可能隨意傷人?至于你,先留在這里等待滬都的上級過來領人,而在此之前,不得脫離監事人員的視線范圍之外。
  
  聽到這話兒,我突然明白,敢情他這是將我當作了嫌疑犯的待遇,嚴加看管。
  
  對于這待遇,我倒也無所謂,但是他言語中對于陳戰南的看管并不重視,倘若是將那老東西給走脫了,老子這千里奔波,豈不是白費了心思?
  
  想到這里,我豁然而起,朝著門外沖去,想要找到陳戰南,而孔處長則早有準備,跳過來拿我,被我一把甩開,剛剛沖出了會議室的大門,居然沖出四五人過來攔我,我有些惱怒了,全部都給推倒在一邊去,正在此時,卻有一個熟悉的聲音沖著我吼道:“什么人,如此猖狂,居然敢在我們這兒動手?”
  
  話音未落,一道兇猛的掌風朝著我兜頭拍來,無比恐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