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二十二章 老子未必會怕你

  盡管被這般不公平對待,但是我并無傷人之心,只不過是想要趕出去。將陳戰南給控制住,免得這老小子趁機跑了,我到時候就算是將這大樓拆了,都未必能夠找得回他來,也無從得知害死陳雨愛的真兇到底是誰,一時情急,故而沒有與這孔處長許多廢話,匆匆而出,前來攔住我的那幾個人,也被我用那深淵三法之中的風眼給弄得七倒八歪。不成威脅。

  然而我實在沒有想到,就在我即將越眾而出的時候,卻有一股龐然無比的掌風迎面而來,直接拍在了我的頭上。

  這樣恐怖的勁氣,倘若是沒有抵抗,給拍實了,人腦袋都得拍成狗腦袋,屎尿齊流了,我當時就給下了一跳,也來不及閃避,而是騰然抖出一掌。朝著對方硬生生地迎了上去。

  剛對剛!

  深淵三法,土盾!

  轟!

  一聲炸響,勁氣的噴薄從雙掌之間直接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巨大的音爆之聲在長廊中響起,震耳欲聾。而我腳下的地磚陡然間出現了數條巨大的裂痕,朝著四周擴散而去,整個樓道陡然往下一震,有一種搖搖欲墜之感。

  對方這巨大的力量被我用土盾給直接轉移到了腳下,所以我紋絲不動,而那個偷襲于我的家伙卻承受不住兩人較力的爆發,朝著后面連退了三步,方才穩住了身體。

  我化掌為拳,緊緊地捏了捏。拳骨咔嚓作響,而抬起頭來的時候,才發現這個發出恐怖掌風的家伙,卻是西南局的賈團結。

  這位與我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西南大佬此刻一臉難以置信的面容,瞪著一雙眼睛朝我望來,我吐出一口濁氣,淡然說道:“堂堂西南賈團結。居然不問青紅皂白,就這樣偷襲于我,這事兒實在是有些過了!賈局長,您還是在忌恨半年前雪山腳下我沒有順從,拱手將八寶囊繳納給您的事情對吧?不過至于么,這東西您若是看得眼紅,何必就盯著我這一畝三分地,那山里面啥東西沒有,各憑本事唄,您說是不?”

  我毫不留情面地將賈團結的心思揭破,而他則陰沉著臉說道:“陳志程,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不過別以為你在總局有些名氣,就能夠在我們西南局撒野。你已經不是執法人員了,居然還敢跨區傷人,一聲招呼都不打,實話告訴你,你這種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行為,我們已經上報了,結論很快就會批下來,到時候,我們監室里見吧!”

  我冷笑著說道:“是么,憲兵隊的人呢,在哪里?”

  我陳志程自小多災多難,可不是嚇大的,此刻一刺探,瞧見賈團結“咯噔”愣了一下,就知道他這是在詐我呢。

  估計剛才那孔處長的行為舉止,恐怕都是他在后面指使的,想必還是在為當初的事情耿耿于懷。

  這家伙的心思我懂,不過此刻的我倒不想與他多加糾纏,而是指著賈團結說道:“怎么著,你覺得自己挺能是吧,想要將我拿住?論公,老子是副巡視員的職位,與你平級;論私,你若是想以江湖上誰拳頭大誰能耐的規矩來辦,老子現在就干倒你,行不行?”

  我升副巡視員是離開總局之后發生的事情,并未公開,不過證件卻不是假冒的,賈團結知道想要拿下我這樣的干部,已經逾越了他的職權范圍,但是聽到我后面的話,不由得冷笑一聲道:“果然是個沒有規矩的小痞子,你真的當我怕了你么?”

  他是個火爆的脾氣,當下也是將身上藏青色的中山裝一脫,直接摔到了地上,接著手掌一翻,便射出了兩道疾風,朝著我的面門而來。

  在宗教局這個秘密戰線里面安身立命,權力和職位只是一部分的基礎,更多的東西,還在于一個人的手段和修為,以及威信,被我這般當面挑釁,賈團結頓時也是火冒三丈,他原本只是想讓我吃點苦頭,卻沒想到劇本中一把將我給撂倒在地的場景沒有出現,反而是自己給一掌推開三四步,覺得丟了臉皮,面上無光,所以一時氣惱,出手便下狠招,來勢驚人。

  我瞧見這兩道疾風如流星奔來,心中震撼,曉得此人難怪修為驚人,卻自始至終都只能夠做到副局一職,那手段倒也只是其次的,主要的就是胸腹之中的度量實在是太過于薄弱了,竟然敢在這樣公開的場合下次毒手,當真是個沒有啥政治頭腦的人,也就只能惡心惡心我罷了。

  不過賈團結做事一點都不用腦子,但是手段卻厲害無比,眼看著這玩意就要砸中我的腦袋,我的手往懷中一摸,卻是拔出了一把鋒寒的大寶劍來,朝著這玩意果斷一劈。

  真武八卦劍,劍勢纏繞,將這兩道勁風給黏住,停止一看,卻見是兩粒加持過真言的佛珠,滴溜溜地在劍尖之上轉動著。

  我出手破了賈團結的這一記殺招,而對手卻口中喝念真言,加持了九會壇城的諸般奧義,將其與自己的身體、精神融合,整個人竟然發出了微微的光芒,接著宛如一頭瘋牛,朝著我跨步沖來。這一回的賈團結可是驟然間就用上了全力,我雖然可以用那土盾抵擋,但是倘若真的硬碰硬,我即便無事,但腳下的地板或許就直接塌了下去,我是來求人幫忙的,而不是拆樓的,也不敢與他硬拼,而是將長劍一抖,朝著賈團結的周身刺去。

  我拔了劍,但是賈團結卻是渾然不懼,此刻的他通過真言加持,將自己的渾身弄出微微金光閃爍,渾身氣血沸騰,便將脖子上戴著的佛珠取下,纏繞在自己右手的手掌之上,與我正面交鋒起來。

  作為西南局的開朝元老,賈團結的修為十分恐怖,手段也了得,一招一式,宛如山岳沉重,洶涌而來,想必是對我氣急,想要通過拼斗來挽回顏面。

  賈團結招招兇猛,而我卻不慌不忙地應付著,兩者一交手,我便曉得雖說我的修為并沒有此人高深,但是一來我修煉魔功,錘煉身體,一身筋骨皮肉比尋常人厲害許多,二來我手中有劍,諸般劍招拈手即來,已然超脫了尋常的劍式,簡單卻又玄奧,這是我在天山神池宮中所領悟到的道理,此刻一經施展開來,那兇如猛虎的家伙壓根就近不得我的身邊。

  我許久沒有遇到這般強勁的對手,一開始還有些手生,后面越交戰越純熟,反觀這賈團結,他本以為能夠輕而易舉地將我拿下,沒想到越戰越心驚,曉得面前的這個家伙果然名不虛傳,十分難纏,一時之間竟然呈現出勢均力敵的境況。

  這樣的結果讓心高氣傲的賈團結實在是難以接受,在四周一瞥,瞧見眾人眼中那種質疑的眼光,曉得此刻倘若是不能夠將我弄住,只怕會顏面掃地,故而更是心急。

  這兩方的狀態一經疊加,使得賈團結反而處處被我針對,施展不得手腳來。

  這讓賈團結一陣氣悶,終于忍耐不住,腳踏斗罡,口中念念有詞,準備與我來個搏命一擊了,而我瞧見這家伙這般不斷發力,顯然是有馬上爆發、將我擒住的打算,而我也曉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是很難做到留手的,只怕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打斗,會變成一次真正意義的生死相搏,不由得一陣狠厲,大聲吼道:“賈團結,你有本事在這里就把我給殺了,或者我把你給殺了,不過即便是你死了,到時候這黑鍋,也得有你孤單的老婆來背了!”

  我這話兒高聲說起,沒想到那賈團結聽到自家老婆,身子一陣凝滯,終于將攀升至火山爆發的氣勢給收斂起來,怒氣沖沖地瞪著我好一會兒,猛然一揮手,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

  賈團結終究沒有使出最后一招,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收了劍,曉得到底還是西南局的大佬,這家伙倘若真的是暴走起來,我能不能攔得住,還是兩碼事呢。

  我這邊輕松了,然而賈團結的憤然而走,卻將留在這兒的所有人都弄得愣住了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么事情。

  這架,貌似是打不起來了。

  賈團結氣匆匆地離開了,而我則頭也不回地朝著外面走去,孔處長出聲想要攔著我,結果被我回頭一瞪,所有的話兒都卡在了喉嚨里,最后又都給吞了下去。

  他的靠山都被我給活生生地逼走了,哪里還敢再多嘴?

  我出了三樓,在樓道轉角抓住了一個看熱鬧的在職人員,問這邊的醫務室在哪里,那人一臉畏懼地給我指了一個方向,我箭步沖了過去,惹得一陣喧鬧,而就在我即將沖到醫務室的時候,卻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著一身白大褂,低頭從我身邊經過。

  想跑?

  我一聲獰笑,伸手將這家伙給一把按倒在地,將他的口罩給摘下,憤然吼道:“陳戰南,那人到底是誰,你不說,我他媽的現在就殺了你!”

  此刻的我真的是殺氣騰騰,看著我那一雙發紅的眼睛,準備潛逃的陳戰南下意識地回答道:“是,是馬海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