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二十九章 亂槍打死老師傅

  無論是在公安部,還是在宗教局、民顧委這些地方,總是有一些重要的通緝犯。他們是除了A級嫌疑犯之外,更重要的犯人,故而稱之為特級通緝犯,這些人不一定都是修行者,不過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特別危險,每一個都有著極強的破壞力,而當這一掌拍過來的時候,我心中凜然,曉得此人當真是一個不好對付的角色。當下也是朝后退了幾步,避開這兇猛的攻勢。

  漫天的煤灰揭開了兩人爭斗的序幕,孫劼是被五虎斷門刀給驅逐出去的逆徒,不過卻學得一身的好本事,此刻時而拍掌而來,時而化掌為刀,別看老頭兒年紀挺大,但是生龍活虎,仿佛那衰老的表象之下,藏著一頭猛虎一般。

  孫供奉這一招使出,贏得滿堂喝彩,而在我的身后,小顏師妹和兩個學生則有些心驚,不曉得我到底能不能應付這個山窩窩里陡然冒出來的高手。

  我能應付么?

  這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在經歷了天山神池宮一役,與這世間最頂尖的一批高手有過交鋒之后。我整個人的境界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拔高,盡管自身的修為并沒有得到多么顯著的提高,也無法像那些人一樣出手便有壓倒性的優勢,但是卻擁有了一顆強者之心,也擁有了足夠的自信,面對著這老頭兒咄咄逼人的掌法,我倒也沒有急于扳回局面,而是不斷地騰挪跳躍。試著消磨此人的氣息。

  我這是在準備打持久戰,防守反擊,但是在別人的眼中。卻瞧見我不停地躲避著孫供奉的招式,狼狽之極。

  武少爺一幫煤礦的家伙齊聲歡呼,響聲如雷,而我們這一邊則忐忑不安,小顏師妹還好,她跟著英華真人日久。多少也能夠瞧出許多端倪來,而林齊鳴和董仲明則緊張得不行,一雙眼睛瞪得滾圓,就怕我中了那家伙一掌,直接躺倒在地。

  我與孫供奉纏戰一會兒,瞧見他果然有些后力不繼,這才一個翻身,立住了身子,然后回頭招呼道:“小床單,小胖,你們卻看清楚了,剛才此人用的,應該是巫門魔煞掌,此法多流傳于荊襄一帶,從尸堆墳地之中取出死人積液摩擦于掌中,吸收引起,日夜默念,而后形成怨積,化作掌力,如此輕輕一拍,便有飛沙走石,十分恐怖,然而此法終究走的是旁門左道,不能長久,長此以往,這人就會變成活死人……”

  孫供奉將我對他的手段如數家珍,不由得奇了,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淡然說道:“六扇門中,對于各家各派的手段,大體都有描述,我知道你的法門并不出奇,不過有一點我不是很理解,按理說,你此刻應該渾身都是尸臭,內臟腐爛,為何還能保持如此活力的身軀呢?”

  孫供奉嘴巴一咧,露出滿口的大黃牙,笑著說道:“我啊,采陰補陽唄,武少爺總是能夠給我弄些新貨來,弄著弄著就好了!”

  這家伙說起那事兒來的時候,滿臉淫笑,而我瞧見小顏師妹眉頭一皺,心中不由得也疼了一下,凜然說道:“游戲結束,兄弟我就不陪你玩兒了!”

  這話說完,我箭步而出,一招茅山掌心雷,直擊正中,那孫供奉反掌來接,結果我這充滿了烈日陽剛的雷勁與他那陰煞煞的陰風陡然撞到了一起,這孫供奉修煉此法,至少有半個甲子的年頭,若論精純,自然比我這十來年的雷勁要深厚,不過陽能克陰,此為天地法則,那掌心雷迎上了魔煞掌,就仿佛火星蹦進了油桶里,兩者陡然排斥,立刻爆發出了巨大的炸響聲來,而我們兩人也都朝著后面退開了去。

  氣勁鼓蕩,我不想生受其沖,只有往后滑步而退,結果還沒有等我站定,卻見一抹冷艷森寒的刀光,從天而降,直接劈到了我的面前來。

  好快的刀!

  我自小就浪蕩江湖,混過官場,也闖過戰場,見識過無數英雄豪杰,然而卻罕有瞧見這么鋒寒銳利的刀,他就這么輕輕一劃,便仿佛能夠切斷人的意識和炁場一般,根本感受不到前方的萬般景象來。

  能夠被無數高手和官家圍剿追堵而逃脫生天者,自然有著足以自傲的手段,而孫供奉這一把刀,讓我渾身的熱血在一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快刀,高手,這樣的戰斗怎么叫人不期待?

  我抽身后撤,避開了這一刀,手往懷中一探,一把大寶劍陡然而出,這長劍詭異,宛如有生命在其中游動一般,當下也是將我那幾集大成的劍法施展開來,與孫供奉針鋒相對,寸步不讓。

  對方使刀,點、崩、截、刺、扎,突擊猛斫,竄前竄后,忽進忽退,如生龍,如活虎,一口斷門刀,緊迫銀花奪。

  而我使劍,則輕松許多,行云流水,有的時候甚至都不與他相斗,那劍都刺到了空處。

  表面上來看,那孫供奉越打越快,越打越疾,而我則是越打越慢,到了后面,甚至連身子都變得僵硬,根本就懶得移動一步,這一快一慢,分別代表了兩種境界,誰也影響不了誰,就好像兩個人各自在此處表演一般。

  這般詭異的情況,旁人都看不懂了,然而那孫供奉的臉色,卻越來越沉重了起來。

  叮!

  一聲脆響穿越天空,兩人的鋒刃終于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來,而我的長劍也一反常態,在一瞬間化作了靈蛇,柔情似水,將他手中的厚背刀給瘋狂地絞纏著,詭異的力量讓他根本就難以把握,而下一秒,所有的人眼睛一花,再次清晰的時候,卻見到那把能斬斷一切的厚背刀飛向了天空,而我的長劍,則遙遙指著前方。

  孫供奉在我劍尖所指的方向,一頭亂發,汗出如漿,整個人的臉都僵硬住了,難以置信地呢喃道:“怎么可能,我這刀法,當世也是能夠稱雄的,卻被你這般一個無名鼠輩給破了,這怎么可能?”

  我緊緊握著手中長劍,帶著勝利者的微笑說道:“你敗得不冤,我也并非無名小輩,在下茅山陳志程,江湖匪號黑手雙城,見過諸位!”

  “黑手雙城?你就是黑手雙城?”

  說話的正是此間的主人,那個黑塔胖子武少爺,他一臉震驚地看著我,我淡然說道:“對,正是我,閣下若是識趣,還是將我們的朋友給放了吧?”

  武少爺額頭上的青筋只跳,環顧左右,對著我說道:“難道宗教局已經開始查我們了?不對啊,我叔叔可沒有告訴我們啊?”

  我一聽他的話語,曉得他估計是有誤會了,出言解釋道:“這倒不是,我們只是……”

  我話兒還沒有說完,卻瞧見武少爺將手由上而下地猛然一揮,心中警兆頓起,當下也是將長劍朝著炁場陡變的區域使勁一揮,卻聽到幾聲炸響,原來是對方開槍了。長劍被彈頭震到,我的手有些發麻,一邊將飲血寒光劍舞成風車,抵擋著這暗中的槍火,一邊朝著身后喊道:“隱蔽,都給我隱蔽起來。”

  小顏師妹和董仲明、林齊鳴三人在此之前就已經有所準備的,槍聲一響,立刻跳到了路邊的一處凹坑里去,躲開了對方突然的攻擊,而我則第一時間想要撲向武少爺,挾持人質,結果發現這小子倒是機靈得很,在手下的掩護下,快速地往后退開了去,與我保持了一個安全距離。

  既然沒有前沖的可能,我也只有跟著跳入了坑中,后背抵到了滿是煤渣的泥壁上,這才感覺到疼痛,伸手一摸,盡是鮮血。

  小顏師妹就在我的旁邊,瞧見我滿手的鮮血,給驚到了,帶著哭腔撲了過來,焦急地問我怎么了,我將氣行于全身,方才曉得自己在剛才一陣亂槍掃射之中,中了彈,不過我當時也是將全身氣勁都行于表面,盡管子彈入體,但也只是傷及皮肉,并沒有動了根本。

  我表示無礙,小顏師妹還是趴在我的身上,幫我將彈頭取出來,又掏出一顆藥丸嚼碎,給我敷在了傷口處,撕下自己的上衣,化作布條,給我捆上。

  小顏師妹在這里給我做緊急處理,而林齊鳴則揪著那個馬六,使勁喝問,馬六受到了刺激,站起來,高聲喊道:“武公子,你……”

  誰知道他這一冒頭,額頭就中了一槍,那子彈將他的頭蓋骨給直接掀了開來,白色的腦漿紅色的血,一股腦全部澆在了林齊鳴的脖子上面來。

  對方如此兇悍,倒是讓我心驚,曉得他們恐怕是誤會我此番帶隊而來,是要查封他們的這個黑煤窯了,只不過他們為何如此心虛,難道就是用幾個弱智來挖煤?

  不至于吧,豢養著孫供奉這樣的高手,就是挖個小煤窯?

  我心中一陣驚疑,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瞧見一個冒著煙的手榴彈,從遠處高高地朝著而拋了過來,眼看就要落進了坑里面。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