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章 殺戮之夜將起航

  我實在沒有想到對方會這般的無恥,不守承諾也就算了,而且還直接開槍掃射。甚至連自己人都不管了,一槍爆頭,并且扔了一個“大菠蘿”過來,想將待在坑里面躲避子彈的我們全部都給轟上天上去。
  
  然而我若是這般容易就被對方給搞定了,就不會這么讓人恐懼了,瞧見那手雷遙遙扔來,我當下也是隨意撿起一塊煤渣,朝著那東西擲去,我用勁巧妙,兩者一對沖。手雷折轉了方向,凌空爆炸,無數碎片在空中灑落,那火藥的沖擊波弄得一地煙塵。
  
  董仲明被這架勢給驚到了,縮在坑底,帶著哭腔沖我喊道:“老師,怎么辦,怎么辦啊?”
  
  瞧見這孩子驚恐的臉,我左右一看,指著旁邊的小道說道:“大家從這里往回爬一段時間,然后我給你們制造機會,你們就朝著林子里跑去——記住課堂上交給你們避開流彈的動作要領,然后放輕松,記住我一句話,戰場之上,越是怕死的人。死得越快,知道了么?”
  
  董仲明和林齊鳴兩人認真地點頭,而小顏師妹則一把抓住我的手,焦急地喊道:“你都已經受了傷,還想去拼命?”
  
  我搖頭苦笑道:“哪能呢,以剛才的火力來看,對方在這黑煤窯布置了不下十處火力,看來你小哥他們查得并不準確。一個黑煤窯不可能會是這樣的情況,我感覺這里面一定有今天的秘密,方才會有這么強大的火力。以及像孫劼這樣的高手壓陣,我現在一冒頭,估計下場并不比馬六這家伙好多少,唯一能夠期待的,也就只有小七他們了!”
  
  我這邊說著話,又飛來了兩個“大菠蘿”。我沒有來得及多說,再次飛出兩塊煤塊,將這東西給擊飛,然后催促著三人趕緊離開此處。
  
  小顏師妹曉得在這戰場之上卿卿我我,最終的可能就是雙方都死于非命,于是也不與我多說什么,只是道了一聲保重,便帶著兩個學生沿著溝道往路邊爬去,而我則常識性地探頭出去望了一眼,結果趕忙又縮了回來,感受到一顆子彈貼著頭皮飛了過去,曉得里面至少有兩名以上狙擊手級別的槍手在瞄準,根本不給我任何機會。
  
  說不定打中我后背的那一顆,就是其中一個打的冷槍。
  
  我縮回了頭,而這時那煤礦的大門口處傳來了武少爺的喊聲:“陳志程,你老實交代,這一次過來,到底帶了多少人?”
  
  我這兒槍林彈雨的,分外危險,卻沒想到武少爺的話語里也是有些顫抖,顯露出了驚恐的情緒來,我心中一合計,便曉得他恐怕還不知道我已然從總局卸任,只以為我此刻還在特勤一組里,此番過來并非巧合,而是特地過來調查他們的呢,所以才會這般翻臉無情,直接采用這殺人滅口的手段。如此思考過后,我深吸一口氣,然后沖他喊道:“姓武的,我艸你大爺,你敢再打一槍,看老子外面上百號兄弟不弄死你!”
  
  我這話兒剛剛喊完,一聲槍響,那子彈就落到了我腦袋上面的土坑邊,飛起的碎末蹭得我一臉灰。
  
  這一槍顯示出了武少爺負隅頑抗的決絕,也表露出他絕對不會妥協的心思,我無語了,而對方則高聲喊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些年我武家也撒了不少銀子出去,是該那些拿到手軟的家伙回報的時候了,你以為老子會怕你?實話告訴你,老子這兒建得跟碉堡一般,別說你沒有這一百號人,便是真的有,老子也不怕!”
  
  他囂張地大叫著,后面有人吩咐去庫房里面搬一箱子手雷來,一個兩個能躲,十來個一起,還能躲開?
  
  再能,也不怕熱鬧,直接將迫擊炮拿出來就是了。
  
  聽到這話兒,我的臉完全就黑了,想著老子一世英名,莫非就將栽倒在這個小池塘里面,被亂炮轟死?正在我心中驚訝之時,卻聽到對方的陣營中一片混亂,接著我瞧見有沖天的火光從煤礦那邊冒了出來,無數的喧囂都升起,曉得是潛入其中的張勵耘等人得了手,此刻正在制造混亂,好幫助我們脫身呢,于是試探性地露出了頭,結果感覺到那槍聲雖然也響起,但反應卻差了一個檔次。
  
  我心中一喜,當下也是一個縱身而起,從土坑里面跳了出來,接著一個變向狂奔,不斷地轉折,避開了紛紛而來的子彈,直接奔入了路邊的另外一側,而就在我吸引了眾人注意力的時候,小顏師妹也帶著兩個學生沖入了樹林里。
  
  我在路邊另一側瞧見張勵耘出現在了礦場鐵絲網的一邊,沖著我比劃手勢,說已經得手了,讓我撤離,于是便也不再于此糾纏,而是幾個翻身,直接閃身躲入了林中去。
  
  我一入林中,就是一陣俯身疾沖,很快便與張勵耘回合,瞧見白合也在旁邊,另外還有三個渾身傷痕累累的男人,相互攙扶著,沒見楊劫,我問起他,張勵耘告訴我楊劫摸去解決樓上的槍手了,一會兒過來與我們在前面匯合,我又是一打量,再次問他,說人都救出來了么,蕭應武所說的那個女記者呢?
  
  我這話問出來,張勵耘眼神一陣暗淡,而旁邊一個滿臉絡腮胡的男人則一臉悲痛地說道:“這里的家伙,都是一幫畜生、魔鬼,他們將瀟楠給活生生地……”
  
  他話語哽咽,說不下去了,不過我卻能從他的語氣之中,推斷出那位女記者的下場恐怕不甚好,此刻只怕也不在人世了。
  
  對于這樣的慘劇,我心中悲戚,不過倒也沒有太多時間傷感,而是叫眾人趕緊朝前而走,退回營地那邊去。幾人剛走了幾步,小顏師妹便帶著董仲明和林齊鳴趕了過來,瞧見我們無恙,心中都十分激動,我和董仲明、林齊鳴負責背起這三個受盡折磨的驢友,而叫張勵耘趕緊返回營地,讓眾人不要停留,立刻起身,隨時準備著出發,而我們則隨后趕到,先躲過這一幫人的追殺。
  
  張勵耘應聲而走,而我們則隨后趕回,走到一半的路程,楊劫從樹上跳了下來,告訴我們追兵已經趕了過來了,全副武裝,人人持槍,而且還有高手隨行,十分棘手,他嘗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于是放棄,過來找我們了。
  
  我皺眉,說他們為何會大舉出動,這個有些反常啊?
  
  這話兒說著,白合突然掏出了一個袋子,遞給了我,訕訕地笑道:“陳老師,這個是在關押他們三個旁邊的房間里發現的,我順手就拿過來了,你看看有什么用。”
  
  我接過來,發現這袋子挺沉的,解開封住袋口的繩子,瞧見里面竟然是一堆宛如玻璃一般的黑色碳晶,盡管我不知道它的具體用途,但是能夠從里面蘊含著的強大炁場,感覺到此非凡物,有一種預感,我先前對此處的所有疑惑,恐怕都要落在這個東西身上來。
  
  小顏師妹瞧見我望著這碳晶出神,焦急地問我怎么辦,要是讓這幫窮兇極惡的家伙趕到我們的營地里大開殺戒,萬一造成了學生的傷亡,只怕我們無論是誰都難辭其咎啊!
  
  我將此物收了起來,回頭看了一下周遭的環境,冷聲笑道:“無妨,先回去,組織學生們藏起來。在確保了他們的安全之后,至于在這黑暗森林中,誰是獵物,誰是獵人,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一行人帶著傷員趕回營地,張勵耘這邊提前通知到了眾人,而作為我付諸于心血的重點班,這些學生的素質極高,組織紀律性也強,此刻已經整裝待發,隨時準備轉移了,我來不及多做解釋,召集了在場所有教務處老師和學生班干部,告訴大家此刻立即急行軍,所有的帳篷和大部分給養都就地拋棄,因為此處距離最近的鄉鎮都有超過四十里的山路,所以讓大家朝著附近的凸山趕去,爭取占據有利地形,不要給人攔腰截斷了。
  
  除了急行軍,還得照顧包括蕭應武在內的四名傷員,則任務艱巨,我找到了小顏師妹,讓她來負責此事。
  
  對于我的吩咐,小顏師妹這一次沒有再表示異議,點頭同意,隨即清點好人數,帶著眾人出發,至于我,則負責斷后,留在林中,在沒有后顧之憂的情況下,與這些追兵周旋,甚至尋找反殺的機會,看看能不能反客為主,擒殺真兇。
  
  因為修為到底還是欠些火候,所以董仲明和林齊鳴都被我安排給了小顏師妹,此番隨我一同于林間伏殺的,除了老班底張勵耘之外,還有白合和楊劫。
  
  就這四人,而我們所要面對的,則將是超過十倍的敵手,不但有著極厲害的高手,而且還人人有槍。
  
  四人約定好了林中暗號之后,悄然隱入其中,而就在大部隊離開不到一刻鐘,便有一對人馬追尋到了我們原來的營地,稍微檢查了一番之后,便循著蹤跡,朝著大部隊離開的方向撲去,而黑暗中,我瞧見張勵耘朝我微笑,而楊劫,則莊重地將影子面具整理好,那虔誠的模樣,就好像是教徒星期天去禮堂朝拜一般。
  
  殺戮之夜,即將起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